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世界文学 > 外国文学

现在还读外国文学杂志吗?

古澄

  近几年,中国出版外国文学作品几乎成了一股潮流,仿佛谁不出版有关书籍就落伍掉队了一般,这种竞争在2006年至2009年最为激烈,除了几个大出版社之外,许多中小型的非外国文学专业出版社也加入到了这个虚热的阵营。出版社引进了作品,翻译在几个月内译出,编辑在很短时间内、在不懂所编之书外语的情况下编了、辑了,发行营销部也为了所谓的策划案想尽办法地把新书推了出去,书店这个没有特点的机构就按照模糊概念订了并不需要的书,而图书馆这个终端呢,也在不停地寻寻觅觅淘来选去。最为吃亏的还是读者、借阅者,再加上书价昂贵,没有独立的见解及个性审美的人就会无所适从,此时此刻,有的读者便想到了曾在人世间遍地开花的外国文学杂志。

  中国的外国文学杂志种类繁多,其中可分为介绍与翻译、动态与研究等不同类别,还可以分为国别文学杂志、专业杂志及非专业杂志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前后有二百多种杂志登载过外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其中有专业杂志,如《俄罗斯文艺》(以前有多个名字)《日本文学》《美国文学》等,还有《世界文学》《外国小说》《外国小说报》《外国文学季刊》《春风译丛》《花城译作》《译林》《译海》《译丛》《翻译文学选刊》《外国诗》《外国文艺》《国外文学》《外国文学》《当代外国文学》《外国散文》《外国戏剧》等,还有如《外国文学报道》《外国文学欣赏》《外国文学动态》《名作欣赏》等;这其中不包括专业的研究类杂志,如《文艺百家》《外国文学研究》《外国文学评论》等。更为众多的,在一个时期内,几乎每个省会及市级的杂志都或多或少介绍、翻译外国文学作品,多达几百家杂志在当时形成了一股潮流,为外国文学作品的传播推广作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人们在介绍撰写自1976年起的外国文学研究历史时,不应该忘记这些杂志的名字:《新苑》《天鹅》《新港》《雪莲》《边塞》《柳笛》《巨人》《红岩》《牧笛》《鹿鸣》《长春》《东海》《人间》《天山》《长安》《沃野》《海燕》《芒种》《朔方》《湘江文艺》《滇池》《苗岭》《延河》《飞天》《丑小鸭》《世界文艺》《哈尔滨文艺》《北疆》《新观察》《边疆文艺》《西藏文艺》《宁夏文学》《太原文艺》《中国通俗文艺》《攀枝花》《女作家》《书林》《长江》等。

  现在,许多杂志都已关停并转,不复存在了;即使还存在的,也不再刊登外国文学的新作品了。前几年还有《花城》《广州文艺》《红豆》《小说界》杂志断断续续出过外国著名作家的访谈,不久《花城》《广州文艺》《红豆》就相继置换了栏目。到目前为止坚持下来的,只有上海的《小说界》和北京的《青年文学》杂志。《小说界》主要是由译者介绍某一国家的不同作家;而《青年文学》则是介绍不同国别的不同作家,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介绍与普及会坚持多久。

  我们不得不正视,现存的介绍及研究外国文学作品的杂志确实日渐稀少,且大都集中在京、沪、南京、武汉等地,如《世界文学》《外国文艺》《外国文学动态》《外国文学研究》《外国文学》《国外文学》《当代外国文学》《外国文学评论》等,这些专业类杂志尚不足十家,在中国九千四百多种杂志中所占比例少而又少。

  面对每年大规模出版的外国文学中译本图书,到底还需要不需要外国文学杂志呢?面对需求,外国文学杂志的数量是够了,还是不足;是已经满足了人们的阅读需求,还是其中另有隐情?

原载:《文艺报》2010年06月14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674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