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话、词话原创

《谈龙录》评点

于永森

《谈龙录》 赵执信 胶东红禅室主人于永森 评点

余幼在家塾,窃慕为诗,而无从得指授。弱冠入京师,闻先达名公绪论,心怦怦焉每有所不能惬。既而得常熟冯定远(班)先生遗书,心爱慕之,学之不复至于他人。新城王阮亭司寇,余妻党舅氏也,方以诗震动天下,天下士莫不趋风,余独不执弟子之礼。闻古诗别有律调,往请问,司寇靳焉。余宛转窃得之。司寇大惊异,更睹所为诗,遂厚相知赏,为之延誉。然余终不肯背冯氏。且以其学绳人,人多不堪,间亦与司寇有同异。既家居久之,或构诸司寇,浸见疏薄。司寇名位日盛,其后进门下士若族子侄,有借余为谄者,以京师日亡友之言为口实。余自惟三十年来,以疏直招尤固也,不足与辩,然厚诬亡友,又虑流传过当,或致为师门之辱,私计半生知见,颇与师说相发明,向也匿情避诪不敢出,今则可矣。乃为是录,以所藉口者冠之篇且以名焉。康熙己丑夏六月赵执信序

钱塘洪昉思升,久于新城之门矣,与余友。一日并在司寇(渔洋)宅论诗,昉思嫉时俗之无章也,曰:“诗如龙然,首尾爪角鳞鬣,一不具,非龙也。”司寇哂之曰:“诗如神龙,见其首不见其尾,或云中露一爪一鳞而已,安得全体?是雕塑绘昼者耳。”余曰:“神龙者,屈伸变化,固无定体。恍惚望见者,第指其一鳞一爪,而龙之首尾完好,故宛然在也。若拘于所见,以为龙具在是雕绘者,反有辞矣。”昉思乃服。此事颇传于时,司寇以吿后生,而遗余语。闻者遂以洪语斥余,而仍侈司寇往说,以相难惜哉。今出余指,彼将知龙。

于:云从龙,而龙之所以神也,洪氏说固拘甚,而赵氏说解释王说,亦是以天下无聪明人也,王说虽有虚无缥缈之嫌,然并非是高谈深悟非一般人所能会心者。王说乃是意境之作为法,以“有限求无限”者也,若余所倡之“神味”说,则以画龙点睛为喻,所谓“将局部最佳化”者也,需此一点之神味,而龙真活真灵者矣,此余之谈龙者也。

阮翁律调,盖有所受之,而终身不言所自。其以授人,又不肯尽也。有始从之学者,既得名,转以其说骄人,而不知已之有失调也。余既窃得之,阮翁曰:“子毋妄语人。”余以为不知是者,固未为能诗。仅无失调而已,谓之能诗,可乎?故辄以语人无隐,然罕见信者。(少时作诗,请政阮亭,阮亭粗为点阅,其窍妙处吝不一示。因发愤三四月,始于古近二体,每体各分为二。盖古体有古中之古、古中之近,近体有近中之古、近中之近。截然判析明白,自此势如破竹,诗家窍妙,具得了然于心矣。)

于:王氏之秘妙乃是缥缈不着实际,此个如何说与人听也,而赵氏絮絮求之,不谓之笨不可及,盖亦不可也!缥缈不着实际乃思想精神境界之事,而赵氏乃以声调求之,是其笨不可及,洵为奇观也!不知其中奥秘而有所恨于王氏,而炫一己之聪明,而以人为怪戾不通,遂遗天下笑耳!

声病兴而诗有町畦,然古今体之分,成于沈宋。开元天宝间或未之尊也。大历以还,其途判然,不复相入。由宋迄元,相承无改。胜国士大夫,浸多不知者。不知者多,则知者贵矣。今则悍然不信,其不信也,由不明于分之之时。又见齐梁体与古今体相乱,而不知其别为一格也。常熟钱木庵良择,推本冯氏,著唐音审体一书,原委井然,可以采,名流问辨咸不及。

于:声律之病,乃自唐始臻其极,而功亦至其极,苟能去其病而得其长,则亦可矣。声律之胜元曲犹然,而明清戏曲本色文词之争尚在,而谓天下人不知之,其自大且自欺欺人如此!

顷见阮翁杂著,呼律诗为格诗,是犹欧阳公以八分为隶也。诗之为道也,非徒以风流相尚而已。记曰:温柔敦厚,诗教也。先生恒以规人,小序曰:发乎情,止乎礼义。余谓斯言也,真今日之针砭也夫。

于:风流蕴藉,而风神淡远,意思超逸,正是阮亭诗之佳处,赵氏补之以温柔敦厚之旨,则见得有所明于王氏诗之病者矣,然所谓温柔敦厚者,不过五十步笑一百步,岂足以救之也哉!

或曰:礼义之说近乎方严,是与温柔敦厚相妨也。余曰:“诗固自有其礼义也。今夫喜者不可为泣涕,悲者不可为欢笑,此礼义也。富贵者不可语寒陋,贫贱者不可语侈大。推而论之,无非礼义也。其细焉者,文字必相从顺,意兴必相附属,亦礼义也。是乌能以不止耶?”

于:此说甚未到,若然,则豪放者自不可以为婉约,亦是礼义也,而每每以温柔敦厚之近者言之以为得之,是真失之者矣!礼义礼义,所云者何哉?但能发人之真性情,能发挥出人之最高最佳之美,即佳也。

昆山吴修龄乔论诗甚精,所著围炉诗话,余三客吴门,遍求之不可得。独见其与友人书一篇中,有云:诗之中须有人在。余服膺以为名言。夫必使后世因其诗以知其人,而兼可以论其世,是又与于礼义之大者也。若言与心违,而又与其时与地不相蒙也,将安所得知之而论之?

于:诗之中须有人在,此是固然,否则优孟衣冠,人而不可为人,况为诗邪。所谓人者,本则性情也,高处则人格境界、思想境界、精神境界也。

修龄又云:意喻之米,文则炊而为饭,诗则酿而为酒。饭不变米形,酒则变尽。啖饭则饱,饮酒则醉,醉则忧者以乐,喜者以悲,有不知其所以然者,如凯风小弁之意,断不可以文章之道平直出之也。知言哉!

于:既有不知其所以然者,则津津于温柔敦厚与礼义二事者何哉!吴氏说固佳,然尚须有所进也。米酿为酒而佳,天下之人无不知也,天下之人能之者亦不在少数,而关键之所在则在于人,在于人之技艺何如耳!有佳作手,乃有佳酿美酒也!由米而至于酒是意境之事也,而作手之佳则是神味之事也,吴氏知诗之中须有人在而谈艺却不及于人,而以为得诗之妙喻,不知诗中之神味最终在乎人者,在乎人力,在乎人之性情与美,惜哉!

司寇昔以少詹事兼翰林侍讲学士,奉使祭吿南海,著南海集。其首章留别相送诸子云:“卢沟桥上望,落日风尘昏。万里自兹始,孤怀谁与论。”又云:“此去珠江水,相思寄断猿。”不识谪宦迁客,更作何语!其次章与友夜话云:“寒宵共杯酒,一笑失穷途。”穷途定何许?非所谓诗中无人者耶?余曾被酒于吴门亡友顾小谢以安宅,漏言及此。坐客(宋荦)适有入都者,谒司寇,遂以吿也。斯则致疏之始耳。

于:夫南疆之南,古来为蛮瘴之地,此人所共知,阮亭诗虽不见佳,而情意则固是也,谪宦迁客,岂可仅以名义视之邪?人之不得意处即穷途,以为王氏身在高位而无之邪?阮亭真正意思却以诗中无人非之,赵氏尚貌辩非己之责而又不以实,而实则欲见王氏之隘,此心之险恶,不可谅也!

客有问余者曰:“唐宋小说家所记,观人之诗,可以决其年寿禄位所至,有诸?”答曰:“诗以言志,志不可伪托。吾缘其词以觇其志,虽传所称赋列国之诗,犹可测识也。矧其所自为者耶。今则不然,诗特传舍,而字句过客也。虽使前贤复起,乌测其志之所在。”

于:此论尚佳。

德州田侍郎纶霞雯,行视河工,至高家堰,得诗三十绝句。南士和者数人。余适过之,亦以见属。余固辞,客怪之,余曰:“是诗即我之作,亦君作也。”客曰:“何也?”曰:“徒言河上风景,征引故实,夸多斗靡而已。孰为守土?孰为奉使?就为过客?孰为居人?且三十首重复多矣,不如分之诸子。”客怃然而退。

于:强人和诗固亦或不佳,然诗中之有人在与否,则是自我之事,赵氏津津乐道于诗之中须有人在而又自以为不能之,何邪?

凡一题数首者,皆须词意相副,无有缺漏枝赘,其先后亦不可紊也。顾小谢每举少陵两过何将军园林诗,以示学者。余谓此诗家最浅近处。不见文选所录魏晋人诗,分章者寻其首尾,如贯珠然。近人试为两首,都无次第,不潜心也。

于:若是律诗,容易为少陵之境界,意有所不足也,若是意足于一作,亦自不必贯珠。

小谢有消夏录,其自叙颇诋阮翁。阮翁深恨之,然小谢特长于机辩,不说学,其持论仿彿金若采(圣叹)耳,不足为阮翁病。然则阮翁奚为恨之?曰:阮翁素狭,修龄亦目之为清秀李于鳞(攀龙),阮翁末之知也。

于:“清秀李于鳞”,倒是颇近阮亭诗之风味。“阮翁素狭”,却与

“清秀李于鳞”何关?既是不知之,又何来素狭之说?诋毁人也,而如此也。

山阳阎百诗若璩,学者也。唐贤三昧集初出,百诗谓余曰:“是多舛错,或校者之失,然亦足为选者累。如王右丞诗:东南御亭上,莫使有风尘。御讹卸,江淮无卸亭也;孟襄阳诗:行侣时相问,涔阳何处边。涔误浔,涔阳近湘水,浔阳则辽绝矣;祖咏诗:西还不遑宿,中夜渡京水。京误泾,京水正当圃田之西,泾水则已入关矣。”余深韪其言,寓书阮翁,阮翁后著池北偶谈,内一条云:“诗家惟论兴会,道里远近不必尽合。如孟诗:瞑帆何处泊,遥指落星湾。落星湾在南康,”云云。盖潜解前语也。噫,受言实难!夫“遥指”云者,不必此夕果泊也,岂可为“浔阳”解乎?

于:阮亭所说,正意境之佳法,所谓雪里芭蕉也,实亦有未尽善之处,却非是赵氏之说能解之也。赵氏说泥实,王氏说泥虚,皆未至于最高境界也。

百诗考据精核,前无古人。好为诗,自谓不工,然能知其指归。余与申论三昧集曰:“右丞云: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诸家曲为之解,当阙疑也;储光羲云:山云拂高栋,天汉入云流。下句云字定误,不轻改正可也。漫而取之,使人学之,可乎?李颀缓歌行,夸炫权势,乖六义之旨;梁锽观美人卧,直是淫词,君子所必黜者。”百诗大以为然。比岁,阮翁深不欲流布三昧集,且毁池北偶谈之刻,其亦久而自知乎?

于:“山云拂高栋,天汉入云流”,前句则见屋宇之姿态,后句见星云之纠缠,两句以云为贯穿而言两层次情景之境界,误不误余未之知,佳句则不免也,若以“云”字两见而以为误,是亦余所未敢知者。

诗人贵知学,尤贵知道。东坡论少陵:诗外尚有事在,是也。刘宾客诗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有道之言也。白傅极推之。余尝举似阮翁,答曰:“我所不解。”阮翁酷不喜少陵,特不敢显攻之,每举杨大年“村夫子”之目以语客。又薄乐天,而深恶罗昭谏。余谓昭谏无论已,乐天秦中吟、新乐府而可薄,是绝小雅也。若少陵,有听之千古矣,余何容置喙。

于:大似樊迟问稼情景,可为一笑。“沉舟”二语亦不足以至于“道”之境界,是自然之“道”之境界,是人之“道”而犹在自然之“道”之境界者,非人之“道”之境界也。王氏诗偏王孟一路,不言杜乃是情理中事。

青莲推阮公二谢,少陵亲陈王,称陶谢庾鲍阴何,不薄杨王卢骆。彼岂有门户声气之见而然?惟深知甘苦耳!至宋代,始于前辈有过情之论,未若明人之动欲扫弃一切也。今则直汨没于俗情积习中,非有是非矣。后人复畏后人,将于何底乎?

于:门户之见之不存,乃是佳事,亦是初境,诗而不可不受文化精神之熏染也,故文化精神之有所择矣,欲不有门户之见也为难矣,此门户之见之所以根深蒂固也!

清新俊逸,杜老所重。要是气味神采,非可涂饰而至。然亦非以此立诗之标准,观其他日称李,又云: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其自诩亦云:语不惊人死不休。则其于庾鲍诸贤,咸有分寸在。

于:倒是。见人之长,所以能得之也。

司空表圣云:味在酸咸之外。盖概而论之,岂有无味之诗乎哉!观其所第二十四品,设格甚宽,后人得以各从其所近,非第以“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为极则也。严氏之言,宁堪并举!先生纠之尽矣。

于:赵氏之论,只是笨,司空图所言乃是意外之味、味外之味,乃是就文字之言不尽意之特性以论之者,为意境立法之基础,而以“岂有无味之诗乎哉”诘之,真使人无语!而与篇首之谈龙略似也!不著一字乃是不更多着一字,非是无有一字之谓,此个钱钟书亦已辨之矣。不着一字,亦是意境之妙法,所谓不着中心而自周边以言之而得朦胧之美者也,正与王阮亭之所谈龙者相似,故余拈出“神味”一语以进之也,譬如情爱,若不经于最后之一境界,不至于“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之实在境界,则只是落不到实处,世人岂可甘心邪!

唐贤诗学,类有师承,非如后人第凭意见。窃尝求其深切著明者,莫如陆鲁望之叙张祐处士也,曰:“元和中作宫体小诗,辞曲艳发,轻薄之流合噪得誉。及老大,稍窥建安风格,读乐府录,知作者本意,短章大篇,往往间出。讲讽怨谲,与六义相左右,善题目佳境,言不可刊置别处。此为才子之最也。”观此可以知唐人之所尚,其本领亦略可窥矣。不此之循,而蔽于严羽呓语,何哉!

于:工夫在诗外,略有两解:一则性情与人事之事也,一则学人之长非是仅步其皮相,即非是读书谈理之本身,而诗自别有妙处所在也。严氏说固有不足处,而不得严氏之妙,亦可谓之能得诗之三昧者邪?

余读金史文艺传,真定周昂德卿之言曰:文章工于外而拙于内者,可以惊四筵而不可以适独坐,可以取口称而不可以得首肯。又云:文以章为主,以言语为役,主强而役弱,则无令不从。今人往往骄其所役,至跋扈难制,甚者及役其主。虽极词语之工,而岂文之正哉!余不觉俯首至地。盖自明代迄今,无限巨公,都不曾有此论到胸次。嗟乎,又何尤焉!

于:章法固在言语之上,然只是内外之浅者,若内而以性情为事,外而以世俗之精神而锻炼此性情而至于人格境界、思想境界、精神境界,则真内外之论也!赵氏以周氏论为高而俯首之,真是无主见人,无骨气人也,端是可笑!

攻何李王李(前后七子)者,曰“彼特唐人之优孟衣冠也”是也,余见攻之者所自为诗,盖皆宋人之优孟衣冠也。均优也,则从唐者胜矣。余持此论垂三十年矣。和之者数人,皆力排规橅者。余曰:“亦非也。吾第问吾之神与其形,若衣冠,听人之指,似可矣。如米元章著唐人衣冠,故元章也。苟神与形优矣,无所著而非优也。”是亦足以畅曩者谈龙之指也。

于:论固然是,而神与形之优何所自来?此为最关键处也。若只是空谈义理,正容易出胜耳。

始学为诗,期于达意,久而简澹高远,兴寄微妙,乃可贵尚。所谓言见于此,而起意在彼。长言之不足,而咏歌之者也。若相竞以多,意已尽而犹刺剌不休,不忆祖咏之赋终南积雪乎?句法须求健举,七言古诗尤亟。然歌行杂言中,优柔舒缓之调,读之可歌可泣,感人弥深。如白氏及张王乐府具在也,今人几不知有转韵之格矣。此种音节,惧遂亡之。奈何!

于:“简澹高远,兴寄微妙”,正吾国意境之本色正宗者,而与王阮亭之论无乎不同者也,不过赵氏之于王氏,一百步反笑五十步而已矣!

长篇铺张,必有体裁。非徒事拉杂堆垛。余昔在都下,与德州冯舍人大木廷櫆并得名,日事唱和。会有得诸葛铜鼓者,大木先成长句二十韵,余继作四十韵,盛传于时,皆为阁笔。江都汪主事蛟门懋麟,王门高足也,内崛强,阮翁适得浯溪磨崖碑,蛟门亟为四十韵以呈阮翁,赞之不容口。以示余,余览其起句曰:杨家姊妹颜妖狐,遽掷之地曰:“咏中兴而推原天宝致乱之由,虽百韵可矣。更堪作尔语乎?”阮翁为之失色者久之。

于:铜鼓有何好作!汪之作能及于天宝致乱之由,正高处所在,而一语之为读而辄弃之者,固可以见得意气者矣,是亦足为法邪?欲见己之高明而适见己之张狂做作姿态,是吾人之有所得于赵氏者也。

奖掖后进,盛德事也。然古人所称引必佳士,或胜已者,不必尽相阿附也。今则善贡谀者,斯赏之而已。后来秀杰,稍露圭角,盖罪谤之不免。乌睹夫盛德!

于:此是大事,所谓公私之际也,今人亦大似赵氏之慨。

文章原本六经,诗亦文也。余意尤重春秋,非春秋则取舍乖而体不立矣。昔人所为,致“严于一字”者,取诸春秋也。余曾为先叔祖清止公(进美)行实,中间颇有所讳。阮翁为益数行,余自是甘自疏。

于:文自是文,诗自是诗,诗文之通处,亦不如赵氏之所解也!且行实者将事实明白写出以为后人之评价者也,若有所讳,何异粉饰!则为之何所益哉!阮亭虽诗词不着实际,做人却胜似赵氏多矣。

本朝诗人,山左为盛。先清止公与莱阳宋观察荔裳琬,同时继之者,新城王考功西樵士禄,及其弟司寇。而安邱曹礼部升六贞吉、诸城李翰林渔村澄中、曲阜颜吏部修来光敏、德州谢刑部方山重辉、田侍郎、冯舍人,后先并起。然各有所就,了无扶同依傍,故诗家以为难。秀水朱翰林竹垞彝尊、南海陈处士元孝恭尹、蒲州吴征君天章雯及洪昉思,皆云然。

于:呵呵,不好说。最是应列己之心而未列,是其真心所在也。

诗家用字,最忌乡音。今吴越之士,每笑北人多失黏。而乡音之失,南中尤甚。是小节也,而殊费淘汰。阮翁昔尝谓余曰:“吾乡若老夫与子与修来,庶免于伧之诮也。”相与一笑。

于:归于雅正,最是诗中害事者,难得与阮亭相视一笑,却露出本是同一阵营马脚也!

余门人桐城方扶南世举,尝问曰:“阮翁其大家乎?”曰:“然。”孰匹之?余曰:“其朱竹垞乎?王才美于朱,而学足以济之;朱学博于王,而才足以举之。是真敌国矣。他人高自位置,强颜耳。”曰:“然则两先生殆无可议乎?”余曰:“朱贪多,王爱好。”

于:朱王之分,王之诗人之分多于朱。

尝与天章昉思论阮翁,可谓言语妙天下者也,余忆敖陶孙之目陈思王云:如三河少年,风流自赏。先生以为无当,请移诸阮翁。

于:此貌似赞而实贬。然亦见出赵之与王前恭后踞之姿态,则其人可以想见矣!

次韵诗,以意赴韵,虽有精思,往往不能自由。或长篇中一二险字,势难强押,不得不于数句前预为之地,纡迥迁就,以致文义乖违。虽老手有时不免。阮翁绝意不为,可法也。

于:甚是。

元白、皮陆,并世颉颃,以笔墨相娱乐。后来效以唱酬,不必尽佳,要未可废。至于追用前人某诗韵,极为无谓。犹曰偶一为之耳,遂有专力于此且以自豪者。彼其思钝才庸,不能自运,故假手旧韵,如陶家之倚模制;渔猎类书,便于牵合,或有蹉跌,则曰韵限之也。转以欺人,嘻,可鄙哉!

于:可以见诗才,然诗才只是作诗之本色事,非可语于诗中之最高境界也。

强为七言长古诗者,如瞽者入市,唱叫不休;强为五言短古诗者,如贫士乞怜,有言不尽,皆足以资笑噱。若近体诗之涂朱傅白,搔头弄姿者,勿与知可也。

于:七古之作,必须以气贯之而后可能佳。

千顷之陂,不可清浊;天姿国色,粗服乱头亦好。皆非有意为之也。储水者期于江湖,而必使之潆洄澄澈,是终为溪沼耳。目矜容色,而故毁其衣妆,有厌弃之者矣。免于此二者,其惟吴天章乎!

于:过誉。

天章绝口不谈诗,独与余细论,甚相得也。出诗卷属余评骘,余以饥驱少睱,请俟异日。今天章已下世,其诗卷余不可得而见矣。愧负良友,悲夫!

于:好而无副本,真负友者也,尚有勇气言之,尚有勇气言之!

昉思在阮翁门,每有异同,其诗引绳削墨,不失尺寸。惜才力窘弱,对其篇幅,都无生气。故常不满人,亦不满于人。

于:是真其病。

2006、6、20作于济南之红禅室


收藏文章

阅读数[888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