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现代文学研究

一折彰示信息力量的精彩悲喜剧

韦春昭
内容提要 冯云卿性格中的喜剧和悲剧因素,使他的行为具有了喜剧色彩,并导致他自己陷入了悲剧性的灭顶之灾,同时他又制造了其他人的悲剧。这些喜剧和悲剧中的许多内容显示了信息的力量。
关键词 冯云卿 悲剧因素 喜剧因素 信息的作用

  《子夜》是茅盾先生于1932年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它以1930年5月至7月的上海为背景,以纺织工业资本家吴荪甫的奋斗争、挣扎直至破产的命运为中心,通过纷纭复杂而又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生活事件,反映了1930年代的社会生活。此时的上海,由于国家政治动乱,军阀混战,经济极为混乱,从西方国家引入不久的证券制度更是漏洞百出,由于投机是混乱的孪生姐妹,所以商业投机十分严重,证券市场更是赌博成风,证券价格瞬间大起大落,冒险家投机证券随时可上天堂也可下地狱。
  信息是事物构成元素的载体,人们即使在正常的情况下,也必须依靠接收到的信息,对外部世界的情况进行判断,决定自己的言行,而在投机成风的市场里,信息对于投机者成败的重要性,更是陡增了千百倍。
  《子夜》对这点反映得极为深刻,这是其思想深邃、可读性强、出版后三个月内印数高达2 3000册的因素之一。同许多优秀的叙事作品一样,《子夜》里面也有许多独立成章的小故事,它们共同合作构成《子夜》的艺术大厦,冯云卿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其悲喜剧色彩强烈,精彩程度可与中国传统戏曲中的经典折子戏相媲美。
  其梗概如下,冯云卿是有一定文化的乡下人,靠用虚假信息诈骗农民钻他的高利贷圈套,用“五块十块钱的债能够在二年之内变成了五亩十亩的田”,“拥有二三千亩的田地”,在“成千成万贫农的枯骨上,冯云卿建筑起他的饱暖荒淫的生活!”由于战乱,本来居于农村的他“只好把所有现款都搜括拢来,全家搬到上海”。到上海后,他没有实力再放高利贷,存入银行利息太薄,在“每月将近一千元开销”的压力下,冯云卿挟着七八万元现款走进了证券市场。头半年得心应手,赢利超过二分半,但只一次失败,就使“二十多年来专走红运的他”,“今天却变成了穷光蛋,而且反而亏空了几万!”面对这一失败,他“抵死不承认”“是他自己的过失”,而认为是“运气不好”,是因为掌握不到真实的信息,误信错误的信息,钻进了赵伯韬等证券投机大户操纵市场起落的圈套。在同是证券投机者何慎庵的鼓动下,叫自己十七岁的独生靓女冯眉卿去和爱玩“原生货”即处女的赵伯韬上床,换取赵伯韬在下次证券投机中是买多还是买空的信息,冯云卿再根据这一信息做买多还是买空的决策。冯眉卿真跟赵伯韬上了床,但竟然将这件事忘记了,弄不回半点信息,还胡诌赵伯韬是买多的信息给冯云卿,冯云卿于是连存给冯眉卿那一万元的陪嫁款也拿出来买多头。结局如何,《子夜》没有写,冯氏父女也没有再出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冯云卿根据这不实信息做倾尽家财购买证券的决策依据,在大起大落的证券投机市场里,至少有一半概率是下地狱。
  形式和内容的不和谐,是喜剧构成的规律之一。这出戏由于部分内容符合这一规律,具有了较强的喜剧色彩。并且喜剧色彩是由人物性格派生的,这使得其艺术质量的档次远比用夸张的外表动作等制造喜剧效果的手法高,具体来说,是冯氏父女的性格中都具有喜剧因素。首先来看看冯眉卿,很多看过《子夜》的读者,都对冯眉卿跟赵伯韬上床,却完全忘记了打探赵伯韬是买空还是买多这件重要的事情印象深刻,并作为笑谈。这可是她父亲蒙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拿她的处女身来做交易的惟一目的,关系到家庭是否破产的大事啊!发生这样的喜剧其实是冯眉卿娇生惯养,不谙人生艰险,不懂世事轻重的性格的必然。再来看冯云卿,其思想和处事的许多时候内容和形式也是不和谐的,因而同样具有喜剧色彩。其表现之一是眼高手低,在农村剥削农民的成功,使冯云卿认为自己很了不起,这从他买卖证券栽得赔掉血本后,不认识或没有修养承认这是证券市场的必然,而认为是自己运气不好,就可看得出来。
  其实,在农村放高利贷给农民,然后骗取农民抵押的土地,再出租给农民,按期收取租金,是比较简单的。在十里洋场上海从事工商业实务、处理人际关系、进行证券投机,其复杂程度比上述在农村的营生,不但至少复杂一百倍,并且波谲云诡,很多时候简直不可捉摸,面对这样的情况,他的能力就很低下了,如他并不能做到起码的知人善任,俗话说知女莫若父,但他在叫女儿以上床为代价刺探证券大户买卖投向情报时,竟然没有想到他的女儿于担负这样的重任而言会近乎废物,即使实在不得不要她担当,也应该是多次声泪俱下地陈述此事关系到家庭是否破产的利害所在,乃至带她到贫民区体验,使她对若家庭破产她将面临的悲惨境遇不寒而栗,从而没齿难忘;还应该教她像赵玉英那样精于算计,运用多种办法,如从旁窃听,偷窥文件,收买内线等,从多个渠道获取多种信息,对照分析鉴别。在认识赵伯韬这样的人物方面,冯云卿也是近乎白痴,赵伯韬这样的证券投机大鳄,不会不明白信息在操纵证券市场中的生死攸关作用,根本不可能将自己的真正决策告诉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他不会不警惕这样有可能一夜间上海滩就有许多人知道这一信息。如果冯云卿能认识和勇于承认自己的能力低下,不做证券投机,或者虽然也做,但是像赵玉英那样,仅仅是谋求“做一万元公债能够赚进五六十元”这样的小利,发大财和破产都没有可能,但也没什么。但他不,于是成了喜剧人物。
  这折戏还有沉重的悲剧色彩。如冯眉卿和赵伯韬上床却完全忘记了套取赵伯韬投机信息这事,确实好笑,是喜剧,但若撇开冯云卿剥削农民,他投机证券导致破产,这是悲剧,令人扼腕但也令人解恨,等等其他因素不论,仅仅按纯人生的标准考量,这一好笑还是令人叹息不已的含泪的笑,有悲剧色彩。其他的悲剧内容还有很多,如冯云卿仅仅是用甜言蜜语哄骗的办法,放五块钱十块钱高利贷给农民,就可以迫使农民最后不得不将田产给他做抵偿,然后不得不做他的“佃户——实际就是奴隶”,这表现出了农民素质的低下,境况的悲惨,这是下层农民的悲剧。
  “齐鲁战争时”,“孙传芳的军队过境,几乎没有‘人’招待,是冯云卿挺身而出,伺候得异常周到,于是他就挤上了家乡的‘政治舞台’……不到二年功夫,他的田产上又增加了千多亩。”这说明政治是何等的腐败,生存竞争是何等的不公平。“冯云卿刚刚搬到上海来的时候,曾经接到过绑匪的吓诈信”,依靠“九姨太太找着白府五姨太这根线索,这才总算一个招呼打到底,居然太平无事”。冯云卿为此付出的是在九姨太前低声下气,让她随便在外过夜,逢年过节还得给她大钱,她说是拿去送厚礼的代价。一个腰缠万贯的公民,需要自己的老婆出卖色相才有基本的安宁,而公民们纳多如牛毛的苛捐杂税来供养社会治安部门,这都是社会的大悲剧。这些内容,使人们在欣赏这出折子戏时心情沉重得喘不过气来。
  《子夜》作为现实主义经典长篇小说,所表现的内容和蕴含的内涵极为丰富,这使得许多读者阅读《子夜》时感到纷纭复杂,千头万绪,于是记到张三忘了李四。但对信息的重要性一般都印象深刻,这种印象是建立在对其真实性毫不怀疑的基础之上的,这是文学作品成功的标识之一,笔者亲自了解到的实际和各种关于《子夜》的评论、介绍等足以证明这点。因为社会现实确实如此,在其他条件具备的前提下,信息左右了国家的存亡、战争的胜负、商业的盈亏、人生走向之对错的例子屡见不鲜,并大致是社会越混乱,越复杂,管理越无序,历史越接近现在越如此。对于这点,茅盾是用丰满的形象来说话的。有些评论家认为,《子夜》主要是围绕吴荪甫和其他人的纠葛来构建故事,冯云卿和吴荪甫没有发生关系,所以冯云卿上述故事游离了《子夜》主要内容,是多余的。笔者以为不然,而认为这是使《子夜》反映生活更加全面、主题更加深刻的精辟之笔,从信息的角度来说,尽管信息对吴荪甫、赵伯韬等大资本家也重要,他们也渴求真实的信息,也为鉴别信息的真假伤脑筋,但冯云卿由于才能,财富实力,人脉资源和他们相比属另一种群体,所以冯云卿对了解信息的渴望程度,为弄到真实信息所用的手段,虚假信息给他带来的后果和他们有所不同,加上冯云卿的故事,能使一般读者更多地感受到证券投机的凶险,结果,惊心动魄的程度更深,印象更深刻。
  
  作者简介:韦春昭,主任记者,研究方向:文学评论与创作。
  
  参考文献:
  茅盾.子夜[M].延吉:延边人民出版社,2000.
原载:《名作欣赏.文学研究》2010/05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4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