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文万彬:高扬着的警魂

——记在打拐中牺牲的宜宾县公安局民警文万彬同志

刘曼云

“活着,您是生命的象征;死去,您不过是从我眼中转入心灵”。聚刑侦与法医、才华与正直、铁面与俊朗、细腻与豁达、无情与多情于一身的文万彬,于20091214日,在川滇两省和全市兄弟公安机关同行及数千群众自发前来送别中,隽永着“好警察文万彬”的不朽与永恒。

“孩子多半(四川方言,是大概的意思)被卖到了广东,你们要想法弄回来”,这是一个临终民警毫无修饰的情感自然流淌。没有豪言壮语,一样摄人心魂。为了避免更多家庭陷入妻离子散的痛苦,自己却抛下刚做完膀胱癌手术呻吟于病榻上的老父亲、抛下体弱多病母亲、抛下深爱的妻子和9岁的爱子,牺牲在打拐斗争的路上,永远离开了他未竟的公安事业……他虽然有那么多难以割舍,带着对事业的挚爱永远地走了。

文万彬,男,40岁,中共党员,二级警督警衔,宜宾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刑事技术室主任。20091211日,文万彬同志在跨省办理一起拐卖儿童案件途中,行至云南省永善县溪洛渡云乔村一拐弯处,因浓雾弥漫、泥泞路滑汽车滑下60多米的山坡,不幸以身殉职,年仅40岁。

才俊撑起的苍穹,实现了阴阳的对接

每解剖一具尸体,文万彬都是以一颗静穆之心,将神圣的法医事业融入到忠诚的服务群众之中。不论是尸体检验还是活体检查,都是维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不论多脏、多累、多苦,他总是专心致志地依法、科学采样。在仪器中分析、对比中,精益求精,厘清对与错、罪与非罪。为了让尸体说话、让数据证明,文万彬常常挑灯酣战,在数据的对比中鏖战,在近二十年的法医工作中,没有一例错案。对群众的感情,对生命的尊重,已融入到文万彬的血液之中。

文万彬为了让尸体说话,还原事实真相,不仅常常在激流险滩、高山峡谷中勘验现场、检验尸体、提取物证,还要及时地将检材送到上级相关部门检验,更多的是自己在技术室化验、模拟、分析、对比,结合案情最终做出科学的判断,为案侦工作提供科学依据。

 万彬的离开,技术室好似缺少了主心骨”,这是刑警大队长串俊高的肺腑之言。战友赵频说道:文老师在工作中从来都是一丝不苟,任劳任怨,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他始终以饱满的热情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带头深入到最苦最累的第一线工作,他的品德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刑事技术是用科学还原案件真相,容不得半点马虎,如果因为工作疏漏,就有可能放掉一个坏人或者冤枉一个好人,文万彬常常这样警醒自己和刑事技术室的战友。 尊重科学,捍卫法律的尊严,维护社会的安宁,文万彬率先垂范,身先士卒,以对警察的忠诚、对法律的尊重、对人民的感情,忠实地履行着人民警察的使命。

2005322日,刑警大队接到柳嘉派出所报称:柳嘉镇栏杆村永平组雷某(男,42岁)死于自家住房外,头颈部有伤口,浑身是血,不少群众及家属都认为是他杀。文万彬接到命令后立即赶到现场,通过尸体检验发现死者头顶部有开放性创口十余道,颈部有横行创口,创口周围有数道切痕,上腹正中有一纵行创口,深达腹腔。现场勘查人员在死者灶房西南角的木箱上找到粘附有血迹和毛发的菜刀一把,房子中部找到杀猪刀一把,靠北一根枕梁上的铁链子附有大量血迹。从现场表面和尸表损伤来看,结合群众的反映,雷某有可能系他杀。文万彬带领技术室的战友从总体上反复对现场仔细勘验,反复实验分析认为:尸体头部、颈部均为切伤,损伤不严重,且位置相对集中,切创方向一致,排列整齐,符合自伤的特征,仅腹部损伤才为致命伤,且腹部损伤处所对应的衣服完好无损,结合现场无明显搏斗痕迹,现场刀具摆放位置和粘附大量血迹以及屋梁上的血铁链子,断定雷某系自杀,排除他杀的可能,最终以精湛的科学技术消除了群众和家属的疑惑。

2006215,宜宾县蕨溪镇发生无名白骨案。冒着雪花飘飞的严寒,走进泥泞路滑的高山,面对一堆腐烂的尸骨,一工作就是一整天,为了能较为准确地刻画死者性别、身高、年龄、死亡时间,为刑事侦查提供了准确的侦查方向,文万彬和他的团队不怕苦、不嫌臭。饿了,嚼上几口自带的面包;渴了,喝上几口自带的水。在寒风刺骨的大山上整天对一堆阴森森的白骨反复“捏拿”。文万彬将一堆尸骨从泥泞中一块块地移出,复原一具尸体的形态。在文万彬的带领下,通过准确勘验,判定该尸骨属女性,系他杀。并对死者身高、年龄、死亡时间做出科学推断,确定个体识别特征。终于推算出死者为女性,1.68米左右,年龄30-35岁。仅这一组至关重要的数据,对案侦工作起着重要的作用。文万彬没有浅尝辄止,而是以精到的刑事技术,在尸骨中驰骋。文万彬对尸骨翻来覆去地查看,发现一颗牙齿带有玫瑰色。据此,文万彬认定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因为人体遭受外力作用窒息死亡才可能出现牙齿的玫瑰红。

1.68米左右的失踪女性,为寻找尸源提供了条件,在川南一带,1.68米身高的女性不是很多。牙齿的特征,为侦查、审讯提供了条件。最终,通过准确勘验,划定了死者体貌特征,为在5天时间内侦破的无名白骨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自此,战友为他取了一个外号叫“美丽冻人”,在横断山脉边缘的山上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候的文万彬,俊朗的脸庞与被白雪包裹着的征衣相映生辉。

200632日,一个家人认为是自杀的老人,在文万彬的介入下,暂停对老人遗体火化,并成功破获了一起抢劫杀人案。

32日,一位群众向法医文万彬咨询,奶奶的自杀不合常理,虽然家里人正在处理奶奶后事。文万彬告诉对方,暂时停止对老人的遗体火化。文万彬带领战友张明庚及前往高场镇涂坝村毛安组的现场。文万彬对现场进行了模拟实验,认为现场的门斗(即川南老建筑中嵌入木门的木斗)不可能承受近140斤的体重.同时,从死者索沟的深浅、皮绊及钱袋的丢失等情况看,认定现场系伪装。文万彬立即向县局分管领导报告,建议立案调查。侦查中发现,本村斑竹组的付尚成有重大作案嫌疑。在大量的证据面前,付尚成交代了抢劫杀害尤横珍(女,82岁)的犯罪事实。

打拐志士隽永生命的永恒

每一个拐卖儿童的案件,文万彬总是身先士卒,及时将其父母的血样采集,将DNA数据录入计算机中,为解救儿童、打击人贩子提供科学依据。对每一位前来报案称孩子失踪的家长,文万彬要求技术室民警务必及时采集家长血液标本,送检做出DNA后存入数据库中。他常常对战友们说,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对拐卖儿童案件,不仅要在打击拐卖犯罪中恪尽职守,还要对受害者家属进行心理抚慰和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每当遇家庭贫寒的受害者家属短缺返家的路费时,文万彬都会自掏腰包为其补上车票,为贫寒群众买来热菜热饭,不少家属得到了“文队长”的帮助。

2009929日,宜宾县公安局协助北京市丰台区刑侦支队抓获在逃人员赵某某(男,35岁,宜宾县复龙乡永安村人),解救了未满周岁的女婴叶某某。文万彬冒着酷暑从抢窃现场赶赴发现婴儿的宜宾县复龙乡,及时提取婴儿的血样标本,火速送往公安厅鉴定中心,成功破获了一起盗窃婴儿的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赵某某。被解救儿童家长眼里饱含着泪水,激动地说:文大队不仅是妇女儿童的保护神,更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2009820日上午,来自云南省盐津县的郭某某到普安派出所报告:7岁的女儿可能被同在宜宾县普安砖厂打工的王某某(男,52岁,四川省高县落润乡人)拐走,去向不明。接报后,文万彬立即会同普安派出所开展调查。通过大量的调查走访,分析王某某极有可能将孩子拐卖到广东。文万彬立即带领案侦民警在车站、码头设卡,下午四点,将带着被拐女童的王某某在宜宾县火车站抓获。拐卖女童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2009913日,宜宾县横江镇张窝乡富田村黄泥组涂某某三个月大的儿子被拐卖,刑警大队三中队立即对该案进行调查,民警通过大量调查证实,犯罪嫌疑人为云南省永善县马楠乡的吴某某。

20091210,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文万彬带领战友郑茂、张明、曾嵘赶赴云南省永善县,得到了永善县公安局的大力支持,并指派治安大队李警官和马楠派出所王警官协助工作。1211,文万彬等6人前往永善县马楠乡采集婴儿血样标本,返回途中在永善县溪洛渡云乔村遭遇交通事故,经抢救无效牺牲。

永善县地处云贵高原山区,马楠乡位于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之巅,终年云雾缭绕,冬季气温在零度以下。一面是陡峭的高山,另一面是上千米深渊,而这条盘山公路是通往永善的必经之路。调查工作结束后,准备返回永善县城,1740分,到达了山势最险要的溪洛渡云乔村路段二龙口拐弯处(小地名),由于雾大路滑,能见度极低,汽车翻下60多米高的坡下(幸被半山腰上的树子挡着),车上6全部人受伤,文万彬伤势严重,在周围群众的协助下,受轻伤的5名战友将文万彬从山崖下救上来。1910分,在战友的陪护下120急救车将文万彬同志送到永善县中医院急救。文万彬苏醒后首先关心的是战友伤到没有?伤势如何?当得知战友伤势不重时,委托战友拨通了妻子的电话,给妻子留下了最后嘱托:“我不行了,拜托将儿子拉扯成人。”他强忍剧痛,用微弱的声音向身边的战友张明等人说:“孩子多半被卖在广东,要想办法弄回来……”,成为文万彬警察生涯的永恒。

诀别是那样的悲壮,没有豪言壮语,简洁得至今让战友剜肉般的疼痛。万千情结归于迢迢的打拐路,忠魂化作擎天大爱,隽永万家团聚的曼妙与幽深。

德才兼备彰显刑警本色

文万彬同志19918月从宜宾卫校毕业分配到宜宾县公安局,一直从事刑事侦查及法医工作。良好的文化素质及淳朴的工作激情,虚心老师学习,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很快成为宜宾县公安局刑侦战线上侦查破案能手及刑事技术尖兵。既是法医,又是侦查员,从警十多年来,曾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连续五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先后被评为宜宾县人民满意政法干警宜宾县十大杰出青年全省公安刑事技术先进个人四川省公安机关抗震救灾先进个人宜宾县十佳警察全县优秀共产党员

聚驰骋沙场的简练与洞悉真相的细腻于一身、汇铁警的铿锵与对生命的尊重为一体、兼刑事技术与刑事侦查于一肩、融执法的铁面无私与对群众的万千柔情一体,这就是文万彬的真实写照。

200627日,蕨溪镇发生持枪、持爆劫持人质的重大恶性案件。文万彬同志带领技术室人员始终战斗在一线,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爆炸和受到歹徒枪击的情况下毫不畏惧。在制服歹徒后,冒着生命危险与其他爆破专家一道对现场进行勘查,并对爆炸物进行拆卸销毁。拆卸中,爆破专家手中的炸弹发生意外爆炸,文万彬始终镇定自若,牢牢握住自己手中的炸弹,冒着生命危险将土炸弹移开,避免了更大的伤亡发生,并成功拆除5枚自制土炸弹。

旷世的灾难中他播撒着擎天大爱。汶川里氏8.0级特大地震后,文万彬为灾区人民献血捐资,并于515赴汶川县映秀镇重灾区开展工作。在余震不断的重灾区、在弥漫着腐尸毒害气体的挖掘救援现场,他冒着生命危险,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昼夜奋战,超负荷工作,对大量尸体进行的测量、记录、拍照、提取、鉴定等工作,已累得腰酸背痛,双腿发软的他为了能让战友多休息,能喝上一口热水,吃上一口热饭,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将偶尔配发到手中的米菜加工后再叫醒大家……

一天,文万彬工作的地方来了筚路蓝缕的三人,文万彬得知他们是从重灾区逃出来的,还未被救援人员发现。文万彬留下只能维持生命的少部分干粮后,将面包、矿泉水送给了他们,自己强忍着饥饿坚持对遗体采样,同时,将他们三人安置在自己所在的帐篷内。原来,这是爷孙三人,家里其他人已经死亡,爷爷带着孙子从死亡之谷历经艰险逃了出来,被文万彬及时救助。直到第二天,直升机送来了食物,并将这爷孙三人转移。分别前,祖孙三人长跪不起,向他们的救命恩人文万彬深情作别。文万彬在抗震救灾先进人物的发言中对此事的简述,曾感动着无数的人。

冒着余震的危险,在滚石中沿着陡峭的山崖行走数公里去检验,是他们在灾区的日常工作。手脚磨破了,防毒面具掉到悬崖下去了,但提取到的尸体生物检材,却没有丝毫闪失。他为的是尽可能的让死者的灵魂安息,让生者的悲痛尽可能修复。在映秀镇重灾区工作近30天的时间里,他发扬艰苦奋斗、勇于奉献、顽强拼搏的精神,义无反顾地夜以继日战斗在抗震救灾第一线。在表彰大会上,作为先进代表发言,文万彬动情地说每一块尸骨都是我血肉相连的同胞,我敬重我的同胞所以我努力工作。他载誉归来在县公安局汇报工作时,满怀深情地说:人生苦短,要只争朝夕,努力工作。

12日中午,文万彬悼念厅来了一位被人搀扶着的耋耄老人。从老人颤抖的语言中得知,老人是宜宾县福利院的五保户,认识文万彬是一次偶然。当时老人还未去养老院,一次跌倒在街上,文万彬碰见后,立即将老人扶起,得知老人为孤老时,当即将老人送回家。当见到老人家徒四壁时,马上为老人买来御寒的被子、衣物。直到这时,人们才知道文万彬一直在关心着这位素昧平生的“张爷爷”。

双谊乡同民村女大学生村官向问告诉宜宾县公安局政委高原:“老师(文万彬)十分关心家乡的建设。我去年担任村长,听说老师回来了,特地到他家向他请教如何改变家乡的面貌。老师对家乡的公路改建、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的问题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并个人捐资2000元修建公路。”双谊乡同民村柏树组的五保老人肖厚村(男,68岁)、肖厚泽(男,60岁),成为文万彬经常资助的对象,而家里对这些全然不知,而是这两位老人多次对村民说的。三年前,得知文万彬父亲满七十岁,两位老人自发提前几天将被雨水冲垮的乡村公路加固,让他们的恩人文万彬回家时一路畅通。只要文万彬一回老家,家里座无虚席,乡亲对这位山里出去的警察充满了无限的敬意。谁家有纠纷找“万彬”,谁家的孩子填报什么学校找“文三娃”。关心他人、乐于助人、阳光和煦,这是他的中学老师的肺腑之言。

老法医张腾木同志深情回忆,不少当事人家属到公安局法医室了解鉴定进展情况,文万彬见家属困难的,常常自掏腰包让来访者吃饭、买车票,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不能用简单的数字来替代他真情为民的情怀。

死者杜某某(宜宾县普安乡大理村沙地组人),家属无力安葬,文万彬主动与火葬场、死者所在的辖区联系,多方筹措资金,使停放在殡仪馆的尸体得以火化。到社区、殡仪馆、火葬场为死者家属协调经费,在文万彬那里已是家常便饭,有时候成为了工作的一部分。一位殡葬工作人员说,只要见到文大队来,不是案子就是为丧葬费。

事迹不是简单的数字堆积,而是驰骋沙场的奋斗与牺牲。一天天穿行于枪林弹雨、一桩桩惊心动魄的故事、一件件感人肺腑的执着、一次次智慧之神的眷顾,使文万彬化险为夷,书写着文万彬壮美的人生:忠诚刑事技术、隽永警察忠魂、竭诚服务、无怨无悔!

                        

 二OO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宜宾县公安局 刘曼云 

发言者:??发表时间:2011-9-26 14:18:00??IP地址:177.19.219.*
If your articles are alawys this helpful, 聯I'll be back.聰
收藏文章

阅读数[630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