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解读苏东坡——女性情感(王弗篇)系列1

东方龙吟
内容提要 少时遇隐者曰:“孺子近道,少思寡欲。”曰:“思与欲,若是均乎?”曰:“甚于欲。”庭有二盎以畜水,隐者指之曰:“是有蚁漏,是日取一升而弃之,孰先竭?”曰:“必蚁漏者。”思虑之贼人也,微而无间。隐者之言,有会于余心,余行之。

爱妻王弗 自主相恋结姻缘

少年苏轼因为逃婚而深入深山,思想上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这时他曾得到过道人或隐士们的帮助。元丰元年,身在徐州太守任上的苏轼在给章质夫的“思堂”作记时,曾忆起一个难忘片段:

少时遇隐者曰:“孺子近道,少思寡欲。”曰:“思与欲,若是均乎?”曰:“甚于欲。”庭有二盎以畜水,隐者指之曰:“是有蚁漏,是日取一升而弃之,孰先竭?”曰:“必蚁漏者。”思虑之贼人也,微而无间。隐者之言,有会于余心,余行之。

——《思堂记》,《苏轼文集》卷十一

一个十六七岁少年经历如此大的波折,精神上显然是难以承受的。精神上的极度忧虑,势必带来身体上的严重不适,这成了苏轼比同时代人都要早熟从而也在三十余岁就“早生华发”的因由之一。那些道人、隐士不仅在精神上开导他,而且在帮他调养身体,少年苏轼喜欢阅读医书,也应从这个时候开始。延续到后来,发展为留意医药、搜集良方的嗜好。更重要的是,他从此坚定了“不欲婚宦”的决心,立誓要当道人。

正在这个时候,王弗出现在他的面前。

纵览三苏诗文便可得知,在苏轼与王弗成亲之前,青神王家与眉山苏家没有丝毫联系。喜欢在诗文中与人称兄道友的苏洵,不仅与同样是当地文人的苏轼岳父王方没有一点笔墨交往,与在雅州做事的王庆源也没有半点交情。就门第而言,王家与苏家也有一段距离,更不能跟堪称“豪右”的雷简夫家相比。

相反,苏轼与王庆源的关系却非同一般,从二人后来大量的通信中可以看出,二人无话不谈,比如提壶籍草、山林之乐,可以说连他弟弟苏辙都不能厕身其中。从当时的情形看,苏轼与王弗之间果真有媒妁的话,那王庆源便是最佳的撮合之人。然而,苏轼只称王庆源为“叔丈”,从没提到“作媒”及“伐柯”。

这就是说,苏轼与王弗的婚姻,并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他自我选择的结果。因为他曾读书的地方之一“中岩”、“华藏寺”就在青神王家庄附近,作为乡贡士的王方,至少在中岩一带是有点名气的,苏轼或者是借读,或者是求药,或者是通过王庆源介绍与王方的儿子王愿相识,总而言之,不存在父母之命或媒妁之言等关系。

《苏轼诗集》、《苏轼文集》编校者、《苏轼年谱》撰写者孔凡礼先生支持我的观点,他认为:

王方的家,一百年来“孝著闾里”,王弗在“少相弟长,老相慈诲,肃雍无间”(《苏轼文集》卷六十三《祭王君锡文》)的良好环境中成长”的,苏轼对这一点了解甚透;“苏东坡在和夫人王弗结合以前,当有过直接接触”,“东坡和王弗的结合,自主因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在当时,是十分不寻常的。①

中国人民大学的朱靖华教授则提供了这样的资料:

据民间传说,他们二人结成婚姻,还有一段小小的姻缘:王弗父亲王方,是一位乡贡进士,颇有声望,他要为自己的家乡奇景(山壁下有一自然鱼池,游人拍手,鱼即相聚跳跃而出)命名,同时也想借此暗中择婿,便请来了当地有名的青年才子为奇景题名,许多人都落选了,只有苏轼所题的“唤鱼池”耐人寻味。谁知躲在帘内的王弗亦不约而同地题名为“唤鱼池”,二人从此心心相印,沟通了无言的爱情。王弗之父母因此选中了苏轼为乘龙快婿,婚后形影不离①。

这是王弗家乡青神人的版本,也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最有说服力的还有苏轼本人的心语。在充盈着悲与泪的《江城子》里,有句话至今还是被人们一带而过,那就是“小轩窗,正梳妆”。

首先,“小轩窗”不是苏家的窗子。作为中、上等人家,苏家有地百亩,家中还有专门的“南轩”作为书房,苏洵不可能将只有一个“小轩窗”的房子给已是长子的轼儿做新房。相反,如果说“小轩窗”是他岳父王方那样小户人家女儿闺房上的装置,那最恰当不过。

其次,“小轩窗,正梳妆”,这种场景的形成,观察角度是从外向内的,而且是婚前互相爱慕的男女常见的表达爱慕的方式。若是结婚之后,苏轼自可学习张敞,在窗内给夫人画眉。此时若以窗户为后景,岂不是只能看到剪影,如何看清面容?若让王弗对着窗户,苏轼处于“逆光”之中,那么后者的“尘满面、鬓如霜”岂非枉谈?“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的心碎情景又怎样产生?

因此,从“诗美发生学”的角度,可以做出这种结论:“小轩窗,正梳妆”,是深深烙在少年苏轼心目中王弗的最初印象,也是诗人心中最美的意象。一旦王弗入梦,心爱的人在闺阁之中顾盼多情、让人心醉的神态便会浮在梦中……

定情之时 窃窃私语明月夜

我对苏轼与王弗的婚姻系自主恋爱的测度,是从苏轼《江城子》“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一词的理解开始的。从来解释苏词的人,都说“短松冈”是王弗的坟地。依此便有这样的解释:“这‘明月夜、短松冈’便是苏轼年年岁岁、无时无刻不在使自己断肠的地方啊!”(《朱靖华古典文学论集》第248页)让人更加啼笑皆非的是,有人将这三句解释成死去的王弗还在断肠:“我料你年年肠断处,在那月明之夜,在那长满短矮松的山冈”(钟莱茵《苏轼三部曲》第298页)。“料想对方定会年复一年地在荒郊月夜为思念丈夫而悲伤”(刘乃昌《苏轼选集》第150页,齐鲁书社1981年版)。按此解法,王弗益发可怜了,与他“感情平平淡淡”的夫君竟然要她死后还在荒山野地里年年为他断肠,我们不禁要问东坡先生,既然如此,干嘛还要夫人入梦呢?

让我们从还从诗美发生学的角度探讨这三句词。首先,苏轼怀念亡妻,为什么要选取“明月夜”这个意象?如用“浓雾里”、“暮霭中”,与“千里孤坟”不是更能相得益彰、渲染出深沉、凝重的气氛么?

“明月夜”在古诗中是个常见的意象。从南北朝时开始,歌咏男女爱情的诗中便每每出现它:

洞房明月夜,对此泪如珠。

──南朝·齐人《李夫人及贵人歌》,见《玉台新咏》卷九

几回明月夜,飞梦到郎边。

──南朝·梁人《闺思诗》,见《古诗类苑》卷九十五

独怜明月夜,孤飞犹未栖。

──北朝·周人《乌夜啼》,见《艺文类聚》卷四十二

相思明月夜,迢递白云天。

──唐·杨炯《有所思》,见《全唐诗》卷五十

红裙明月夜,碧簟早秋时。

──唐·白居易《小曲新词》,见《全唐诗》卷四百四十一

好是一窗明月夜,一杯摇荡满怀春。

──唐人孙某《代谢崔家郎君酒》,见《北梦琐言》卷六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学吹箫?

──唐·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参《全唐诗话》卷四

每一见时明月夜,损人情思断人肠。

──五代·欧阳炯《西江月》,见《古诗类苑》卷九十五

有消魂处,明月夜,粉屏空。

──宋·晏几道《行香子》,见《全宋词》卷二十八

以上诗词中出现的“明月夜”,要么写洞房之事,要么写相思之情,要么是少女怀春,抑或是快乐的消魂回忆,都与男女相恋有关,没有一处是悲情之句,更不要说与墓地关联。

那么苏轼其他作品中的“明月夜”或夜间“明月”又是怎样的呢?在脍炙人口的《赤壁赋》中,他最引以为快意的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水调歌头》中的“明月”不仅是与天宫相连的媒介,也是寄托美好意愿的载体。这些暂且不论,我们只看苏轼的小词:

和风春弄袖,明月夜闻箫。

──《临江仙》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阳关曲》

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

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

──《点绛唇》

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碎琼瑶。

──《西江月》

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

恰似嫦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少年游》

夜阑风静欲归时,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虞美人》

半年眉绿未曾开,明月好风闲处、是人猜。

──(《南歌子》

显而易见,“明月”在苏轼诗文中,是玉宇,是琼瑶,是美好的憧憬,是快乐的意象。我们如果把《江城子》中的“明月夜”生生地和坟墓联系在一起,不是与苏轼心目中的那轮美仑美奂的明月意象恰恰相反吗?

收藏文章

阅读数[675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