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解读苏东坡——女性情感(闰之篇)系列5

东方龙吟

耳濡目染 老妇之语妙于诗

苏轼不仅将闰之称为“老妻”,在给朋友的往来书信中,还常常称她为“老媳妇”:

老媳妇得疾,初不轻,今已安矣。不烦留念。……适少冗,不敢稽留来使。少间,别奉状次。

——《与朱康叔》

新居渐毕工,甚慰想望。数日得君字韵诗。茫然不知醉中拜书道何等语也。老媳妇云“一绝乞秀英君”,大为愧悚……

——《与陈季常》

有时简称为“老妇”、“妻”和“妇”:

老妇病稍加,某亦自伤暑,殊无聊,遂且谒告免词事也。

——《与钱穆父》

新年已赐黄封酒,

旧老仍分赪尾鱼。

陋巷关门负朝日,

小园除雪得春蔬。

病妻起斫银丝脍,

稚子欢寻尺素书。

——《杜介送鱼》

前日辱简,以妻孥皆病不即答,悚息!悚息!

——《与钱穆父》

“夫妇之好,义同宾友。勤瘁相成于艰难之中,而死生契阔于安乐之后”,这是宋哲宗要加封司马光三代时,苏轼所撰《司马光三代·故妻张氏温国夫人》的制词。这四句话,既是苏轼与王弗、闰之结以来的切肤感受,也可视作他对夫妇之道的座右铭。看到上面书信诗文中再三向朋友提及“老媳妇得疾”、“老妇病稍加”、“妻孥皆病”,便可知道他将闰之的身体时刻挂在心上,乃至为此拒绝给友人写诗、题词,而“病妻起斫银丝脍”一语,又足以显示闰之的隐忍妇德和她对丈夫与家人尽职尽责的品性。

检视苏轼现存的全部著作,找不到“贱内”、“拙荆”等封建社会司空见惯的贬称夫人的字样。

“义同宾友”四个字,用在苏轼与闰之身上,恰如其分,这四个字,也体现了东坡与封建士大夫的区别。

在现存资料中,看不出闰之有识文断字的迹象。但作为一代文豪、天下文宗的夫人,闰之在耳濡目染中,不断提高自己的修养,当丈夫要谈“风月”时,她先是创造条件,后便不自觉地参与到其中。

东坡酒量甚小,“稍饮辄醉”,却时常要喝个不停,酒是他作诗写词的引子,没有酒,便没兴致,也写不出好的作品。

闰之深深了解这一点,她时常贮备一些薄酒,供丈夫解乏,更为他即兴创作营造氛围。正因为此,我们才能在苏轼的传世名篇中,有幸看到闰之的善解人意。

元丰五年(1082),温饱问题得到初步解决的东坡居士,多次畅游赤壁,先后写下《念奴娇·赤壁怀古》和《赤壁赋》两篇绝妙词、文。友人云集增添了他的游兴,十月十五这天,他与二位朋友一起,决定在冬雪到来之前,再到赤壁山上探寻一番。友人捕到鲜鱼,却没有酒,顿觉兴味索然。东坡知道,老妻经常悄悄藏些酒,以备他不时之需。于是回家向闰之求助,果然如愿以归。

东坡在这篇清空灵幻的妙文中,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

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

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

客曰:“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似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归而谋诸妇。

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须。”

毫不夸张地说,当天如果没有闰之的酒,东坡和友人可能就游不成赤壁,因此《后赤壁赋》也就不可能在当天产生。

而得到斗酒的东坡居士,将老妻的应答化作诗语,写进了他的妙文。

“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须。”这是赋的语言,更充满诗的意境。“子”是文人学士互称之雅语,闰之未必会这样称呼老公,可在东坡眼里,关键时候拿出珍藏以增兴致的老妻,已然是个很有情调、大助诗兴的贤妇,本来就该入诗、入画。

我们不妨将这句话与苏轼在密州时写的《小儿》诗比较一下,那时闰之的话是“儿痴君更甚,不乐愁何为?”犹如村巷俚语,直来直去。

原本只会说村巷俚语的闰之,渐渐操着雅语,走进东坡诗的天国。

十年之后,东坡居士被命为颍州(今安徽阜阳)太守。正月十五元宵之夜,独自在家甚感无聊。这时,甚知丈夫心情的“老妻”,用诗的语言开启了他的情思。请看苏轼友人的两则笔记:

东坡知颍州时,一夕,月下梅花盛开。王夫人曰:“春月色胜如秋月色,秋月令人惨凄,春月令人欢悦,春月令人欢悦,何不招赵德麟辈来饮花下。”东坡喜曰:“谁谓夫人不能诗?此真诗家语也。”

——赵令畤《侯鲭录》

苏公居颍,春夜对月。王夫人曰:“春明可喜,秋月使人愁耳。”公谓前未及也。遂作词曰:“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老杜云:“秋月解伤神。”语简而益工也。

——陈师道《后山诗话》

赵德麟就是赵令畤,当时在颍州作签书判官;陈师道为苏轼门徒,充任州学教授。二人所记略有小异,但闰之对春月与秋月引起人的情思不同见解,却是一致的。“谁说我的老妻不会写诗?她一出口就是诗人的话语!”东坡对他的下属这样夸耀着。

为了记住这段佳话,东坡特意写了一首词:

春庭月午,影落春醪光欲舞。

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换香。

轻风薄露,都是少年行乐处;

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减字木兰花·春月》

同样是酒,这一回酒上泛起春月的光影。光影还在酒面上参差欲舞,这表明东坡看到老妻从一个村姑,渐渐变成自己的知音,他的心情也同春光一样明媚。

谁说闰之不识文断字,就无法与东坡心有灵犀?

收藏文章

阅读数[396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