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解读苏东坡——女性情感(佳人篇)系列4

东方龙吟

江南女性 佣儿贩妇皆冰玉

吴侬生长湖山曲,呼吸湖光饮山渌。

不论世外隐君子,佣儿贩妇皆冰玉。

——《书林逋诗后》

这几句诗,是苏轼元丰七年(1084)离开黄州、上表请求在常州定居并得到恩准后,在一次品赏西湖名士林逋墨迹时写下的。“吴侬”是对苏、杭、常、秀一带人的统称,“佣儿”泛指那些从事佣工的少男少女,但将它与“贩妇”连缀起来,意思便是着重赞美苏杭一带的女性。连打零工、做小买卖的女人都像冰玉一样清纯可人,略通文墨、能歌善舞的女性自不待言。从烟波浩渺的太湖,到玲珑秀雅的西湖,江南女子们长期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啜饮着洁净的湖水,天天沐浴在湖光山色之中,氤氲的气息滋润着她们的身心:肤色洁白如玉,滑如凝脂,焕发着丝绸般质感和光泽;心似冰一般透明,又像水晶那样冷艳;开口羞涩无比,软语倍加柔媚;体态轻盈如燕,步履婀娜多姿……“佣儿贩妇皆冰玉”,佳丽名姝更国色——这就是苏东坡多年辗转于苏、杭、常、秀之后,对吴地女性的切肤感受和由衷赞誉。

苏轼第一次到杭州是熙宁四年(1071)十一月底,那时他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合,攀芟莺团偶罚郧罄刖┩馊危褡诨实奂妇剂浚妆首鞒鲇潘龊贾萃ㄅ校ㄒ渤仆ㄊ兀:贾菰谒问蔽蠖级街荩⒃诹秸愕淖怂尽⑻嵝趟镜扰沙龌苟忌柙谡饫铮ㄅ兴涫翘刂碌牡诙咽郑幢刃≈菔壮じ芩丝粗亍?

当年苏轼一到杭州,便受到审理囚犯、开挖盐河、监督农田水利等以变法为中心的政务活动的困扰,烦劳之余,稍有机会,他就溜到湖山之间,寻求解脱。江南的山山水水激发了他的诗思妙悟,自从过了大江,见到金山寺,他的诗歌就如决堤江水,滔滔汩汩。此前他在京城,两年半的时间,总共才写了十来首诗,也就是说,两个月都憋不出一篇文字,写了也是为了送别、应酬。而在以杭州为中心的江南,他在前后不足三年的时间里①,仅诗和词就写了近四百首,平均两天多一点就有一篇新作问世。他在初游金山寺时,看到江中汹涌波涛和被巨浪吞噬着的巨石,心中立即泛起对家乡的思念,当时曾有这样誓语:

江山如此不归山,江神见怪警我顽。

我谢江神岂得已,有田不归如江水!

——《游金山寺》

可到了杭州不到一年,便被那里的山水和人物所俘虏,变得乐不思蜀,他在《六月二十五日望湖楼醉书》说得十分直白:

我本无家更安往?故乡无此好湖山!

湖山秀美固然悦人眼目,可最让人心慕神驰的,还是生活在湖山之中的人,尤其是那些与名利场相去甚远的普通女性。苏轼到杭州后,第一个出现在他诗篇里的女性便是在西湖中的“献花游女”:

献花游女木兰桡,

细雨斜风湿翠翘。

无限芳洲生杜若,

吴儿不识楚辞招。

你看这些乘着花船、穿梭于湖面、殷勤召唤客人的“游女”,头饰上带着湖水凝就的露珠,操着吴侬软语,佩着杜若芳草,盛夏之际,殷勤地向通守献上刚刚采到的新鲜花朵,这便让苏轼感激得无以言表,他真想开口赋诗,却又担心语音不同、语境各异,吟出屈原那样的艰涩《楚辞》,会吓跑眼前这位佳丽……

苏轼十分喜欢吴越女子“冰玉”般的清纯,却不欣赏女性身上过多的雕饰,即便称颂西子时而“浓妆”,也不过“山色空”而已。接下来从他笔下涌出的女性形象,无不天真烂漫、清新脱俗。

熙宁六年(1173)初夏,苏轼曾往杭州西部的于潜县(地处今临安与昌化二县之间)去“观政”(检视各县政绩,体察风土民情)。在通往天目山的路上,他见到额发上拢着一尺多长的大银梳子(当时俗称“蓬沓”)的“溪女”,也就是那个年代的浣纱女。苏轼当时并没留意这些山村姑娘的容貌之美,只被她们无拘无束的笑声所吸引,她们的笑是那样畅快淋漓,以致头上的银饰滑落下去,也毫不再意。“溪女笑时银栉低”,这是她们给苏轼留下的最初记忆。后来他看到溪女们与山间野老(樵夫、山翁)互相嬉戏,没有任何顾忌,便立刻用此情此景来关照自己,认为在官场上终日矫揉造作,无疑是浪费生命,与这些溪女不可同日而语:

不如野翁来往溪山间,上友麋鹿下凫鷖……

翁言此间亦有乐,非丝非竹非蛾眉。

——《于潜令刁同年野翁亭》

“非丝非竹非蛾眉”一句,表达了山溪女子虽不能弹奏丝竹、不会化妆打扮,但她们身上那麋鹿般自由自在、鸥(鹭)似的毫无矫饰,却显现出宫廷贵妇、城市淑女所难以比拟的纯净之美。于是他在此行中反复观察,最后精心刻画出一个浙西村姑的形象:

青裙缟袂于潜女,两足如霜不穿屦。

沙鬓发丝穿柠,蓬沓障前走风雨。

老濞宫妆传父祖,至今遗民悲故主。

苕溪杨柳初飞絮,照溪画眉渡溪去。

逢郎樵归相媚妩,不信姬姜有齐鲁。

——《于潜女》

土法织染的青裙,细白如初的生绢(缟),素朴的衣着下露出不着袜子的双脚,却像霜雪一样洁白。初夏时分谈及“霜”色,让人不禁再度想到“冰玉”般的丽质。随便挽起的鸟尾巴式的发束,上面插着织布梭子似的竹簪子,与前额上的银梳“蓬沓”相互映衬,显得十分质朴、美丽。经过打听才知道,这种奇特的装束是从春秋时期百姓叫做“老濞子”的吴王时传下来的,祖祖辈辈都没变异。这些溪女们在杨柳飞絮中穿梭往来,时不时拿清澈的溪水当做镜子,细细端详一番,路上遇到樵夫砍柴归来,免不了上前展露一下风姿,娱人悦己。她们分明还生活在远古的吴越时代,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齐、鲁的繁盛,姬、姜等贵妇!

苏轼自幼学道,喜欢山林,“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赤壁赋》),是他最大的快乐。他的一生,始终植根于这种带着泥土芳香、山溪纯净的氛围里,缺少这种氛围时,他便用诗词去打造,无论如何,女性都是不可或缺的天然“冰玉”。在这类或是摹写自然、或是刻意营造的氛围里,我们既能发现他对布衣缟裙、不通文墨的“老妻”终生挚爱的因由,也能理解后来他为什么会找个“冰肌玉骨”的吴越女子朝云,作为私生活和性情方面的补充……

收藏文章

阅读数[489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