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当代文学研究

“这一个”须一瓜――谈《淡绿色的月亮》

陈骏涛

在2003年闪亮登场的文学新人中,有一个人是格外引入注目的,这就是须一瓜。须一瓜本名徐平,其实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小说创作,但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其间又中断有十年之久,到2000年才重操旧业。这几年,须一瓜的势头确实很好,但好像只有到2003年她的文学命运才发生了重大的转折。这一年,这位据说是写“尾条新闻”的记者,一下子成了发表“头条小说”的作者,至少有四个中篇小说――《雨把烟打湿了》(小中篇)、《蛇宫》、《淡绿色的月亮》、《第三棵树是和平》――曾引起文坛内外的广泛注目和评说。不必认识须一瓜其人,只要读过她的几篇小说,就会感到这是一个视野开阔、悟性颇高、才气逼人,取材、构思和文风都与众不同的女性作者,正是这种独特性,使她在2003年的当代文坛上闪现出夺目的光彩,成为难得的“这一个”。这四个中篇中,《淡绿色的月亮》无疑是最值得注意的一篇。

须一瓜是一个记者,记者的生涯使她能够广泛接触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倘若没有作为小说家的发现生活和表现生活的激情和慧眼,这些生活资源可能就会被白白流失。须一瓜是个有心人,她把她作为记者、特别是政法记者的所见所闻,撷取其中最能激起自己写作冲动的素材,演绎出一篇篇小说。2000年以来须一瓜的许多小说都与案件有这样那样的联系,这当然与她政法记者的身份有密切的关系。由于案件大多是突发性的,须一瓜的小说就特别善于捕捉这些突发的、偶然的、荒诞的事件,从而引发读者阅读的惊奇感和快感。《淡绿色的月亮》就是这样一篇小说。

《淡绿色的月亮》写了一个突发性的偶然事件:芥子家被歹徒入室抢劫了,于是而演绎了一场芥子与她的丈夫钟桥北感情危机的故事。在歹徒入室抢劫之前,夫妻俩恩恩爱爱、和和美美、心无芥蒂;被抢劫之后,芥子觉得丈夫在歹徒面前没有表现出男子汉应有的尊严和勇气,与她心目中高大英武的丈夫形象相距甚远,而钟桥北却认为自己在歹徒面前的委曲求全,完全是为了保护妻子不受伤害,芥子不应该为此心存芥蒂、耿耿于怀。感情的危机便由此产生了。如果没有这么一个突发性的事件,这场感情危机也许不会发生。发生了这么一个突发性事件,如果芥子对丈夫委屈求全的行为能够给予理解和谅解,而不是有不切实际的要求,或者钟桥北在歹徒面前的表现既智慧又勇敢,既保护了妻子又维护了尊严,这场感情危机也不会发生。偏偏是钟桥北在歹徒面前的所作所为与芥子的期望相距甚远,于是感情的危机便发生了。

在这个故事中,突发性的事件只是一个引子、一个由头,人物感情深处的细微变化才是故事的内核,是作者所要着力表现的中心。这是作为一个小说作者和政法记者的不同之处:政法记者关心的是案件的发生过程和结果,而小说作者关心的却是涉案人物的感情世界。正是在这里,须一瓜完成了从一个政法记者到小说作者身份的转换:她利用政法记者的身份从生活中撷取素材,又以小说作者的身份对这个素材加以改造,进行文学的升华。于是小说就以不同于新闻报告的面目出现,它不仅引发了读者阅读的惊奇感,而且使读者在兴味盎然的阅读中产生深长的咀嚼和回味。这就是须一瓜的小说不仅好读而且耐读的原因。

小说是一种写人的艺术,它应当把焦点对准人,这似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同样是写人,却可以有不同的路径。从须一瓜的几篇小说来看,她似乎是选择了直取人心――揭示人物的精神世界、心灵奥秘,并进而叩问生活、叩问人性――的路径。在这一选择当中,我们感觉到她的观察生活、观察人性的慧眼,感觉到她的文学灵性,感觉到作为“这一个”的须一瓜的俏丽、泼辣、洒脱的文风!

2004、3、16

原载:《2003年中国小说排行榜》
收藏文章

阅读数[414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