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当代文学研究

边疆的目光——评韩子勇的文学评论

王玉
内容提要 韩子勇是新疆当代著名文艺评论家.韩子勇的文学评论给当代文学批评界提供了一道独特的“边疆的目光”.新疆的重要作家、作品几乎无一例外地受到他的文学评沦的观照.边缘的文化身份,使韩子勇对文化中心的热点作家和文学现象的评沦,更多了几分冷静和客观,少了一份“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限.韩子勇的评论文章是独特而深刻的,不仅有深刻洞察和哲理思考,也体现出作者良好的艺术直觉和感悟力;不仅提供了一种理论上的价值判断,也提供了艺术上的审美感受,散发出一种诗与思的魅力.韩子勇的文学评论走的是个性化的道路,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在西部文学研究方面有独到的观点和建树.但是,他的评论文章的特点也带来了某些美中不足,感性化的体验和直觉较多,而理论的概括、提升尚显薄弱.

韩子勇是新疆当代著名文艺评论家。在当代文学界,他的评论文章显得独特而深刻,他的评论文章不仅有深刻洞察和哲理思考,也体现出作者良好的艺术直觉和感悟力,散发出一种诗与思的魅力。目前韩子勇已出版散文随笔集《当代的耐心》,文学评论专著《西部:偏远省份的文学写作》①和评论集《边疆的目光》等。

韩子勇的文学评论给当代文学批评界提供了一道独特的“边疆的目光”。边远省份的文化语境使他能从局外对文化中心进行反省和观察,并获得一种少有的清醒和睿智的洞察力。他认为,无论古今中外,在文学发展的历史上,真正优秀的作品大多出自偏僻之地。沈从文的文学写作是在文化中心北京开始并走向辉煌的,但是他的灵魂从未离开过湘西风凰这个原始、偏远的小镇。时间和空间对文学写作并没有决定性作用,韩子勇认为个人的经验才是影响写作的最重要的因素。[1]

但是,在当今的传媒时代里,偏僻边疆的真正的含义是贫穷、落后、封闭,相对于沿海的繁荣、富裕、开放,文化中心天然地获得一种话语的霸权,它使边疆的文学写作被压抑、受到排斥,正在边缘化,这种经济上和文化上的不平衡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和剥夺了边疆的文学创作的发展。而且,对偏远省份的文学而言,文学批评的缺席,其话语权利受到更大程度的削弱,这一现实有意无意地掩盖了中国文学创作的真相。其实,在中心之外,在进不了他们(中心)视野的地方,已经诞生或正在诞生大量的优秀作家和优秀作品,韩子勇的评论无疑是在为西部文学立言。在韩子勇的文学评论中,新疆的重要作家、作品几乎无一例外地受到他的文学评论的观照。韩子勇在1991年和1998年分别对赵光鸣和董立勃的写作进行评价,之后也一直以评论的方式在关注、推动他们的创作。到了20世纪初,这两位作家才引起内地(文化中心)的普遍关注和认同。在《一地诗情——新疆青年诗人掠影》[2]这篇文章中,韩子勇对几位新疆重要的诗人作了印象式的评论。他的评论,使当代文学界认识了新疆维吾尔作家买买提明·吾守尔的小说世界。在另一篇文章《一个村庄的遗像》中,他评价“刘亮程是一个乡村哲学家”,因为刘亮程的散文“在一些最简单的物象上找到了抵达终极思考的方式”[2]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05年04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012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