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明四大奇书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三国演义》的女性形象及其思想道德意蕴

郭瑞林
内容提要 《三国演义》是一部以帝王将相为中心的男性小说文本,但也描写了为数不少的女性形象。这些女性形象多是为作者所肯定的良母、贤妻、节妇、烈女,成为小说宣传“拥刘反曹”的正统思想和忠孝节义等传统道德的不可或缺的另一人物系列。作者突破“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站在肯定的立场以钦敬的态度、干净的笔墨来描写女性,从而提高了女性形象的道德品位,使《三国演义》成为历史演义小说中不可多得的、肯定妇女的正面作品。
关键词 三国演义:女性形象:拥刘反曹:忠孝节义:正统思想 传统道德

《三国演义》是一部“按鉴演义”的历史小说,而三国时代恰恰风云激荡、英雄辈出:那些才兼文武、怀抱大志的智勇之士都想建伊、吕之业,立管、乐之功,上扶天子,下安黎庶,以期显宗扬祖,名垂青史。时代特点决定了雄主、谋臣、勇将、义士将成为主宰三国这一舞台的中心人物,决定着《三国演义》将成为男性化的小说文本,而女性则必然成为男性的配角。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小说中的女性形象无足轻重,应该说她们的存在不仅对于塑造叱咤风云的男性英雄形象、表现和突出小说主题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她们身上还被作者赋予了丰富而深厚的思想道德意蕴,表现出强烈的拥刘反曹的思想倾向,同时还透露出作者具有民主意识的妇女观。

《三国演义》本是男性文本小说,作者为什么要交排一写女性形象点缀其间呢?作者无非是要宣传两个大旨:一是要人们看清历史兴衰、王朝更替,明了其中的正邪、顺逆:二是教育人们在看待历史人物时,不要忘记忠孝节义这些传统的道德规范。毛宗岗说:“读《三国志》(按:当指罗贯中所著《三国演义》)者,当知有正统、闰运.僭国之别,正统者何?蜀汉是也。悟国者何?吴越是也。闰运者何?晋是也。”[2]这一说法即人们常说的《三国演义》所表现的正统思想。《三国演义》塑造女性形象的一个突出倾向,就是宣传和强调以炎刘为正统,以他姓为篡逆的封建正统思想,其具体表现首为“拥刘反曹”,次为“拥汉反董 ”。

这种正统观念首先反映在汉献帝与董卓的关系上。为除十常侍,大将军何进召外镇入京,结果引狼入室。凉州刺史董卓乘机率领二十万人军入跸京都洛阳,董卓的入京开始了东汉末年社会最为黑暗、最为混乱的时期。多少忠义之士都欲除董卓而后快,于是先有伍孚的入朝刺杀董卓,继而有曹操的入室行刺,再有十七路诸侯的共伐董卓。不惟忠义之士对董卓切齿痛恨,就连歌妓出身的、司徒王允的养女貂禅亦有除卓之心。小说写到貂禅见王允为国事坐不安席,仰天垂泪,不禁“长吁短叹”,表示“倘有用妾之处,万死不辞”。当王允说出欲以美人连环计除去董卓“重扶社翟再立江山”时,貂禅当即表示“大人无忧。妾若不报大义,死于万刃之下。”(所引《三国演义》文字均见湖北人民出版社刊行的谭邦和点校本,1984年第一版)为了不负王允之托,貂禅不惜以青春为代价,先后委身于董卓、吕布父子,凭借其美色和机智终于使董、吕二人反目,最终借吕布之手除掉了人神共愤的国贼董卓.为炎刘天下的继续立下奇功一件[2]。貂禅的所为与当年吴越相争时西施为复兴越国而牺牲色相,委身敌国的行事相似,都表现出深明达义、为了国家甘愿含羞蒙垢,牺牲个人幸描的高尚品格。因此,毛宗岗说:“我谓貂禅之功,可书竹帛”[3]。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湖北师范学院学报》2005年02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861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