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小说原创

媳妇的嬗变

方刘品
       二强是八五年结的婚。 二强家境殷实,只是自己长背了包,个头虽然高大,却鼠目猴腮,又有两个远远伸出嘴唇的大门牙。父母从十八岁上开始给二强说媳妇,直说了八年,到八七年春上二强大姨夫说英子的媒茬儿,事情才逐渐有了着落。英子在家是出了名的漂亮姑娘,看二强咋看咋不中意。只是英子爹见二强家境殷实,彩礼诱人,自己家的娃子也到了说亲的年龄,就作主答应了二强的婚事。二强家里虽然殷实,可娶媳妇是破了本的。媳妇娶到屋,不仅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还搭上了二强妈压箱的一套金首饰。 媳妇过门半年,二强爹为了宣示公平,就和二强分家,让二强小两口和大强一样,分门另住,另起炉灶。英子结婚前,要什么婆家给什么,看婆家彩礼多,出手大方,原以为婆家日子不错。结了婚,分了家,看看家里平平常常的小屋小院,除了娘家陪嫁的几样家具,什么也没有,心里就憋了一肚子气。再看看二强的老鼠眼、猴子脸,更窝火。可她没有发作,只是表面上周旋,暗里却打着自己的算盘。 “二强,今天我回家看看我妈,顺便将被子带回去一双让我妈帮助拆洗。” “中,啥时候回来,我接你。” “不用了,住几天我自己回来。”   。。。。。。  “二强,今天我回去看看我爹,顺便把我的几件衣裳带上,回家洗。”   “行,啥时候回来,我去接你。拿上钱,顺便给二老买件礼物。” 。。。。。。 “二强,我爹捎来信说那边姑父能买来便宜的钢筋和木料,我回去一趟,带上钱。。。。。。” “好,咱先买来,将来接二层盖楼用。你把存折上的钱都取出来,全带上!”   二强不知道,媳妇这次回娘家,事情麻烦了。英子一个多月没有从娘家回来。二强急了,骑上车子接到娘家,冷不丁碰了个大钉子。他没有见到英子,只见到岳父: “英子不回去了,你就死了这份心,回去开证明,到乡里办离婚手续。拖时间越长,对你越不利。告诉你实话,英子的姑父在县里,有的是关系。。。。。。” 老头把话说完,站起身一挥手: “你回去吧!” 二强懵了。他跌跌撞撞地从岳父家出来,推车回家,一个人在床上蒙头大哭了半天,。第二天,一天也没有吃饭。第三天,二强挣扎起来,煮了两碗饭。放下碗顾不得涮洗,就去找父亲,将英子的事告诉了他。 二强爹听了儿子的话,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好半晌不吭声。明摆着,二强如果离了婚,就很难再娶到媳妇。儿子的婚不能离!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儿还得找他大姨夫。二强爹划算了半天,心里有了谱,就开始打点英子闹离婚的事儿。 他们先准备了一份厚礼,通过二强大舅,找到乡里民政,先备个案:千万不能判他们离婚!然后又找到二强大姨夫,置办了两份礼物,一份送给英子娘家的马村长,又央上他带二强父子一起去英子家。 在英子家里,英子爹碍着村长的面子,不好撕破脸皮,好歹给了个台阶:英子回去可以,但要将二强家的平房盖成小楼,另外再给娘家一万块钱。二强爹硬着头皮,答应了个“尽力”. 二强爹从亲家哪里回来,不断地央人去说合。但是任凭说客踏破门槛,英子爹的条件就是不往下降。逢年过节,二强爹总是备上礼物,让二强去看望岳父岳母,还给英子捎去新衣裳、鞋袜。二强每次去,也总是傍上马村长。干亲戚走了整三年,岳父一次比一次冷淡,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岳父冷淡不说,就是偶尔碰上英子,也是一脸无情,还指桑骂槐。二强都走不下去了, 二强爹说: “娃儿啊,去吧,这是你一辈子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马村长传来了坏消息:英子在悄悄地说对象。 二强爹听到这消息,长叹了一口气: “英子咋了,她的心是铁的?” “心是铁的?”提醒了二强。 第二天,二强照例去城里工地干活,可晚上没有回家,去了英子家。英子爹不让进门,他就睡在离英子家不远的麦秸垛草窝里。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二强白天去工地干活,天天晚上带两个馒头做干粮,去英子家门外钻草窝。时间长了,村里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大家纷纷说长道短,指责英子家背信弃义,说英子无情无义。英子每次外出,常有人指指点点,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英子弟弟是去年秋天结的婚,费用全是自己出嫁的彩礼。弟媳一来,就成了家里的明星,一家人捧在手上,要钱给钱,要衣裳给衣裳。一切都没有英子的份儿。弟媳不是善茬,看英子在娘家白吃饭,心里特别扭,时不时就给个脸色。前些时,亲戚介绍了个对象,男方比自己大十多岁,父亲开口就是一万块彩礼。眼看冬天了,英子整理自己的单衣裳,准备放起来过冬。她打开箱子,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都是这二三年二强送来的。英子翻着翻着,心里发沉起来。 天慢慢冷了。二强还是天天晚上来钻草窝。英子这些天自己也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天一黑,心里就沉甸甸的。遇到阴天,自己总是一夜失眠,记挂着二强。有一回,她从外边回来,碰见二强一身草屑,蓬头垢面,眼圈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东北风刮了两天,乌云密布。傍晚时分,雪花飘了下来。二强刚在草窝里蜷好,一个老头推了推他: “娃儿啊,今儿下雪了,走,到我家里去睡吧。” “大爷,我不去,我要在这儿等英子出来。” “英子啊,这娃子多好,你闹啥呀!”老头叹息着走了。一会儿,他抱床被子回来了。 有了被子,这一夜好多了。二强前半夜还蜷着身子,到了后半夜,反倒一点也不冷了。他钻了多时草窝,夜夜都睡不安生。唯有今夜晚,睡得最香。二强一觉睡到天快亮。他醒来睁开眼,眼前坐着一个雪人。他看得出,那是英子!借着雪光,他隐约看见身上盖着两床被子。他一翻身,坐起来: “英子,你可来了。” “二强。。。。。。”英子扭过身抱住二强,抽噎着: “咱们。。。回,回去吧!”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4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