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名家诗词

《水云轩集•旧体诗》(69首)

张海鸥

目录

七 律·伤逝

呈刘庆云前辈

赠崔铭

金陵赵君维江

马伊里

南园八博士雅集

士博师赐《金婚自述》步韵敬贺

留别复旦诸子

与吴彭二学兄把酒诗

陈兄立君并谢惠书

1998年6月三峡行诗8首

竹枝词

峡江女儿行五首

三峡行题赠与扬忠大兄合照

三峡行题文鹏学兄大照

诸城初识周裕锴兄赠别

密州行赠孙民大兄

戊寅岁末寄友人5首

赠雷汉卿

答诸葛忆兵

赠湖北大学五博士

赠刘焕阳

送别苏新春君江萍伉俪离穗赴厦门大学执教

君建华师弟

康乐园初赠简锦松教授

贺沙马新婚

贺茂军海沙喜得淑女

赠立刚

将进酒

维江醉趣

文鹏兄惠赠忆峡江同游诗谨步韵

庚辰春沪上行赠温泽远师弟

感遇三首

谒余靖墓

醉时歌

无题

黄州行闻邱俊老言朱靖华与刘彩霞前辈佳话因敬呈

黄州行

清远席间赠陈炜湛先生

述怀

康园夫子艳歌行

九寨行

珠江夜游

羊年元日步韵答裕锴

游神农架步诸公韵

银川怀古用诸公韵

潮州行

记梦赠梅师妹

庾岭行(排律)

初到湘南

樱林席上步石川先生韵

读莫砺锋《浮生琐忆》

在樱林诗社遵岳堂社长命题之作4首

春江晚景

芳山花雨

墟里炊烟

越州怀古

客思

樱花行

樱梅辨

留别诗三首

留别石川诗老

留别后藤淳一师弟

秋山归兴兼别樱林诸诗长

秋风红叶行

风雨高雄

刘卫林学兄赐清诗谨依韵奉和

******************************************************************

七 律·伤逝

1995年5月1日,河北师大中文系七七级同学毕业十三载首次聚会,吾未与。因念孙君一文兄仙逝,乃以此诗遥寄诸同窗。

常忆兰亭慕右军,流觞曲水会诗魂。雪泥鸿爪十年梦,浩志哀情半世尘。

白发齐生偏有种,浮生谑浪岂无心?它年醉罢归来客,冢上秋风又几人?

呈刘庆云前辈

白云一片一飘然,阅尽浮生事万千。襄城雅遇潇湘子,杨浦歌吟许忘年。

注:1995年5月初,先生率游杨浦大桥,一路歌吟谈笑,风度灿然,其诗有“乘风我欲振霓裳,袖取白云一片向潇湘”佳句。

赠崔铭

崔子东来坐寒窗,负笈茹苦溯流光。校园无歌徒寂寞,幽兰赏罢忆潇湘。

注:1995年冬日识崔铭于复旦南园。铭,潇湘才女,不俗人,执教于益阳师专,访学于水照师门下(后从师读博),通音律,会作曲,能吟古调,并善新歌,声尤悦耳。学术之余,亦作散文。余尝赌其《无歌的校园》,因有此作。

金陵赵君维江

华年暗换不自伤,苦中作乐岁月长。却把沧桑无限事,频向寒窗醉杜康。

注:乙亥岁寒得维江诗,意颇超然,尾句乃击壤体:“有情人世无情水,飞雪年年打前窗。常慕庄生梦蝶事,但求心静体安康。”乃以此诗奉复。

马伊里

伊里潮头问浦江,骅骝意远路何长?存念深深今日语,他年把酒话同窗。

注:马伊里,申城人,甲午年生,从政略有成,复旦同修日语者,1996年6月日语班试毕。

南园八博士雅集

江分南北路虽殊,入海何须论异途。闻道师门方叹若,结缘复旦又惊苏。

相知且尽杯中酒,抵掌同析案上书。却忆南园今日事,他年万里寄冰壶。

丙子仲夏

士博师与师母七十华诞赐《金婚自述》诗试步其韵敬贺

世路蹉跎一笑过,庄蝶梦醒认南柯。无疆王母承天命,有法维摩驻逝波。

金婚岁月从心度,华诞诗章率意活。始信沧桑原有道,名媛才士总婆娑。

丙子金秋于复旦南园

附士博师《金婚自述》:

岁月风霜转眼过,金婚回首梦南柯。生同日月身同命,陆多荆棘水多波。

漏屋欲倾劳独撑,涸鱼垂老赖呴活。且喜人间为正道,勉扶衰病舞婆娑。

留别复旦诸子

扁舟从此向西江,满把清樽醉一场。诸子南园情厚重,孤鸥岭海意微茫。

浦江漫漫青春短,庾岭悠悠世路长。歌罢君今日去,雪泥鸿爪任沧桑。

丁丑六月于复旦园

与吴、彭二学兄把酒

学缘复旦乐新知,康乐华园共切偲。文采风流君先占,鸡窗象管我最迟。

渊明醉却三余日,居易陶然大隐诗。莫道贤达终寂寞,雪泥鸿爪总相宜。

丁丑盛夏于五羊新城

陈兄立君并谢惠书

从来燕赵有奇人,墨色书香识立君。始信新知缘古道,风人雅士总倾心。

戊寅早春于石家庄

·1998年6月三峡行诗8首·

竹枝词

半树琼枝半树花,峡江女儿出谁家?风情万古诗城路,却向何人叹岁华!

峡江女儿行

其一(引):白帝城中花满枝,峡江女儿态最痴。不知少陵非刺史,笑对游人说杜诗。

其二(春):一处江山一处春,峡江女儿怯问君:君为千古江山客,谁是襄王梦里人?

其三(夏):一段巫山一段云,峡江女儿思纷纷:船行万里君归去,奉节年年望夔门。

其四(秋):秋水盈盈望江涛,峡江女儿自清高。此心已随飞鸿去,白雪阳春满碧霄。

其五(冬):山高月小露华浓,峡江女儿泪朦胧。心香一瓣情无限,谁作峡江女儿行?

三峡行题赠与扬忠大兄合照

船载扬忠数欲沉,峡江戏水肯天真。归程一片西江月,相逢一度一开心。

三峡行题文鹏学兄大照

世路蹉跎最是君,灼灼慧眼识纷纭。此行不负峡江月,奉节长歌大雅存。

诸城初识周裕锴兄赠别

九仙山未老,与君论前贤。神交千古事,心会正超然。

君言三昧妙,揖手愧谈禅。君诗我清赏,我诗君未嫌。

问学乐同道,望尘君贤。人生虽如梦,知己亦欣然。

推心置君腹,倾盖意气怜。匆匆三日夜,悠悠此世缘。

相逢方恨晚,夜语兴未阑。长亭别东武,执手对秋山。

来年共看月,岭海望巴山。

戊寅秋于密州中国第十次苏轼学术研讨会上

密州行赠孙民大兄

当年初识君,宽厚最宜人。谦谦君子意,仁爱长者心。

文章如辽海,道德如春云。儒林夸高古,令我爱且尊。

平顶山头树,大庾岭外云。十载长相忆,雅梦频遇君。

惠我东坡赋,赐我书画文。感君不相忘,更羡学术新。

古城密州路,欣然又见君。风度更清妙,学识更传神。

晤谈如悟道,风采更迷人。戏我红绿衣,夸我小官人。

巍巍大学长,霭霭兄弟亲。唯恨相见少,才聚又纷纷。

不知此别后,何处又论文?

戊寅秋于密州中国第十次苏轼学术研讨会上

附孙民《戏赠海鸥弟》:“与君久未遇,今见目当刮。红绿二衫艳,笑谈少女花。倜傥小官人,下笔如走蛇。令我最心佩,学进德更佳”。

·戊寅岁末寄友人五首·

赠雷汉卿

雷汉卿吕肖奂伉俪,复旦二博士也,先后入川大执教

雷汉当年入剑门,孤鸿飘渺正伤神。如今双燕差池处,笑把沧桑入酒樽。

答诸葛忆兵

诸葛兄书云:“闻海鸥与维江得于羊城时谋一醉,颇神往。”

康乐华园岁月深,江鸥谋醉少伊人。劝君莫恋京城柳,岭表来年共酒樽。

赠湖北大学五博士

沙湖五子意从容,黄鹤楼头雅志盈。未必词学分先后,薪传火续古今情。

赠刘焕阳

诸城识焕阳,高情古韵长。人物夸清俊,才学甲一方。

与我神交久,执手话衷肠。相知乐同道,会意共举觞。

今夕辞旧岁,飞鸿入我窗。岭海盈虚月,烟岛梦微茫。

山水分南北,兄弟无域疆。乾坤今古道,知此无相忘。

注:刘焕阳执教于烟台师院

送别苏新春君江萍伉俪离穗赴厦门大学执教

浪屿萍踪又一春,苏家自古出学人。长歌诸子惜别处,汉语从今入厦门。

注:新春兄执教于广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十三年,研究现代汉语,成果赫赫,被广州市政府评为“十大中青年优秀社会科学家”。新春与余至交多年,共创“广州市语言文学学会”。

君建华师弟

己卯三月赴韶关大学讲课,同门陈建华执教于此

吾爱儒雅士,陈子最真纯。风华瑶山古,意气曲江深。

复旦高情爽,南园斗室温。春深醉杨柳,秋水送伊人。

师门同论道,岭表共传薪。潘娘殷殷酒,夫子切切心。

红颜感知己,流水乐清音。韶关今古路,风期兄弟亲。

学坛发豪猛,醉眼识纷纭。淡泊共看月,盈虚常举樽。

************

康乐园初赠简锦松教授

两岸中山大学第三次中国文学学术研讨会于1999年9月2日在广州中大举行。高雄简教授锦先生提交《杜诗“赤甲白盐”之现地研究》云:杜甫所言赤甲山实乃今白帝山西北之子阳山,而杜甫所言白盐山则是今称赤甲山者。今所谓白盐山,在唐无名。盖自南宋范成大前后,即误认杜甫之“白盐”为“赤甲”,而以夔门南面之山为“白盐山”矣,相延至今。简子与鸥同年,皆治唐宋文学,好酒贪诗亦同,故以此相赠。

中山两骅骐,康园初切偲。相遭泊与澹,快饮豪猛姿。

君探白盐苦,我惊赤甲移。诗城吊诗圣,东屯复瀼西。

遂纠千家谬,重解杜公诗。我爱儒雅士,倾盖乐新知。

日月潭边宿,紫荆花下栖。神交唐与宋,临岐意转迷。

他日高雄路,载酒访白衣。

贺沙马新婚

张海沙马茂军二博士,渭川先生松林弟子也,昔既同窗,今复同枕席矣。

葩经盈手羞开卷,淡泊相遭渭水徊。挂榻长封缘我闭,蓬门欣扫为君开。

卓文识曲情归马,钟子知琴意属偲。中圣千杯夸酒鬼,太玄扬子贺婚来。

己卯中秋于暨南大学明湖席上

注:韩愈《进学解》:“《诗》正而葩”。韩愈《送高闲上人序》:“泊与淡相遭,颓堕委糜。”苏轼《送还参寥师》:“颓然寄淡泊,谁与发豪猛?”《后汉书·徐稚传》:“陈蕃为太守,在郡不接宾客,唯稚来,特设一榻,去则悬之。”杜甫《客至》:“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卓王孙有女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与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君窃从户窥之,心悦而好之,恐不得当也。既罢,相如乃使人重赐君侍者通殷勤。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与驰归成都,家居徒四壁立。”《列子·汤问》:“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诗·齐风·卢令》:“其人美且偲”(cai)。中圣:醉酒,典出《三国志·魏志·徐邈传》。酒鬼:潇湘名酒,与茅台比价,沙、马二博士珍藏曰:此酒须待魏中林张海鸥俱在且有诗方得开饮。扬雄(公元前53—公元18),蜀人,晚于司马相如(前179—前117),曾仿《易经》作《太玄》。

贺茂军海沙喜得淑女

庚辰秋,二博士喜得淑女,海沙曰:“海鸥兄可赐小女诗否?”余欣然从命,唯尚未得酒。

苍梧帝子降人寰,清皖骅骐驻玉山。一世情缘生渭北,千秋柳絮舞江南。

已凭意醉胡笳曲,又任心怜漱玉泉。始信浮生皆故事,仙凡异代总如前。

赠立刚

己卯冬罗立刚师弟惠赠新著《宋元之际的哲学与文学》,以诗谢之

王门大将罗立刚,半壁江山一杆枪。搅动国学四海水,华章百万小辉煌。

注:立刚乃王门第七位博士,吾尝戏以大隋朝第七条好汉罗成喻之。屈指算来,立刚年方而立,著述已逾百万字。

将 进 酒

敬贺蔡厚示刘庆云二前辈喜结千禧姻缘

君不见,古来才子慕佳人,蒹葭白露思纷纷;君不见,旷世名媛常寂寞,黄昏把酒菊英落。陈王长歌洛水滨,陶潜十愿皆悲辛。文姬飘泊胡雁哀,道蕴空怀咏絮才。芙蓉女儿情殇后,痴情公子抛红豆。红豆年年发新枝,人间岁岁叹情痴。高山流水知音渺,天长地迥人易老。雨中独立叹落花,双飞燕子栖谁家?岁月久,情难葆;秦晋缘,百年少。鼓浪屿下比目鱼,洞庭湖上鸳鸯鸟。无情岁月有情人,谁解夕阳无限好?

潇湘帝子意沉吟,绛帐清歌淑且真。曾经青春美珞珈①,东湖击水趁年华。天谪才女惊黄鹤,帝遣诗魂匹樱花。坎坷岭表春树温,蹉跎湘潭日暮云②。匆匆岁月逝,款款锦心存。也曾乘风振霓裳,袖取塞外白云向潇湘③。也曾峡口屡回眸,一任巫山雨打扶弦手④。杨浦桥头临风立,后生不先生意。唯教东风迷醉眼,笑倚清流数鬓丝⑤。

闽水东流夫子真,诗心不泯童心存。金陵无限伤怀事,琼岛椰风诉犹新⑥。未名湖畔群贤聚,学际天人薪火续⑦。中有明明蔡中郎,才思汩汩谪仙赏。华章健笔江山助,天南海北歌行爽。谈笑灵风起碧空,风流儒雅尊蔡公。三清龙虎烟霞子,信水因君不肯东⑧。天上露,陌上尘,野鹤悠悠度,红颜赧赧匀⑨。从心岁月又逢春,云雨襄王梦里寻。

武夷云从容,苍梧月朦胧。扁舟万里烟波路,湘资沅醴入洞庭。君不见,梧桐连理年年新,弄玉萧郎岁岁神。君不见,白发难苍清夫子,红尘不老俏佳人。何仙姑,吕洞宾,开圣酿,举金樽。有缘千里近,无俗万事真。南国红豆好,皇天又作婚。与君歌一曲,曲短情意深。岭表孤鸥将进酒,芭诗开卷贺良辰。

晚辈张海鸥持奉于己卯岁寒

注:①武汉大学乃先生母校。②先生曾供职岭表,又执教潇湘。③先生蒙古草原诗云:“乘风我欲振霓裳,袖取塞外白云一片向潇湘。”④先生三峡《醉花荫》词云:“风急下夔门,不定阴晴,雨打扶弦手。”“峡口屡回眸,如此烟霞,重见还能否?”⑤戊寅暮春,先生至沪,尝携余等游扬浦大桥。⑥海南会议之余,先生忆其少年金陵初恋,闻者皆动容,有嘘唏涕泗流者。⑦五十年代初,先生与余业师王士博先生同在北大文艺学研究班。该班人才济济,后多为名学者。⑧先生上饶诗云:“信水西流不肯东。”并携余同游三清山。⑨先生年逾古稀,鹤发童颜,诗兴悠扬,有晋宋人风致。

附武汉大学中文系李中华与鸥书云:“《将进酒》乃真性情之什,风华旖旎之思,摇卷舒荡之美,皆有佳致。诗坛性情之作阙之久矣,不意复睹于今”。

维江醉趣

赵人维江负笈燕原、陇西、秦淮。执教暨南,未期年乃有三醉趣:醉康乐园而迷路,醉石牌酒家戏群芳,醉黑天鹅酒楼不付账。

维江性高古,风流雅韵长。白眼看世事,青眼恋壶觞。

负笈万里路,辛酸历历尝。醉眠太行雪,渴饮陇头霜。

秦淮风月好,岭表野花香。一醉迷归路,二醉戏群芳。

三醉不付账,拂衣入洞房。低唱金元曲,娇拥小周娘。

丛台佳酿美,百忧不足伤。名园问学隐,醉眼正微茫。

2000.4.1于沪上席间

文鹏兄惠赠忆峡江同游诗谨步韵

曾携小凤戏沧流,红伞清歌木兰舟。神女高唐频入梦,峡江鹏起顾痴鸥。

2000.4.1于沪上席间

附陶文鹏《黄浦江畔忽忆前年小三峡放舟占一绝赠海鸥兄》:“风雨狂歌遏激流,浪翻轻筏笑推舟。苍鹰黄鹤惊翘首,高江急峡一孤鸥。”

庚辰春沪上行赠温泽远师弟

2000年4月沪上会议,3日晚,王门弟子聚会燕饮,泽远善歌,因忆同窗事乃作此。

温公廊庙具,气宇最轩昂。辽海青春好,申城岁月忙。

小白长红女,飘作澳洲香。青浦年年柳,长亭岁岁霜。

浩荡孤鸿志,江畔独彷徨。幸有数编书,夜夜慰衷肠。

南园旦复旦,师友觞复觞。论道常写意,清歌总绕梁。

苏州觅书苦,饥渴坐路旁。大言今古事,小店乞清汤。

心富乾坤大,囊羞雅趣长。沧桑惜日月,我辈重文章。

人间忽如梦,樽酒细细尝。且将千种意,聊寄《小白杨》。

感遇三首

当时一念作学人,未许清贫夺此心。唯乐杏坛尊学隐,也凭栀酒细论文。

前贤偃蹇康园路,后进蹉跎岭海魂。拟把鄙俗浑抛却,无奈清宵入梦频。

清夜无端又引觞,徘徊吊影叹悲凉。含羞苟且充无赖,忍诟求全为稻粱。

世路幽幽天作怪,归程历历辱频尝。未成芳意情已惫,不肯灵台变心香。

日月光华道义存,孤舟援手久铭心。清庠俯首传薪火,浮世潜心远秽尘。

三径无心陶令隐,四贤有志雪泥馨。从来学术通达事,未必冠猴也作真。

2000秋寒

谒余靖墓

庚辰初冬赴韶关纪念余靖诞辰千年学术研讨会

衰周兴秦穆,始余出渭原。汉唐居八闽,五季复西迁。

岭表江山秀,文曲降庾关。瑶岭风华古,曲江士气端。

浈武矜才隽,丹霞育大贤。天水尊文士,希古壮朝班。

仁庙夸国士,朝野美四贤。穆穆清司谏,恂恂右正言。

忠直匡世运,至语动朝端。两黜三番起,通人不自嫌。

谋猷裨帝右,从容辽夏间。持节方靖北,平虏又经南。

英声晏两广,岭海复肃然。文韬兼武略,安道亦安边。

尚书殒中道,忠襄耀人寰。臣节四十载,芳泽万古传。

武溪馨卷帙,风采蔚韶关。

2000.11.29

醉 时 歌

庚辰岁末与康宝成郭德茂二学长清饮于唐家湾夫子楼,德茂兄得“座中颜色谁最好”句,因成此歌以识一时雅事。

唐湾夫子楼,不见清歌舒红袖;徽州古井酒,风人雅士重聚首。楼前漂渺零丁洋,百粤江流古韵长;开辟山川兴庠序,国士从来重文章。中原名士康宝成,曾经杯水溅中庭;祖述前贤宗古圣,学通西土与东瀛常将岁月酬书卷,每为苍生问不平。持螯把酒风吹帽,玉箸银盘金错刀。座中颜色谁最好?天水豪门郭德茂;西寻东觅徘徊久,拣尽寒枝孤鸿缈;大才小用寻常事,琴书寄傲自清高。燕云季子张海鸥,忝随席末数风流;时凭美酒横青眼,学隐康园乐自由;杏坛滔滔说诗赋,心仪马秦两少游。珠江口,龙牙山,烂漫斯文古道宽;南海从今多博士,明经解惑薪火传。

附周裕锴致鸥书云:“歌行气韵沉雄,所写三位豪杰之士,英姿飒爽,跃然纸上,令人顿起结交之想。‘每为苍生问不平’,当今学术体制下之士人,骨颓神靡,几人能有此等境界?……不知何日方能与岭南佳士对酒吟诗,醉酣高楼”。

无 题

常道人间有不平,依然惊叹此横行。总是清晨惊噩梦,无缘静夜享朦胧。

虽知泽薮猖卑鼠,岂信沧溟泯大鹏。寄傲琴书存远趣,文人自古尚清名。

2001.7

黄州行闻邱俊老言朱靖华与刘彩霞前辈佳话因敬呈

潇湘帝子客京华,斑竹清歌韵最佳。有情才士横青眼,无力淑媛卧锦纱。

红颜共许终身托,白首同怜百岁花。莫道人间都是梦,双痴朱子醉流霞。

注:2001年中秋节,应黄冈师院邀请,赴黄州参加“纪念苏轼逝世九百周年学术研讨会”。邱俊鹏前辈言及朱靖华教授与夫人刘彩霞结缘于“文革大串联”途次。彩霞,湘女也。双痴:朱靖老痴心于苏轼研究,痴情于彩霞女士。

黄州行

苏仙化鹤去,倏忽九百秋。辛巳合双节,余日访黄州。

蜀水连湘鄂,楚尾当吴头。玉露从容月,金风澹荡秋。

庠序延国士,张子忝其后。金桂西山栗,绿蚁枝江酒。

杏坛传薪火,扣桨放清讴。细赏黄梅戏,轻握霜尼手。

长车谒祖寺,焚香卜去留。祖师嗔我顽,灵台自悠悠。

忽悟东坡老,三昧在心头。回看木斋子,赤身亦海游。

高谈斜倚树,拂衣漱清流。虽云坟典重,名士自风流。

2001.10.2于黄冈市黄梅县

清远席间赠陈炜湛先生

吴山楚水常熟笔,日月光华复旦陈。江南布衣传薪火,容商弟子待学人。

2001.10

述 怀

独立苍茫夜未阑,缓凭疏影认流年。曾经塞北轻弹剑,未料江南细悟禅。

白发无情偏有种,青春有意却无缘。蹇驴长路休频忆,且共清流倚醉眠。

2002.3.1

康园夫子艳歌行

水云子亲闻夫子忆情事,特识于壬午夏月

昨夜紫荆发新枝,康园夫子咏葩诗。无端梦入芙蓉浦,乍起东风吹绉池。尘世久叹风怀渺,又见弟子影从师。已惯流年无再少,孰料人生自是有情痴。

回首浮生六十年,艰难苦恨总联绵;中年痛洒安仁泪,情殇沧海与巫山。唯将赤诚育桃李,不辞积劳衰病卧杏坛。弟子络驿怜病榻,中有一人泪如泉,玉颜花貌名金凤,愿续鸳梦许忘年。

鸳梦固怡心,夫子却沉吟:执教四十载,循循儒道醇。微生岂敢师生恋,十载尚忆结发衾。家徒四壁唯书卷,闲云孤鹤最天真。况我白发纷如雪,忍误怀馨垂袖人。

康园春色温,金凤夜叩门:夫子之言虽大道,何妨才子遇佳人。道德文章重知已,饮食男女贵真纯。君不见,雎鸠关关榕树颠,兔丝女萝久缠绵。君不见,名士自古轻名教,花落花开任自然。天恩切切君须会,莫负齐眉举案缘。

此情此意动心扉,执子之手入鸾纬。休道秋风生渭水,洞房缱绻春又回。春又回,竞芳菲,日日诗书送落晖。恩爱欢情逐岁月,马岗顶上燕双飞。燕双飞,绕翠薇,无奈天意忽变又生悲:蓬莱方觉失仙子,帝遣巫阳召凤归。

来如春雨去流星,康园夫子泪朦胧,虽知此别终难免,毕竟人间未了情。君今乘鹤翩翩去,谁顾哀哀寂寞鸿?从此落花人独立,秋风夜雨听梧桐。长羡天上云,长慕海上风,若得此身随君去,愿作白云愿作风。

九寨行

壬午夏南京会间,张伯伟教授戏言己卯九寨游曹教授之“艳遇”,燕云子闻而记之

是谁千古恋高原,诗魂飘渺九寨湾。天贶灵秀淑九寨,芳林丽水育红颜。是谁祖辈居九寨,眠山宿水红尘外。却教红尘代代人,魂牵梦绕寻九寨。千里万里九寨行,行行沐浴九寨风。九寨风情染霜月,月华如水照长亭。

长亭路,人如故,年年杨柳折,依依情何诉?清风曹郎九寨旅,邂逅氛氲九寨女,知音见赏不辞晚,婉啭为君歌一曲。一曲清歌太妖娆,便引诗心上碧霄。彩袖殷殷青棵酒,红颜赧赧执君手。君不见,雪域娇莲冰玉心,一片忠贞待甘霖。君不见,汉藏姻缘古来有,月华千里人长久。君今长车入青霭,归时哈达持相待,愿君驻足谒阿母,莫劳红烛冷光彩。

曹郎闻此意踟蹰,万千心事如跳珠,红粉知己固难遇,无奈此身久已夫。人世往往叹情痴,恨不相逢未娶时。此生负你千行泪,心香岂敢盼佳期。

盼佳期,意迷离,红颜倚树泪漪漪,过尽千车皆不是,月落日出身不移。心诚终有报,望中郎车到。泪眼问车车未语,长笛一声车已去。聚散原来只如此,杜鹃啼血凝夜紫。海水未枯石未烂,人间几见双飞燕?落花微雨人独立,伤情泪洒罗衣湿。唯将哈达系川原,川原萦徊阒无言。哈达随风化白云,从此相念不相闻。

九寨白云变苍狗,残月倦倚风前柳。谁见依依折柳人,忍断寒塘丝丝藕。车中君子频回首,问世间何事能长久?车中君子深深叹,叹古今艳遇多易散。车中君子轻声唱,唯将高原一曲怀青藏。举目川原一座座山,山山感此泪潺潺。深山虎啸蛟龙吟,梦幻自古难成真。此心可待三光鉴,天荒地老忆红巾。多情未必长斯守,人生最重是真纯。

附南京大学张伯伟复鸥书云:“大作拜读再三,此诗人自道胸怀,非词家代人立言。体有新旧,情无二致。加之音节流转如弹丸,读来琅琅上口,不觉成诵。至佩。伯伟敬上于2002.11.27

珠江夜游

壬午冬夜与陶文鹏、吴承学、赵维江、岳珍教授舟游珠江,又漫步二沙岛,饮茶望江楼,论及文章千古事,岭表孤鸥遂记之。

穗城无霜雪,冬夜作春游。岸古参差树,江深长短洲。

弦歌萦绿岛,星海带沧流。陶公翰林士,南行作遨头。

清编天下文,谈笑鬼神愁。一杯谢台阁,江山处处讴。

吴子文章秀,学名四海修,谦谦君子意,霭霭骨气遒。

康园尊大隐,国士乐同俦。赵郡邯郸子,燕云岭表鸥,

巴蜀岳家珍,相从望江楼。华灯纷七彩,良夜二沙头。

临水品佳茗,清香齿颊留。纵谈今古事,雅兴渐悠悠。

红袖悄然换,参横斗转牛。相约银川会,共赏塞上秋。

2002.11.26

羊年元日步韵答裕锴

落花流水频惊梦,无奈长墙更短墙。秋尽才经霜变雪,春来又见马成羊

他乡人暖梅方好,此地风寒夜未央。已惯微生常落魄,唯因知己乐壶觞

附裕锴原诗:浮生懵懂随流水,新历惊看已换墙。难向塞垣追失马,且从歧路觅亡羊。日沉瀛海岁云暮,星灿中天夜未央。万里朋侪知我意,遥斟北斗共飞觞。

游神农架步诸公韵

崔嵬板壁主神农,老树香溪百草风。青鸟临流歌元古,红鹃立日映苍穹。

野人窥火黄昏后,巫女行云晓雾中。说罢襄王梦里事,楚天暮雨洗千峰。

2003.8

银川怀古用诸公韵

大漠霜秋冷夏山,长河依旧带沙盘。边风又落潇潇雨,塞鸟还飞漠漠田。

几处军魂萦细柳?何时线画暗苍岩?贺兰多少兴亡事,雁过无痕月在天。

2003.9

潮州行

燕云子久闻潮州山水清嘉、人文悠久,地灵人杰,民情淳至,今始成游,深然之,乃作二十韵,唯不足以称其万一也。

韩子迁谪地,千载厚人文。会通方成化1,遗泽被斯民。

鳄渡秋风爽2,开元寺院深3。湘子桥树老,文公祠墨殷。

枫溪荟众艺4,入眼叹纷纭。谪宦沉船渺5,贤达修葺存6。

书院7千年古,学府8百岁新。韩江秀其貌,韩山慧其神。

杏坛传薪火,春风作育人。家家亲翰墨,诗书礼乐淳。

彬彬文与质,桃李馥芳馨。文曲千年别,重来降饶门。

选堂9承天运,大才旷世尊。学惊天下士,艺绝四海伦。

里人频额手,焚香谢天恩。复有风华子,学术夸吴陈10。

承学康乐士,平原未名人。文章称国手,清流据要津。

宗风代代业,文华岁岁勋。俊杰遍寰宇,举世敬潮人。

2003.10

注:1、《易·系辞上》有“圣人……观其会通”语,此指南北文化融会贯通,教化黎民。2、韩愈刺潮祭鳄,潮人乃修祭鳄台,镌《鳄鱼文》于碑亭。台临韩江古渡,潮人昵称“鳄渡秋风”。3、唐玄宗开元26年,潮州建开元寺,历代修葺,至今香火旺盛,菩提荫蔽。4、潮人多才艺,琴棋书画摄影陶瓷建筑等等,皆臻佳境。5、相传唐相李德裕谪岭南,船行至潮,遇鳄而沉。6、潮州自唐宋以来,多有建筑,至今古迹满城。7、宋元祐五年(1090)潮州知州王涤始建韩文公祠,又称书院。8、1903年清廷新政新教,改韩山书院为惠潮嘉师范学堂。9、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誉满世界,在诸多领域均有极高造诣,潮人深以为荣。10、潮州代有名人,薪传火续。新一代学者陈平原、吴承学二博士曾同窗于中山大学,后分别执教于北京大学、中山大学,学术成就显著,为潮州增添新的光荣。

记梦赠梅师妹

忆昔负笈日,白雪认红梅。春城高树下,西风黄叶飞。

郭师怜商隐,王师山谷才。寒窗温李杜,清夜酌新醅。

相携万里路,最忆是峨眉。倏忽十九载,秋霜岁月催。

京华无倦客,岭表孤鸥颓。故人忽入梦,遗我五色杯。

惝恍松江酒,迷离妆镜台。华清池上柳,白山雪皑皑。

沧浪千秋事,今古一徘徊。馥郁悄然逝,花雾尚萦怀。

2003.11.17

庾岭行(排律)

霜天庾岭春还远,急切寒梅次第开。百姓珠玑长短巷,千秋关塞浅深苔。

夫人庙里怀馨烈,风雨亭中忆圣才。村野苍颜矜善祐,朝堂谪宦幸劫灰。

浮生得失真如电,尘世悲欢恍若雷。席上青衿常寂寂,山头白雪又皑皑。

东坡树下知际遇,六祖祠前悟从来。远客抠衣循古道,长思贤相几时回。

2003.11.30

初到湘南

日本东海大学在神奈川县,校本部在湘南秦野市,余所居国际友好会馆,四围环山,西望富士山白雪皑皑。馆之侧有弘法山、浅间山等。时当岁末,有白雪而无樱花,树木多已落叶,枝干扶疏,与中国广东之四季常青异趣。然亦不乏常绿树木点缀其间,颇显生意。枫叶虽多已飘零,亦间有丹、黄之色坚守枝头,点染岛国之冬。唯客子情怀挥之不去也。

浅间山头木叶稀,天寒岁晚意迷离。湘南难认乡关雪,秦野徒看鹊踏枝。

虽有青衿长入梦,却无红叶偶题诗。深宵独饮天涯外,默对繁星数故知。

自古东瀛通汉土,澄泓襟带共桑麻。高僧有道频浮海,居士无心偶弄槎。

立雪枫林怜有叶,临风玉树惜无葩。遥钦富士千秋雪,一半云天入晚霞。

2003.12.23

樱林席上步石川先生韵

2003.12.25晚应邀赴东京樱林诗社雅集

羊年将去又迎猴,赖有三光是处周。诗会从来尊耆宿,岳堂长健不言休。

注:岳堂是石川忠久先生室号。石川诗云:平成十六岁当猴,迎得干支第七周。辛苦尝来身尚健,壮心郁勃几时休?(岳堂诗长以此诗约定猴年第七周为下一次的聚会日)。

读莫砺锋《浮生琐忆》

浮生若可问因缘,莫子如何忒沛颠。酷世焉知怜玉质,嚣时怎解重高贤。

书生苦浸琼溪水,人子情殷白下山。幸得天道酬勤善,学林清誉五车传。

2004.2.5

·在樱林诗社遵岳堂社长命题之作4首·

春江晚景

秦野春江何处循?扶桑把酒问风人。广陵岁岁矜月夜,长岛年年诩樱晨。

日暮红颜频念远,春深游子总思亲。浮生已半知天命,且驾扁舟寄客身。

芳山花雨

樱花暮雨洗芳山,远客初来睹玉颜。秀色盈盈淑海国,香魂脉脉美人寰。

无情流水年年去,有意春风岁岁还。际会湘南原有约,闲看庭月又弯弯。

墟里炊烟

秦野人家暮霭中,小桥花树倚春风。清溪偶见和服女,驿馆频听季节鸿。

几处炊烟萦往事,何时菊酒访陶公。笑谈魏晋沧桑事,墟里依然草木丰。

越州怀古

越王殿里久徘徊,往事依稀一壁开。勾践卧薪长衔苦,夫差沉梦总贪杯。

十年陈酿忽成血,一夜清歌骤变哀。远客临风寻旧迹,千秋恩怨俱尘埃。

注:越州即会稽,今绍兴。有越王殿,殿内白壁组画演绎越王故事。

客思

2004春在秦野

蓬莱常惹梦欹猗,枕上东瀛任远思。醉倚清风寻客影,醒随明月觅乡诗。

黄鸡白发君休唱,碧水青山我正痴。折得馨香遥寄意,扶桑也是报春时。

樱花行

2004春在秦野会馆效《玉树后庭花》《春江花月夜》体

君不见长岛年年美琼樱,春来处处溢樱酲。新妆络绎承天赐,艳质联翩舞后庭。君不见,一树樱娇可倾国,树树樱凝可倾城。粉蕾如腮羞少女,雪葩如玉绽壶冰。素面仙风清到骨,无尘无隐自高情。遂令举国人如醉,露艳香浓尽寻樱。和服玉女声娇细,长剑雄男慎横行。鹿儿岛上开琼宴,札幌城中舞娉婷,上野园中人掬玉,京都阙下士含英。暗香脉脉随流水,疏影盈盈逐新晴。传语四海怜樱者,把酒临风听我樱花行。

樱花美艳春风倚,美人脂粉郁芳芷。不知人面与樱花,落雁沉鱼孰能已。却问楚汉咸阳客,衣锦何须还乡里?又问燕赵风华子,男儿何必衣冠紫?此生此地一观樱,清怀澹荡俗心已。樱脸樱唇漾樱氛,樱林樱士携樱姊。武士争雄文士狂,妖姬倾倒红颜子。红颜自古最痴情,芙蓉女儿为情死。绛姝弱质犹葬花,神瑛惜玉酬知己。世人但解爱樱花,谁止樱魂委流水。可怜天下有情人,几时执得长生蕊?

樱魂零落苦难久,月夜春江樱浦口。雨中独立惜樱人,伤情饮尽樱花酒。樱魂飘渺知何处,随风随水随晨帚。抛家傍路萍踪碎,不若寒塘枝枝藕。寻郎愿凭风万里,又恐樱色难持久。记得去年赏樱时,玉色天香盈君手。樱花四月芳菲尽,玉人折尽门前柳。待得樱花却来时,莫教白云变苍狗。君看庭中一树樱,寻遍天涯何处有?

樱花月影印苍苔,倦客天涯久徘徊。春深孤馆叹孤旅,穗上佳人懒画眉。湘南虽有樱花艳,苦无素手共衔杯。西园数遍樱千树,馨香怎致君袖怀?芳华入土还生树,青春一去不复来。君不见,秦野樱林长短材,弘法大师几度栽?吾妻山上缘何发,浅见溪头为底开?君不见,樱林树树皆连理,樱樱相顾委尘埃;鸳鸯同戏樱花水,听风听雨总相隈。

樱花开复落,无苦亦无乐。荣枯皆随分,来日还同昨。长伴富士千秋雪,惯看林下闲庭鹤。风暖欣然生,雨打怡然落。不恋枝头势,不染市廛浊。倏忽来去俱无言,不争华庭与沟壑。来如蓝天一片云,去似夜空一灼烁。任尔天真烂漫女,采于芳枝弃于陌。纵得千秋一知己,不负人间寻常约。樱怀自古无怨艾,樱色从容唯淡泊。临岐寄语爱樱人,随意花间年年酌。

樱梅辨

久闻日本樱花,客里早春梅放,竟以树树皆樱,遂作《樱花行》八百余言。忽闻樱季未至,颇自笑。顾李太白作《蜀道难》、《梦游天姥》诸歌,亦未见之也。

燕云远客访东瀛,初见梅花便作樱。顾影怜容驰想像,临风把酒纵歌行。

一番挥洒方存意,几度吟哦已忘形。始悟诗心原有道,传神得趣亦真诚。

留别诗三首

红叶时节,樱林诗社雅集,岳堂社长命题有《秋山归兴》,鸥访日归期恰近,乃有惜别之意。

留别石川诗老

东瀛举国尊诗老,远客双松拜岳堂。仰首高山循古道,汤汤秋水忆汪洋。

注:石川忠久先生是二松学舍大学校长,故云双松。

留别后藤淳一师弟

八年两度共师门,学分诗缘乐并存。若得年年逢此会,樱花红叶醉清樽。

注:鸥与后藤君同学于浦江半肖居门下,今又学诗于樱林岳堂门前,幸甚!

秋山归兴兼别樱林诸诗长

乘槎披雪访扶桑,幸会樱林雅韵长。归路依依频返顾,秋山一半带斜阳。

注:鸥于诗社幸识水出和明、崛口育男、神川、中岛爱、川边雄大诸诗友。

秋风红叶行

客里逢暖秋,十月将尽,而枫叶未红,遂畅想之。

君不见秋风起兮枫叶红,霜天远影又归鸿。客子临风孑然立,落叶纷披叹飘蓬。君不见天寒酒冷无红袖,词客独怜红叶瘦。秋池水涨风敲竹,孤灯夜雨听滴漏。漏断天明乌鸦号,海东红日逐波涛。征帆隐隐水云际,雁阵秋声又相高。何来浪子舞长刀?何来墨客弄狼毫?何来溪畔飘潇女,为谁浣洗任劬劳?

遥看山头积雪白,落叶无边迷阡陌。箫声断续蝉声稀,枫叶如丹醉行客。馆旁大山名丹泽,山中飘渺多魂魄。弘法大师神清肃,端坐千秋传经策。晨昏络绎焚香客,执着叩破茫茫额。却看海月生残夜,凡夫怎解乾坤坼。又看高高富士山,何时焚尽俗生厄。人来人去无留迹,唯有枫林照水依然红赫赫。

枫叶逢秋自在红,我执红叶叹匆匆。人生难如红叶永,岁去年来无始终。千林万木郁葱葱,雾绕云环默默峰,静观世事悠悠变,物换星移总从容。忽忆步兵卧枫林,湛湛长江动歌吟,穷达荣辱浑常事,名士风怀万古歆。又忆风流杜司勋,停车爱晚意气殷,扬州梦醒十年酒,又醉霜叶卧白云。最感李杜情恻恻,落魄犹恐枫林黑,祸福虽然不可测,但祈明月千里长照诗人好颜色,高山流水固怡心,故人入梦更难得。

天外长怀故园秋,踏雪怜枫怎解愁?频将卮酒销残梦,又恐枫残客子眸。玉人万里盼归舟,问君何事苦淹留?君不见岁月无涯人生短,时光难复鬓边秋。君不见志在四海好男儿,逢秋亦解忆妆楼;拔山盖世楚霸王,犹恋虞姬半面羞。樱花红叶虽然好,怎解闺中寂寞秋?念此归心忽似箭,且将书卷一囊收。中夜徘徊枫树林,缓拾红叶写清讴。弘法山前深稽首,且任白云红叶栩栩凌风载归鸥。

2004深秋作于湘南

风雨高雄

赴台湾参加第四届东方诗话学研讨会,醉兄屡命赋诗,因急就
论剑高雄久梦期,初来风雨意纷披。佛光山寺天香驻,净土云师大法持。

炎夏宗风丕两岸,江河雅韵入一卮。会通远水方成化,诗话学人好切偲。

注:高雄有宝剑开辟之传说。初至高雄风雨大作。会议驻佛光山,乃台湾名刹。白乐天有“天香桂子落纷纷”句,言佛地。星云大师开佛光山寺,倡“人间净土”理想。

刘卫林学兄赐清诗谨依韵奉和

诗心文趣雅然同,又接清芬古刹逢。树绿花红倾盖处,华章宏论见心胸。

2005.6.5于台湾高雄佛光山寺

附刘卫林《拜读海鸥兄赐诗有感谨呈拙句供清哂》:

昔年论学与君同,此日天南喜再逢。拜读鸿文开耳目,更聆清唱洗襟胸。

收藏文章

阅读数[1451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