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世界文学

评莎士比亚的历史剧

李锦文
内容提要 莎士比亚的历史剧反映了英国十二世纪到十五世纪三百年间历史事实,揭露了暴君的罪恶,也歌颂了人文主义的理想君主的英明政治,批判了篡权者的阴谋活动,指出了由于朝廷内部矛盾的突出,特别是红、白玫瑰两派的矛盾而发生的国内战争,使英国的大地上遍地流血,从而导致英国在法兰西的权利和领土丧失尽净。
关键词 莎士比亚;历史剧;理想君主;英明政治;红、白玫瑰两派斗争;理查三世的血腥统治;互相残杀。

莎士比亚一生写了十部历史剧,反映了英国十二世纪到十五世纪三百年的历史,这些历史剧是《约翰王》(1199-1216)、《理查二世》(1377-1399)、《亨利四世上、下》(1399-1413)、《亨利五世》(1413-1422)、《亨利六世上、中、下》(1422-1471)、《理查三世》(1483-1485)、《亨利八世》(1509-1558)等十部。

《约翰王》(1199-1216)

《约 翰王》描写了十二世纪末到十三世纪初英法两国的冲突,这个冲突与王位争夺有很大的关系。约翰王是被称为狮心王的理查一世之弟,但理查王在战争中被奥地利公 爵杀死以后,约翰在其母艾莉诺支持下篡夺了王位,法国国王腓力普以支持理查王的儿子亚瑟夺回失去的王位继承权为由派使者夏提昂向约翰王提出了追还英国一切 权力的要求。但约翰王并不答应,于是英法之间的战争就此爆发了。在战争爆发之前,罗伯特·福康勃立琪的庶子与嫡子因争夺财产继承权的讼案被地方官吏上报到 朝廷里来。约翰王看到庶子腓力普的长相很像他的已故的兄长狮心王理查一世,于是问他:“你还是愿意像你兄弟一样,做一个福康勃立琪家里的人,享有你父亲的 田地呢,还是愿意被人认作狮心王的儿子,除了一身之外,什么也没有呢?”庶子腓力普接受了约翰王的意见,他愿意放弃罗伯特家里财产的继承权,做一个狮心王 的儿子。约翰王对他说:“从今以后顶着那赋给你的形状的人的名字吧。腓力普,跪下来,当你站起来的时候,你将比现在更高贵;起来,理查爵士,你也是普兰塔 琪纳特一家的人了。”于是腓力普随同约翰王一起出征。在法国安及尔斯城前,英法两国的军队在城前摆成阵势。但安及尔斯城里的市民紧闭城门,不让两国的军队 开进去。庶子腓力普首先看出安及尔斯城的市民是在玩弄两国的国王,于是他建议两国暂时化敌为友,联合起来向这座城市开炮。安及尔斯城的市民就向两国国王提 出了一个和解的建议:让那位英王的近亲西班牙的女儿白兰绮郡主,与法国太子路易结亲,安及尔斯城的城门就向两国开放。约翰王在他母亲艾莉诺的说服下,为了 巩固他的尚未稳定的王位,让亚瑟达不到他的目的,就同意了安及尔斯城市民的建议,将安佐、妥伦、缅因、波亚叠以及大海这一边的全部领土,除了安及尔斯城之 外,全部作为白兰绮郡主的嫁奁。法王腓力普原来打着为亚瑟争夺王位的幌子,但现在见有利可图,就不管亚瑟及他的母亲康斯丹丝怎样反对,毁弃了原来的诺言, 与约翰王达成了协议。对于这一点,庶子腓力普也说:“疯狂的世界!疯狂的国王!疯狂的和解!”正当两国和解准备撤兵的时候,罗马教皇的圣使,米兰的主教潘 杜尔夫来到,责问约翰王为什么用威力压迫那被选为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史蒂芬·兰顿,阻止他就任圣职?但约翰王回答他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向一个不受任何束缚的 神圣的君王提出质难,没有一个意大利的教士可以在英国的领土上抽取捐税。由于约翰的强硬的态度得罪了这个米兰的主教,因此潘杜尔夫就以教皇的名义命令法王 腓力普向英国作战。当法王还在犹豫的时候,路易太子就对法王说:“父亲,作战吧!”不管白兰绮怎样反对,这一场血腥的战争终于爆发了。一开战,庶子腓力普 就杀死了奥地利公爵利摩琪斯,并活捉了亚瑟。约翰王把亚瑟交给赫伯特看守,并暗示他处死亚瑟。法国战斗失利,法王腓力普感叹:“我们失利到这步田地,还有 什么转机?”路易太子也说:“凡是他所克服的土地,他都设下坚强的防御;行动那么迅速,布置又那么周密,在这样激烈的鏖战之中,能够有这样镇静的调度,真 是极少前例的。”法国战败了,而潘杜尔夫却说失败的是约翰王,他极力煽动法王继续组织军力向英国进攻,他分析约翰王会害死亚瑟,英国的民心就会背离约翰; 因此他要路易打到英国去,向约翰提出亚瑟一样的要求。赫伯特本想执行约翰王的命令杀死亚瑟,但在亚瑟的苦苦哀求之下,良心发现,放过了亚瑟,但亚瑟却想跳 墙逃脱出去,不想却摔死了。英国的大臣萨立斯伯雷、彭勃洛克和俾高特,认为是约翰王指使赫伯特杀死了亚瑟,于是他们背叛了约翰王,投奔路易太子去了。法国 军队在路易太子的带领下来势汹汹,约翰王回国去了,他把指挥大权授予了庶子腓力普。在诺桑普敦,约翰王同意皈依教会,于是潘杜尔夫重新给他戴上了王冠,并 表示劝路易罢兵,两国休战。但路易并不听他的话,而是组织了大批的军队向英国进军。英军统帅腓力普不仅自己勇敢作战,而且指挥得当,使得法军惨败。连法军 最有名的茂伦将军也受了重伤,临死之际,告诫英国的叛徒们,叫他们赶快逃跑,因为路易亲自发过誓,要在胜利的一天割下他们的头颅。于是萨立斯伯雷、彭勃洛 克和俾高特等找到约翰的儿子亨利亲王,同他一起回了国,向濒死的约翰王悔罪。潘杜尔夫要路易停战的目的没有达到,他在约翰王面前许下的愿不能实现,觉得失 了面子,就指使他的教士毒死了约翰王。也许是天意吧,法国的援军在古德温沙滩上一起触礁沉没了;而庶子腓力普的军队在经过林肯沼地的时候,被潮水卷去了一 半,于是两国休战;约翰王却在史温斯丹的花园里去世。

主要人物分析:

约翰王。约 翰王趁理查一世战死之机在他母亲的支持下篡夺了王位,法王腓力普借此向他提出了“追还这一座美好的岛屿和其他的全部领土,爱尔兰,波亚叠,安佐,妥伦和缅 因”,把它们交给合法的继承者亚瑟的手里。约翰王却觉得自己有坚强的据守和合法的权利,虽经他的母亲指出,他的篡位并不是合法的;但他对待法国的侵略者并 不示弱:他回答法王使者的话是“我们要用战争对付战争,流血对付流血,压迫对付压迫”;约翰王也善于观察人,了解人,知道利用人的长处,如对于庶子腓力 普,他一见他就觉得他的长相很像狮心王,是一个勇敢的人,于是叫他顶着狮心王的名字,并立即封他为理查爵士,让他穿着理查一世从狮子身上剥下来的皮衣,那 样子使得白兰绮一见就觉得是多么的威风。约翰王还有一点可贵的精神是反对教会,他回答潘杜尔夫的质问时是这样说的:“哪一个地上的名字可以向一个不受任何 束缚的神圣的君王提出质难?主教,你不能提出一个比教皇更卑劣的猥琐荒谬的名字来要求我答复他的讯问。你就这样回报他;从英格兰嘴里,再告诉他这样一句 话:没有一个意大利的教士可以在我们的领土之内抽取捐税;在上帝的监临之下,我是最高的元首,凭借主宰一切的上帝所给与我的权力,我可以独自统治我的国 土,无须凡人的协助。”在当时教皇统治天下的时候,约翰王这样回答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当安及尔斯城里的市民提出和解的建议时,约翰王为了巩固自己的统 治,竟然同意割舍安佐、妥伦、缅因、波亚叠以及大海这一边除了安及尔斯城之外的全部领土,作为白兰绮的嫁奁,双方达成了和解。当潘杜尔夫煽动法王重新向英 国作战时,约翰王并不示弱,他叫庶子腓力普将军队集合起来。并对法王说:“法兰西,我的胸头燃烧着熊熊的怒火,除了血,法兰西的最贵重的血以外,什么也不 能平息它的烈焰。”当战争取得一定的胜利,腓力普杀死了奥地利公爵并活捉了亚瑟以后,约翰王与他的母亲回国,而把军队的指挥大权交给了腓力普。约翰王对腓 力普从一开头就看出了他勇敢善战,而在战争的过程中他更看出了他的指挥的才能,说明约翰王知人善用。约翰王虽然有反对天主教,反对外国侵略者的一面,但他 篡夺了王位,企图谋害合法继承人,引起了外患,以致他身边的大臣如萨立斯伯雷等叛他而去,此时他也后悔:“建立在血泊中的基础是不会巩固的,靠着他人的死 亡换到的生命也决不会确立不败。”因此他是一种复杂的性格,是一种二重性格的组合。

庶子腓力普。他 名义上是罗伯特·福康勃立琪的长子,实际上是狮心王理查一世的私生子,是一个勇敢作战,也善于作战的英雄,他性格粗俗幽默。当他接受约翰王的意见,愿意做 狮心王的儿子的时候,他对他的弟弟说:“我的同母的兄弟,把你的手给我;我的父亲给我荣誉,你的父亲给你田地。不论黑夜或白昼,有福的是那个时辰,当罗伯 特爵士不在家里,我母亲的腹中有了我!”当他的母亲赶来说他的弟弟败坏她的名誉时,他要他的母亲告诉他究竟谁是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告诉他狮心王理查是他的 父亲,他就说:“曾经使无畏的雄狮失去战斗的勇气,让理查剖取它的高贵的心,赢得一个女人的心当然是易如反掌的。……当理查留下我这种子的时候,要是您拒 绝了他,那才是一件罪恶……”显然他是以作为理查王的儿子而骄傲的。当约翰王和法王腓力普王双方宣战的时候,庶子腓力普作约翰王的传令官。奥地利公爵看不 起他,说他是个什么鬼东西,腓力普就回答他:“我是个不怕你,还能剥下你的皮来的鬼东西。你正是俗话所说的那头兔子,它的胆量只好拉拉死狮子的胡须。要是 我把你捉住了,我一定要敲你的皮。”腓力普并不是夸大话,战争一开始,他就杀死了奥地利公爵,为狮心王报了仇。当安及尔斯城的市民紧闭城门,不让英法两国 军队进入的时候,是腓力普首先看出了他们的用意:“天哪,这些安及尔斯的贱奴们在玩弄你们哩,两位王上;他们安安稳稳地站在城楼上,就像在戏园子里瞧热闹 一般,指手划脚地看你们表演杀人流血的戏剧。”于是他向两位国王提出了他的建议:“请两位陛下听从我的计策,像耶路撒冷城里的暴动分子一样,暂时化敌为 友,用你们联合的力量,向这座城市施行你们最严厉的惩罚。让东西两方同时架起英法两国满装着弹药的攻城巨炮,直到它们那使人心惊胆裂的吼声震碎了这傲慢的 城市的坚硬的肋骨,把这些贱奴们所倚赖的垣墙摧为平地,使他们像在露天的空气中一般没有保障。”果然他的建议使得两国的君 主都觉得有理,于是双方都用巨炮对准了这座城市,此时城里的市民慌了手脚:“伟大的君王们;俯从我们的请求,暂驻片刻”,于是他们提出了两国结亲的建议。 但是对于这个建议,庶子腓力普是有异议的,他对这个问题是看得比较深透的,他认为这是一种疯狂的和解,两国国王都是为了各人的私利,约翰是为了阻止亚瑟夺 取他的全部权利,甘愿把他的一部分权利割舍放弃;法兰西,它是受到良心的驱策而披上盔甲的,他原以上帝的军人自命而踏上战场,现在却贪图它的利益而放弃了 援助弱小的决心,从一场坚决的正义的战争而转向一场卑鄙恶劣的和平。他说:“为了王权这一根啃剩的肉骨,蛮横的战争已经耸起它的愤怒的羽毛,当着和平的温 柔的眼前大肆咆哮;外侮和内患同时并发,广大的混乱正在等候着霸占的威权的迅速崩溃,正像一只饿鸦眈眈注视着濒死的病兽一样。”尽管腓力普认为约翰王是为 了个人的私利,但他对法国的侵略战争更是愤恨,因此他指挥他的军队打了一场非常漂亮的战争,使得英国的叛徒们惊呼:“那个鬼私生子福康勃立琪不顾死活,到 处冲杀,是他一个人支撑了今天的局面。”腓力普虽然是理查王的儿子,但他并没有野心,而是对约翰王很忠心,对约翰的儿子亨利亲王也很忠心,当这出戏的结局 约翰王在史温斯丹的花园里去世的时候,腓力普说:“您就这样去了吗?我还要留在世上,为您复仇雪恨,然后我的灵魂将要在天堂上侍候您,正像在地球上我是您 的仆人一样。”腓力普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作家让他讲了一段充满激情又充满自信的话:“我们的英格兰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屈服在一个征服者的足前,除 非它先用自己的手把自己伤害。现在它的这些儿子们已经回到母国的怀抱里,尽管全世界都是我们的敌人,向我们三面进攻,我们也可以击退他们。只要英格兰对它 自己尽忠,天大的灾祸都不能震撼我们的心胸。”可以说腓力普这个人物是作家所创造的理想的英雄形象。

法王腓力普。这 是一个经不起别人的怂恿和利诱的比较软弱的人,起先他应亚瑟的母亲康斯丹丝的请求向英国的约翰王提出要他归还英国一切权利给亚瑟的要求,否则就要发动战争 来解决问题。但约翰王不怕他的威胁,于是双方宣了战,当双方的军队开到安及尔斯城边时,该城的市民紧闭城门,不让两国军队进入。两国国王接受了庶子腓力普 的提议,暂时化敌为友,共同炮轰这座城市,市民就向两国国王提出了让白兰绮和路易结亲的建议,法王腓力普见有利可图,就不顾亚瑟和康斯丹丝的反对,也不管 他原来的诺言,就同意了这门亲事,与约翰建立了和解。他对白兰绮说:“贤媳;这一个幸福的日子将要在法兰西永远成为欢乐的节日。”当双方准备停战罢兵时, 米兰的主教潘杜尔夫却因为约翰王反对教会而煽动法国撕毁和约,再次向英国宣战,腓力普起先不愿意,他向主教表示:“难道这一双新近涤除血腥气,在友爱中连 接的同样强壮的手,必须松开它们的紧握,放弃他们悔祸的诚意吗?难道我们必须以誓言为儿戏,欺罔上天,使自己成为反复其手,寒盟背信的小人,让公平的合欢 的枕席为大军的铁蹄所蹂躏,使忠诚的和蔼的面容含羞掩泣?”但经不起主教的煽动和他的太子路易的请求,竟然再次发动了战争,但一开头战争就失利了,他自己 就离开战场,将指挥的大权交给了他的太子路易,最终造成了战争的惨败。

法国太子路易。这 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盛气的少年,他听到安尔及斯城市民的建议要他与白兰绮结亲,他对白兰绮一见钟情,当他的父王腓力普要他瞧瞧这位郡主时,他说:“父王,在 她的眼睛里我发现了一个奇迹,我看见她的一汪秋水之中,荡漾着我自己的影子,它不过是您儿子的影子,可是却化为一轮太阳,使您的儿子反倒成为它的影子。我 平生从不爱过我自己,现在在她眼睛的美妙的画板上,看见我自己粉饰的肖像,却不禁顾影自怜了。”应该说他对白兰绮是爱得比较深的,但是当米兰的主教潘杜尔 夫煽动法王腓力普再次向英国宣战时,法王本来还在犹豫,路易却请求他的父王作战,他的妻子白兰绮对他说:“在你结婚的日子,向你爱人的亲人作战吗?什么! 我们的喜宴上将要充满被杀的战士吗?叫嚣的喇叭,粗暴的战鼓,这些地狱中的喧声,将要成为我们的婚乐吗?”但是他并不听他的妻子的话,他决心要打这一次 仗,他说:“妻子,跟我去;你的命运是寄托在我的身上的。”路易虽然年青,但在指挥作战方面比起他的父王来确实要强得多,他第一次打了败仗,他承认英国军 队“有这样镇静的调度,真是极少前例的”,当潘杜尔夫煽动他可以用白兰绮的名义向英国提出像亚瑟一样的要求时,他就野心勃勃重新组织军队向英军进攻。最后 由于法国的援军在古德温沙滩上一起触礁沉没了;而庶子腓力普的军队在经过林肯沼地的时候,被潮水卷去了一半,才使得两国休战。路易对于英国的叛徒只是利用 并不信任。英国的大臣彭勃洛克伯爵、萨立斯伯雷伯爵和俾高特伯爵背叛约翰王投奔路易后,他表面上对他们很客气,实际上只是利用他们去打击英国人,他曾经在 圣爱德蒙兹伯雷的圣坛之前发誓,在得到胜利的一天要割下他们的头颅。他对潘杜尔夫出尔反尔,先是怂恿他向英王提出亚瑟一样的要求,后来因为约翰王跟潘杜尔 夫和解,却又要求他停战,他就不听他的话,他说:“请阁下原谅,我不愿回去。我是堂堂大国的储君, 不是可以给人利用,听人指挥的;世上无论哪个政府都不能驱使我做它的忠仆和工具。您最初鼓唇弄舌,煽旺了这一个被讨伐的王国跟我自己之间的已冷的战灰,替 它添薪加炭,燃起这一场燎原的烈火;现在火势已盛,再想凭着嘴里这一口微弱的气息把它吹灭,是怎么也办不到的了。”由此看来,他比起他的父王腓力普来性格 是要刚强得多了。

主教潘杜尔夫。这 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在约翰王与法王腓力普双方同意将白兰绮郡主与法国太子路易结亲而宣布停战的时候,潘杜尔夫作为教皇的圣使到来,他责问约翰王:“为 什么你对教会,我们的圣母,这样存心藐视;为什么你要用武力压迫那被选为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史蒂芬·兰顿,阻止他就任圣职?”当约翰王以严厉的态度答复他 时,他就煽动法王撕毁和约,并威胁法王:“除了和英国敌对以外,一切命令都是不存在的。”由于他的煽动,也由于路易太子的请求,法王不得不放弃了他的既得 的利益,向英国再一次宣战。当双方战斗激烈,约翰将指挥的大权授予庶子腓力普之后回国,在诺桑普敦宫廷里,因约翰王表示愿意皈依教会,此时潘杜尔夫就重新 给他戴上王冠,并且向约翰王表示:“这场风波原是因为你轻侮教皇而掀动起来的,现在你既已诚心悔改,我这三寸不烂之舌仍旧可以使这场风波化为无事,让你在 这风云险恶的国土重见祥和的气象。”可是他把自己估计得过高了,路易太子并不听他的话,不肯停战,他在约翰王那里夸下的海话不能实现,他怕失去威信就指使 他的教士用毒药将约翰王毒死了,这充分表现了他的险恶的用心。从潘杜尔夫的形象也可以看出莎士比亚对于教会和教士们的态度,伟大的人文主义的作家对于教会 是持反对态度的,因此他塑造了潘杜尔人这一可耻的形象,对教会予以讽刺。

康斯丹丝。她 是亚瑟的母亲,她为了让亚瑟夺回被约翰篡夺的王权,就向法王腓力普和奥地利公爵,请求他们支持,向约翰提出了要求他归还他的一切的权利,当奥地利公爵和法 王要用战争来解决问题的时候,她还向法王提出:“等候你的使臣回来,看他带给你什么答复吧,不要轻率地让热血沾污了你们的宝剑。”可见她还是存在着幻想 的。当她听到两国的共同的使者萨立斯伯雷告诉她法王和约翰王因为路易和白兰绮的婚姻而达成和解时候,起先她还不相信,萨立斯伯雷告诉她就说:“它是全然确 实的,正像你说的那般人全然虚伪的一样”。康斯丹丝就说:“那坏事的本身是那样罪大恶极,谁要是说起了它,也会变成一个坏人。”她对法王腓力普说:“你用 虚有其表的尊严欺骗我,它在一经试验以后,就证明毫无价值。你已经背弃了盟誓,背弃了盟誓;你武装而来,为的是要溅洒我的仇人的血,可是现在你却用你自己 的血增强我仇人的力量;战争的猛烈的铁掌和狰狞的怒容,已经在粉饰的和平和友好之下松懈消沉,我们所受的迫害,却促成了你们的联合。”潘杜尔夫说她的咒诅 是法律所许可的。康斯丹丝就说:“法律不能使我的孩子得到王国,因为占据着他的王国的人,同时一手把持着法律。所以法律的本身既然是完全错误,法律怎么能 够禁止我的舌头咒诅呢?”但是康斯丹丝不管她是如何的哀求法王重新拿起武器,重新开始战争,法王并不答应,虽然在潘杜尔夫的煽动下法国与英国重新开始了战 争,但双方各有胜负,最后只得罢战,而亚瑟却被英军抓获,最后因越狱而死在监狱的墙下,康斯丹丝的希望自然完全破灭了。

萨立斯伯雷伯爵、彭勃洛克伯爵、俾高特勋爵。这 是英国的三个大臣,原先得到约翰王的高度信任,但他们因为亚瑟的死怪罪于约翰王,而逃离了英国投奔路易太子,做了英国的叛徒,在英国的总指挥庶子腓力普的 追击下,狼狈而逃,最后只得听从法国茂伦将军的劝告回到英国去。他们自知理亏。只得去找到约翰的儿子亨利亲王一起回国,到约翰王身边忏悔,得到约翰的谅 解。这是一些反复无常的小人,是没有一点骨气的人。

这出戏剧的主题是反对教会,反对外国入侵,保卫祖国的领土安全,同时也批判了篡位的约翰,对于亚瑟和他的母亲的遭遇表示同情。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发言者:??发表时间:2011-5-5 21:27:00??IP地址:220.173.136.*
庶子腓力普算是丑角么?
收藏文章

阅读数[2083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