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明四大奇书研究 > 《水浒传》研究

《水浒传》女性的悲哀

毕静枝

施耐庵的《水浒传》是明代“四大奇书”之一,这部书中“写到的女性大致有四类。一类是梁山上的女英雄,包括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三位。第二类是被男人凌辱糟蹋的弱女子,如被郑屠霸占又抛弃的金翠莲,被高衙内父子逼死的林冲的妻子,被强盗抢掠奸污的荆门镇刘太公的女儿等。第三类是阅历深、有主见、有图谋的王婆、虔婆、老鸿等老一辈女性。第四类是被视为“淫妇”的市井女性,如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白秀英、贾氏、李巧奴等她们的故事各具特色,笔者认为是否具备高尚的人格乃是衡量她们优劣的重要标准。本文试对这四类女子悲哀的命运做简要的分析。

这类女子都是市井女性,都生得俏丽多情,都有不端的淫行。作者称她们为“淫妇”在作者笔下,潘金莲嫁给武大后不守本分,先是挑逗武松,后是与西门庆私通,并且与西门庆合伙毒死了武大,潘巧云与和尚私通,阎婆惜与张三相好,白秀英做知县的姘头,贾氏与李固做一处,李巧奴、李瑞兰本就是烟花娼妓,她们都有不端的淫行。“万恶淫为首”,女性如果沾上一个“淫”字,就会遭到社会的唾弃,被周围人嘲骂,成为“贱货”。然而,郭杰、魏强同志主编的南方出版社2002年12月第1版《文学大教室》中国元至近代卷第27篇,对这些女性的行为和结局深表同情,认为她们的“淫”大都起因于“遭到文人的冷落,从文人那里得不到温情”,认为施耐庵因受当时理学影响“只顾挥舞着戒淫的大棒向这些女性们抡去,必欲将她们置之死地而后快”对此,笔者不能苟同。下面我们不妨从这些女性的所作所为来分析她们是否值得同情。

潘金莲本是清河县里大户人家的使女,年轻美貌,为反抗大户的淫逼,“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想必大户有钱有势,但又老又丑,不中金莲意。大户为报复潘金莲,倒赔房,白白地把潘金莲嫁给“三寸丁谷树皮”,又丑又矮的武大。以潘金莲的聪明美丽嫁给武大,真是“好块羊肉落在了狗口里”潘金莲不满于别人强加给她的婚姻,她开始自己的追求,浮浪子弟们来他家媷恼,迫使武大把家从清河县搬到了阳谷县。对武松的爱,可以说是她对理想男性的追求,她的追求本身并没有错,但她是武松的嫂子,在她和武松之问有道伦理的高墙是不可逾越的,所以她的追求以失败而告终。当武松被知县差往东京干事不在家,潘金莲又巧遇西门庆,在王婆的撮合下,两人偷情,并同谋用毒药毒死武大郎,潘金莲既不爱武大,而跟西门庆勾搭成奸,要作永久夫妻,为什么不去说服善良懦'弱的武大“用一纸休书把自己休了,再名正言顺地嫁给西门庆呢?潘金莲唆使西门庆踢伤了捉奸的武大郎,并不顾武大郎死活,只管日日与西门庆寻欢作乐,也着实丧失了起码的同情心,更何况武大求她把自己伤养好了,等武松回来,只当什么事也未发生,不在武松面前提起,仍旧像平日般生活。多么宽容憨厚的武大郎啊!他知道自己的丑相与无能,若潘金莲有点人性,也该伺候武大病好,让武大休了自己,再嫁西门庆呀,但她没有这样,而是听了王婆的鬼话,用砒霜毒死武大……后来武松回来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那是给哥哥报仇,她们死有余辜。

潘巧云,丈人早死,改嫁一身好武艺的杨雄。杨雄在肖府当差,潘巧云说他一个月有一十日当牢上宿,即使这样,一个月不是还不定时有十天回家与妻相聚吗?潘巧云竟不知廉耻地与和尚袭如海私通,还颠倒黑白,在杨雄面前诬陷石秀调戏她,结果被杨雄、石秀碎尸万段也是咎由自取。

阎婆惜是由母亲阎婆做主把她嫁给恩人宋江的,宋江没半月之间,把个无处安身的婆惜打扮得满头珠翠,遍体金玉,母女俩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宿,后来渐渐来得慢了,原来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枪使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这婆惜正值十八九岁妙龄,又生得标致,便不中意面黑身矮的宋江。当宋江带来自己的同事张文远时,因张文远眉清日秀,风流俊俏,又爱飘蓬浮荡,婆惜便与这小张眉来眼去,勾搭成奸,并打得火热,无一点情分在宋江身上。阎婆为生活之计硬把宋江叫回家,宋江第一天早上杀了阎婆惜,那是因为婆惜私藏了宋江的銮带、刀子和招文袋,并胡搅蛮缠敲诈宋江。她让宋江一纸休书休了她,听凭她改嫁张生,宋江依得,她让宋江把为她置办的穿的、戴的、家里用的都送她,宋江也依得,但她还让宋江把招文袋里信中写的一百两金子也当场给她,宋江说自己并不曾接受梁山泊晁盖的这一百两金子,只好限三日将家私变卖一百两金子给她,这婆惜竟不同意,还威胁宋江“明朝郓城县公厅上还你”。她要告宋江私通梁山“反贼”宋江杀她,是这忘恩负义,贪财黑心的婆惜逼出来的。

白秀英做知县的姘头,被雷横雷都头打得脑浆迸裂,那是因为她们父女仗知县之势欺辱雷横,才造成的她们卖艺为生,本是下层人民,却因知县的特殊关系,连雷横这样武功出众的都头都不放在眼里,对待平民百姓如何可想而知。做男人的姘头,破坏别人家庭的幸福,本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还恬不知耻,仗势傲人,碰上雷横,算她倒霉。

卢俊义的妻子贾氏与李固做一处,起因于梁山泊的军帅吴用设计赚卢俊义上山,为绝了卢俊义的退路,梁山人在卢的家中墙上题下反诗,在放卢俊义的管家李固回家时.他们又故意告诉李固说是卢俊义自己“写下的藏头诗,并说卢已决意在梁山泊住下,不再回去了,然后软磨硬泡留卢俊义在山上耽搁四五十天李固回到家与主母相好,他们没有忠于自己的主子变卖了家产,带领家人共同上梁山泊找卢俊义,而是联手将卢俊义告到肖府,并队在卢俊义回到家中后,他们通敌卖主,让官兵把卢俊义抓走受刑。卢俊义曾救李固的性命,把他收养在家中,后来让他作了管家,如今他霸占主人的妻子和家财,陷主人于困境,实在是一个不义的小人,后来卢俊义在梁山上杀了他和贾氏,也是理当如此。贾氏不辨是非,不守贞操,不忠于丈人,与李固狼狈为奸,诬告卢俊义,她的死也是理所应当。

娼妓李巧奴,撒娇撒泼阻挠安道全上梁山做大事,结果正与张旺私混时,被梁山好汉张顺结果了性命,因为她水性杨花,不明大义。

不要说这些市井女性生活在理学逐渐盛行的时期,理学要求“存天理,灭人欲”,公开倡导“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不要惊奇于施耐庵心太狠,不怜惜花容月貌,让她们作了梁山好汉的刀下鬼,就是她们生活在男女平等,人民当家作主的今天,恐怕也难逃法律的惩罚,施耐庵不也道“手到处青春丧命,刀落时红粉身亡”吗?可见作者也为她们的美貌被杀惋惜,但作者又恨恶她们的淫荡和丧尽天良,所以书中又说“须知‘喷杀奸淫者,不作违条犯法人”。

《水浒传》是一部描写梁山好汉反抗黑暗社会的小说,是一部歌颂男性英雄的小说,然而人类社会本是由两性组成,哪里有男人,哪里就会有女人,《水浒传》中的女性虽不多,但也值得我们关注“金无赤足,人无完人”笔者认为《水浒传》中的男性多是叱咤风云的豪杰而女性形象相比之下显得黯然失色,这种描写表现出作者思想的局限性和落后的妇女观。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语文学刊》2005年第8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156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