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旧体文原创

《水云轩集•旧体文》(13篇)

张海鸥

目录

三峡行序

峡江女儿赋

送中文九六序

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摭名记

珠海校区五记:

若海记

隐湖记

岁月餐厅记

倚流园记

倚翠园记

东坡赤壁记

神农唱和集序

康乐园赋

暧昧与平庸

广州大学城建设碑碑文

三峡行序

夏月初炎,岁在戊寅。应道友论学之约赴江城武昌,书卷事毕,乃游峡江。同行有东南七老,京都三杰,沙湖五子,辽海遗贤,并潇湘二妃,岭表孤鸥等。风雨沧流,歌行巴蜀,老小无猜,男女无忌,山水之兴会皆同而诗酒之心思有异焉。

偶遇峡江少女好诗而学浅,心慧而色清,遂动骚人风雅之兴,为赋《竹枝》一篇。便引席间诸子“好色而不淫”、“发乎情止乎礼义”之论。此古圣前贤之旧说也,或有合于理而悖于情者,唯世俗人不可不然也。然戏言无伤风雅,文采不负风流。遂为《醉花阴》词一阕,《峡江女儿行》五首,又效宋玉之狂,漫为《峡江女儿赋》一篇,以识一时风情雅怀,聊奉今古一笑耳。唯闲情逸趣,难当鸿蒙情种之令誉;愚人秃笔,有负峡口佳人之清纯。

1998年6月

:行前得邱公世友教授教诲:诗文当有风怀。三峡行诸作遂尝试之。“峡江少女”,导游也,陶文鹏、沈家庄二教授尤喜之,惜同游仅半日,未及一释风怀。鸥之作,未知得二君心曲否?

峡江女儿赋

夫江山壮丽,助屈陶李杜之笔;佳人灵秀,动温李柳晏之情。自古文人流连诗酒,乃成千载文章;才子不避风情,殆有千秋佳话。

唯峡口佳人,年方二九,绝代风华。绰约其姿,修短其度,皓齿明眸,龙吟凤鸣。不施粉黛而三江丽人失颜色;不事华服而四海纨绔愧流俗。当其行步摇摇,凌波浪浪,巧笑明堂,神采盈盈,钟诗城往古之馥郁,毓夔川百代之清华。顾盼之间,诗情动而雅志随;颦笑之际,纯真露而色貌庄。朝不为行云而神怨,暮不为行雨而人悲。

千古峡江,唯此女子,赓陈王之洛水长歌,续陶令之十愿十悲。别情依依,燕人正思杨柳;去意惶惶,南冠肯效江郎。为赋者谁?水云轩主人岭表孤鸥也。

1998年6月

送中文九六序

夫大化驰轮,天也;俊乂代雄,人也。昔夫子劝学,叹后生之可畏,昌黎解惑,明道术不唯先。是以明明学府,恒有送迎之盛典;悠悠康园,长存华实之丰盈。然则逆旅过客,才子名媛,昆山采玉,沧海拾珠,匆匆来去,得无异乎?

中文九六诸子,十六省清彦,八十二贤良,淡泊相遭,际会于丙子初秋,豪猛相济,临岐于庚辰盛夏,迩来四逐流火矣。念东湖携手,惺亭醉月,寒窗劬劳,陋室折肱,志虽不一,各存高远。唯岁月无情,劳生有限,往昔既不可追,来日亦不可知。古人折杨柳、唱阳关者,正伤于此也。

虽然,庄生梦醒,方惊幻化之姿;范滂揽辔,正蓄澄清之志。卞和之璞,终有识者;卧龙之遇,唯待天时。故天有道则志士仁人各遂其想,天无道则高人达士自得其时。正所谓世路无穷,鲲雀各异。盖士之成败,任天而由己。斯苏子之论也,岂非旷百世而相感者耶?

往者李愿归盘谷,韩子壮其行而嘉其志,歌曰:“窈而深,廓其有容;缭而曲,如往而复。”噫!此非哲人之深致乎?矻矻求索者,栩栩高蹈者,其谁不然?吾于诸子,虽不敢妄比先贤,然师友手足之谊,别浦斜阳之意,独无所同然乎?

夫巴陵路险兮,仁者安之;洞庭水深兮,智者乐之。吾子勉乎哉!维年月日。

2000年6月

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摭名记

庚辰仲夏,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启用在即。长校者因其无名而求其有名,是始天地而母万物之意也①。于是陈君望南导夫先路,康园四士啸咏其后,临清流,履幽谷,践长洲,披林薮,访高贤,询隐逸。摭名于目前固皆踊跃,流播于久远其谁敢专?夫哲人窅窅者,梁公庆寅;史家凿凿者,陈公春声;政行赫赫者,赵公过渡;风人渺渺者,水云轩主人岭表孤鸥也。

夫中华之南有珠海,珠海之北有唐家湾。唐湾者,龙牙山三面环抱之川原也。其东临伶仃洋,珠江口,一望南海之无垠,旧时郡望唐氏,故名。中大珠海校区座落于此,方四千五百余亩,与广州之中大康乐园遥相呼应。中外庠序②之大者,鲜有其匹矣。

湾之中有大脚山,如天龙之足,踞岸临风,浑浑灏灏。登其山也,东望无涯之海,俯瞰四围之原,目力所穷,远山岚霭漠漠,廓其有容,深谷云雾迷迷,如往而复③。遂叹唐湾山原之阔大,非徒行半日而能及其三分之一者也。

或云开辟之初,有飞龙潜于湾,不知其千万祀矣。哲人疑之,意《易》之潜龙也④。在天而为雨,在地而为灵,其在是湾也,泽被万物,气通今古,旷万世以俟者,莫非文章之士乎?噫!视其龙牙山、骑龙地、龙潭坳、大小龙潭,咸以龙名。龙潭之畔有大石,昔有夫子濯缨焉。然夫子已逝,唯濯缨石千秋无语,徒令五子抚石而叹息⑤。龙潭上下,清流漱石,蜿蜒于涧者,蛰溪⑥也。

龙潭坳之北有榕荫谷,木欣欣以荣,泉涓涓而流⑦,史家雅好之而未能测其深也。但知蛰溪乃龙脉,榕溪乃慧弦,二溪出谷,汇为岁月河,盘桓于鹤汀凫渚、原隰巘沃之间。所经之处,相思林密,龙眼坡长,沁芳桥椰风屿邻次掩映,蒹葭坞凤尾浦递相环护,遂令风人陶醉,三陈长留之请。又深藏以自珍者,沕水⑧也,无为而自然者,汋湖 ⑨也,淡泊而容与者,隐湖⑩也,斯名媛才士潜心问学之佳胜。并涵塘廓落,荵塘厚朴,慧池谦惕,雪池醇至,衣带相连,摇曳生姿,经瀚林,穿若海11,绕星洲,终入于南溟。

自古地因人显,人以文名,是所谓人杰而地灵。昔孔子振铎,曲阜乃享千秋之众望;朱陆论道,鹅湖方启百代之哲思 [12]。举凡邺水朱华[13],兰亭蜀道 [14],杜曲韩江 [15],赤壁文武 [16],莫不如此。然则唐湾千载岑寂者,莫非唯望斯文乎?珠人择唐湾以筹大学,历春秋而不舍,莫非唯望斯文乎?然则无愧斯文者,岂非中山大学耶?

乃知造化无常而有缘,非其地不足以广其校,非其校不足以名其地。珠海中大之遇,千秋之遇也。夫水木清华 [17],京都大序;日月光华,复旦名庠 [18];望之俨然而温且厉 [19]者,则中山大学也。斯土斯文,相得益彰,是国人粤人珠人无量之功德,必彪炳青史而不朽。潜龙之飞,正在今世矣。

是故中大珠海,不负天时地利人和,康园唐湾,怡然以纳秋风学子。大脚山巅,册府 [20]路成,若海之滨,杏坛 [21]已葺。荔园、榕园,虚室以待兰蕙 [22];倚流村 [23]、醉霞村 [24],羊酒以犒先生。更芗林苑 [25]、唐林馆,扫径以接新知旧雨 [26],负笈轩[27]、明道阁、岁月亭、春秋榭等,皆展袂以迎益友良师。

呜呼!斯文不泯,唐湾亦必不复晦也。燕云张海鸥抠衣再拜记于公元二千年盛暑。

附厦门大学苏新春教授致海鸥书:

细读两篇大作,确感不凡之气度。《摭名记》古雅之气漾溢篇间,无有今人,彷如魏晋歌赋唐宋诗词再现。兄之于古文,不是学之习之,而是化为神气。……兄之磊落,兄之才华,于今乃成大气。校因人名,名校皆因先有名师,中大幸甚。2002.12.12


①《老子》第一章:“无名,天地始;有名,万物母”。

《孟子·滕文公上》:“庠者养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学则三代共之。”

韩愈《送李愿归盘谷序》:“窈而深,廓其有容;缭而曲,如往而复”。

《易·乾·文言》:“初九,曰:‘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

《孟子·离娄上》载〈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⑥《易·系辞下》:“龙蛇之蛰,以存身也”。

陶渊明《归去来辞》:“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

⑧沕(mì),潜藏貌。《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沕深潜以自珍。”沕水,即深藏之水。

⑨汋(yuè),水涌出貌。《庄子·田子方》:“夫水之于汋也,无为而才自然矣。”

⑩晋王康琚《反招隐诗》:“小隐隐陵薮,大隐隐朝市。”白居易《中隐》诗:“大隐住朝市,小隐入丘樊……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中隐又称朝隐,皆指受官职而不问政务,清闲而居。扬雄《法言·渊骞》:“或问:‘柳下惠非朝隐者欤?’。”

11若海,取意于《庄子·秋水》:“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岸渚崖之间不辨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若,海神。

12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五月,吕祖谦(婺学)、朱熹(闽学)、陆九渊、陆九龄(抚州心学)诸子在江西铅山鹅湖书院会晤,举行了为期十天的辩论。

13汉未曹操为魏王,定都于邺城,故址在今河北省临漳县西。邺水,即漳水;朱华,即荷花,又称芙蓉。

14兰亭,在会稽山阴县(今浙江省绍兴县)境内,晋王羲之曾邀当时名流雅集于此,并作《兰亭集序》。蜀道,秦岭间通连秦蜀之路,古代以险要著称,李白作《蜀道难》。

15杜甫《哀江头》:“杜陵野老吞声哭,春日潜行曲江曲。……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韩江,韩愈曾为潮州刺史,后人为纪念他,将当地的江改名韩江。

16长江赤壁有文、武之辨。南朝宋盛弘之《荆州记》:“浦圻县沿江一百里南岸名赤壁,周瑜……破魏武兵于乌林。”黄冈有赤鼻矶,山形如壁,色赤。苏轼游于此,作《赤壁赋》、《念奴骄·赤壁怀古》。

17晋谢混《游西池》:“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宋徐铉《唐故道门威仪玄博大师贞素先生王君之碑》:“有玄真观者……殿堂岑寂,水木清华,游焉息焉,以遂其好。”

18《尚书大传·虞夏传》:“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19《论语·子张》:“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20册府,亦作策府,古代帝王藏书之所。《晋书·葛洪传论》:“紬奇册府,总百代之遗编。”

21杏坛,相传为孔子讲学处。《庄子·渔父》:“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

22屈原《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后即以兰、蕙喻人才。

23苏轼《清远舟中寄耘老》:“门前车盖猎猎走,笑倚清流数鬓丝。”

24李商隐《花下醉》:“寻芳不觉醉流霞。”

25芗林,众木之林。芗,香也。南宋向子堙,隐居时自号芗林居士。

26清张集馨《道咸宦海见闻录》:“十年不踏软红尘土,旧雨新知,履舄交错,宴会几无虚夕。

27《晋书·王裒传》:“北海邴春,少立志操,寒苦自居,负笈游学。”笈,书箱。

·珠海校区五记·

若海记

河伯东来,汪洋向若,大小之辨,若不与焉。乃知天地无涯,人不可惑于得失;劳生有限,心不可累于长短。三千弱水,一瓢自适;苍茫若海,一粟何惭。

隐湖记

夫隐者,非大小之判,亦非林市之别。形异而神通者,宁静淡泊也。故无论穷达显晦,心如止水,学自进焉。是知古今高士,学隐为至。

岁月餐厅记

岁月者,天、地、人也。万象存灭,莫不由之。然则伶仃洋畔,岁月所待者何人?奈何历千万祀,乃有此厅?而餐者如流,孰能长餐岁月耶?唯餐为善。

倚流园记

昔孔子临流而叹逝,屈子临流而辨浊,至苏子乃笑倚清流而忘忧。乃知人于流水,贵得其意。夫流水者,宽容载物,厚德也;因物赋形,随缘也;昼夜不舍,进取也。水固如是,大学之道亦然:有容乃大,自强不息。故是园也,倚流而向若,淑士而彰贤,汇三千弱水,容四海学人,道德文章存传于斯而丕显于世。幸甚!

倚翠园记

翠者,生也。昔曹孟德临碣石,陶渊明归田园,谢灵运观池塘,皆因草木苍翠而成诵。盖草木有灵,万物生焉;草木有韵,诗人咏焉。宇宙虽大,非草木不足以成家园;山水虽永,非草木不足以成名胜。自古贤达悟道,得于翠者亦多焉:释迦致知于菩提树下,牛顿格物于苹果林前。乃知草木人文之合,天也。故名校名师,常倚翠园。

东坡赤壁记

公元二千零一年,岁逢辛巳,月在中秋,苏轼化鹤乘风九百年矣。黄人长念天贶之厚,乃合三节[1]以祀仙贤,延国士以兴庠序 [2],广杏坛以昌学术。遂使今世苏学各派,得享鹅湖朱陆之约,聚首东坡谪居故地。

唯瞻前顾后之思想,不限于厅堂斗室之切偲;古今中外之学问,亦在乎江山胜境之寻觅。况值佳节重叠,赤矶独立,承八方才俊之风雅,蒙一地缙绅之邀请,是所谓四美俱、二难并。且夫金谷、兰亭之后,士之俗念日厚,而雅兴渐薄,正须清风明月一洗凡尘。又恐苏子之后,赤壁岑寂,而文曲未谪,遂劳坡仙长思来者。是以靖忠大士携丹霞子,岭表孤鸥奉鹏慎荣翁,木斋子引瑞烈公,琳祥居士与彦郎 [3]导夫先路,月惊栖鸟之时,露下霜天之际,小舟轻桨,抠衣敬谒。虽无洞箫之雅,幸有清讴之乐。

孰料今之赤壁,江流已远,但余止水渊默;今夜之月,亦为浮云所遮,难酬望眼。徒令扁舟游子,仰观天地寥廓,叹浮云难久而可复,明月能圆而易缺;神游宇宙窅邈,知祸福常至而难料,世事多变而依然。且夫同享江山化育,流芳不朽者少;共沐三光普渡,身名俱灭者众。乃知荣辱斯人,天也;山水斯人,天也;然则千古斯人者,非天而何?

呜呼苏子,德尊而运蹇,道大而途穷,才高而命舛。此古今道德文章之士常所难免者也!虽然,犹不能困苏子之灵台于长久者,以其通达于天地生灵变化之理也,以其超然于物我得失祸福之境也,以其独立于俗生世事纷争之外也。大哉苏子!方蛇鼠隳突于前,固不能无惊于偶然;而祸患常加于己,却能安之若夙昔。是其造化天赐也,非谤议所能损,亦非风雨所能蚀也。故其生平际遇,谪州则州名,遇人则人显,退则江湖生色,进则魏阙增光。而无论进退,道艺文章皆能千古,令人额手而谢上苍惠爱斯民之深也。

盖江山万古,必待名士乃成佳胜,是遇也。至于人际,岂不然乎?

苏子长已矣,江流亦非故道,沧海桑田之变,恍如瞬间。而江月悠悠,众生芸芸,闲如苏子者几人?又闲于吾子者几人?遂叹何处无江月?何处无众生?然千秋万岁之间,五湖四海之内,能乘扁舟以溯流光,追古人以启来者,长歌击桨,笑倚清流,通达今古,乐而忘忧者,鲜矣。

燕云张海鸥恭逢其乐,不敢私享,乃为记。唯年月日。


[1]是岁中秋节、国庆节、黄冈东坡赤壁文化节同日。

[2]黄冈师院特聘当今三十学者为客座教授。

[3]中国人民大学朱靖华及夫人刘彩霞、中国社会科学院刘扬忠及夫人郑丹、中山大学张海鸥、四川大学邱俊鹏、北京大学周先慎、中华书局刘尚荣、吉林大学王洪、西北大学薛瑞生、四川大学张志烈、黄冈赤壁管理处王琳祥、黄冈师院于彦君。

北京大学周先慎教授复海鸥书:

大作拜读过了,不但非常高兴,而且十分惊异于你的文学悟性和古文功力。文章写得很好,提不出太多的意见。题目似可考虑改为《东坡赤壁泛舟记》,因为月下泛舟是主要内容,也是大家最惬意和印象最深的。泛舟中虽无箫声相伴,却有你们的歌唱和诗歌吟诵,也是极富情韵的,似亦可略述一笔。文中多有人生感悟,我能深切体会得到,想你定能如坡公一样旷达超脱。另,与你同舟的,好像是我和尚荣、俊鹏两位先生,是否是我记忆有误?定稿后,请再发来。顺颂文安!

人民大学朱靖华教授书云:“《东坡赤壁记》乃继东坡公《赤壁赋》之后一大杰作也”。

赤壁管理处王琳祥书云:“苏公赤壁二赋一词后数百年间无此佳篇,良可叹也!某非溢美之辞,因有关赤壁的文章,自古到今,不才已搜而成集,自信不为虚言。

暧昧与平庸

世多暧昧,皆因平庸。盖众生芸芸,庸人居多,而众生碌碌,势利相迫,非暧昧不足以掩其庸碌,非暧昧不可以庇其势利也。是以才不足而欲望盛者,皆尚暧昧——暧昧其言行以伺机遇,暧昧其好恶以存势利。尤当弱肉强食之际,暧昧尚不足以趋强凌弱,则必假以虚伪,斯李林甫辈之本色也。

大才则不然,“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此大贤范仲淹之论也。盖才德兼备之士,多尚坦荡正直,喜以肝胆相照,如楚之屈原、唐之魏徵,宋之范仲淹,今之胡耀邦者,其生则精彩纷呈,其死亦天悲云泣。唯露才扬己之士,必遭妒忌,故恒多磨难,因有屈大夫《离骚》之忧,嵇中散《广陵》之叹。

虽然,大才亦不因此而掩其天赋。盖天遣大才,乃世之所需也,如李太白之天马行空,苏东坡之笑倚清流,周树人之冷对千夫,闻一多之拍案赴义。且夫世事之变,必待大才张扬其进步;文明之道,必待大才奋发其昌明。譬如近世中山之孙逸仙者,素性坦荡率直,是非分明,敢说敢做敢当,领袖群雄推翻帝制,人皆敬爱之。乃知人有大才,则无须暧昧;人有大德,则无须隐晦。天赐大才,必委以大任,其人则必率性张扬,呈才任气,不辞艰险,不避困苦,拯时救世,排忧解难。此天意也,亦文明与正义之所必须也。

通观古今,庸者众而大才鲜,庸人易安而大才易折,故世多暧昧,此亦世道人情之常态也。然则世人并非不爱大才之坦荡真率,盖庸者以之期人,而不敢自期也。且夫大才者,当其风云际会之时,人或妒之毁之甚且害之;而一旦英才陨落,则无论庸者碌者,人人皆敬之爱之誉之,举世惜其才念其德,青史载其事流其芳。且夫细审妒害大才之人,亦不过大才近侧之势利相干者也。若夫远人,则无争无妒,唯敬爱矣。故古人有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信哉斯言!

唯大才则不然,明乎利而超脱之,明乎义而执着之,是舍生而取义也。其生为义来,死为义往,正大光明,至清无隐,何平庸者所可知也!呜呼!庸人暧昧,殊可悲也!英才磊落,世所待也。

2003年春寒有怀

神农唱和集序

秦岭终,神农立;巴山尽,江水平。乃有千古夷陵,扼峡据险,带水衣山,草木盛而人文久,神灵异而圣贤永。念自盘古开辟,混沌初分;夏禹治水,江河始畅;屈子罹忧,忠贞遗烈;宋玉悲秋,风雅流馨;更有野人出没于幽谷,丽女沐浴于香溪。连峰绝壑,林深县古,曲水通江,民情厚朴。遂令古往今来寻幽探胜者,采风考异者,岁月相踵。

又逢国家始昌,建功立业,乃以大坝横江,飞桥跨谷,断长峡以蓄平湖,控远水而广电力,此皆利民强国之意也,然则得无远忧耶?遍观人间万事,兴发易而恒久难,唯蜀人所筑都江之堰,因水势而利导,历百代而弥新。国人深祈葛洲、三峡之坝,千秋永固。

于是珞珈学人乃邀四海文士,开坛武昌,论道天水,切磋琢磨于黄鹤楼头,行游跋涉于神农山水,观木鱼篝火,访昭君故里,拜百草祭坛,瞻千秋杉树,攀板壁苍岩,溯香溪玉水,登了望塔,过彩虹桥,探木客洞,沐黄昏雨,访野人而未遇,踵屈子而未殇,魂销于风景垭,情伤于一线天,有玉人招手,无墙上风流,频因美景留清照,偶伴佳人踏碧丛,遥望龙洞瀑布,神往宋洛山水,黄陵古庙,遥钦武侯懿范,双塔长桥,附瞰新坝初容。

中有翰林陶公文鹏大士,性爱山水,雅好吟哦,七步成章,一日三咏,遂令风人骚客,各展长才,一饭未毕,数诗已成,想金谷兰亭,齐宫梁苑,元白唱和,苏黄赠酬,华夏千古风流,不过如此。由是乃解稼轩翁“恨古人不见吾”之意也。但不知江河万古长流,今人亦复如古人否?燕云子尝闻潮人吴承学论文章千古之事,乃略叙一时风雅,以伺来者。公元二千三年,岁逢癸未,月近中秋,燕云张海鸥序。

康乐园赋

南朝宋元嘉十载(公元433年),文帝逐康乐公谢灵运于广州,旋“诏于广州行弃市刑”。公晋室贵胄,大名士,创山水诗。以晋亡入宋,而不合于刘氏,乃流连于浙东旷野明沙、池塘春草之间,终飘零于岭南。今珠江南岸康乐园者,或即康乐公之禁所。然则康乐公违刘之罪,其千秋之罪耶?其一时之罪耶?盖沧海桑田之间,王朝易代之际,是非功罪之论,因时而变也。唯康乐园林,岑寂千载始逢时运,大学于是兴焉。惜人文之兴,草木渐废。鸥每念及此,良多感慨,因赋曰:

江山胜境,因人而名;是非功过,因时而异。是遇也!若夫马岗山水,康园草木,涵英蕴华,已历千祀。方其元古之时,飘渺天姿,扶疏地秀,佳木遮天,清泉涌地,长短之鱼,优游于大小湖泊,黄白之鸟,飞翔于茂林修竹。后人迹渐至,渔樵江渚,不知王朝之兴替,不染市廛之尘俗。天下之士,青史之笔,皆不知广州城南,大泽之中,有此胜境。

忽然天意眷顾,贶谪名士,从此村称康乐,丘名马岗。云山欹侧,媲美金谷;珠水襟带,犹胜兰亭。是知山水自在,得士而名;草木自生,得士而荣。此千秋之遇也。

其后名士殒殁,康园岑寂,一千五百年间,隐处南荒,知之者不过一地土人耳。且土人但知鸡犬之声、鱼鸢之影,而不知康乐何谓也。

又时来运至,大学兴焉,风云际会,名师聚焉。百年之间,钟公荣光初董其校,陈公序经礼聘其师,孙公中山丕显其名。于是名士归心,名校归属,康乐华园,人文荟萃,四海内外,咸尊此校矣。

盖地之显晦,一如人事——但遇耳。夫遇者,天时地利人和,此圣贤之论也。

遂叹千载园林,百年学府,荣枯相继者,草木也;熙熙攘攘者,众生也;薪传火续者,文明也;日积月累而大浪淘沙者,青史也。

昔夫子临流而叹逝,此固千秋之叹也,然则康乐园中,昼夜而逝者,其岁月耶?人文耶?抑或草木耶?又忆屈子行吟泽畔,激扬清浊,揄揶醉醒,此固千秋之辨也,然则康乐园中,清则濯缨,浊则濯足,醉而乐,醒而忧者,其才耶?其不才耶?抑或才与不才之间者耶?又念苏子舟游赤壁,因清风明月而悟变与不变之理。此固千秋之悟也,然则康乐园中,变与不变者,其人文耶?抑或草木耶?而逝与不逝,变与不变,其天意耶?抑或人事耶?且夫天意人事之与夺,草木人文之变迁,众生贤愚与文明顺逆,是非功过之间,孰辨孰论耶?

不知康园月色,今夕依旧否?亦不知马岗海棠,今岁仍在否?

2003.10.20

广州大学城建设纪念碑碑文

2005.7.31

千古珠江,临海为网,羊城东拓,绿岛先旸[1]。公元二千四年秋,大学城开学于小谷围岛,千间广厦美轮美奂,岭南名校风云际会。文明摇篮,名师至焉;未来希望,学子聚焉。铎韵钦钦[2],解人民之渴望;人才济济,应社会之急需。此粤穗政府教育兴邦之伟业,中国现代大学发展之缩影,议成五载,工施千日,奇迹初创,新城方启。念自天地开辟,川流而今,杏坛传薪续火[3],庠序[4]因时制宜,未有如斯城之大且美,利且惠者,此既科技人文会通成化[5]之所可能,亦强国富民与时俱进之所必需也,是孟子所谓天时地利人和[6]也。

所谓天时,非天非神,盖于知识经济暨全球化时代,吾国吾省市领袖集团审时度势之英明决策也。决策昭而文明豁,自古而然。至于人和,如政庶通达,百业协谐,劳心者殚思竭虑,劳力者汗血盐车[7],万众一心,筚路蓝缕,含辛茹苦,日夜劬劳。此皆可歌可泣之无尚功德,永著青史!

夫海纳百川,有容乃大[8]。大则万象兴焉。大学聚而为城,则可集约运作,资源共享。加之科学融汇,生态裕毓[9],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园区化,有限化为无限[10],众妙荟萃,相得益彰,人类梦幻之旅[11],又添新驿。此大学史暨城市史之里程碑,前无古人,后启来者,领先时代,垂范未来,举世之利,千秋之功。享之者,岂一时一地之民哉!

自此江流环护之绿岛,蔚然岭海明珠;云树掩映之学府,伟哉教育名城。汇先进文化,容四海学人,格物致知[12],传道而授业;滋兰树蕙[13],淑士而彰贤[14]。春华秋实,如往而复;灯影书声,岁月相从。道德文章存传于兹而丕显于世[15],俊杰贤良作育于斯而脱颖于时。人皆期之与水木清华[16],日月光华,竞相彪炳[17]于世界名校之林。小谷围清佳山水,葳蕤[18]草木,难隐其秀矣。赞曰:

集学为城.廓其有容[19].春风化雨.作育精英.斯文馥郁.科学繁荣.大学之道,载丰载雍[20].



[1] 旸:日出。《尚书·洪范》“曰雨曰旸”。先旸,地处城东而先接日出,喻领先之意。

[2] 铎:大铃。《周礼·夏官·大司马》“群司马振铎。”

[3] 杏坛:相传为孔子讲学处,后人用之代指教台。《庄子·渔父》:“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

[4] 庠序:学校之古称。《孟子·滕文公上》:“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

[5] 会合变通,化成文教。《易·系辞上》:“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

[6] 《孟子·公孙丑下》:“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7] 《战国策·楚策》“骥之齿至矣,服盐车而上太行,蹄申膝折,……白汗交流……”

[8] 林则徐诗:“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9] 裕:富饶宽容。《诗·小雅·角弓》绰绰有裕。《国语·周语》布施优裕。毓:滋生养育。《周礼·地官·大司徒》以毓草本。

[10] 蒙琦云:为后人留下无限发展空间,是大学城建设理念之一。

[11] 闻李岚清题曰“梦之旅”。

[12] 《礼记·大学》“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

[13] 屈原《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喻培养人才。

[14] 淑:美好、善良。淑士:使士美善。彰贤:彰显贤才。

[15] 丕:大。《尚书·大禹谟》:“嘉乃丕绩。”

[16] “水木清华“,指清华大学。“日月光华”:指复旦大学。《尚书大传·虞夏传》:“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17] 彪炳:文采焕发。钟嵘《诗品》“文体相辉,彪炳可玩。”

[18] 葳蕤:草木茂盛。张九龄《感遇》“兰叶春葳蕤”。

[19] 廓其有容。韩愈《送李愿归盘谷序》:“窈而深,廓其有容;缭而曲,如往而复”。

[20] 载:开始。《诗·大雅·皇矣》“载锡之光。”郑笺:“载,始也。”丰雍:美好和谐。


收藏文章

阅读数[1076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