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明四大奇书研究 > 《水浒传》研究

文本的失落——就《水浒传》中的武松形象与王国雄同志商榷

赵鹤宇

一、误解发生在叙述者视角与人物视角的混淆上

《水浒传》行文存在着这样一种情况:每逢重要场景、重要人物时,便另起一段文字,着重对其开始细致入微的描摹和淋漓尽致的渲染。尽管在此段文字之前常有类似于“某某人但见”的字样,但它并非这某某人物视角的结果.从此段文字的内容及其功能上不难看出它隶属于叙述者视角。

王国雄同志的《试论武松的悲剧命运》①(以下简称《命运》一文便在这里对《水浒传》文本发生了误解。

《命运》一文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武松的悲剧是其自我泯灭爱欲的悲剧。在证明武松身上存在爱欲问题时,该文认为:与武松有关的女性的外貌描写内容与武松的心理活动、情感倾向是一致的,二者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更进一步地说,该文是将这种一致性关系作为既定事实从而证明武松爱欲的存在。而其误解的根本点就在于这种所谓的一致性关系上.为了更明确地呈现出此误解的根源所在,我们不妨套用这种所谓的一致性关系来考察一下鲁智深。

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正是其侠肝义胆、舍己为人的表现。他义愤填膺于郑屠的飞扬跋扈并为金氏父女的不幸抱打不平从而不惜抛官舍位去行侠仗义。在拳打镇关西的整个事件过程中,先后有两段关于金翠莲的外貌描写。其一,鲁智深与李忠、史进三人在酒楼上饮酒之际,初次见到金翠莲,原文如下:

松云髻,插一枝青玉簪儿;袅娜纤腰,系六 幅红罗裙子。素白旧衫笼雪体,淡黄软袜衬弓 鞋。蛾眉紧蹙,汪汪泪眼落珍珠;粉面低垂,细细香肌消玉雪。若非雨病云愁,定是怀忧积恨

其二,当鲁智深因打死镇关西被通缉而逃亡时,金老汉为报恩将其藏在家中。鲁智深再次见到了业已嫁给赵员外的金翠莲。原文如下:

金钗斜插,掩映乌云,草袖巧裁,轻笼瑞 雪。樱桃口浅晕徽红,春笋手舒嫩玉。纤腰袅娜,绿罗裙微露金莲,素体轻盈,红绣袄偏宜玉体。脸堆三月娇花,眉扫初春嫩柳。香肌扑簌瑶台月,翠鬓笼松楚柚云。

这两段外貌描写都是对金翠莲从头至足、细致入微的描摹刻画,其中不乏“云”;“雨”二字。那么,据此我们能否得出这样的结论:鲁智深对金翠莲有一见钟情之嫌,而拳打镇关西的本质是与郑屠争风吃醋,为了金翠莲,他不惜弃官逃亡,以至后来见到金翠莲别有所嫁.于是名义上逃难.实质上是心灰意冷,遁入空门.如此的结论显然与鲁智深实际的面貌不符。金翠莲的外貌描写及其后来嫁给赵员外并不构成鲁智探拳打镇关西及其出家的动机。

上文的归谬显然是在告诉我们:关于金翠莲的外貌描写与鲁智探的心理活动、情感倾向之间不存在所谓的一致性关系。

我们举鲁智深这个例子的目的仅仅是想进一步说明《水浒传》中的女性外貌描写是叙述者视角而非人物视角的结果,其唯一功能就在于表现女性的仪表、风度甚至秉性。至于武松所见到的女性的外貌描写也是如此,它们显然没有表现武松爱欲的义务,武松与播金莲、孙二娘、蒋门神之妾、玉兰这四个女性之间,在心理上、言行上,都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暧昧关系。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学术交流》
收藏文章

阅读数[782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