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长篇小说连载

第十章 老苏出仕勉为官 谈礼说法难以周全

东方龙吟

这年春节过得很是惨淡。

苏洵的心情非常不好。他领着全家老小居住在杞县,住在苏位家里,虽说身为三叔的他不该替侄子守丧,可他一想到苏位只有一个小女儿,连个儿子都没有,心里更是悲伤。除夕那天晚上,他们全家在守岁之前例行祭祖,苏洵便让迈儿穿上孝服,给苏位的灵柩施了三个大礼,让迈儿代表他们的心愿,以尽一份慰祭。

既然杞县苏家还在守丧之中,苏洵便让王弗安排过个简单朴素的新年——其实他们只能简单朴素,苏洵心里有数,钱袋子愈来愈空,日子也就愈来愈窘,纵然弗儿再有能耐,也没法过个热火的年了,眼下正应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那句俗话。

苏位的死,给深受丧妻之痛的苏洵再次带来亲情上的伤害。而雷简夫的死,则给苏洵带来了友情上的莫大创伤。雷简夫活着时,尽管他曾给苏家的未来留下了一团阴影,可这团阴影并没能随雷简夫而化灰化烟,却在苏洵的心中愈来愈重。无论如何,雷简夫是第一个知遇苏洵的人,是第一个发现三苏才能的人,也是第一个将他们父子推荐给张方平、继而又将他们推荐给欧阳修、韩琦的人,纵然他有一千个不是、一万种罪孽,纵然轼儿和辙儿提起雷简夫的名字就连连摇头,可苏洵依然认为雷简夫是自己的知音,是有情义的朋友,是曾经给自己很大帮助的人,所以他要给雷简夫写墓志铭。“有功不多,孔铭孔悲”,这是苏洵给他的模糊的盖棺定论。“孔”是深邃的意思,又有极大之意,在苏洵熟知的扬雄《太玄经》里,开头便有“孔道之夷,何不遵也”之句。苏洵用“孔铭孔悲”来表达他对雷简夫一生难以言喻的慨叹,里面包含着无限深意。是啊,过了新年,苏洵已五十三岁。五十三岁还是布衣,他的心里怎不凄凉!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苏洵似乎觉得自己的“天命”便是终身布衣。这时他又想起“千年黄鹤无消息,满目空寒万里秋”的诗句,难道那就是自己一生命运的警示么?

从张俞的那块诗简,苏洵便想起自己过去对《周易》的淡漠。此时他才觉得,轼儿自小便钟情的《周易》,里面确实积聚着伏羲、文王以来几千年来的诸多奥秘。自己过去总以为那是圣人的一种“机权”,现在看来过于草率了。近来他开始认真地研究《周易》,从“乾”卦开始,一卦一卦认真地解读,愈读愈觉得其中奥妙无穷。新年前后,他让轼儿和辙儿不要读书,各自与夫人、孩子享受天伦之乐,可他自己却没有任何乐趣可言,自大年初二开始,又一个人躲进房中,研究起《易经》来。

“爷爷,爷爷!外面下雪了!爹和二叔让我来叫您,要您出去看雪!”迈儿从外面一蹦一跳地跑了进来,一边跑着,一边叫道。

苏洵急忙放下手中的《周易》,将迈儿抱进怀里。“迈儿,我的好孙子,来,让爷爷亲一下!”

“不,不!爷爷的胡子扎人!”迈儿急忙躲避。

“那好,那好!迈儿亲爷爷一下,拣不扎的地方亲,好不好?”苏洵只好换一种方法。

“好的。”已经三岁、实际上不足两岁的迈儿将嘴巴凑了上来,在爷爷的额上、鼻子上,还有两颊“啧、啧、啧、啧”连亲四下,亲得苏洵眉开眼笑。

这时子瞻和子由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苏洵急忙把《周易》合上,拿过欧阳修的新《唐书》,将《周易》盖了起来——他知道,这个时候如让轼儿见到自己在读《周易》,那是很不合适的。

“爹,外面的雪景很美,我和弟弟想陪您出去走走。”子瞻恭敬地说。

“嗯。走走?——算了吧,我不想动。”苏洵本想出去的,他又想起了另外的事情。

“爹,我们到县城西边的寺庙里看看吧,可以让马正卿领我们去!”子由接着说。

“寺庙里有什么可看的?轼儿,你帮马正卿葬了先人,做了件大好的事情,这事做得好哇。”苏洵敷衍似地称赞了子瞻一句,然后却将话题转向了旁边:“轼儿,辙儿,既然你们来了,就坐下,爹有话跟你们说。”

子由见爹有话要说,便从旁边拿过一把椅子,递给哥哥,然后将迈儿从父亲的怀里拉了过来。

“真是的,你们又说大人的事儿!我找小姑姑玩去了!”迈儿气得嘟囔着小嘴,不高兴地跑了出去。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请下载: 附件2
收藏文章

阅读数[491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