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世界文学 > 外国文学

在世界尽头,或许是《1Q84》……

徐迅雷

  ■书名:《1Q84》(前两部)  ■著者:【日】村上春树  ■译者:施小炜  ■出版:南海出版公司2010年5、6月  ■读家:徐迅雷

  ■入评理由:堪称当下最畅销图书。

  乔治·奥威尔有一部描写西班牙内战的名著《向加泰罗尼亚致敬》,而村上春树以他的《1Q84》向奥威尔最伟大最杰出的作品《1984》致敬。当初我一听到这个“致敬”的消息,我就向村上春树表示致敬了。

  简体中文版的《1Q84》第一部由南海出版社在5月推出,首印高达120万册,上市后受到读者热捧,第二部简体中文版在6月26日上市,目前第三部正在翻译中,有望年内推出。

  乔治·奥威尔中文版的书,我基本上买全的,但村上春树的书还真是买得不多。当然,早年《挪威的森林》是两个版本都买的,而且还做过不同译笔的比较阅读。这本《1Q84》确实好看好读,它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在思想史上,该是《1984》更牢靠,因为那属于开山之作,振聋发聩。奥威尔,一个正直的人,一个执著的人,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真正的思想家。阅读奥威尔,我们不禁为其洞察力所震撼——动人的真诚,睿智的思维,机灵的隽语,犀利的文笔,使他的作品能够跨越时空,魅力永存。

  《1Q84》与《1984》其实相差巨大,就像音乐中现代与古典的区别。我不能免俗,先引用一下村上春树自己简介的话语:“《1Q84》写一对十岁时相遇后便各奔东西的三十岁男女,相互寻觅对方的故事,并将这个简单故事变成复杂的长篇。我想将这个时代所有世态立体地写出,成为我独有的‘综合小说’。超越纯文学这一类型,采取多种尝试。在当今时代的空气中嵌入人类的生命。”“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目前我已经置身于这‘1Q84年’。我熟悉的那个1984年已经无影无踪,今年是1Q84年。空气变了,风景变了。我必须尽快适应这个带着问号的世界。像被放进陌生森林中的动物一样,为了生存下去,得尽快了解并顺应这里的规则。”

  《1Q84》里的这对男女主人公,是天吾与青豆。奇数章写女,偶数章写男,“青豆”与“天吾”轮番出现,成为篇名。个中的“爱情物语”,是一种“强烈而持久的信念”,被称为“无与伦比”。“青豆”和“天吾”两条线交叉推进:女主人公青豆漂亮而雷厉风行,男主人公天吾高大而谨小慎微;青豆身为体育俱乐部教练,她受一位富有的“老妇人”之命,以极其巧妙的手段结果了若干虐待妻子的男人性命,最后受命结果邪教头目,由此和邪教发生关系;天吾是补习校的数学教员,受出版社好友之托加工改写一个17岁女高中生深绘里写的小说《空气蛹》,小说因而获奖并成为畅销书,不料深绘里竟是邪教头目的女儿,由此他也和邪教发生了关系……最后,天吾发现小说中的“空气蛹”实际出现在父亲的病床上,开裂后里面躺着的,居然是自己十岁时开始动心、二十年未曾相见的恋人青豆!而现实中的青豆则因听信邪教头目的话,为保全天吾而将手枪管含入口中扣动扳机……《1Q84》在结构上,用二人世界的“二重奏”来讲故事,这达到了村上春树自己所说的目的:“我想用好的节奏感的文章,写出传达到人心的故事,这是我的志向。”

  当然,更重要的是《1Q84》讲述的大背景,即“奥姆真理教”事件。日本著名的邪教“奥姆真理教”,始创于1984年,教主为臭名昭著的大胡子麻原彰晃。这个邪教制造了惨绝人寰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等恐怖活动。“奥姆真理教”所号称的“真理”,可不仅仅局限于一个部门,而是认为自己从头到尾甚至到肚脐眼都充满了“真理”的,这才是邪,才是邪门。

  有人说,科学、哲学与宗教是回答同一个问题的三种不同方式,而宗教可能是跟人们精神生活关系最为密切的方面;也有人将宗教比喻为人类的“另一种呼吸”。在人类成长史上,宗教是文化,是博大精深的文化,宗教是教人向善的。但是,邪教绝不同于宗教,邪教控制人的思想,控制人的精神,控制人的思维,控制人的行为,控制人的信息,控制人的情绪,以强硬的规条让人依赖和服从。邪教是一小撮走火入魔的人玩弄折腾的,根本就不具备普适性。

  毫无疑问,邪教是另一种极权。奥威尔反专制反极权,村上春树反邪教反“伪真理”。在这一点上,村上春树和奥威尔相联了,《1Q84》与《1984》相通了。香港文化名家梁文道,称村上春树的小说有“社会关怀”,我赞同这一观点,这在《1Q84》中体现得尤为深入精到。

  村上春树是清奇的,奥威尔是冷峻的;村上春树是绮丽的,奥威尔是劲健的;村上春树是温柔的,奥威尔是沉着的。两人都很丰厚,但丰厚的内容有所不同。按照诺贝尔文学奖的价值取向,奥威尔,这位写出《动物庄园》和《一九八四》的英国著名作家,似乎是最应该获奖的,但他没有;而写出《1Q84》的村上春树,究竟是离诺贝尔文学奖近了呢还是远了?不知道。

  但是,在世界的尽头,肯定不是《阿凡达》,不是《2012》,不是《2046》,不是《1984》,而或许是《1Q84》……

原载:北京青年报2010年07月01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446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