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争鸣

文学,还是不“称王”为好

奚同发


  河南作家孙方友前不久不幸病逝,很快他被冠以“小小说之王”。在我看来,本着对逝者的尊重,对文学的神圣和敬畏,我们对其还是不称王为好。同时,也不要让孙方友先生逝去后被他人给“王”了却无言争辩。
  王是封建时代的说法,至于今日,显然只能延用其喻意。如果在某种文学体载称王,自然是在这个领域具备了某种统治地位或垄断地位。回顾历史,哪位作家在哪种体裁上具备这种能力?
  对一种文体的称王,无论是自谓,或是被“王”,均为不妥。如果有小小说之王,是否应该有长篇、中篇、短篇小说之王?或是散文王、诗歌王?这些文体诞生了多少个年头,与此相伴出现了多少文学大家,甚至巨匠,以笔者的孤陋寡闻,似乎尚没有谁垄断某领域称王,也没有哪位逝者被别人“给王”了。小小说这种提法才几年?至今国内还有微型小说、短小说、精短小说、掌上小说等多种提法与之不分伯仲,也就是说小小说至今还不能被广泛地、或是被学界认可为一种独立的文体,还需自我奋力向别人验明身手,却突然有人被称为这种文体之王,太说不过去了。即使被这种文体广泛学习和认可的日本作家星新一,或是有一大批中国写作者追随效仿的欧·亨利,既没有自称为王,也没有人称他们为王。
  文学作品可以分出高下,谁能保证他在某一种文体的写作可以走到极致,也就是把这种文体写到头,再没有人可以超越?谁能保证自己的作品都是王者风范?我想未必有人敢出来说,他能!既然不能达到极致,却称王称霸,封号与其人的定位就不对等了。况且,现如今你可能被王了,将来有人超越了你,再称什么王?那文学界不是成了王的海洋?只是,无论国内,还是国外,至今文体称王的说法鲜为人知。
  更何况,如果给一个作家封王,那么这个“王”由谁来封?谁有这个资格?显然要封别人,自己的地位肯定要更高,水准也要比那些王者更高。或许有些刊物自认为自己有这种资格,甚至提出来,小小说是由某一家刊物、某一个人规范起来的。这自然是可笑的事情。一种文体与一个人的关系显然不可能对等!一种文体至少由众多作家的参与,甚至一代又一代的作家前仆后继,多家刊物的参与方可成气候。而作为一本杂志,其实要借了作家才得以生存。如果以此而由一家杂志来给别人封王,首先是把自己弄得江湖黑社会老大似的,似乎动机令人质疑,居心尚存不良。
  在中国,一提称王,人们总会与称霸紧密相联。国内有些刊物想把文学弄成自己的江湖,于是不断地给一些作者封个什么称号之类,这很有些学习“封建”的意思。当然,把这些封号封给别人,自然有自己的目的,让那些被封者臣服,或被怀柔。而以文学而被封者,如果不表示出来臣服或卑躬屈服、感恩戴德,那么,边缘化你还是轻的,有些人可能被“封杀”。如果臣服,或许就因此而委屈了自己和文学,甚至牺牲人格。实际上,孙方友当年也被“封杀”过,是因为与某些刊物的主编文学观念不同。只是孙方友还是孙方友,小说怎能靠一家刊物?孙方友早都成了气候,又写长篇,又写中篇,小小说虽然写,也只是他写的一种体裁。
  好在,在前不久举办的孙方友追思会上,大家从认识孙方友的点点滴滴,谈到他的小说成长,最后一致认为他是“当代伟大的小小说作家”。这个提法,让人信服,至少是目前对孙方友文学价值的客观、公正地认定,从而否定了某些个人对于那种“小小说之王”的江湖提法。文学还是回到文学的本身。想来,孙先生如果在世,肯定也不一定愿意占这种山头。
  笔者建议文学界不仅现在不要为某作家封王,将来也不要封。历史将留下的是作品,作家靠作品说话,说其他,都没用。同时,笔者也建议那些还存有“封建”余孽意识的文学刊物,尽快从穿越中回到现实,把自己搁到现代的阳光下去晒晒!越快越好!

原载:《文学报》 2013年12月05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424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