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杂文原创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浅析金庸武侠小说在传播过程中的文化增值效应

隗辉

文化从广义上讲就是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从狭义上讲就是指人类的精神财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水平决定着他的文明程度,更决定着本民族人民思想的先进性和独特性。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从大的方面看,有先秦的诸子百家,以及后来的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学样式与取得的文学成就;从小的方面看,有儒、道、佛、法、墨家等不同学说,以及浪漫诗派、豪放诗派、田园诗派、婉约诗派、新诗派等不同的文学流派,这些文学样式都是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经过不断地传承与创新而走向繁荣的,即人们通过对已有知识进行不断地学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进而将这些知识传教给后人或创造出新的知识,以实现文化的保存与繁荣,同时这个过程也实现了文化传播过程中的增值效应。由此看来,文化在传播过程中要实现最大化得增值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文化产品本身包含着一定的价值量;一是传播渠道的畅通性与便利性。

20世纪的中国小说史上,金庸是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绕过的话题,他的出现是一个奇迹。从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开始风靡港澳,六七十年代蔓及东南亚及欧美华人文化圈,自80年代台湾出版“解禁”和中国内地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后,又再次热回了台湾和中国内地,形成了一幕景观奇异的接受现象。不管人们怎样批评甚至“拒绝”金庸,金庸作为文坛常青树,至今引领着时代阅读的潮流。以至于香港文学批评家林以亮总结说:“凡是有中国人、有唐人街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小说。”有人甚至把金庸的武侠小说的学问称为“金学”,这一切可以算上蔚为奇观。

金庸小说流行的最根本原因在于他对中国社会文化进行独辟蹊径的思考和探索,准确把握读者的阅读心理和审美兴趣,把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和前人的哲学思考融入到精彩的故事情节之中,使读者产生强烈的认同感和共鸣。金庸先生博闻强识,知识面相当广泛,除了历史以外,诗词曲艺、天文历算、医卦星相、古玩器皿、琴棋书画等等,尽皆涉猎。再加上他对中国文化素有厚爱,故而他的作品里嵌满了中华文化的珠玑,笔触所到之处,中华文化的瑰宝一一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名山大川的壮丽风光、禁宫建筑的纷繁复杂、南北各地的风物人情、封建王朝的典章制度、阴阳易理的生可变化等尽皆做了详尽而确实的述介。这些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自然地融入到故事情节当中,既无卖弄学识渊博之嫌,又无生硬说教之弊,读者在不知不觉中体会到中华文化的深度,体会到作者述介时的自豪之情。

金庸通过自己的写作,经过纯粹商业化的流程与途径,能够深入到国人和海外华人的文化生活并产生深远的影响,除前人所述原因之外,还在于其深谙现代传播媒介的重要性和使用技巧,借迅速崛起的大众媒介之力,充分利用报纸、书籍、广播、电视、电影、话剧、粤剧、京剧、舞剧、音乐剧、光盘、游戏软件、网络等大众传播媒介,交叉复制,相互促进,大大提高了其小说的轰动效应和持久性的魅力。

通过以上两个方面,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金庸的武侠作品不仅含有深厚的文化价值,而且经过现代众多的大众传播媒介的传播,使每一个熬好武侠小说的人都可以通过不同的媒介渠道体会到这种文化价值,从而在一个半虚幻半现实(诗词歌赋、历史轶事等)的世界里享受到无限的乐趣。不仅如此,许多文学大师还从不同的学科角度对金庸的武侠小说进行剖析和解读,提炼其文化价值。其实,这些都是金庸武侠小说的文化增值效应的体现。仔细说来,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对金庸文化作品的增值效应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

中国传统文化可谓博大精深、光辉灿烂。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为我们提供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妇孺皆知的历史轶事。在中国传统社会,文、史、哲向来是不分家的,对文学的学习也即是对历史、对哲学的学习,这就使中国传统知识份子养成了一种无论是在文化内涵、思想素质还是个人修养都全面发展的现象,而且在整个社会有一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氛围,读书不仅是人们进入仕途的主要途径,而且也是获得他人尊重的一种重要方式。在这样的环境下造就了一个又一个集文、史、哲于一身的文学大家,诸如老子、孔子、李斯、张衡、东方朔、曹氏三父子、竹林七贤、建安七子、谢灵运、陶渊明、王维、杜甫、苏轼等等,他们就像满天的繁星,数不胜数,造就了一个又一个得文学盛世。

进入近代社会以后,我国加深了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间的交流与联系,这一方面促进了我国物质的繁荣,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提高,西方文化的引入也为我国传统文化注入了新的血液,这是不可否认的;但另一方面它了极大地催生了人们的功利主义、物质至上的思想,一切行动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物质利益需求和个人享受。在这种情况下,个人成了社会大机器的一个零部件,专业化得学习和功利主义的行为目的,使我们抛弃了无数的文化瑰宝。人们很难安下心来读一本诗词,看一本史书,更不用说琴棋书画、星相医卜、天文历算,那么我们传统文化知识又将怎样传播才能使大众产生兴趣,进而接受呢?众所周知,一个文化盛世的出现一种文学样式的诞生,不仅仅是几个文化名人就能实现的。金庸武侠小说的出现视乎让我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由于小说中的武侠环境不仅包含虚设的江湖社会,又包含现实社会的既定场景,因而许多历史轶事成为故事情节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方面增加了故事的厚重感和内涵性,使其不完全是虚构的、虚无缥缈的东西,有利于读者的接受;另一方面这些历史轶事也构成了故事的部分情节或整个故事的框架,有利于文章的构思与写作。例如《书剑恩仇录》的故事骨架就得之于有关“乾隆出于汉家”的历史传说;《射雕英雄传》中丘处机为成吉思汗轮道德章节就出自于真实历史故事等。这些情节一方面增加了读者的历史知识,另一方面也加强了读者的历史兴趣,这本身就是学习知识,理解知识的文化增值的过程,只是这个途径是阅读武侠小说。

有这样一首诗,大家可能都耳熟能详: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只影向谁去?这是《神雕侠侣》开篇的第一首诗,我们对这本书读的多了,加上这首诗本身多具有的丰富的情感内涵,所以记的就比较清楚。事实上,这首诗并不是金庸的原作,而是对古代诗篇的原原本本的引用,但这里面也有许多是金庸个人的原作。古代白话小说、剧本以及近代的武侠小说都有在故事中插入诗词的习惯,不仅可以增加作品的艺术价值,而且可以在故事中起到烘托意境的作用。我们在阅读这些武侠作品的时候,不仅仅是在欣赏里面的故事情节,同时也在感受里面的诗词名句,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提高自己的鉴赏文学诗词的水平,其文化增值效应可见一斑。在现代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中,我们对诗词歌赋的欣赏似乎仅仅停留在学校的圈子之内,许多文学作品中早已找不到古诗词、古歌赋的踪迹,从这一点上,金庸武侠作品的文化增值效应更显得难能可贵。

另外,在金庸的作品中,我们到处都可以看到“真”“善”的影子。在他塑造的正面英雄人物中,“真”是他们性格的最基本的核心和凝聚点。郭靖的质朴、杨过的狂放、段誉的痴情、令狐冲的宽厚,全是发自人的真实本性,绝无虚假和造作之感。实际上,“老顽童”周伯通的童心童性,也是“真”的艺术夸张化体现。金庸把“童心说”运用于艺术实践,与老子的“返璞归真,复归于婴儿”的哲学思想是一致的。金庸对“善”的歌颂集中体现在对“纯情”“至情”的讴歌。人的性格和感情是紧密联系、密不可分的,人性的善恶往往在人的情感体验和抒发中得到具体的显现。人生而具有的父母兄弟之情、夫妇朋友之爱,全都是“善”的体现。在他的笔下,杨过和小龙女生死不渝的至情,段誉对王语嫣深入骨髓的痴情,都是可令木石感动的。金庸不仅写男女之情让人感动,即便是写父母对子女的舔犊之情,师徒朋友之间的真挚信赖之情也同样感人肺腑。如《侠客行》中“黑白双煞”石清夫妇那一片爱子天性,《倚天屠龙记》里“武当七侠”间系如手足的深厚情谊,都至为感人。尤其是张三丰因哀叹爱徒之亡而背负徒孙张无忌千里忍辱求医的那一幕,读者无不为之潸然泪下。

总之,金庸武侠小说中极力书写的人类这些美好的情感不仅感人至深,而且在唏嘘之余,足以唤起人们对善的景仰和追求。有谁面对这一片至情、纯情而能无动于衷,心灵得不到净化呢?

 

二、开启新武侠小说的大门

金庸作为受过五四新文化熏陶的现代文人,又长期生活在世界性的大都市香港,必定会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的转换。他的小说虽然仍描写古代题材,却渗透着现代的精神,负载着重要的现实内容与历史想象,形成了一种介于古今之间,融合中西文化的独特面貌。

首先,他对传统武侠小说的一些重要观念进行改造,从根本上批判和否定了旧式武侠小说快意恩仇、任意杀戮的观念。

无论是郭靖、杨过、张无忌、乔峰、狄云,还是周伯通、令狐冲,都是性情中人,和旧式侠客替官僚当保镖大不相同,他们行侠仗义、天真率性、爽朗直诚、全无顾忌,生命可以牺牲,却绝不做封建官僚的鹰犬;他们不热衷仕途,彻底抛弃了“威福、子女、玉帛”的封建价值观,渗透着个性的解放和人格的独立。

其次,金庸小说突破了旧式武侠小说的汉族本位的狭隘观念,肯定了各民族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地位与作用,赞美汉族与少数民族的相互平等、和睦相处,互助互荣德思想,而把各民族间曾有过的征战、掠夺、蹂躏、杀伐视为历史上不幸的一页。

乔峰、香香公主、康熙皇帝等人物形象,证明了金庸是武侠小说中第一位以平等友善的态度描写少数民族的作家。这些对旧式武侠小说创作观念的突破与创新,是在阅读、学习、钻研已有的武侠小说的基础上形成的,是符合时代的发展和人们审美需求的变化,通过发达的现代大众传播媒介,使它能够到达千千万万的读者手中,而且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它还带来新武侠小说创作的高潮,暂且不论这些武侠小说所包含的价值的大小与社会意义的高低,但就其社会影响力,新武侠小说创作的高潮也可堪称20世纪的一大亮点。在这方面,金庸武侠小说的增值效应显得尤为明显,他不仅创造出了一种新样式的武侠小说创作摹本,而且带来了一个极大的新武侠小说创作的浪潮,为我国文化生态的发展注入了新的血液,同时也极大的丰富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三、极大地促进了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

金庸小说首先是在报刊上连载,后来出版修订或重写过的单行本,中国香港、台湾和内地多家出版社一版再版。随着广播、电视、电影等传媒手段的普及,其小说又纷纷改编成评书,或被搬上银幕,每一部小说都被拍成电影两三次,大部分小说都被改变成了电视剧。1999年,中国内地出现了好几个台同时播放《天龙八部》和《鹿鼎记》的奇观。随着各种新型媒体的兴起和运用,金庸小说又被制成了游戏软件和光盘在网上出售。现在,中央电视台这样的超级主流媒体,在“百家讲坛”开设了由孔庆东主讲的金庸武侠文化系列讲座,其收视率之高,引起社会一片好评。

金庸武侠小说的文化增值效应不仅对各种媒体产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而且对我国旅游业的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在金庸小说中出现的名山大川,诸如泰山、华山、衡山、嵩山、峨眉山等,都因小说中的人物故事而成为现在的旅游胜地。许多景区负责人主动利用小说中的人物故事作为景区的宣传点,以提高景区的文化内涵,增强景点历史背景的传奇性与曲折性。虽然许多游客也明白其中的缘由,但由于爱屋及乌的缘故,仍然对这些名山大川情有独钟。由此看来,金庸武侠作品的文化增值效应不仅可以传承历史和我国传统文化,丰富人们的知识,产生新的文化样式与文学浪潮,而且对我国许多文化产业也带来具大的经济效应。

隗辉 男 1985年9月7日生 湖北省襄樊市人 现就读于河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595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