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散文原创

怀念父亲杜子孚烈士 ——写于烈士纪念日前夕

杜书瀛

  

  今年是我父亲在抗日战场为国捐躯72周年。1942年6月19日,父亲刚刚过了26岁生日才9天,就在南皮县四柳林战役中壮烈牺牲。在今天,许多人26岁还是涉世未深,甚至不太懂事的毛头小子,而他那时已是八路军115师教导六旅的一位政委。在地方上,他是冀鲁边区一地委的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

  父亲牺牲时,我哥哥六岁零两个月,而我差一个月才满四岁。噩耗传来,全家哭成一团,我奶奶哭得数度昏死过去,第二年即去世了。我母亲,擦干眼泪,毅然带领我们兄弟俩投身抗日队伍——抗战胜利后她在基层工作,任劳任怨;新中国成立后,她成为人民银行的一位管理干部,兢兢业业,从不懈怠;离休之后,她不要报酬在街道委员会工作,为人民服务到最后一息。

  一

  当年我年幼,只知道父亲是抗日队伍的“大官”,后来才从伯父和母亲以及父亲的一些战友口中了解到有关他的一些事迹。

  伯父说,我们老杜家世代务农,只出了父亲一个读书人。他生于丙辰年五月初十,即1916年6月10日。1931年,他考入南皮县立第二高小,这年恰值九一八事变爆发,他积极联络志同道合的学友,在校内外以及附近的集市上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邸桥大集上他身着粗布衣衫,双眼炯炯有神,带领几个同学对乡亲们演讲,挥舞着拳头高呼:“同胞们团结起来,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我们绝不当亡国奴!”1934年,他十八岁到天津考入省立第一师范,开始秘密参加革命活动。1935年初冬,北京爱国学生发起著名的“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天津大中学生也奋然响应,联合各界人士声讨汉奸殷汝耕“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之卖国行径,举行了著名的“一二·一八”大游行。他作为省立第一师范的爱国学生代表,张贴标语,散发传单,有时还顶着严寒深入街头巷尾和居民家中宣传抗日救亡道理,他常常向人借一条板凳,站上去进行街头讲演,揭发汉奸投降卖国的阴谋。那些日子,他总是活跃在斗争的第一线,并被选为天津抗日救国运动委员会委员(一说为天津学生运动委员会委员)。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由于遭到国民党政府的残酷镇压,他被迫于1936年初回到家乡。不久,他又考入具有浓厚革命传统的省立泊镇九师读“后师”(相当于高中),入学后即投入由共产党员刘格平领导的革命活动。1937年7月7日,卢沟桥头战火燃起,全民抗战爆发;9月28日,日军占领泊镇,他立即投笔从戎,与中共津南特委负责人马振华取得联系,筹建南皮县“战时战地动员委员会”,出任主任,首先动员全家——母亲、爷爷、伯父,还有我的几个堂兄,参加抗战,我们家成了远近闻名的抗日家庭。

  二

  1938年7月,中共中央军委、八路军总部命肖华率抗日挺进纵队进入冀鲁边区,肖华任挺进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同时任冀鲁边区军政委员会书记。在他主持下,父亲最初被任命为津南地委宣传部长,此后又相继担任了二地委书记和一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

  1941年至1942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冀鲁边区六百万人民,在天津以南、济南以北广大平原地区,开展游击战争。父亲领导一地委和一军分区的抗日军民挖地道、挖壕沟,昼伏夜出,炸炮楼,端据点,扒铁路,打伏击,神出鬼没,与敌人周旋。我们家房子下面就挖了地洞,出入口伪装在堂屋大桌子底下。地委和专员公署的石印股和交通站就设在那里,编辑、印刷革命文件和抗日材料,联络各方抗日志士。当年,母亲给石印股的叔叔阿姨们望风、做饭、当联络员,有时也送信或传递抗日报刊,还为住在我们家养伤、养病的同志们做护理,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一有风吹草动,母亲就用暗号通知大家,地面上的人迅速潜入地洞。

  有一次日寇大扫荡,地委宣传部长张白水叔叔住在我们家养病不能行走,伯父和我二哥就用抬筐把他抬着跑了二十多里,脱离了危险。我三哥成了交通员,不幸被捕,至今不知所终。我四哥也成了地委的干部,因为念了几年书,有点文化,后来做了地委的秘书主任(地委秘书长)。我五哥当时年纪尚小,也帮着送信。一次日寇扫荡,他躲避不及,被敌人追击,在四女寺减河河沿上中了一枪,倒在那里。敌人走近一看是个孩子,便弃之而去。过后,伯父把他背回来,发现子弹从肩部穿出,幸未伤及要害。从此,五哥正式参加革命。新中国成立后他在速成中学学了四年,在地方商业部门当了一名领导干部。

  三

  1942年初夏是冀鲁边区军民最为惊心动魄的日子。穷凶极恶的日寇五万余众,在冈村宁次指挥下对冀中和冀鲁边区根据地进行“五一”大扫荡,父亲和他的部队奋力进行“反扫荡”。6月中旬,父亲当政委的正规部队正在外地作战,他则率地委和专署机关的领导同志在河北省四柳林村开会,不幸被三千六百名日寇和万余名伪军包围。一场惨烈的战斗打响了,两天的突围战打得天昏地暗,终因寡不敌众,伤亡惨重。父亲与组织部长邸玉栋、一专署专员石景芳、地委副秘书长赵德华、边区文救会主任吕器、原冀中三地委书记翟晋阶……共三百多人壮烈牺牲,被俘四十余人宁死不屈,最后全部被敌人杀害。这就是抗日战争史上的“柳林惨案”。这个惨案震惊整个冀鲁边区,也震惊了延安八路军总部的朱老总、彭老总……

  听伯父说,那时正是麦熟时节,天刚亮,父亲带领队伍突围。先是顺着鬲津河堤的交通沟撤退。他提着驳壳枪,通讯员还为他牵着大青驴,想越过鬲津河突出去。走了五六里地,发现敌人已占领河岸。只好再往回折,兵分两路,他和石景芳专员分头指挥。渐渐的,天大亮了,被河岸上的敌人发觉。枪声劈劈啪啪响起来,咱们的同志,英勇迎敌。但是敌人居高临下,而且配有轻重武器。先是那匹大青驴被打死了。接着,通讯员牺牲了。最后是父亲……敌人走了以后,咱们的同志在半人高的麦地里找到他的遗体,手里依然紧紧握着那只驳壳枪,还剩了三颗子弹。父亲和他战友们的血,流在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老黄河(四女寺减河)岸边,染红了祖国的热土。

  父亲的热血没有白流,他与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同胞一起浴血奋战,终于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和独立!整个中华民族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在维护这个胜利成果。今日之中国已非昔日之中国,今日之世界亦非昔日之世界,我们的民族和祖国已强大起来,绝不会让历史重演。任何人想要否定、歪曲甚至美化侵略历史,中国人民和各国人民绝不答应!

  父亲,祖国没有忘记你,人民没有忘记你,历史没有忘记你,你的儿孙没有忘记你。

  在卢沟桥由邓小平题写馆名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里,一座座墙体浮雕旁,镌刻着自1931年“九一八”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十四年间,牺牲的旅职以上295名将领事迹。我们在1942年6月牺牲的将领中,找到了父亲的名字和对他的事迹的介绍。2014年8月29日民政部第327号公告中说,“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现公布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父亲又一次名列其中。在纪念馆门前广场上,还有一座独立自由勋章雕塑,看到它,我们仿佛看到父亲的身影就在其中——这座长4米、宽3.2米的勋章,雕刻得那么庄严、神圣,它分明是由父亲和千千万万牺牲的烈士鲜血所铸成!

收藏文章

阅读数[1045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