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杂文原创

诗艺的探索和诗人的尊严

--《麦芒六行体诗一百首》读后感言

呼岩鸾

我这样想,一个诗人经历过的漫长的多样生活,已经沉积为生命体验,对世界有了自己的看法;通过艰苦的诗艺实践,掌握了得心应手的抒写武器;而且还有强烈的表达欲望;那么,他就会顺风顺水地上下求索,创新诗艺写出新作品。这个清矍的老人,在生活中行走,手中不俗地摩挲着。他手中出来的,我不说是珍珠,珍珠太贵族化了,虽然像珍珠一样美丽;我不说是佛珠,佛珠太形而上了,虽然像佛珠一样凝聚着禅意。我说这个诗人,手里摩挲出来的,是石子,是缩小了的大山,放在清水中,供在鲜花旁,摆在平民百姓的桌上。

这就是读过诗人麦芒新作《麦芒六行体诗一百首》后,对诗人个人的清晰感觉。

这一百首诗,都不是宏大叙事,但却都具有宏大题旨。和麦芒所有诗作一样,都近距离地关注着社会人生。按内容可分三类。

一、历史的反思。麦芒不断前行,也不断回顾。因为他的过往沉重,我们的历史也沉重。记忆和反思历史是民族的优秀品格,也是诗人的责任。麦芒以诗保留历史的老相册。《两只轮子》:“一只向前,一只向后”,“急坏了/车上那些人”,“折腾老半天/仍在原地”,道出历史停步的原因。《1958年》,惨不忍睹,“一茬茬高粱玉米/脆生生地/腐败在/荒原”。《1960年》,烟筒里“竟冒不出/一缕烟”,饥饿的“大眼/瞪小眼”。麦芒以诗画出的人物简笔肖像,堪称拼贴出了现代中国的编年史。如《想起粱漱溟》、《彭大将军》、《田汉》、《冼星海》、《百年巴金》等,这一个个走了的人又回到我们眼前,活生生的。最传神的是《胡风》:“硝烟里,风雨里/岂止经历了三次/碱水中,血水中/岂止浸泡了三次//一位不弯腰的诗人/一位伫立着的战士”。像是最诚挚最真实的悼词。胡风——现代中国最有品格的文人在麦芒的小诗中不朽了。

二、现实的剖析。转型时代中变化着的社会,真善美和假恶丑相伴相随,麦芒以诗剖析作为表态。《盆景》中的“一盆古怪”,“扭曲变态”,我们在貌似庄严的厅堂何曾少见?《并非广告》“敬告先生小姐”,在“饼干”、“罐头”、“辣菜”、“胡豆”前面,要“注意你的胃口”。这几样东西所指不仅是餐桌上的食品吧?对现实事物一定要说出个青红皂白,针砭时弊的佳篇不在少数。如《万花筒》、《羊和狼》、《画像》、《动物园》、《他去了》、《鹿场》、《苹果园》等等。

三、生活的品味。平民百姓的俗常生活,皆入麦芒诗中,或欣赏,或感悟,或留恋,或怀旧,真心实意,都极芬芳可亲。此类诗在100首中,占大部分。《三笑》似说一个三口之家,温暖明亮和谐。《擦皮鞋》中的擦鞋女孩,童稚可爱可悯。《给妻》对夫妻生活有真实的体味和忠贞。

有几首诗,读之不甚了然,颇费猜测。如《不是父母生的》,不是父母生的十七岁的露易丝,究竟是什么人?能否不惜改变句长增加数字点明?但“有人伸出舌头/有人闲话上帝”,确是好句。还有《海鸥老人》,这位多次疯狂,层层疤痕,变成“恶魔”和“另类”的老人,极想知道他是谁?

有几首诗,似是逢场应景随时而作,少雕琢打磨,味道就不是那么足了,虽也晓畅可读,曲尽意思。

《麦芒六行体诗一百首》,指涉皆为社会人生的一花一叶,但其中的很多好诗,都趋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花一叶具备全息性。六行诗几十个字,格局不谓不小,但小格局有大气象,内涵也极厚实深刻,可以窥豹。做到这一点,麦芒在诗艺上是下了大力气使出真功夫的。

一是诗材诗料选得精当,披沙拣金而后得之。合适的诗材诗料是大千世界的焦点,诗境的切入点,诗意的生长点。如《题三十八年前结婚照》,居室中选相册,相册中选结婚照,于此人生历程之焦点,切入诗境,生发诗意。

二是构思精巧,苦心布局,必欲出奇制胜,不新不止,以雷同陈腐为耻。而语言熔炼精纯,不但推敲到每一句,而且推敲到每一字。每一字好每一句好而后整首诗好。诚如袁枚在《随园诗话》所言,“一切诗文,总须字立纸上,不可字卧纸上”。立着的字才产生诗美。如《有句话》,把“这句话写得神乎其神,让人“辗转难眠”,“浮想联翩”,还能“春去秋来/谢了又开”。可是这是一句什么话,并不明说,这种构思的妙处是给读者一个疑问,多思多想,因人而异,一个读者一个答案。六句中,四句中皆有四字熟语,二句相同,产生迴环。这种诗语较为别致。

三是根据诗题运用古典和现代的修辞手法。如比兴、通感、变形、婉讽、佯饰、博喻、点化等。一首诗中适当地用上一二种,使词语陌生化,产生跳跃感,激起读者阅读情绪。如《凋折了》,手法上说是比兴也可,说是变形也可,但制造强烈通感,“从土里生长出来的/是白牙齿绿眼睛”,令人一惊。

四是句型排列大致整齐,但不显拘谨呆板,形成建筑美。节奏疾徐有度,韵律自由延伸,形成音乐美。这些小诗外形都是小巧玲珑的,气度是恬适淡然不慌不忙的,读起来就如“吉甫作诵/穆如清风”(《诗经》句)。如《流云》,六行每行六字,方方正正,语句清澈流畅,韵味明丽涌动,而意蕴其中。

麦芒在中国诗坛以创作精短微型诗而独树一帜。缩尺为寸,滴蜜无水,砂粒容山,是微型诗成功的标志。写微型诗,是微雕式的诗艺,必须以大眼光设计蓝图,以字为单位,一字一字地挑选、磨砺而构建。像万里山水雕在一片象牙上,像万千文字刻在一根头发上。麦芒的微型诗中可以见到这种功夫。麦芒的内敛、隐约、克制、节俭、清婉、含蓄、沉稳、朴讷和厚积薄发的诗性,曾成就了他的四行体诗,现在又成就了他的六行体诗。

说到六行的诗,古今中外都不少见。中国的古典诗词、古今民歌、现代白话诗中;欧美、印度、古波斯和日本等诸国诗歌中,都能找到六行的诗。但说到六行体诗,尤其是具有准格律体性质的四二式六行体诗,却是由上海盲诗人李忠利夫妇和麦芒等进行创作实践和初步理论说明,并以大量的作品实绩,出现在中国诗歌界的。中国古代到唐,出现古四行体诗,即绝句,但六行体诗仅是六行而已,似未成体。

麦芒四二式六行体诗,前四句写事,写情,写物;后二句是哲思式的或格言式的总结语。前四句和后二句之间,存在着三种严密的美学或题旨意义的逻辑互动关系。现以《胡杨树》为例说明。

    

三千年不倒

三千年不死

三千年不腐

三千年后成灰

 

谁说世上没有万岁爷

沙漠里的胡杨树便是

第一种是经纬关系。前四句为经,后二句为纬,经密纬疏,形成视觉上的清朗感。

第二种是方圆关系。前四句排列情、物、事,成一矩阵;后二句缀以珠玉,起圆润作用。

第三种是象意关系。前四句写具体形象,有所寓;后二句点出寓于象中的意。

如此,我就能说这首形品兼佳的优秀小诗,是呵斥个人崇拜迷信劣行的并不多见的力作,自然界的万岁爷尚且成灰,人间哪有万岁爷?

如果拿麦芒的六行体诗《胡杨树》和唐孟郊的六行诗《游子吟》比较,除去显见的古汉语和现代汉语的不同及同为六行的相同外,其诗艺方面的异同也是很显著的。

麦芒诗歌探索的路程已经很漫长了。他的一行诗《雾》,只不过是他诗路上一个闪亮的脚印,四行体等微型诗的不凡成就,更坚定了前行的步伐。他还在诗路上行走。用王国维“三境界说”来比喻,麦芒业已“望尽天涯路”,且已“为伊消得人憔悴”,现在正接近“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了。他从盲诗人李忠利夫妇的六行体诗得到啟发,探索下去,实践下去,《麦芒六行体诗一百首》便是他诗歌持续探索的新成果。中国诗歌从此出现了一种新诗体。诗体增多是一件大好事。匆匆谋生的时代,六行体等具备基本格律的微型诗,几十秒时间能读完一首,好的诗还能瞬间记住;在纸质媒体和电脑网络或手机短信上都便于发表,其流行是有很现实的可能的。我们应该尊重诗艺的探索者们。

当然也应该尊重在现今世情下仍保持诗人尊严的诗人们。曾有过国家不幸诗人幸,现今是诗人不幸商品幸。一首好诗不如一个荤笑话,说起诗人就像说一个让诗人自已笑不出的笑话。近期诗坛上又上演了几件怪事。传闻一首二十几行的诗卖了八十万元。一诗人裸体当众朗诵自己的诗。一诗人大街上顶诗人名号行乞。我不想谴责或讥讽有此类行为的诗人们。毕竟他们是写过诗的人,在写诗的那个时间段内是尊重诗歌的。而且别的人群中,例如官场,怪事更多也更丑恶。我只是想更加热情地赞美和提倡诗人的尊严。陶渊明式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人尊严。李白式的“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的尊严。杜甫式的“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的诗人尊严。贾岛式的“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诗人尊严。古代诗人的尊严,到这个样子,也就够尊严了。抬望眼,物欲滔滔,斯文自我扫地。自古传下来的那点儿诗人的尊严已所剩无多,但毕竟还是有的。上海盲人李忠利夫妇,是很寂寞的了。肉眼看不见世界,但心灵中的诗眼把世界看得透亮。他们写作六行体诗,办《新绝句》诗报,心灵之诗向世界汨汨而涌,达上千首之多,并辑成《另起一行》和《新绝句100首》诗集两册。他们保持了诗人的尊严。麦芒几十年坎坷岁月,把血缘终生贯穿在人民身上,用健康结实的脐带向人民汲取养分。在退休后暮年的贫寒中,写创新的诗歌,写诗歌理论,办文学刊物,结文学社团,联系着其创作基地和全国各地的文朋诗友,踄涉于文学之途。他保持了诗人的尊严。现代诗人的尊严,就是和农夫耕作土地工人操作机器一样,一样地躬身劳动,埋头写诗,不做中国文人自嫌恶的事情,思无邪行无斜。这些不为新世代的红尘所动抱紧诗歌不放的诗人们,这种无一利可图的诗人尊严,就像冬天的童话。但我们相信所有的童话都是真的。

行文到此,诗艺的探索和诗人的尊严这二个神圣而崇高的命题,竟使我异常地自我感动起来,不禁模仿着写了一首六行体诗,写在悠远而宽广的时间和空间背景上:我的诗歌弟兄们!各在天涯海角,从未见面,但鸿雁书传,交换作品,一起探索诗艺的奥秘,共同尊奉一个诗神。

给 诗 歌 弟 兄

我没有见过你

就像没有见过李白

我读过你的诗

就像读过李白的诗

 

用李白作比算不算自不量力

我们都是李白的千年弟子

   当然,这首诗也是写给相距千里万里,隔着千山万水,在祖国西南小城辛勤劳动的诗人麦芒的。

                              2006年12月20于深圳围岭山下

收藏文章

阅读数[272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