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杂文原创

赏析张承志小说《黑骏马》

微尘雨
  张承志的小说《黑骏马》独放异彩,是一部来自草原深处的博爱与情殇。
  这部小说的独特魅力不仅描写了蒙古草原秀丽的风光,而且讴歌了伟大的母爱,也赞美了草原儿女战胜命运折磨的顽强意志。我为主人公索米娅和白音宝力格的爱情悲剧嘘唏不已,又在他们深厚纯洁的友情里得以慰藉。一种悠远的伤感萦绕在我心头,索米娅温柔深情的黑眸子深深映在我的脑海里,白音宝力格带着遗憾跨马而去的背影久久挥之不去。空气中飘荡着《黑骏马》的古歌长调,草丛里散发出青春索米娅的甜美芳香……
  这个故事首先赞扬了纯洁善良的人性之美。在水草丰茂的蒙古草原深处,生活着两个纯朴善良的女人。她们温柔敦厚,像葱绿浓郁的青青芳草,散发出幽幽迷人的芳香;又像那久喝不厌的酥油奶茶,滋养身心令人回味。是她们养育了一代代剽悍强壮的游牧之子,生命在她们的哺育下生生不息。故事里的奶奶是一个蒙古族善良的老阿妈,当“我”被父亲丢在奶奶家的时候,她很情愿地收养了我,抚养“我”和她的小孙女索米娅一起长大。她比父母更亲,比亲爷奶更慈祥。她不但教会我们生活做事,更教诲我们做人的善良本分,珍爱世界上的一切生命。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早晨,我们在包门外救了一只失去母亲的马驹子,奶奶用羊奶喂养着小马驹,让它同我们一起快乐成长。奶奶旁若无人地唱着歌,干着活。这是一位多么勤劳善良的老人啊,有了她,人与动物和谐生活,共同享受生命的阳光!索米娅被人强暴了,生下的婴儿又弱又小,别人都说扔掉算了,是奶奶执意救活了她。无限慈爱善良的奶奶,是活着的观世音菩萨!故事里另一个闪耀着人道主义光辉形象的,就是索米娅的丈夫达瓦仓,一个粗犷剽悍的蒙古族汉子。是他,在一个又黑又冷的风雪之夜,赶着马车救助了孤苦无援的索米娅。他的朴实与率真、忠厚与善良打动了“我”的心。这个赶马车拉货的汉子,给了索米娅生的希望,给了她温暖的家。这是生命的一种本能,恻隐之心蕴藏萌发在底层的劳动者心里。他不会说豪言壮语,甚至有些粗鲁,更没有知识分子对爱情纯洁性的唯美追求,但他知道救助弱小生命是人的本分,不能扔下贫弱者不管。在他帮着索米娅安葬了奶奶的第二天,又回去开了一张结婚证,和索米娅组成了家庭。这儿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也没有美丽的海誓山盟,有的是达瓦仓和索米娅彼此之间的相濡以沫。达瓦仓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他比“我”更有资格爱索米娅。现在的达瓦仓已经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他用粗爽豪放的特殊方式,充满温情地爱着他的孩子们,用硬茬茬的胡子疼爱他的小宝贝,感受着生命的激情与活力,他活的真真实实。他与“我”把酒叙话,称兄道弟,拿“我”当亲人对待,丝毫没有戒备之心。这就是草原男人的胸怀,用仁爱之心救助生命,用博大胸怀勇敢承担生活的责任与义务。 与他相比,“我”却显得那么卑琐和渺小。
  其次,故事也歌颂了母爱的深情与伟大。当“我”看到了索米娅微微隆起的肚子。“我”冲了上去,索米娅像疯了似地咬“我”手臂,然后跑了。她怕“我”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当“我”和黄毛淫棍打了一架,拖着伤痕疲惫的身子回到蒙古包希望得到安慰时,却看见索米娅正慌忙藏起一双红花绒布缝的婴儿鞋子。“我”的心碎了,“我”当时是那么的厌恶龌龊行为的孽种。但这是她为腹中即将出世的婴儿准备的小礼物。她是一位多么有爱心的母亲啊!也许是“我”的粗暴行为深深地伤害了索米娅,我们彼此的不理解构成了无法逾越的鸿沟。索米娅对“我”敌意,疏远,直到“我”的离去。可以这么说,索米娅为了她腹中的孩子牺牲了爱情。这是一种母性的本能让她不顾一切保护她的幼崽,而不管面前这个男人她有多么爱他;这是一个未来母亲为她即将出世的孩子准备的圣洁礼物,不容任何人怀疑和玷污。索米娅在奶奶去世之后与婴儿相依为命,直到达瓦仓的出现。后来索米娅又生了三个儿子,并在小学里做临时工。她要照料小学校所有孩子的生活,回家后还要抚养自己的四个孩子。索米娅是她周围所有孩子的母亲。索米娅勤劳善良,任劳任怨,她满怀仁爱之心,爱着她周围每一个渴望母爱的孩子,小学校的孩子们是那样依恋她。学校决定转索米娅为正式工,因为“只要索米娅姐姐在,住宿生就不会想家啦!” 美丽、慈祥、多情的索米亚和奶奶一样,更怕孩子们长大了离开自己。和“我”离别时,索米娅突然撼人肺腑地喊了一声“巴帕”,又突然以热烈兴奋的声调对“我”说:“如果你将来有了孩子,就送给我养吧,……我已不能再生孩子啦,……我受不了,要是没有那种吃奶的孩子,我就没法活下去……你以后结了婚,生了孩子送来吧,我养成个人再还给你……” “我”为之震撼,这是一个为爱而活着,为养育生命而情愿奉献自己一切的草原母亲的心声,感人肺腑!
  再者,这个故事也揭示了理想主义者的情殇。故事中的“我”是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我当年的出走,是为了捍卫心中纯洁的爱情,拒绝丑恶行为的玷污。我厌恶这块土地上的粗鲁、丑恶和野蛮。索米娅对腹中骨肉的爱甚于对“我”的爱,尽管“我”知道索米娅是个无辜的受害者。但“我”还是毅然决然地远离了故乡,抛离了亲人,也抛弃了自己的情感。索米娅的温柔,索米娅的微笑与哭泣是“我”记忆中的唯一亮色。“我”骑着黑骏马去寻找梦中的那个红颜雪肤的美少女,找寻那曾经照亮生命的爱情。然而找到的却是个粗壮黝黑的少妇。现实又一次嘲弄了“我”,“我”这个理想主义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被撞得头破血流。“我”空虚,无奈,悔恨。分离竟成了永远,我们的人生道路伸向不同的方向。
  这个故事不仅仅抒写了草原儿女的博爱,也将笔锋深入到草原民族凝重的文化积淀的深层,对传统文化做了深层次的剖析。主人公白音宝力格是一个追求文明进步的蒙古青年,象征着现代文明和科技进步。奶奶和索米娅是勤劳、善良、纯朴的蒙古人民的象征,在她们身上既有传统美德,也有古老落后的愚昧思想和逆来顺受的认命。现代文明和古老草原文化中对创造生命的喜悦意识在这里发生了冲撞,这才是悲剧的根源。白音宝力格面对这强烈的冲撞,感到孤独迷惑、苦闷失望。一个孤独的理想主义者,注定要伤痕累累。
收藏文章

阅读数[3243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