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名家诗词

《水云轩集•词》(32首)

张海鸥

目录

贺新郎·悼张志新

贺新凉·负笈吉大

江城子·悼胡耀邦

满庭芳·负笈复旦

八声甘州·寄内

鹧鸪天·记梦

汉宫春·寄内

诉衷情·赠张晶(四十五字格)

太常引·寿舅父花甲

望海潮·呈业师王水照先生

水调歌头·初职中大

八声甘州·送别崔君建社兄远迁新西兰

醉花阴·夔门戏语

望江南·密州

醉花阴并序

水调歌头·钟振振先生惠词

念奴娇·寄周裕锴

八声甘州·和维江落花词

千秋岁·赠吴勇

念奴娇·赤壁怀古(用苏轼韵)

琼林第一枝·寿苏寰中先生七十华诞

八声甘州·效乐章体寄内

雪梅香·客里逢春效稼轩体

洞仙歌·寿邱公世友教授八十华诞

虞美人·寿曾公扬华教授七十华诞

六州歌头·谒稼轩别业

扬州慢·谒稼轩别业

女冠子·效韦庄体并用其韵

八声甘州·两岸中大同道相聚感怀

多丽·五十有感

临江仙·康祺药厂厂歌

水龙吟·依张七胡马韵略写送迎之意

水调歌头·送周勇远迁澳洲

贺新郎·悼张志新

一部千秋史,写不尽,民族脊骨,悲歌壮举。又是中华英烈女,血染辽东大地。丰碑矗,斯民心里。毕竟新松高千尺,陷囹圄,犹唱红梅曲。英雄气,吞天地。

奇冤最使人心碎。怒评章,天上人间,千秋功罪。恨不生吞贼子肉,看取黑心烂肺。祭忠骨,声声血泪。五岳三山皆掩泣,流不尽,九江八河水。日月明,忠魂慰。

1980年于河北师大,平生第一次填词,不知旧韵及入声字。此后二十年间皆用新韵

贺新凉·负笈吉大

北国秋无限。正西风,云涵落照,故园天远。览尽白杨枝千索,芳草萋萋魂断。细认取,天边孤雁。不道晚凉生怀袖,却难寻,别浦蝉声怨。游子意,为谁倦?

文辞未遂浮生半。不堪言,千秋儒子,眼前书卷。南北君同此际,徒向寒窗兴叹。但俯首,男儿肝胆。幸有冰心托骏骨,醉扶疏,笑抚冯谖剑。问世路,几千万?

198510月于吉林大学

江城子·悼胡耀邦

哀民十亿痛相随。悼英魂,泪如催。忠直一世,此际黯然归。磊落平生知憾事,风范永,令德巍。 中华多难盼腾飞。正蹉跎,望君回。大业维艰,君后可托谁?埋骨青山留正气,功赫赫,月同辉。

1989年5月于广州大学

满庭芳·负笈复旦

岁月蹉跎,沧桑世事,西风衰草斜阳。负笈游子,寂寥对寒窗。天教衣冠人物,斯文尽,扫地堪伤!凭谁问:儒生自古,忧患半书香。

凄凉!千里外,佳人独坐,细数流光。望断云中雁,疑是归航。欲效古人狂饮,却无奈,搜遍空囊。漫写尽千秋酒字,权当是醉乡。

1995岁末复旦南园十博士雅集作

八声甘州·寄内

笑痴儿未悟鬓已秋,飘零苦作舟。伴千年书卷,孤灯夜夜,岁月如流。却问浮生浪迹,此意几时休?又是东风绿,春在枝头。 忍踏芳红满地,惜年年青草,谁解淹留?折馨香盈袖,远路致无由。算春光应知人意,携此风、月夜叩妆楼。无须道,天涯游子,邈渺离愁。

1996春于复旦南园

鹧鸪天·记梦

沪上秋深夜雨绵,寒儒孤雁忆流年。落花池畔婆娑柳,邂逅桥头泣血缘。 啼鸟恨,顾无言。鸡窗梦醒锦衾寒。无端锦瑟今何处?醉把心殇细细弹。

1996年深秋寒夜梦断南园

汉宫春·寄内

长忆当年,共中秋明月,醉识芳容。寒枝阅尽冰雪,驻我孤鸿。艰辛世路,最难能,君意从容。十四载,燕原岭表,等闲琴瑟融融。 今岁秋风沪上,问蓴羹鲈脍,何处归程?拟向东篱把酒,小释衷情。菊英深处,怎寻得,人瘦词工?频梦断,婵娟万里,西楼月色盈盈。

1996年中秋于复旦南园

诉衷情·赠张晶(四十五字格)

当时一念误师缘,追步慕君贤。常闻天赋才具,三剑客,动学坛。 尊学长,沐宗风,意相怜。心期十载,复旦相知,最忆南园。

1996年仲秋于复旦南园

注:余与晶本科皆1977级,余在河北师大,晶在吉林大学。毕业时皆报考吉大王士博等教授之硕士生,临考前,余因一念之差而放弃考试。两年后考入士博师门下,晶已获硕士学位矣,未得相识。后十余年间,信函往来。1975年秋风起时,晶亦负笈复旦,始相见如故人。“三剑客”:古代文学界称吾之同门三学长韩经太、张晶、肖瑞峰为“吉大三剑客”。

太常引·寿舅父花甲

大舅父刘起性喜古诗词,记诵颇多,亦喜自作诗词,又懂中医。居黑龙江丹东地区,自称丹江遗老。1997年初春寿花甲,余作此词寄贺。

闲人塞外未得闲,坎坷间,花甲年。好酒又贪诗,得李杜苏辛真传。 一杯千寿,问公何日,炼取老君丹?醉眼笑人寰,算谁是丹江遗贤?

望海潮·呈业师王水照先生

余负笈东游已历三夏,论文答辩在即,完稿之夜难眠,意颇感慨。

王门学业,心仪廿载,愚年不惑从游。张子东来,倾心向若,投师夫复何求?孺子沐清流。恨从公晚矣,岁月难留。仰首高山,拼将雅志寄书楼。 长江日夜东流,有师恩似月,照我扁舟。最忆南园,师恩似酒,滴滴点点心头。复旦几春秋。信师恩似水,厚德悠悠。懿范宗风,长携岭海一孤鸥。

1997年初夏夜谨识于水云轩

注:在复旦读书时,逢教师节、新年,乃与同窗齐聚师门致贺,贺卡依次有“师恩似酒”、“师恩似月”、“师恩似水”云云。师尝笑曰:“似水好!似水好!”

水调歌头·初职中大

榕树阅今古,珠水绕名园。钟灵毓秀此地,风雨七十年。曾记鼎足中国,三大名城名校,岭表数中山。人物一时盛,光彩康乐园。 忆序经,思寅恪,叹流年。大钟楼下,抠衣踏月访前贤。紫荆花开花落,学子年来年去,世事几悲欢。灯影书香里,卮酒话薪传。

1997年初冬于康乐园陈寅恪故居前

注:1997年获博士学位,自7月始执教于中山大学中文系。

八声甘州·送别崔君建社兄远迁新西兰

君底事渡重洋?中年又漂流。忆初出河洛,风华季子,爱上层楼。萍水潇湘素女,云雨梦沙洲。岭表盈虚月,落帽春秋。 最念悠悠穗上,与相知把酒,意气方遒。算孜孜矻矻,谁解此淹留?想今番孤鸿南去,笑谈中、恩怨且休休!惜别处,纵红酥手,难挽离舟。

1997岁寒于广州

注:君建社,英语硕士,洛阳人,余执教广州大学之同事,忽于1997年移民新西兰。其妻吴素萍,与君大学同窗于长沙,修法语者。

醉花阴·夔门戏语

1998年初夏三峡行用前辈刘先生韵

楚水巴山云出岫,涛怒长江吼。峡口俏佳人,三过夔门,一见红酥手。 风流云散人归后,念新知如旧。执手泪凝眸。别意凄凄,低问君知否?

刘庆云先生《醉花阴》原词:

峭拔青峦连远岫,九曲飞湍吼。风急下夔门,不定阴晴,雨打扶舷手。 窥人神女云岚后,似多情依旧。峡口屡回眸,如此烟霞,重见还能否?

望江南·密州

1998年秋中国第十次苏轼学术研讨会在密州(今名诸城,又自称龙城),用东坡超然台词韵

秋才半,淇畔月初斜。千载超然台下路,龙魂总佑密城花。龙脉润千家。 勤寻访,思古意咨嗟。骑鹤前贤人已去,长留薪火与新茶,莫负好年华。

注:密州今名诸城市,当地人又称龙城。

醉花阴并序

己卯春暮,康乐园兴篮球赛事。中文诸子不甘文弱,乃以苍劲之旅迎战少壮八强。领军者,弱女也。其女不唯人物清俊,才情蕴藉,且风度淑懿从容,温婉宜人。不知球而善助球兴,不强人而人自随之。其于赛事也,胜则欢欣鼓舞,率真毕见;败亦心静如水,宽语慰人。杯水微笑之间,遂振七尺男儿豪猛争先之气。于是三军用命,勇折季春之桂;将士凯旋,沉醉紫荆华园。是有学府名媛举觞不矜歌酒,岭海风人援笔竞赋词章。鸥虽不敏,忝列席末;才虽愚钝,兴会亦同。乃效秦七笔法,戏为醉词,聊供樽前一灿也。

莺乱榕深春已瘦,绿重红难久。枫叶俏临枝,婉转芳菲,醉引红酥手。 荆园夜饮人归后,倚碧窗依旧。梦断忆南枝,夜色盈盈,风动池边柳。

水调歌头·答钟振振先生惠词

钟振振先生赐维江词,末有“盟鸥”美意,谨步韵拜谢

白下帝都久,今古俊人游。秦淮吟醉风月,散淡作书囚。朱雀桥边残照,虎踞山头歌酒,天地一樽收。门内拜圭老,祖述雅人犹。

蒋山长,扬子碧,驻风流。词林千载评事,青眼爱全牛。情系东山梅子,神会西昆芳润,壮岁意方遒。风义兼师友,水调慰江鸥。

1999年岁末于康乐园

注:先生有《东山词》校注、《宋词纪事汇评》(待出版)等大著,作旧体诗词喜用典故。

附钟振振《水调歌头》

维江学弟之博士论文《金元词研究》版行在即,喜为之赋。

燕赵悲歌士,吴楚壮年游。随园三见秋月,窥户笑书囚。沉浸风骚辞赋,含咀苏辛李杜,百宝一囊收。自有论文体,迥不与人犹。

溯金元、析派别、数源流。庖丁游刃肯綮,应手解全牛。能识遗山风概,能赏幽兰天籁,词倡北宗遒。破壁龙飞去,岭海更盟鸥。

注:张海鸥君,复旦大学王水照先生门下之高弟也,少与维江同砚席,情逾手足,维江就余攻读博士学位,海鸥实为之介。维江卒业时海鸥先已执教于广州中山大学矣。其应聘暨南,海鸥亦荐之。故末句云云。

赵维江《水调歌头》

拙作《金元词论稿》索序于业师,先生特赐《水调》一阕。实愧词中所誉。然其关爱情、殷殷意,感于肺腑也。金陵攻博,一波三折,小舟未覆,全赖吾师之鼎力。三年间,先生为师为兄,道德文章,悉心传我,每念此情,中肠顿热,难已感怀。于此谨步先生韵,略表心迹。

烟雨江南客,寻梦独漂游。钟山高树堪倚,月下作诗囚。长记随园曲径,追步学描疏影,花落恨难收。远别恩师去,长揖再夷犹。

赋秦淮,传古意,述风流。东山骚雅谁似?翰苑乘青牛。千日馨咳亲炙,万里情思难阻,潮卷海风遒。岭表家何在?载酒又盟鸥。

念奴娇·寄周裕锴

2000年仲秋读裕锴十八年前于赤壁次东坡韵之作,有感于“况我青青发”之豪情,并叹时不我予。亦步东坡韵并寄。

百年如寄,叹浮生、醉眼几多人物?道义风怀,常漫对,寂寂书斋四壁。荣辱穷通,俗生恩怨,不过风吹雪。鸥盟清忆,笑谈雄鬼人杰。

辜负年少光阴,天真虚掷,飞羽何时发。梦里依稀犹记取,渔火江天明灭。堪恨中年,长歌短引,白了额边髮。多情谁解?霜天依旧残月。

注:1998年密州会上初识裕锴,吾以诗赠,锴以山谷“此心吾与白鸥盟”句回赠,故云“鸥盟”。

附周裕锴《念奴娇·壬戌之秋次东坡韵于赤壁之下》:

水云空渺,问江东、王谢诸人何物?舳舻鏖兵谁记取?唯有黄州赤壁。珠玉千钧,泉源万斛,到此纷如雪。沧桑鸿爪,山川空认奇杰。 年少乘兴东来,欣逢盛会,属浩歌齐发。问鹤亭前抬望眼,江涌残霞明灭。流水能西,黄鸡休唱,况我青青发。楚天秋晚,飞觞应酹新月。

又周裕锴2000年12月30日复海鸥书:

……观《念奴娇》一阕,沉郁跌宕,俊爽豪迈,志士之感慨欷歔,学人之沉静自守,隐者之淡泊超然,几多人生体验,化为长歌短引,情文并茂,令人击节。口占小诗一首,以寄相思之情:“相望江湖自在身,素衣无奈走黄尘。菱花羞对悲华发,鸥影翩翩入梦频”。

高校科研体制,桎梏人之性灵,然难以摆脱,故有“素衣无奈”之叹。世事滔滔,唯故人之友情,为“黄尘”中纯静之安慰也。

八声甘州·和维江落花词

维江作落花词惜春伤逝,因依韵写芳华幽独之悲

叹琼林幽独屡风霜,零落莫端详。惜芳心何驻?清高谁许?又负韶光。细数晚霞残照,孤雁未成行。永夜深如水,难梦潘郎。

总是年年春尽,被流光抛却,魂断横塘。问谁能到此,抔土葬心殇?算从来、无端锦瑟,伴啼鹃、泣血诉衷肠。声声是、痴情无悔,一瓣心香。

2000岁末于康乐园

周裕锴评曰:

《八声甘州》以落花寓身世,比兴深婉,哀而不伤,以英雄晚景取代佳人迟暮,于伤感中别有一番磊落之气。唱和之作能如此浑成,尤为难得。 200132日夜于竹林村

附赵维江《八声甘州·落花》:

似佳人晓起弄严妆,镜前细端详。喜蛾眉山远,玉容桃艳,不负春光。何处几声鹈鴂?顿作泪千行。点点青鸾血,空念檀郎。 怅恨落红片片,正魂离幽木,飘洒回塘。问匆匆倩影,竟或是情殇?叹浮生、朱颜一瞬,更为伊、痴想断愁肠。何时见?纵憔悴去,犹有余香。

千秋岁·赠吴勇

初识吴勇,陋室而邻,约为终生友。十四载匆匆,其人不惑矣!值其四十生日相聚燕饮乃作。

水天空渺,吴子来江表。辽海阔,鲲鹏杳。龟山黄鹤迥,青浦扁舟小。逢玉女,鱼头猛士惊翁媪。 湖畔呦呦鹿,食野青青草。十四载,拥窈窕。从容帷幄隐,国士清修好。兹不惑,乾坤路远君行早。

200155于广州麓湖畔

注:吴勇,浙江舟山人,负笈于东北工学院、华中理工大学,管理学硕士。尝执教于沪、穗等地,现为广州大学教授。婚湘女冯华。初至冯家,小啖二斤八两之鱼头。

念奴娇·赤壁怀古(用苏轼韵)

楚天空渺,细看取、天际乘风人物。造化多情,凭谁赐、今古黄州赤壁?横槊阿瞒,纶巾诸葛,年少周郎雪。扁舟苏子,孤鸿未许英杰。 长忆副使疏狂,香山粗似,怅浩歌轻发。倦客天涯身似寄,世事沧桑明灭。且任红巾,清歌按酒,怜我萧萧髪。笑谈荣辱,千秋共看的月。

2001年中秋节作于黄州赤壁

琼林第一枝·寿苏寰中先生七十华诞

夏雨春风,浮生累事,尘俗脱却谁早。奉儒修道参禅,君家古来通晓。坡翁化鹤,雪泥馨,千秋师表。赤壁下,浩荡长江,绕万仞高崖峭。

君莫道,先哲幽渺。薪火续,宗风未杳。诗文词曲传家,雅士更拥窈窕。希贤希圣,醉康乐,婆娑正好。看此际,人物清嘉,尽在寰中苏老。

2002年5月于康乐园

八声甘州·效乐章体寄内

正霜天暮雪冷瀛州,客子意绸缪。算年来知命,心如止水,事事休休。不意乘槎浮海,卮酒又孤鸥?几负康园月,独照妆楼。 举目窗前弘法,看白云冉冉,碧水悠悠。念佳人怜我,好梦正同游?待春来、软红酥土,细问询、别后几多愁?轻携手,有樱花处,小驻兰舟。

2004年春于日本湘南秦野会馆

注:余为日本东海大学访问研究员,所居会馆在湘南秦野市,馆侧有弘法山等。

雪梅香·客里逢春效稼轩体

2004年春在湘南樱花盛开发词客清狂

酒杯里,乾坤广大又清真。算劳生何事,忙忙碌碌逡逡?美景良辰总辜负,旧书残卷最伤神。思高士,脍嫩羹滑,挥麈无尘。 无端,弄文墨,义理辞章,考据频频。呕肚搜肠,稻梁小字谁珍?三叹羊叔大才子,此间何必不如人?呼红袖,晏舞蘋讴,樱脸微醺。

洞仙歌·寿邱公世友教授八十华诞

阳连谪宦,越千秋阡陌。岭表名庠转词客。论师承,常忆方董容商、黄王老,闻道无庵馨泽。 词学称四代,学贯中西,解道《文心》业煊赫。醉卧紫荆园,把梦窗词、重勘比,原来一脉。但屈指当今几英才,擅学府文坛,清嘉耆硕。

20043月望日于日本湘南会馆

注:1、邱公籍连山,与阳山邻,韩愈、刘禹锡曾谪宦于此。2、师承:方孝岳、董每戡、容庚、商承祚、黄海章、王起、詹安泰(号无庵)。3、词学家施议对有文论及二十世纪学,称邱世友、叶嘉莹为“第四代词人兼词学家”。4、邱公治《文心雕龙》数十年,闻名学界,近将出版其《文》学研究专辑。5、词家颇议邱公词似吴梦窗。

虞美人·寿曾公扬华教授七十华诞

当年孔圣心同点,瑟约春服俭。书香世代绪宗风,侍坐康园诸子寿曾公。 文尊德重扬华老,大隐青山早。抠衣立雪许从游,岁岁听公卮酒解《红楼》。

20043月望日于日本湘南会馆

注:曾公有《〈红楼梦〉研究》等专著。

六州歌头·谒稼轩别业

2004年4月赴武夷山参加辛弃疾学术研讨会,会间赴江西铅山访稼翁故地,乃作二词

铅山万古,岑寂怎成名?须待得,真名士,驻鸥盟,赋秋声。忍把英雄业,神州恨,都抛与,一编诗,三径酒,五弦筝。料理瓢泉,且醉吟风月,痛饮如鲸。忆搴旗沙场,青兕最狰狞。十论空投,带湖行。

叹人间路,为谁窄?池畔月,为谁明?算纵有,裁天剑,为谁横?意难平!薮隐虽非愿,宁作我,岂其卿!诗书业,长短曲,雅人情。遂令此间山水,从公后,世代修名。采鹃红盈手,并美酒长觥,解汝愁城。

扬州慢·谒稼轩别业

天与稼轩,一怀英气,未随逝水消融。叹啼鹃未了,又检校长松。梦中把、江山细认,未分南北,非旧时容。只当时,残月依稀,仍照孤鸿。

算千古事,太匆匆,谁许枭雄?但记取瓢泉,长歌短引,骚雅词工。令我永怀馨烈,凭卮酒,敬祭辛翁。信杜鹃花慧,年年知为君红。

女冠子·效韦庄体并用其韵

2004年4月赴闽会,师伯蔡厚示先生示以沈其雍文《剪取巫山一段云——蔡厚示、刘庆云两教授诗坛情缘》,中有“四月十七”故事。前辈诗缘雅趣,发后生感慨,遂作小词叹之。

四月十七,从此年年今日,忆君时。携手同看月,羞红浅映眉。黄昏听物语,星月肯相随。萍水银杯约,最相知。

八声甘州·两岸中大同道相聚感怀

海峡两岸各有中山大学,近时两校中文系一年一度举办学术研讨会,以文会友,逢单年在高雄,双年在广州。余与甲申八月康乐园会,并赋此词。

叹人间来日总难知,咫尺梦难归。算海峡两岸,相思树老,远水斜晖。未必相去弹指,便苦是耶非。自古分合事,唯任天机。 常忆中山懿范,正文丕两校,雨细云霏。问匆匆过客,阻隔几时稀?待秋来、枫浓菊淡,约同游、手足莫相违。高雄路,荆花煮酒,再访儒衣。

2004年初秋于康乐园

多丽·五十有感

暮云寒,蓦然回首流年。叹吾生,蹉跎早岁,懵然年少痴顽。最堪悲,迷狂愚弄,尚不解,世乱时艰。惜我青春,知书恨晚,但迟迟象管蛮笺。也曾把,江山评点,南北踏雄关。浑不顾,天宽路窄,险隘激湍。

算而今,浮生已半,也应知命知天。想庄生、梦中栩栩,纵幻化,心亦翩翩。无圣无神,唯无己至,笑功名自古难全。更休说,穷达荣辱,经眼尽云烟。从容抚、五十弦瑟,任尔无端。

2004年岁末于水云轩

临江仙·康祺药厂厂歌

2005.4

大雾山深涵五气,锦江水远风颐。神农百草信则宜。创新存远志,关爱在康祺。 岁月无情人有意,长祈体健心怡。华佗懿范久纷披。皇天匡世患,福祉在康祺。

注:广东信宜康祺药厂求作厂歌,因有此作。并另作新体《康祺之歌》:

雾岭神农,锦水信宜,春风秋雨,惠在康祺。哦——走遍天南地北,这里是生命的康祺。

志存高远,创新务实,关爱生命,福在康祺。哦——历尽天长地久,永远是人类的康祺。

水龙吟·依张七胡马韵略写送迎之意

2005-6-30

梦回蝶舞从容,庄生不问今何世。匆匆铁坞,翩翩胡马,栩然如寄。天纵英才,湖南江北,飘蓬难已。算谢公去后,马岗岑寂,谁还解,当时味? 莫叹无常风雨,但披蓑,任疏狂矣。康园今夜,正荷香细,依年年例。执酒连宵,趁箫声远,评章天地。待春来冬去,与燕云子,折荆花佩。

附張七《水龍吟·徐晉如先生來粵用其詠胡温新政水龍吟韻作》
者邊風雨無常,斯人到此堪驚世。龍身八尺,胡天一駿,嚮何方寄。渭北春天,江東日暮,天涯而已。算明朝重見,敞懷一笑,相對是,惺惺味。 屈指當今詞手,計從來、二三人矣。江湖禁苑,桃花無數,凋零如例。打點愁情,漫收狂志,年華流地。正滿庭芳草,一衣春雨,摭殘英佩。

胡馬《水龍吟·將赴中大讀博答張七見懷》

遼東丁令歸來,棲殘華表今何世。風雨合離,博羅峰睡,哪方堪寄。劍指寒星,夢回吴苑,此情難已。笑生涯賣餅,中年淡耗,如飲水,無窮味。 漫説桐花詞筆,正相思、碧雲分矣。狂朋怪侣,怕應羞見,断腸成例。秋以爲期,海珠握手,共開新地。怕漢女潜蹤,月明星冷,失懷來佩。

《水调歌头·送周勇远迁澳洲》

周子解天命,又作澳洲行。男儿心志难已,四海任飘零。拟把江山踏遍,指点人间万象,信手抚长缨。君子重行健,策士尚清名。 从容把,今古事,辨分明。猷谋在我,岂由天意主其成?昔日长安论剑,移步悉尼煮酒,远梦正盈盈。万里鲲鹏举,执手君荣。


收藏文章

阅读数[1117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