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此曲只应天上有——画坛奇观尤无曲

王志清

1

南通,位于共和国的东南沿海,与上海、苏州隔江相望。

莽莽大江,奔腾东来,与黄海和东海踊跃相抱,在这里形成了江与海精彩碰撞的奇观。北宋名相王安石踏上南通的土地,观其壮阔之境而惊呼曰:“遨游半是江湖里,始觉今朝眼界开”。

在中国社会进入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的新时期,两院院士吴良镛教授来南通考察,顿生灵感,提出了“中国近代第一城”的命题。

嗟夫,一方山水养一方人。

南通,画家辈出,当代画坛鼎鼎大名的人物就有王个簃、尤无曲、高冠华、范曾、袁运生、袁运甫等,而具有国际影响的侨居法国的油画大家赵无极,也是生于北平,长于南通。

论名头,尤无曲在10年前还不算是“大名头”,然而,特别是当下,无曲老名闻遐迩,艺惊画坛,被誉为南宗山水画的最后守护人。

尤无曲在绘画大师毕集的20世纪30年代就曾驰名一时,后由于诸多原因,加上他自己自觉“边缘化”的淡泊,而被隐没了半世纪。如今的尤老,老而弥坚,重新闪亮崭出。当代著名画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薛永年先生著文指出:

二 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叶,继“八五”新潮之后,中国画坛出现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线。这就是一些湮没不彰的传统派画家受到空前关注,先是两位已故的传统大家陈子 庄和黄秋园被德高望重的画坛师首与学界名流郑重推出,接着另几位艺高而运蹇的传统派画家被陆续发现,其中包括天津的梁崎、江西的陶博吾、安徽的黄叶村、南 通的尤无曲等等。他们由边缘进入主流、由默默无闻而声名远播。透过他们的艺术,民族传统中久已遮蔽的部分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彩,人们从中看到久已失落的光 辉,引发了对深层传统的思考与追寻,开始了对传统的重新解读。因此可以说,在新时期美术史上这些传统派画家的发现是一个划时代的大事,对二十年来中国画的 发展走向造成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薛永年教授文中认为,由边缘进入主流的传统派大家中唯一跨过千年门槛活到新世纪的只有尤无曲,而在绘画实践和绘画理论上将中国画推向一个新高峰的也只有尤无曲。

于是,我们把镜头对准了画家尤无曲。

2

尤无曲先生于三年前驾鹤西去。

己丑阳春,我们走进了研究和展出尤无曲书画的“光朗堂”——尤无曲艺术馆。

迎上来的是其嫡孙,约摸年在不惑间,平头,便装,谦恭而儒雅,这就是近十年来以一人一已之力而全面展示尤无曲艺术的尤灿,被时人誉为“比尤无曲更了解尤无曲”。

光朗堂里,正在播放尤无曲的专题片。这是2005年央视《人物》栏目播放大型纪录片《水墨大师――尤无曲》。活生生的尤老出现在投射屏幕上:晚年尤无曲用瓷盆里的淡墨水倒在宣纸上,手指滚一下,创作泼墨作品。

楼上尤无曲业绩展,展柜里陈列着尤无曲的著作,展台上陈列着尤无曲的年表,局部按光朗堂画室旧样布置,墙上镜框里陈列着尤无曲作品。尤无曲宣统二年出生时的藤榻,尤无曲去世前一直坐的藤椅,也是陈列品。

尤无曲艺术馆取名“光朗堂”,典出无曲老。据说尤老83岁时尿血不止,检查后发现肾里有肿瘤,病情危重。民间传说83岁 是老年人的一大关囗,做不做手术,无曲老心里很犹豫。那天,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在舅舅家的大院里怎么走也走不出了,突然见有一个胖胖的人在洗脸,便上前问 路:大街怎么走?那个人看了他一下,说了两个字:光朗!他一下子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但见天光大亮,灿烂的阳光涌进屋里,明朗异常。尤老以为是天之告 示,是光明的天意,便决定马上做手术。手术十分成功。农历十一月初二病愈,尤老赋诗一首:“手术老年太异常,引吾示朗是前光。三更已过黎明至,不与人间论短长。”自此将画室更名为“光朗堂”。

3

尤无曲(1910--2006年)名其侃、号陶风、晚年自署钝翁、钝老人。斋号有古素室、后素斋、光朗堂等。尤无曲诗书画印兼擅,且精通园艺。晚年顿悟“水”道,衰年变法,创“笔墨水融”法,将中国画用水的理论和实践发展到一个里程碑的高度,对新世纪中国画的发展和走向作出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荣宝斋出版社于2005年出版《荣宝斋画谱》第一百八十辑尤无曲的绘山水部分。《荣宝斋画谱》系列保留了中国历代画学的传统,又照顾到了各时代的流派,因而它是迄今为止美术圈内学习中国画的最高范本,又是收藏书画圈内研究书画鉴赏的最佳样本,能入选《荣宝斋画谱》系列,当是画家梦寐以求的殊荣。《荣宝斋画谱》是由陈毅作序,1962年开始出版,四十多年来,这套丛书收录了中国美术史上历代大家一百多人。尤无曲的入选,使他成为中国画艺术长链中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与前贤后彦,共辉千秋。

同年,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收藏了尤无曲的作品,央视十套《人物》栏目播放了大型纪录片《水墨大师——尤无曲》。至今,此节目已经重复播出20余次之多,尤无曲一时间声名远播。

2006年,荣宝斋出版社又隆重推出大型画册《尤无曲画集》,这一巨著,光分量就近十斤重,全面展现了尤无曲完整清晰的长达九十二年的创作历程,展示了其画艺生动嬗变的轨迹。尤先生的艺术人生,漫漫九十余年,跨越了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历史时期。像尤老这样长达九十二年的各个时期代表画作的展示,堪称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

2008年荣宝斋再次推出《近现代篆刻名家印谱丛书——尤无曲》,同样是尤老长期坚持和发展中国文化优秀传统的艺术标本。

尤无曲的绘画艺术,其价值越来越为世人所认识。其同乡范曾大师慨然为《尤无曲画集》作序,题为《古道照颜色》,他在序中这样赞誉说:

尤无曲先生已年届人瑞之龄,而身体健顽如少年,茶龄当不为上限,百龄更不为下限,我为故国艺术祷,为通州荣誉祷,深先生青春常驻,芳馨永播。

绘画本是寂寞之道,尤无曲先 生以他撄宁澹泊的心怀,不为物喜、不以已悲的品格,五十年来于寻常巷陌、斜阳草树中虔诚而静谧地在水墨世界之中游弋,笔自清华、格自高逸,那是一片般若之 境,那是智慧的所在。五十年与世无争,“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老子·第六十六章》)这是谢绝荣华,杜门却轨的隐士生活,于是,他在冥冥中与 天地精神相往还,他的画是一首首王维式的诗,在水墨迷蒙处我们不禁高吟苏东坡:“识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的华章,同时为我中华文化之尚未沉沦于溷浊的泥 淖而庆幸。这片水火不能侵,虎豹不能入的家园,原来是由几位隐士所捍卫,他们是:陶博吾、黄秋园、陈子庄和尤无曲,而硕果仅存者乃我通州之尤无曲,这自是通州人的无上荣光。

范曾高度评价了尤无曲的意义,颇有分寸地估量了他的高度。应该说,像尤无曲这样的山水画大家的出现,更加充分地证明了中国画艺术生生不息的强大生命力。

尤无曲钟情乃至痴情中国山水画,经过九十多年一以贯之的学习、研究、探索和创作,全面继承了中国传统山水画艺术,成为当代画家中传统功力深厚的一代画家,成为中国传统山水画艺术的集大成者。诚不愧为范曾所称道的“南宗山水画的最后的守护人”也。

4

尤无曲出生于江苏南通。

南通,传统文化积淀丰厚,又由于张謇较早地挟入了现代文明之风,更是人才辈出。无曲其父乃传统文人,其叔父留学归来从事教育,其兄虽是从事自然科学的昆虫学家,但非常热爱传统文化,且是刻砚高手。这些均对无曲在文化上有着深刻的影响。

尤无曲从小就表现出很高的绘画天赋,19岁考入上海美专,直接从二年级读起,得黄宾虹、郑午昌等诸师亲授,次年便加入了蜜蜂画社。

1939年,上海收藏大家严惠宇将其举荐给自己的结拜兄弟、京派大画家陈半丁,成为陈半丁大师的入室弟子。尤无曲主攻山水,兼学花卉、篆刻,京城三年,饱览历代名画真迹,并与时贤名家同游,画艺大进。

1941年冬,尤无曲在北京举办个展,齐白石特地前往捧场,并以140块大洋买下了展出的《纤夫图》。齐白石还亲自为尤无曲定下高润例“五尺四百元大洋”。尤无曲一时誉满京华。

1942年至1952年寓居上海10年,临遍严惠宇先生所藏历代名画真迹。此期间还亲炙汤定之、秦曼青诸老,并与刘伯年、君诺切磋绘事,被称为“云起楼三客”。

1952年回故里,潜心探索,师法自然。自1979年起,七十岁高龄的尤老还三上黄山,深悟水法,高度重视水的作用和运用,创大泼墨绘画新法,画风大变。尤老独创一派泼墨山水,先泼后画,加强水法运用,画出千变万化的“夺天工造物真魂魄”的新“水墨”山水。在创作理论上,创“笔墨水融”说,为中国2000年后的新千年水墨山水画发展拓展了艺术表现空间,使中国山水画进入了一个新的“水墨时代”,也引发了中国画坛对传统走向现代的思考。

纵 观尤无曲的艺术生涯,其艺术发展的最好时期,是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这充分证明,艺术家的命运与国家命运、时代命运紧紧相连。特别是在其生命的最后两三年 里,尤无曲的“笔墨水融”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尤老认为:“用水难于用墨,用墨难于用笔,笔与墨会,墨与水会,是为氤氲。” 尤 老坚守传统,师心独创,形成了他独有的“和谐文化观”。他所倡导的“笔墨水融”说,强调“融”字,讲究笔、墨、水三法融会贯通,在笔墨水融中,笔与墨会, 墨与水融,氤氲散漫,圆融化合,形成了物各自然、且浑然和谐的整体。尤老变法,笔墨一变传统的反复积、染、皴、点的老辣深厚,而发展成为一种从容淡泊、中 和静穆的艺术风貌,开创了泼墨山水的新境界,将中国画的用水艺术发展到一个的崭新高度。

深厚的家学渊源,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并存互补的时代精神陶冶,使得尤无曲潜心传统,锐意变法,摒弃功利,清静高蹈,追求崇高的艺术境界,创造出山水画作的情墨天合而物我两忘的境界。

5

尤灿打开《尤无曲画集》,让我们在艺术的真善美的境界里徜徉。

这本画集里,展现了尤无曲多方面的艺术成就,除了中国山水画与花卉画,还有书法、金石的艺术,以及尤无曲的诗选。同时,还展现了尤无曲创作的部分盆景艺术杰作。

《画集》其后附有尤无曲先生小传与年表,是尤老学习、研究和创作的九十年历程的生动记录。

尤无曲画如其人,他的画风,他的和谐文化观,得益也得法于尤老的为人处世。尤老“不与时人争名”,而以艺术立身,务实创造,师法天地,逍遥于争竞之外。尤无曲曾经深刻地指出:

山 水画是通过画家的性灵把握自然灵性的一种艺术实践,一个画家想在艺术上达到一个相当的境界,他必须先从塑造自己的性灵开始,这就是必须先是个学识丰厚的 人,而传统中国画家要有隐逸情怀,淡泊内涵,其实质就是与自然之道暗合,因为天工造物自然形成是一个漫长而渐进的过程,无法速成,一个集大成的中国画家, 必须有一个漫长的修炼过程,通过对诸家诸法的长期修炼,集众善以为己有,并使造化与心源自然交融契合,从而达到所谓天人合一的境界。

这里讲的隐逸情怀和淡泊内涵,并不是说他脱离社会而高举远引,而是指他不为名缰利锁所牵连。尤老长期坚持“养晦遵时,平淡寡欲”的自我修炼,在他长达97年 的生命里,潜在的虚静天性规范了他内在主体的审美运作,表现出万物归宗的淡泊,全身心地投入艺术研究与创作,沉浸于艺术世界。这种类似庄子的“心斋”了的 心灵,心量广大而虚空,可与万物同春,可含日月星辰大地山河乃至一切草木,自然也能够与山水平等对话,以“净心”而“审象”,审美主体进入到一种自性不染 的虚静状态,生成明净、清净、纯净、澄净乃至于光明之心。从审美经验上看,画家便能够体悟到宇宙万物的内在体质和生命律动,超脱了利害和烦恼的纯然神遇, 以平和悠闲的状态而凝神专注地把握当下,入神而超脱,进而也更尊重艺术规律,其审美情感俱化为一种无为状态,与水流花开而高度默契,温润柔和地融而化之,出其神而入其化也。

在传统已经“边缘化”了的今天,坚持传统技法的尤无曲,二十一世纪之初又重新为世人所推崇,其意义已经不光光在其绘画之本身了。尤无曲重新走到当下画坛的前排,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中国画上用水技法的创造性实践,开创了泼墨山水的新境界,还雄辩地明证中国传统文化生生不息的强大生命力,同时,也有力地验证了一条真理:国运昌而文明盛、文明盛而艺运兴。尤无曲的艺术得以大成,充分证明了艺术家的命运与国家命运、时代命运紧紧相连。

6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尤无曲是当代中国水墨山水画的第一高人。

尤老是一个没有生吞活剥西方美术而走离中国传统的中国水墨画大师。

这样的评价,已经成为不少学者的共识。此等评价,虽然其中不无偏爱之虞,然而,环顾当今画坛,如尤无曲其人其画者,又有几人也?

徜徉光朗堂,徜徉在尤无曲的艺术境界里,陶醉之余,则是赞叹不已。

尤无曲意味着什么?把尤无曲放在中国美术史里来衡量,他在一个什么样的高度上?

尤无曲执著传统,矢志真善美文化,被画坛誉为“终其一生都在努力捍卫与发扬中国山水画美学思想与核心价值的艺术界的民族英雄”。

薛永年教授在《荣宝斋》杂志2009年第三期发表文章,题为《张璪传统与当代逸品——论尤无曲山水画艺术》,他开门见山地说:

二 十年前,黄秋园和陈子庄人亡业显,新世纪之初,望百老人尤无曲由隐而彰。这几位靠开掘传统潜力取得突出成就中国画家,被研究者归为传统派。诚然,黄秋园、 陈子庄和尤无曲,确实既不同于融合中西一派,也有别于与时浮沉的浅学者流,他们对民族艺术传统的深入把握,对临摹前人作品的高度重视,对意境笔墨的刻意讲 求,对山水画功能的全面理解,都深入肤理。然而,当我来到南通光朗堂之后,通过系统观赏尤无曲的精品,认真拜读家藏的详尽资料,聆听家属的述说,我发现尤 无曲大器晚成的艺术,特别是其天人合一的境界与笔墨水融的创造,提供的宝贵启示是无可替代的。

尤无曲的艺术是大器晚成的高境界的艺术,是在前人的制高点上又有新创的艺术。晚年他三上黄山归来之后,积多年的学养苦功,突然厚积而薄发地掘开了心手双畅的源头活水,推出了让人玩味无尽的精神体貌。他的这种艺术在20世纪的山水画发展中,具有特殊的价值。

中国水墨山水画千年传统,大多在笔墨程式中打转,未脱笔墨技法范畴。而尤无曲创造性地提出“笔墨水融”的观点,体现了中国哲学的“中和”观,也臻于中国诗学“思无邪”的境界,具有划时代的艺术意义。

尤老独对明月清风、山川风云,独步千古而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于精神层面获得了充分的自由,生成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状态。而通过和谐万物而洞见物性,从而体悟到内心的澄明敞亮,触处成春,艺入化境。教授纵览尤老一生而总结性地概括说:

在尤无曲入古出新大器晚成的艺术道路上,42岁是一个转折点,此前他既写生也临古,既师古人也师造化,以古法写造化,用造化检验古法,一点一滴地进行艺术积累,不急于求成,不浅尝辄止,1952年回南通以后,他就不再临古了,开始以业余时间,谋求融会贯通,画出自己的面貌。为了摆脱习惯性的图式和笔墨,他曾试验各种方法,从中寻找偶然随机中的天真。70岁以后的他的三上黄山,终于厚积而薄发地在笔墨水融中独出手眼地形成了自家的风格。……终于靠着笔墨水融的技法,实现了物与我、道与技的统一。

先生得尤家三昧也,虽没有以议论揭示而其哲意深蕴其间。尤无曲给予我们的多方面的启示:山水画创作要实现天人合一;人品决定画品;创作心态决定画的境界;百练钢成绕指柔等等。

在尤老艺术世界和精神天地里徜徉了一回,笔者似乎暂从功利物欲的羁绊中解脱了出来,而我何以能够远离浮躁风日甚的当下呢?


原载:香港《华夏纪实》总期23/2009年5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98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