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杂文原创

让文学奖评得名副其实

韩静

       近些年来,各种文学奖多起来,除了国内外传统的国家级奖项、出版社、企业联袂设立文学奖,民间团体设立的文学奖外,现各媒体、网络平台也纷纷设立奖项,各类大小征文奖项等等,让人眼花缭乱。

       本来为振兴文学事业,激发文艺家及一些业余作者的热情,提高他们为社会、为国家最大限度贡献自己的知识、智慧,设立奖项有积极的意义,而无可厚非。问题是,是否公平公正公开?是否真正从质量出发。换言之,看质量不看人,物有所值。是否让人们口服心服。遗憾的是,有些文学奖评得玄乎其玄,所谓透明,甚至敞着名,论名气,论资历,论以往成就,咋一看,觉得这不是评奖,是送奖!

       诚然,文学的振兴,离不开党和政府、社会,以及热心文学事业的民众的共同关心、支持。设置有分量的文学奖项,有利于推动和繁荣文化产业,发现好的作品,好的文学家。也让文艺工作者活出尊严,活出人生的精彩!让文学这块园地成为各界人们仰慕的行业。从而真正推动社会向前!

       众知,目前国内奖有:冰心文学奖、老舍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至于一些奖项及临时性的奖励,恕我笨拙,无法统计。问题是无论什么奖项,要真正评出风格,赛出水平,让获奖者开心,参与者服气。不弄虚作假,不论资排辈,不看人下碟。茅盾文学奖是国内奖金最高,三年评选一次,每次金奖一名,这在全国几千万作家中,是凤毛麟角,余下的奖项几万、几千元,皆很平常。比起作家们费心、费脑,伤身的辛勤耕耘,价值超低,不居为奇。当然,本身追求文学者,就不为什么钱财。有人问笔者,你深更半夜爬格子,能挣钱吧?我只能付之一笑,不置可否。心中说:若为了钱财,就不追求文学了,是有话要说,有一定社会责任感!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是为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可这些话,如果与一个外行人说,一定说我精神有问题。不过人们的问话也不奇怪,现在满大街的人都在向钱看。

       在崇尚金钱,文学被一些不学无术者不屑或践踏的社会里,若自身再不过硬,在评奖上,三心二意,不以质论理,岂不败坏了纯洁的文学之林。践踏了先贤临终托言及寄予文学之厚望。他们以高风亮节拿出多年的积蓄,以资鼓励后辈创作,这一夙愿岂不落空?让他们怎安心于九泉?远在20年前中国“梅花奖”舞弊案。业内著名杂文家袁成兰女士,现是徐州杂文学会会长、江苏省杂文学会副会长,看了不公平现象,又见多方报道及部分评委揭露,已成为建国以来文化圈内一大丑闻,《中国戏剧》主编霍先生被免职。她本是戏剧院校毕业,于是写了不到一千字的杂文《“梅花奖”舞弊案随想》,谁知,竟惹了官司,先后打了十年官司,从被告发展到原告,过程起起落落,丑陋终于在庄严的法律面前、正义面前,低下了头颅。单就此事而言,这评奖过程,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猫腻。毛主席说:“有人在就有矛盾在,矛盾无处不在”。是的,凡事有人操纵,就带有一定的主观性,绝非百分百可信。

       著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文化报》主编,红孩先生,曾写文《评奖是评委标准,不一定是艺术的标准》。他因身兼数职,参加不少国内大小文学评奖的评委,感受挺深。他在文中指出:“在市场经济如火如荼,艺术化标准多元化的今天,哪个机构评出的奖,盖的章,都不足是那个部门的高度,文学如此,其他艺术类也如此……包括国家诺贝尔文学奖在内,充其量是十几个所谓专家在那里折腾。有的评奖单位觉得人少缺乏权威性,便攒鸡毛凑掸子,把一些退居二线的部级、副国级官员,请出来坐镇,至于这些官员是否是这个行业的专家,从没人过问……接下来,应赛者打电话、拉关系,自不在话下。甚至在揭奖前后,评委接电不及”。试问:这样评出的奖,有多少价值可言呢?

       历数近年来各类文学获奖作品,很难找到一两部是被读者广泛认可的优秀作品。相反,鱼龙混杂的各种文学奖评选过程,却多被人诟病,也就不足为奇了。前段在东城听著名小说家凌鼎年先生谈第二届“光辉奖”法治微小说大赛征文评奖过程,并将获奖作品结集《醉清风》出版发行。这是江苏太仓市司法局组织的征文活动,凌先生作为太仓市作协副主席,又是评委,说:“一、二等奖,多是凭借实力,优秀奖会有一定的关系因素。尤其是有的征文,不出版作品集,包含的关系情愫更浓些”。我听了,如开洞眼。

       经济时代,我们的纯文学走向了低潮,这不是时代的问题,原因是有些作家的创作完全背离了真实生活及读者阅读取向,也非从自身所思所感出发,一味的迎合市场、迎合报刊风格,有所图的去写作。这样怎能写出发自心声的作品呢?又怎能让读者喜闻乐见?鲁迅先生曾说:“真正好作品,是从心底流出的,既不被外在物质诱惑,也非听谁指手画脚”。

       文学艺术家应学古人,当消除浮躁,潜心创作,好作品多了,自然无需求评委,而评委也需消除关系。评奖前后,将手机关闭,那段时间为了能评出名副其实的好作品,尽量与外界不联系,尽量认真阅读作品,负责任地选出有价值的作品。再有作者名字一律封上,不看姓名,一视同仁,不带着主观选作品。这样才能评出注重社会效果,让读者满意的优秀作品,让踏实、有责任感、有担当、有良心的好作家浮出水面。

 

 ——2017年4月底于北京亚运村雅居

收藏文章

阅读数[48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