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所庆五十周年

身为将军夫人的副所长——回忆唐棣华同志

刘士杰

我在1964年进文学所时,唐棣华同志是文学所的副所长。她个儿不高,瘦瘦的,戴一副眼镜,给人以精干的印象。她这位副所长主管文学所的行政工作,是所长何其芳同志的得力助手。在她任副所长期间,文学所的行政工作被安排得井井有条。许多琐屑、难办、难缠的事,到了她那里,三言两语就做出了决定,并且雷厉风行,说做就做。在她身上绝对看不到机关工作中常见的互相推诿,拖拉等不负责任的现象。她的果敢、负责的工作作风,不惮繁琐、勤恳踏实的敬业精神,赢得大家的交口称誉。人们从她身上,看到一位革命老干部的本色。

来所不久,我就听人介绍过唐棣华同志的情况。她是湖北人,出身于书香门第,是一位大家闺秀。后来,她冲破封建家庭的约束,投身于革命洪流,最后与黄克诚将军结为伉俪。尽管庐山会议已过去多年,但是黄克诚将军仍遭受不公正的待遇。作为将军夫人,她没有颐指气使、飞扬跋扈的官太太派头;这当然不是因为丈夫在政治上被黜才如此。据与她过从甚密的同志说,在庐山会议之前,她一贯就是平易近人的。她衣着朴素,貌不惊人。在人群中,她看起来是一位知识女性。作为副所长,她也没有一点架子,待人真诚热情,人们有困难,总要去找她。而她总是尽力予以解决。当时,有一件事给大家留下极深的印象。一次,当人们翻开新的一期《文学评论》时,都不约而同地惊讶起来,原来上面发表了一篇颇有水平的研究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论文。而署名竟是唐棣华!《文学评论》是文学所的机关刊物,可以说是代表了国内最高水平的文学研究刊物。在人们心目中,老干部一般文化水平都较低,更遑论学术研究了。而主管行政工作的副所长在繁忙琐碎的行政公务之余,居然能写出高质量的研究论文,真是难以令人置信。从此,大家对唐棣华同志就刮目相看,更增加了一分尊敬。

“文革”的风暴降.临后,唐棣华同志遭受了比其他“牛鬼蛇神”更加猛烈的冲击。因为她是“双料黑帮”:既是“走资派”,又是“反党分子的老婆”。我亲眼看见红卫兵们对她进行疯狂的揪斗,及至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每当红卫兵冲她挥舞拳头,高喊:“打倒反党分子黄克诚的臭老婆唐棣华”时,她总是平静沉着地说:“黄克诚是黄克诚,我是我!再说黄克诚也没有反党!”声音不大,但很有力。红卫兵被激怒了,挥拳吼叫:“不许为反党分子黄克诚翻案!”“打倒唐棣华!”还逼她承认黄克诚是反党分子。她高昂着头,紧闭嘴唇,就是不说话。于是,一个红卫兵上去揪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下摁,叫她“低头认罪”。但只要一松手,她又高高地扬起头。她的倔强,引来了愤怒的红卫兵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她额前头发散乱,嘴边噙着血,就是不肯低头。我不忍卒睹,心想:你只要低一下头,何至受皮肉之苦?由于她在“牛鬼蛇神”中“认罪态度最坏”,所以她吃的苦头最多。

粉碎“四人帮”后,随着彭德怀的冤案得到昭雪,黄克诚将军也获得平反,重新回到中央领导工作岗位上来。而唐棣华同志则从文学所调到近代史所任副所长。从此,我就很难见到她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唐棣华同志是在80年代初的一个秋日的下午。那时她的家已从干面胡同迁至南长街。我事先已打电话和她联系好,她在家里等我。我来到南长街靠近长安街的她的家。摁了铁门上的门铃,里面走出一位武警战士,把我迎进院内。这是我第一次,可能也是惟一的一次走进中央领导同志的家。我好奇地打量着四周,院内,一队武警战士正在操练。除此以外,和普通的四合院没有什么两样。当武警战士把我引进屋内时,唐棣华同志正和她的孙儿和外孙在一起,脸上洋溢着慈祥的笑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动人的笑容。她看见我,忙叫保姆把童车推走,便迎了上来。武警战士退了出去。她招呼我坐下。保姆送上茶。我环顾屋内,没有高档的家具,没有名贵的古董。一切都那么普通朴素。我向她说明来意,一是特地向她问候,二是受人之托,要请她转交一封信和一盒磁带。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一位同学的父亲是一位评弹老艺人。在“文革”中受了冲击,粉碎“四人帮”后,虽然平了反,但是始终没有落实政策。陈云同志最喜欢听评弹,曾听过这位老艺人表演的评弹。于是老艺人想到了陈云同志,便写了一封信,录了一盒评弹的磁带。我在上海时,我的同学求我设法将信和磁带呈送给陈云同志。当时陈云同志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主任,黄克诚同志任副主任。我想到可以请唐棣华同志转交,便一口答应了。

唐棣华同志接过信和磁带,笑着对我说: “我知道,陈云同志最喜欢评弹了。你放心,交到我手里,就等于交到陈云同志手里了!”

接着,她非常关切地询问文学所的科研工作开展的状况。又一一询问她所熟识的老同志的近况。看来她对文学所充满了深厚的感情。

为了不过多打扰她,我起身告辞。她送我到屋门口,仍由武警战士送我到大门口。

当时我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是我和唐棣华同志的永诀!

后来,我同学的父亲,那位老艺人,果然很快被落实了政策。中国曲艺家协会还派人专程从北京赶到上海他家,与他磋商出版他的评弹脚本。不久,他的评弹脚本《华丽缘》就正式出版了。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还请他录制长篇连续弹词。

转载自《中华读书报》

2000年11月1日

原载:《岁月熔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
收藏文章

阅读数[730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