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小说原创

唐宋词史话第四回、温庭筠倚楼空怅望,韦端己携手暗相期

樊南词客
 

走进晚唐五代的词学百花园,我们碰到的第一位写艳的高手,便是开创花间词风的伟大词人温庭筠。温庭筠是唐宋词史上第一位以词名家的作者他的词今存十余首,以表现妇女生活为主要题材。他用那绝妙温婉的笔触,写出了众多的秾词艳曲,并以他对后世的深远影响,当之无愧地登上了花间鼻祖的宝座。

温庭筠(812-870),本名歧,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唐初宰相温彦博的裔孙。才思敏捷,初到京师时,就得到了京师文人士子一致的推重。但是,他生性傲岸,恃才诡激,喜欢讥刺权贵,因而取憎于时,尤其为当时的宰相令狐绹所不容,因此累年不第。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才得到县尉的小小官职,算是步入了仕途。后为襄阳刺史徐商的巡官,又改方城尉,卒于国子助教任上。

温庭筠善于作诗,与当世著名诗人李商隐齐名,当时人称为“温李”。两人才高淹蹇的遭遇相近,诗歌浓丽的风格相似,并且互有酬唱。温庭筠的诗描写闺思幽情,吟诵风花雪月,文字深美约,给人们留下了玉树临风的情种形象。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据《旧唐书》记载,温庭筠相貌奇丑,不修边幅,被时人称为“温钟馗”。

不过,温庭筠的相貌虽然长得很丑,人却十分聪明。他文思敏捷,才情横溢,工于诗词文赋。晚唐进士考试律赋,八韵一篇,别人冥思苦想半天也做不出来,他却从来不打草稿,“但笼袖凭几,每赋一韵,一吟而已。故场中号为‘温八吟’。”(五代王定保《唐摭言》卷十三)而且,每次把自己的试卷做完后,他还常常代替别的举子吟咏应制,监考官见到他都十分头痛。宣宗大中九年(855),礼部侍郎沈询主春闱,知道温庭筠喜欢逞异夸能,替别人作弊,特地对他加强了监督但他还是暗中帮助了八个人。由于他作弊而搅扰了考场,闹得满城风雨。温庭筠因此声名大振,又得了绰号“救数人”。然而,温庭筠帮助过的人往往一一中榜,他却因多触忌讳或考场作弊而屡次名落孙山,一生郁郁不得志。直到四十八岁时,才弄了个随县尉的小官,最后也只是当了个国子助教,可谓命运坎坷,终身潦倒。

温庭筠多才多艺,除了擅长诗文之外,还很精通音律,善鼓琴吹笛,《旧唐书》说他“能逐弦吹之音,为侧艳之词”。据记载,温庭筠与宰相令狐绹的儿子令狐滈是朋友,因而经常出入于相府令狐绹见他能诗擅词,也很看重他,常以宾客相待。当时,唐宣宗李忱颇喜欢唱《菩萨蛮》词,因此命宰相令狐绹作二十首《菩萨蛮》进奉。但是,令狐绹不善词赋,从来没写过什么《菩萨蛮》。可是皇帝的圣旨又怎能违拗呢?没奈何,只得硬着头皮去写。然而写来写去,写了半天竟一首也没有写成,急得他满头大汗。恰好这时温庭筠来访,令狐绹便央求温庭筠代写二十首《菩萨蛮》词。温庭筠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这位相爷要他作词呢?令狐绹没有办法,只好以实情相告。温庭筠说:“这个容易,请相爷先拿酒来,等我喝够了,二十首《菩萨蛮》就有了。”于是,令狐绹忙命人摆上酒席,请温庭筠上座。酒至半酣,这个“温八”便命笔作词,顷刻之间就写出了二十首《菩萨蛮》。词成之后,令狐绹再三恳求温庭筠不要把代他作词的事声张出去,以免他的脸上不好看。当时,温庭筠笑着答应事后决不张扬,因此令狐绹很放心,并对他表示了感谢。谁知过后不久,温庭筠就在别人面前一五一十地都讲了,并且说他是“中书堂上坐将军”,讥讽令狐绹虽为宰相,却不学无术。士子们将此作为笑谈,津津乐道。这事很快就传到了令狐绹的耳里,因此,令狐绹觉得温庭筠不讲信用,便渐渐地疏远了他。

据说,温庭筠之所以屡试不第,就与令狐绹的阻抑有关。计有功《唐诗纪事》说:“(令狐)绹益怒,奏庭筠有才无行,卒不登第。”后来,温庭筠自己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在诗中感慨地写道:“因知自恨人多积,悔读《南华》第二篇。”吴熊和先生有诗咏此事曰:“缨络纷披菩萨蛮,一歌双叠舞姗姗。词坛假手开新例,十上才高一第难。”

由于仕途不畅,一生潦倒,温庭筠便频繁地出入于青楼酒馆之中,借酒消愁,这使他得以结识大批的乐工歌妓,并应他们的要求倚声填词,终于成就了他的词名。清代刘熙载在《艺概》卷四中评论说:“温飞卿词精妙绝人,然类不出乎绮怨。”虽是了了数字,却尽得其词精髓。且看他的代表作《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这首词描绘了一幅深闺美人图。词中“懒起”两句,无限伤心,溢于言表;“照花”两句,顾影自怜,无限幽怨;“新帖”两句,以金鹧鸪之“双双”反衬女主人公的形影孤单。全词以华丽的词藻鲜艳的色彩、浓重的粉香,表现闺房的华丽、少女的美艳和她的孤独、慵懒、自矜自怜的情思。用笔温存缱绻,景语多,情语少,善于借景物的精雕细刻来表达情思,让人顿觉栩栩如生,真切如画。

温庭筠词大多景物富丽、意象繁多、构图华美、刻画工细,但也有一些用语清新而情思绵远的篇章。如《梦江南》二首: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这两首词,都是描写女子想念自己意中人的情思,却不作重笔,而深情款款,低徊不尽。他善于选择富有特征的景物,来构成意味深长的艺术效果,表现人的抽象思绪。如“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把思妇的孤寂、失望、怨恨、忧愁等复杂情感,表现得既淋漓尽致,又含蓄隽永,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充分体现了温庭筠词的艺术成就。

五代后蜀广政三年(940),卫尉少卿赵崇祚(字弘基)编辑了一部《花间集》,选录唐末五代温庭筠、韦庄、欧阳炯、李珣、孙光宪等十八位词人的五百首作品。由于这些词人的创作题材和所用词调大体相同,情感内容和艺术风格基本相近,后世便称他们为“花间词派”,而温庭筠则被认为是花间词派的开创者和突出代表。他的词以其题材的“类不出乎绮怨”,树立了“词为艳科”的樊篱,以其风格的秾丽香软,奠定了词“以婉约为宗”的基调,使词达到与诗二水分流、双峰并峙的境界。

因为自从温庭筠登上词坛以后,就标志着曲子词自发无序的原始状态的结束,而走上了定型化、规范化的成熟阶段,同时也步入了单一化、统一化的狭窄蹊径,失去了曲子词原初阶段的多样化的素朴之美。花间派词作的内涵结构有着惊人的一致性。尤其是“花间鼻祖”温庭筠的六十六首词,其中六十一首的抒情主人公是女性,完全是一个女性王国。这些女主人公,或用“美人”、“谢娘”等直接点明,或用女性的衣着服饰(如“罗袖”、“玉钗”等)、外貌形体特点(如“黛眉”、“柳腰”等)或居室环境来暗示、指代。温庭筠对女性主人公的偏嗜和反复描写,强化了其词抒情主人公形象描写的一致性与定型性女性主人公成了花间派词人注意的中心除了温庭筠外,《花间集》中其他十七位作者的四百三十四首词,以女性为主人公者占三百五十首,超过了总数的百分之八十。这些女性人物,从其身份来看,绝大多数是红粉佳人、青楼歌女、大家闺秀,只有极个别的是属于平民阶层的闺中之思妇、乡村之少女。这集中体现了唐五代词人审美趣味的贵族化。而这又与当时词人特定的创作意图和对象有关。因为唐末五代曲子词是写给“绮筵公子、绣幌佳人”演唱和欣赏的,所以词人也就自觉地描写接受者所熟悉、贴近和关注的那些人物。

唐末五代曲子词的情感,受着当时特定的创作观念(娱宾遣兴)和创作环境(酒筵花前)的规定与制约,形成了表现爱欲恋情缺失、不完满的痛苦和对人生短暂、生命有限的忧思两大主题。花间词派的作品所表现的情感,或说其词中抒情主人公的内心世界,显得相当的类型化单一化,都是表现人类共通的爱情的苦闷感。温庭筠词绝大多数是表现人们对爱欲恋情的渴望与失望、追求与痛苦,其情感几乎完全是由爱情的失落、残缺所引起的苦闷、孤独、寂寞、无聊、惆怅悔恨。其他花间词人也基本如此,表现美满爱情的幸福欢乐者实在微乎其微,只有少数写狎客与歌妓偷欢幽会的词作例外。在花间词派中,只有韦庄的词偶尔流露出一些自我人生的体验——飘泊感、怀乡情、故国之思和人生的迟暮感,牛希济也偶尔流露过故国之思和其他感受。

附注:曾昭岷、曹济平、王兆鹏、刘尊明编著《全唐五代词》正编收录温庭筠词69首。

*        *        *

花间词派中堪称翘楚的两位代表词人,一个是温庭筠,另一个就是韦庄了。他们是《花间集》中成就最高的两位词人,在词坛上并称“温韦”。温庭筠词以绮丽、秾艳、柔美、温婉见长,而韦庄词则显得疏淡、雅致、清新、妩媚,以其长于抒情和清丽疏朗的特色而有别于温庭筠

韦庄(836-910),字端己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人。他出生于书香门第,家学渊源深厚,是唐宰相韦待价之后、诗人韦应物的四世孙。韦庄的一生极其坎坷,从小孤贫力学,才敏过人,疏旷不拘小节,大半生困顿场屋,直到唐昭宗景福三年(894)他五十九岁时方进士及第。由于生活困顿,致使韦庄的性情大变。据《太平广记》卷一六五引《朝野佥载》记载:“韦庄颇读书,数米而炊,称薪而爨。炙少一脔而觉之。一子八岁而卒,妻敛以时服。庄剥取,以故席裹尸。殡讫,擎其席而归。其忆念也,呜咽不自胜,唯悭吝耳。”(夏承焘《唐宋词人年谱·韦端己年谱》认为“殊难凭信”。)何以造成韦庄如此淡薄寡情,书言“悭吝”两字,恐不尽然。世间哪有不怜惜子女的父亲?况且韦庄乃是饱学之士,仁义道德皆晓,以“悭吝”解释不合伦理常情。韦庄家境贫寒,居家度日委实艰难,又遭逢乱世,自己久习诗书而不见擢第,生活和精神上长期的双层摧残和打击,使他作出不合情理之举,绝非本使然。

唐僖宗广明元年(880),韦庄在京应举,正赶上黄巢起义军攻入长安,他在纷乱中与弟妹失散,第三年春天逃出长安到洛阳居住。僖宗中和三年(883),他根据战乱中在长安和洛阳的见闻写了一首长诗《秦妇吟》,流传很广,他也因此被人们称为“秦妇吟秀才”。过去的词人往往都会得到一些雅号,如“山抹微云秦学士”(秦观)、“露花倒影柳屯田”(柳永)、“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张先)、“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宋祁),等等。韦庄得到“秦妇吟秀才”的名号,确实不易。据五代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六记载:“蜀相韦庄应举时,黄巢犯阙,著《秦妇吟》一篇,内一联云:‘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尔后公卿亦多垂讶,庄乃讳之,时人号‘秦妇吟秀才’。他日撰家诫,内不许垂秦妇吟障子。以此止谤,亦无及也。”由此可见,韦庄对这个名号并不接受,感到极不光彩,认为是人家谤之言。其实,这正说明了《秦妇吟》诗在当时影响甚广。而人诗合一,诗以人传,人以诗名,更能增添个人的社会影响。说不定后来韦庄为王建所赏识,登上蜀相之位还与此诗有关联呢

清代刘载熙认为唐五代词“儿女情长,风云气少”,后代对韦庄词的评论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清代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卷一中说:“韦端己词,似直而纡,似达而郁,最为词中胜景。”又说:“词至端己者,语渐疏,情意却甚厚,虽不及飞卿之沉郁,亦古今绝构也。”近代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则说:“弦上黄莺语,端己词也,其词品亦似之。”又说:“韦端己词,骨秀也。”韦庄词的内容虽然与温庭筠词大致相同,仍然以男欢女爱、离愁别恨为主,但由于所处时代既已不同,所历身世又各相异,因此词中所包含的内涵意蕴自然有所不同。韦庄历经丧乱,避地蜀中,欲归不得。追忆在江南的生活,前尘往事,新悲旧恨,纷至沓来,所以他的词倍极沉痛。如《菩萨蛮》之二: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双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词上片极写江南的佳丽景致,至下片末两句,才反跌出作者本意:今日之所以“莫还乡”,是因为故乡尚有战事,已经不堪回首,“还乡须断肠”。而江南好云云,不过是强作慰藉语罢了。

韦庄词与温庭筠词最大的不同,是他的主观抒情性。他的《菩萨蛮》五首将平生的身世漂泊之感、饱经离乱之痛和思亲怀旧之情交织在一起,流露在字里行间。而在追叙亲身经历的男女情事的词作中,也有同样的体现,如他的《荷叶杯》之二:

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    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这首词写词人与谢娘从初识到相别,往事一桩桩一幕幕,历历在目。以绝望语作结,愈见情深意痛。可见韦庄词大都是抒情述怀之作,是他内心深沉的自白,体现了词人的艺术个性,而不像温庭筠词那样代思妇怨女言情,供佐酒娱宾而已。吴熊和先生有诗赞曰:“情知神女亦生涯,残月晓莺别谢家。拈出花间高格调,一枝春雪冻梅花。”

韦庄的词多写男女间的离别与相思之情,少数涉及个人的身世之感。宋代杨湜《古今词话》有一则故事说:唐昭宗天复元年(901),韦庄看到中原多故,朝政混乱,便去投奔四川军阀(节度使)王建,并得到王建的赏识,被任为掌书记。韦庄有一宠妾,姿质艳丽,精通音律,填得一手好词。后来,在成都称帝的蜀主王建在韦庄家中偶然遇见,便为她的姿色容貌所倾倒,垂涎三尺,于是就以请她教后宫嫔妃学诗填词为名,把她骗进宫去。一天,两天,三天,韦庄不见宠妾回来,心中十分焦急,但又不便向王建要人王建本来就是一个贪色之徒,既然已经落入他手,怎肯放还?况且那绝色女子誓死不从,更使他十分恼怒,所以他一见韦庄便没头没脑地训斥了一顿。韦庄回到家里,思念宠妾,心中郁闷,因此写首《小重山》:

一闭昭阳春又春。夜寒宫漏永。梦君恩。卧思陈事暗消魂。罗衣湿,红袂有啼痕。    歌吹隔重阍。绕庭芳草绿,倚长门。万般惆怅向谁论。凝情立,宫殿欲黄昏。

由于这首词写得“情意凄然”,十分感人,所以广为传播,“盛行于时”。后来传进宫中,韦庄的宠妾看见了,感动得泪流满面,悲痛欲绝,于是日思夜想,积怨成疾,不久便郁郁死去。

韦庄和温庭筠的词分别代表了《花间集》中两种不同的风格。温词秾艳,韦词清丽;温词意象绵密,韦词意象疏朗。韦庄善于用清丽疏淡的意境来表达深沉浓郁而曲折缠绵的感情,形成“运密于疏,寓浓于淡”、“似直而纡,似达而郁”的特点。之所以韦庄词能够形成这种清疏的风格,主要有如下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韦词情真意深,所以不必假借太多的词藻来修饰词情,不用在文辞上过分着力,只是让感情本身来打动读者。二是韦庄的诗风近似白居易一路,受诗风的影响,故其词风虽艳而不腻,虽丽而不密。三是韦庄长期浪迹江湖,接触到较多的民间歌曲,因此保留着一定程度的民歌风味。最典型的就是那首“代言体”的《思帝乡》之二: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首词描绘了一幅清新隽朗的画面:天朗气清,杏花飞舞。一位涉世未深的天真少女外出踏青,当她与一位翩翩少年在陌上相逢时,被他的风流潇洒所吸引,一见钟情而愿意以身相许。作者用简洁的笔触勾画出春天的美景和少女一见钟情的过程,用直白的口语描写了少女内心真挚、浓烈、火热的独白,表现了她对爱情的一往情深和无怨无悔。在这里,作者善于用简洁的白描手法刻画人物心理,抒发感情,语言通俗,不假雕饰。

韦庄的词中还有联章体,如《女冠子》二首: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    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第一首写女忆男,第二首写男忆女,追忆双方梦中相会情景,犹如两地月下遥遥相应的对歌。这些都与民间曲子词比较接近,而为温庭筠所不及。这种词风,不仅影响于西蜀,而且影响到南唐,李煜的词就异于温庭筠而近于韦庄。

在《花间集》中,韦庄以其词情的情真意深和词风的清丽疏朗的特色而独树一帜。曾有人因之而想把它列在花间词派之外。韦庄词在艺术风格上上承中唐的刘禹锡、白居易,下启南唐的冯延巳、李煜。从它重视抒情而不强调应歌、重在抒自己之情而不强作“空中传恨”之语来看,其对后世的影响,是不在温庭筠词之下的。

吴梅《词学通论》认为,韦庄词“虽一变飞卿面目,而绮罗香泽之中,别具疏爽之致世以温韦并论,当亦难于轩轾也。”这是对韦庄词最准确的评价。

附注:曾昭岷、曹济平、王兆鹏、刘尊明编著《全唐五代词》正编收录韦庄词54首。

收藏文章

阅读数[704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