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话、词话原创

新二十四诗品

于永森

小序:司空图《二十四诗品》,颍秀别致,清之袁枚有继响焉。今余不嫌续貂而再三之者,期与拙著《红禅室诗词丛话》所倡之“神味”说相表里,系统其说以示天下诗人,使知“意境”理论而外,别有新天也。诸所范畴,或独造,或撷取古之佳者,以示继承创新之义。率尔之作,未有心于争美前贤也。

天真烂漫,左家娇女。未浸世俗,大美莫贮。譬如相思,唯予与汝。灵犀所至,坏笑无语。红颜之怒,何其可沮。所遇非人,拂袖以去!

有酒即饮,何妨微醺。惊艳美人,放荡其心。闻乐则舞,激剑龙吟。看花所至,形骸不禁。以狂以痴,亦古亦今。元气流布,自响鸣琴。

唯人所有,质有余也。如花逼丽,其态如泄。内全性情,外倩世冶。真金之色,难以掺假。浩然沛然,形神俱野。一旦识之,不可暂舍。

不惯虚套,老未失真。与花独语,以竹为邻。物我一体,何贵其身。避恶不及,锄草成频。我行我素,任舌纷纶。其为则也,

无损于人。

室无长物,幽兰缱绻。红尘世俗,斯人多蹇。虽曰逢艰,其秀难掩。譬如灵光,时时而显。自信若是,何须有辩。笑煞世人,看人每扁。

山青欲滴,流水溅溅。长蛇吐信,天地色变。老僧袒怀,大荒参禅。美女如花,如露如电。芳心之动,秋波乍转。深幽之媚,微妙处显。

性好酌酒,对花每痴。时倚竹立,窈窕无思。客至登堂,议论参差。不枉物情,岂与人随。中心烂漫,唯有自知。吟啸所及,碧窗苔滋。

肴待者盐,蛹化生蝶。秋波妩媚,春风猎猎。若不胜焉,泪沾于睫。期于会心,若将魂摄。妙哉其味,妻不如妾。点睛龙飞,神将形挟。

浑超物我,自臻至美。郁乎深情,行不由己。儒道取长,庸俗曷拟。气蕴于中,神无渣滓。荆卿无秦,纫针有技。其道朴素,圆滑赘耳。

得天之全,不因俗失。性情纯澈,皎皎其质。譬如日流,譬若月出。一举一动,情以为率。想象所至,安可自律。内力周流,贞正诚实。

十一

酒须痛饮,情亦淋漓。兴来不禁,兴去犹痴。力透纸背,而后饶姿。静若处子,动不拒奇。月夜吹笛,忽然生悲。心狂神似,芳草离离。

十二

蛹化为蝶,蜜可返花?其人云亡,其技永赊。创造之境,巅峰之奢。同一人也,时过亦差。吉光片羽,因是用夸。青出于蓝,日新为嘉。

十三

不复其境,细节是尚。苟一得此,神为之漾。体之世俗,其美万状。主之以情,艺超于匠。熔铸一味,灿焉独创。凤凰涅槃,死灰之上。

十四

情之深也,植根于俗。以雅为调,其叶未沃。罔事功计,无凭喜辱。心心之应,情情之笃。惜哉世人,离情何酷。人归于兽,唯其两足。

十五

以虚为蕴,实以为期。若不经虚,实亦有疵。譬如男女,其欲也饥。半推半就,情调方滋。虚实变换,乃出奇姿。翼以想象,可大兴之。

十六

寓我则动,无我暂静。万物纷然,中心澈永。波谲云诡,花枝月影。神为之动,其态内逞。静常悟美,动观其境。美人不来,无须延颈。

十七

壶觞独酌,素琴自挥。白云有态,水绕翠微。佳人调笑,青春胜衣。与物俯仰,情畅神归。每一刹那,转瞬已非。大匠之作,随处见机。

十八

道貌岸然,秦汉衣冠。世道圆滑,严肃艰难。为人以正,作文以酸。譬如在众,戏谑遂欢。此中真义,笔底波澜。五色斑驳,流美盘桓。

十九

活水所自,莫坐枯禅。红尘世俗,大美存焉。有人有人,孰知其妍。熙熙攘攘,大道趋圆。万法归一,独得其全。与流与迁,肯为周旋。

二十

佳人端严,亦泥塑耳。必得其意,趣随以俟。苍苍者山,茫茫者水。动静殊态,两致并轨。广庭情隘,深闺趣始。鱼水和谐,中心自喜。

二一

唯人最美,难得朴素。本自楚楚,原自难喻。拈花粲然,门外不悟。白衣淡淡,而丽花树。裸裎惊艳,天地合趣。朴之为义,今其谁付?

二二

虽或变形,妙得神似。难会其微,苟不如此。情之所钟,西施莫比。潇潇碧竹,闲狂谁倚。为讽为刺,以反其美。非炫屠龙,无逞其技。

二三

性情朴野,源于内心。水势所向,情不可禁。戴枷而舞,迹非外寻。淤泥弗染,其美愈深。勃发浩如,对面似侵。山势虽逼,不过萧森。

二四

茫茫大野,有一红颜。若无人也,景可全删。艳逸之女,秋水娇蛮。不知其白,挥墨亦艰。小节不拘,曷解连环。箭在弦上,不中为悭!

作者简介:于永森,,山东青岛人。现为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美学专业研究生。出版有诗学专著《红禅室诗词丛话》《金庸说部研究论稿》(第一作者,两人合著)


收藏文章

阅读数[751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