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究竟是谁?

邹德浩

究竟谁是《金瓶梅》的真正作者?书上所署笔名“兰陵笑笑生”究竟是何方人士?这个中国文学史和金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四百多年来一直困扰着专家学者和读者。最近,浙江学者陈明达撰文指出,《金瓶梅》作者为明朝黄岩人氏蔡荣名。

陈明达先生多年来潜心研究考证《金瓶梅》,以破解“谁是《金瓶梅》真正作者”这起谜案。去年11月,陈明达推出长篇论文《(金瓶梅)作者蔡荣名考》,以翔实的证据,考证出明朝黄岩人氏蔡荣名是《金瓶梅》真正的作者。

蔡荣名(1559--?)字去疾,别字簸凡,明黄岩人。出身书香门第,习研古诗文。曾祖父蔡余庆,进士出身,曾任汀州知府。祖父蔡绍科,举人,曾任大理知府。叔父蔡宗明,进士出身,官至礼部郎中。蔡荣名少小聪慧异常,17岁时考中头名秀才。但他我行我素,偏激狂傲,不耐繁文缛节,多次赴省试均未中举。于是就纵情诗酒,醉中成诗。著有《太极注》、《芙蓉亭诗钞》。蔡荣名于24岁北上拜谒王世贞,深受赏识,延为上宾。留住在府。

陈明达从八个方面考证:1,书中大量独特的黄岩方言证实只有黄岩人才能写得出来。2,蔡荣名的出身、经历和秉性符合写作《金瓶梅》的身份;《芙蓉亭诗钞》更是提供了直接的证据。3,王世贞鼎力相助蔡荣名完成写作《金瓶梅》。王世贞诗“袖携天台石,吐作弇山云”。“两年两扣先生门,沾沾所见惬所闻”及蔡荣名《弇山行》证实,《金瓶梅》初稿是蔡荣名的,也是蔡荣名在弇山园两年最后定稿的。4,王世贞“袖携天台石”;欣欣子序“吾友笑笑生为此,爰馨平日所蕴者,著斯传”;《金瓶梅》36回955页:蔡状元道:“学生蔡蕴,贱号一泉,”“泉”,水源也,黄岩话“水、书”同音,均念“xu”。意思就是蔡蕴书源也。三者均指《金瓶梅》书稿出处,证实笑笑生就是蔡荣名。5.“兰陵笑笑生”出自王世贞诗“吾怜蔡去疾,不去陶陶酒人疾”中的“陶陶酒人”,兰陵指代酒。“欣欣子”的“欣欣”出自王世贞诗“沾沾所见惬所闻”中的“沾沾”;6,欣欣子书于明贤里之轩”。“欣欣”的第二个含义是“欣欣向荣”,所以,整个署名隐含“荣名闲里书之于轩”。7,《金瓶梅》跋中的“钜公”指张居正。王世贞与张居正是同年,要影射张居正,必须让作者隐姓埋名,所以托名“兰陵笑笑生”。8,历来许多学者不解的疑惑在蔡荣名身上都能找到答案。如“三七”、“凤城”、“芙蓉亭”等的出处。

陈明达的研究成果引起海外汉学界和媒体的重视。美国、香港等报刊发表了陈明达的论文。

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冰凌认为,陈明达先生的考证角度新颖,论据翔实严谨。他的推论对活跃金学界的学术研究,破解谁是《金瓶梅》的真正作者,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我们已邀请陈明达先生赴美作学术交流和演讲。

附陈明达论文:

谁是《金瓶梅》作者

万历刻本《金瓶梅词话》(以下简称《金》)作者兰陵笑笑生之谜是金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四百年来无人可解。本人经多年考证,确定明黄岩人蔡荣名(1559--?)为《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是他的托名。“流行者”为王世贞。王世贞的弇山园就是“明贤里”、“阆苑瀛洲”,是“金瓶梅”的梦工场。

神秘的“古文辞”

明万历十年(1582年),24岁的蔡荣名(字去疾,别字簸凡。明黄岩人。)在屡试不中、家道中落、走投无路的困境中,不甘寂寞湮没,带着自己的诗文,北上拜谒王世贞。王世贞是明嘉万时期“后七子”首领,文坛泰斗。出人意料,王大奇之,把蔡延为上宾。他在《赠蔡簸藩先生》中说:“天台蔡去疾千里见访,袖出古文辞为贽,时年二十有四,豪士也。留饮累月,尝醉堕予山池中。”(《芙蓉亭诗钞》卷首题词)”。(以下简称《芙》)但四百年来,蔡荣名的诗作并无独到之处,古文辞也无从查考,当时记载王世贞“延为上宾”,令人颇为费解。其实王世贞一开头就告诉我们蔡荣名给他的不是诗文。请看原话:“袖出古文辞为贽”。浙江通志》、《台州府志》都以王世贞这句话为依据记载,“以古文辞自许,王世贞延为上宾”。试想,古文辞好到令王世贞侧目的人,竟然中不了举。并且更无蔡荣名的古文辞片言只语存世。这些都不免令人疑窦丛生。从语气看,王世贞的诗不是初次见面所写的,而是以后写的。蔡荣名《玉杯赋》“南山美玉显身兮,无人识其为珍……龙非池中物兮,风云会兮将升天”可以证明当时并没有人欣赏他和他的古文辞。历史记载只说“以古文辞自许”。并没有说王世贞赞赏他的古文辞。把“王世贞延为上宾”理解为赞赏他的古文辞。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延为上宾”的奥妙就在“古文辞”三个字上,并且只有黄岩话这把“金”钥匙才能打开。这是一个谜语。谜面是“古文辞”,古文合起来是“故”字,辞,国语读“ci”,黄岩话却与“事”同音,所以古文辞的谜底是“故事”。故事是什么?就是词话、话本。王世贞《赠文学蔡去疾》“袖携天台石,吐作弇山云”可以印证谜底是正确的。如果是古文辞,就不是“天台石”,用不着“吐作弇山云”重新创作。所以蔡荣名的“贽”,公开示人的是“古文辞”,用来障目。而真正的“贽”是《金》的初稿。可能是只有80回的初稿。王世贞看到“古文辞”《金》如获至宝,把他“延为上宾”也不足为奇了。

《芙蓉亭诗钞》与王世贞的诗

《芙》是蔡荣名唯一一本存世的作品,里面有许多他与王世贞交往的记载。当我在《芙》里看到王世贞的卷首题词诗:吾怜蔡荣名,不荣龊龊尘世名。纵然茂才冠东越,自有微尚依西京。吾怜蔡去疾,不去陶陶酒人疾。小饮犹倾三百杯,大醉须眠一千日。两年两叩先生门,沾所见惬所闻。袖携天台石,吐作弇山云。先生舍身作道民,南斗黯没干将文。饔头颇足中山酒,只是无名可借名。(《芙》卷首题词)和蔡荣名的《弇山行》后,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就象拿到了开启《金》锁的金钥匙。谁是作者?素材哪里来的?在哪里写的?作者为什么要隐姓埋名?兰陵笑笑生的出处,欣欣子的出处,均释然于心。原来他们玩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金》也。

君子之约“舍身作道民”

先说作者为什么要隐姓埋名?王世贞看到“古文辞”(实是《金》稿)后。天王对地虎,正合他的心。本来蔡荣名也象李时珍一样来找救星王世贞。刚巧王世贞也有事要一吐为快,“有所刺”“有所谓”也(《金》序,《金》跋)。两人一拍即合。但是,王是“弇山之北大荒(600598,股吧)西,有鸟五彩向南啼”(《芙》卷三10页)已经大有名头了。他要爱惜自己漂亮高贵的羽毛,不能失着坏了名声。初看是这样。实际上,真正的忌讳原因是“刺”的主角是他的同年、“帝者师”张居正(“池鱼”“琵琶”严嵩)。无论张居正身后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都不能让人看出《金》是在影射张居正。更不能让人看出《金》是王世贞指使别人写的。张居正流芳百世,皇上不会饶他;张遗臭万年同年们不会饶他。会指责他落井下石,人品低下。所以,“犹抱琵琶半遮面”,对写《金》讳莫如深。正是“人皆好之,人皆恶之。”(《金》欣欣子序)。因此附加了条件与蔡荣名订了君子之约:“先生舍身作道民,南斗黯没干将文”。一是说服蔡荣名隐姓埋名作道民布道;二是披上漂亮的劝善的外衣,说明《金》不是淫书。这与欣欣子序“明人伦,戒淫奔,分淑慝,化善恶,知盛衰消长之机,取报应轮回之事;”廿公跋“中间处处埋伏因果,作者亦大慈悲矣。今后流行此书,功德无量矣。不知者竟目为淫书,不惟不知作者之意,并亦冤却流行者之心矣”意思一致。(书中可以看出,后20回是“急就章”)。三是保证刊出。“今后流行此书,功德无量矣”(廿公跋)。“嗜酒只因缘未尽,苦吟应是债难偿”。(《芙》卷五12页)。“沈酣已尽此生心”。(《芙》卷五11页)。可以印证“君子之约”的存在。从跋“不知者竟目为淫书,不惟不知作者之意,并亦冤却流行者之心矣”可以看出,作者和“流行者”是两个人。作者蔡荣名只负责创作,“流行者”另有其人。这个人就是王世贞。蔡爽快地答应了。“不荣龊龊尘世名。”“快意何须死后名”(《芙》卷三7页)。于是一个出力,一个出资,蔡荣名寄迹弇山园二秋,精心炮制《金》。王对蔡的表现非常满意。“两年两叩先生门,沾沾所见惬所闻”。当然,他也对蔡荣名隐姓埋名表示歉意。“饔头颇足中山酒,只是无名可借名。”后来,王世贞没有履约,因为出现了不可抗力。王世贞万历二十一年卒于家。“惆怅青云不复依,百年心事一朝违。”(《芙》卷六11、12页)

兰陵笑笑生横空出世

金学界找不着北的兰陵笑笑生和欣欣子在《赠文学蔡去疾》里找到了出处。“吾怜蔡去疾,不去陶陶酒人疾”。“陶陶酒人”对“兰陵笑笑生”。“陶陶”、“笑笑”都是快乐的意思;兰陵是酒的代称。据王利器先生主编《金瓶梅词典》221页“金华酒”解释“或谓即兰陵酒。明.李时珍《本草纲目》卷25:东阳酒即金华酒,古兰陵也”。“沾沾所见惬所闻”,“沾沾”对“欣欣”。这也证明笑笑生和欣欣子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欣欣子序也是作者写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绞尽我们脑汁的兰陵笑笑生、欣欣(子)竟是作者信手拈来随意对的王世贞的诗句。兰陵笑笑生的始作俑者就是蔡荣名。兰陵笑笑生就是蔡荣名。这是毋庸置疑的。

著名《金》学者魏子云先生在《从金瓶梅的问世演变推论作者是谁》中断言,“作者不是山东人是江南人”。【苏联】勃·里弗京在《兰陵笑笑生和他的金瓶梅》中生动地描写了作者的形象:他言词俏皮,醉时能无所顾忌地讲些粗话,讥笑富人的权力,嘲弄贪财、吝啬和其他恶习”。夏志清教授和日本学者小野忍还进一步判断出作者的身份和地位。夏志清先生,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在《金瓶梅新论》中说:“但是这些文人中没有一个知道其作者的姓名,就说明他是一个地位卑微的人物,不属于全国皆知的名流人士。”小野忍,文学博士,日本私立和光大学人文学部教授。《中国古典文学全集》的总主编之一。他说:“作者可能就是个玩世不恭”的文人,讽刺、痛骂现实中的阴暗面,往往倾向于恶作剧,缺少尖锐的批判。他们虽然不知道作者的名字,判断却非常准确,与蔡荣名完全吻合。(四位先生的言论均摘自胡文彬编《金瓶梅的世界》)。

兰陵笑笑生、蔡荣名、蔡蕴三位一体

“袖携天台石,吐作弇山云”,再一次明白地告诉我们作者是蔡荣名。《金》初稿也是蔡荣名带来的,是在弇山园定稿的。欣欣子序说:“吾友笑笑生为此爰馨平日所蕴者,著斯传”。第36回955页:蔡状元道:“学生蔡蕴,本滁州匡庐人也,贱号一泉,侥幸状元。”蔡蕴这个名字非常特殊。是作者精心设计的。一个“蕴”字与“笑笑生”打了个同心结。真的有画龙点睛之神效。纵观全书,凡是《水浒传》原有的名字,作者都沿袭使用,凡历史上实有其人的,无论忠奸均实行实名制。甚至象蔡京的两个儿子蔡攸、蔡修也是实名。唯有蔡蕴是个例外。因为从隋唐开科到清末寿终正寝。状元寥寥数百名,都是有名有姓记录在案的。宋徽宗时实有状元蔡嶷(河南开封人,字文饶。崇宁五年【1106】丙戌科状元)官拜秘书正字。曾尊蔡京为叔父。对于蔡嶷,作者一反常态,改名换字转籍贯,使原型面目全非。还搞了个皇帝因言官异议不得已把第一名安忱降为第二,把第二名蔡蕴招为状元。这在殿试时有可能吗?这说明蔡蕴这个人非叫蔡蕴不可。由第二名硬是擢为第一名,做个侥幸状元,也是有缘故的。因为探花只是金榜题名,状元才是金榜题名荣登榜首,状元才是“荣名”。探花充状元,不就是差状元吗?黄岩话“差”“蔡”同音,都念“ca".差状元就是蔡状元、蔡荣名。泉,水源也。水、书黄岩话同音,都读“xu"(需)。水源即书源也。56回1527页“水”秀才,就是“书”秀才。75回2223页“我猜姐姐管情又不知心里安排着要起什么水头儿哩”。“水头”也就是开“书头”。这样,“蔡蕴,贱号一泉,侥幸状元。”就是蔡荣名蕴书源也。从这三个出处可以看出,笑笑生、蔡荣名、蔡蕴三个人是同一个人。所以说《金》作者就是蔡荣名。

永远铭记二十四岁

《金》作者是蔡荣名盖棺定论的“长命钉”还有《金》第96回、第97回陈经济的年龄和第96回回末诗。王世贞在《赠蔡簸藩先生》中说:“天台蔡去疾,千里见访......时年二十有四”。96回2863页陈经济说:“我二十四岁”。97回2868页春梅对陈经济说:“我大你一岁,二十五岁了。”97回2870页经济便告说“小弟虚度二十四岁。”这里一再强调年龄二十四岁。终身难忘的二十四岁。明摆着是说作者自己。作者更在书中记录了自己24岁时第一次拜见王世贞受王青睐感恩戴德的激动心情。96回末2866页“良人得意正年少,今夜月明何处楼。”“白玉隐于顽石里,黄金埋在污泥中,今朝贵人提拔起,如立天梯上九重。”此时此刻的陈经济已经露出无赖、败家子的“庐山真面目”。他是“良人”、“白玉”、“黄金”吗?不是!这是作者当时受王世贞青睐的情景。读到这里,始知蔡荣名《玉杯赋》“南山美玉显身兮,无人识其为珍……龙非池中物兮,风云会兮将升天”非妄作。是我们眼拙,被两个黄金搭档“风云会”“脓着”骗了我们。

弇山园就是“阆苑瀛洲”“明贤里”,是《金瓶梅》的梦工

王世贞的诗和蔡荣名的长诗《弇山行》都证实弇山园就是“阆苑瀛洲”“明贤里”,是《金》的梦工场。《弇山行》说“寄迹山中二秋矣,其胜不可穷,姑指可名状者一百五十八境以长韻收之。”看了《弇山行》,《金》的影子就挥之不去,“弇山”风花雪月,过去现在未来同现,天上人间共存。尽管作者尽量想避开《金》,但最后一句“知还草亭偕九友,长从指迷峰下眠”还是露出明显的马脚,因为西门庆热结十兄弟就是为王世贞的九友斋而设计的,《金》卷首开门见山“阆苑瀛州,金谷陵楼-----更无荣无辱无忧------倦时眠渴时饮醉时讴。”王世贞“吾怜蔡去疾,不去陶陶酒人疾。小饮犹倾三百杯,大醉须眠一千日。”(《芙》卷首题词)。蔡荣名“难忘千日中山酒。”

(《芙》卷六11页)。“风送疏钟催进酒,月移修竹助高吟”。(《芙》卷五11页)。可以互相印证。这就是作者的创作心态和创作环境。王世贞逝世后,蔡荣名才承认“阆苑瀛洲”就是弇山园这个事实。“重登缥缈楼前望,阆苑仙宫万岁期。”(《芙》卷六11页)

蔡荣名不荣而荣不名而名

王世贞“沾沾所见惬所闻”,蔡荣名却心有不甘,虽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敢越雷池半步。但在底线之内处处表现自己。“欣欣子书于明贤里之轩”不但忽悠了读者,连“流行者”王世贞也被灌了米粉汤。弇山园是“明贤里”王世贞就是“明贤”。这高帽,高。实际上他说的是“名闲里”。《金》25页“一时怒发无明穴”;78回2228页“心头一点无明火”。作者都有意把“名”写成“明”。34回880页“第四个游守,第五个郝贤。”就是“游手好闲”。“欣欣”基本词义有二:一喜乐貌,二草木茂盛貌。一、欣欣对“沾沾”,加“子”欣欣子对笑笑生,合情合理。实际上作者隐含二、欣欣向荣之意。“荣名闲里书之于轩”,是作者隐于书中的真实意思,做到不荣而荣不名而名。这也是王世贞始料不及的。

令人费解的黄岩方言

《金》一百回,洋洋洒洒使用了大量的吴语系方言。日本金瓶梅研究学者鸟居久靖(1911-1976)。日本私立天理大学名誉教授,日本中国学会会员,中国语言研究家。1935—1942年赴中国,曾在北京、沈阳、长春等地居住过。著有《金瓶梅中的歇后语研究》。(胡文彬编《金瓶梅的世界》北方文艺出版社211页)他在《金瓶梅的语言》一文中说:“如果是接触中国古典小说不多的人,立即感到行文十分费解。……坦率地说就是我自己读起来也不是没问题。”

“正是这样,作品洋溢着一个令人窒息的庶民气息。同时还要究明语言的费解之处。”

“总之,可以说这部作品展示了明代市民语言的记录顶点。”(同上215-216页)

作为中国通,金瓶梅研究学者,竟连用了两个“费解”,并且承认“自己读起来也不是没有问题,真是令人吃惊,更令人敬佩,敬佩他的诚实、坦率。现在,先来解释“语言的费解”。一言以蔽之,因为这是黄岩方言,所以不懂黄岩话的人就感到费解。

第11回285页:“省得我霸拦着他,撑了你的窝儿”。奥妙就在这个“撑”字上,在这里它只是个记音字,含有全面竞争的意思,即霸占的意思。“撑”方言音近似于“zang",可以读给你听,但拼写不出,黄岩地区现在还说“撑生意”、“撑老公”。

第20回521页“玉蕭笑道嗔道,你老人家昨日挨的好柴”,这个柴不是烧火用的柴,而是用柴棒打人,黄岩人就诙谐地称挨打为“吃柴”,“挨的好柴”就是“挨打”。

第39回1035页“正是小顽还小哩”,“小顽”指小孩,音近“弯”。

第46回1214页;“把人的鞋都别了,白穿不上”。什么叫把鞋“别了”,就是本来左右放对脚的,现在弄乱了,左右放反,穿不进了。

第54回1472页:“上了马,还打盹不住,我只愁突了下来。”“突了下来”意思是从马上掉下来,但在黄岩掉下来都叫“突下来”“突”音近“脱”。

第57回1534页:“你看这些蠢头村脑的秃驴,止会吃酒dang饭。”“dang”音“荡”,在黄岩饭量大,吃相难看叫“dang”。

第58回1587页:“教我墩了他两句”。“墩”黄岩话音近“咄”,是骂的意思。

第59回1621页:“把人粧出去杀了,才是好汉”。“粧出去”不是把人装在什么地方抬出去,黄岩说的“粧出去”就是普通话的弄出去。

第65回1840页:“我也见这老婆,这两日有些别改模样的。”“别改”在黄岩话里是别个人的意思,看到熟人象看到陌生人一样,很冷淡,毫无反应。指埋怨原来认识的人,暴发后眼高不认人了。

第86回2590页:“谁进陈经济来后边”。“谁”音近“旋".记音字。黄岩话“骗人”讲“谁人”,并且只有音没有字,作者就用“谁”字记音。

在《金》方言问题上,有两种倾向需要关注。一是乱认“干儿子”。许多地方通用的语言,硬说是本地方言。二是大路石板送人情、乱推磨。看到自己不懂的方言,北方人就说是南方话,“蛮语。”南方人则以为是北方话。也许有人会问:那么,你怎么知道你说的一定是黄岩方言,也许不是黄岩人也能写出来。在此,我重申,肯定是黄岩方言,肯定是黄岩人写的。下面我再摘录三处,如果不用黄岩方言肯定解释不通。1、妇女则目瞑息微有声嘶,舌尖冰冷四肢收(第27回718页)。2、寒鸦儿过了,就是青刀马(第32回832页)。3、一个急急脚脚的老小,左手拿着一个黄豆巴斗,右手拿着一条棉花(资讯,行情)叉口,望前只管跑走(第60回1652页)。

乏味的抄袭与生动的描写

我们再来解释鸟居久靖先生的“行文非常费解。”《金》的写作风格,叙述与描写判若二人,叙述时作者有许多信手拈来的材料,有效仿的痕迹,语言庞杂,以官话为主,间有其他方言。美国的“韩南”列举了七种来源:1.长篇小说《水浒传》;2.白话短篇小说,尤其是公案小说;3.文言文的色情传奇小说;4.宋代历史;5.剧本;6.流行词曲;7.夹有诗词的讲唱文学作品,特别是宝卷”(夏志清《金瓶梅新论》胡文彬编《金瓶梅的世界》北方文艺出版社14页)。据粗略统计,全书80万字效仿、抄袭的有60多万字,真正作者创作的仅20多万字。这些抄袭的东西,就夹杂了各种文本里原有的方言土话。而描写时,黄岩话就运用自如、非常娴熟。

第11回:280页,金莲道:“你休使他,有人说我纵容他,教你收了,俏成一帮儿哄汉子,百般指猪骂狗,欺负俺娘儿们”。“俏”音“jiao"意思是“结伙”;妇人道:“说怎的,盆罐都有耳朵,你只不叫他后边去,另使秋菊去便了。来问你,那个好来问你要。”

第27回:710页,妇人道:“我儿,你但行动,瞒不过当方土地,老娘是谁,你来瞒我。”

第54回1451—1453,却说白来创与常时节,棋子原差不多,常时节略高些,白来创极会反悔,正着时,只见白来创一块棋子,渐渐的输倒了,那常时节暗暗决他要悔,那白来创果然要拆口着子,一手撇去常时节着的子。说道:“差了差了,不要这着。”常时节道:“哥子来,不好了”。伯爵奔出来道:“怎的闹起来。”常时节道:“他下了棋,差了三四着,后又重待拆起来不算帐,哥做个明府,那里有这等率性的事”。白来创面色都红了,太阳里都是青筋绽起了,满面誕唾的嚷道:“我也还不曾下,他又扑的一着了,我正待看个分明,他又把手来影来影去,混帐的人眼花缭乱了,那一着方才着下,手也不曾放,又道我悔了。你断一断,怎的说我不是”。……常时节道:“便罢,且容你悔了这着,后边再不许你白来创我的子了”。白来创笑道:“你是常时节输惯的倒来说我”。黄岩话“创”和“抢”同音,都念“qiang”。“白来创”就是“白来抢”。

以上罗列了几例精彩的描写片断,只是想说明1、方言是很有生命力的。如:你但行动,瞒不住当方土地。“行动”方言意思跟风吹草动差不多,与官话的行动是有微妙区别的。2、作者运用方言时,并不想把《金》写成方言小说。既要体现方言的特色,又要使读者看得懂。3、作者用方言还有一个意图,因为他没有署真名实姓,他要留下证据,让后人知道他是个黄岩人。

三七、落作、芙蓉亭……

关于三七。也是作者有意为之。第62回1723页:花子油坐了一回,起身到前边,问西门庆说道:“俺过世公公老爷,在广南镇守带的那三七药吃了不曾?”就因为“三七”二字,金学界就把它作为确定作者的一个证据。因据文献记载,正式介绍三七药用效果的是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金》面世时《本草纲目》尚未正式出版,只有存放《本草纲目》手稿十年的王世贞才有可能读到,据此,有金学研究者就断定《金》作者必是王世贞。其实从《本草纲目》出发考证三七出处,立足点就错了。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三七特产局网站上发表的文章《本草著作中的三七》开门见山就是“1587年,广南府的两名军官千里迢迢捎了几棵三七到北京,请当时的大药物学家李时珍鉴别一下,因为当时这种药作为金疮药在士兵中秘密流传,据说功效如神,却搞不清它的药理。”1580年手稿就送到王世贞手里了,比1587整整早了七年。李时珍第二次见王世贞是1590年,几天后就带着手稿、王序走了。因此,没有人可以在王家看到有关三七的资料。只有蔡荣名,他的爷爷蔡绍科任大理知府多年,省亲带点道地药材三七回家情理中事。蔡荣名耳濡目染、铭记在心,一时卖弄起来,写入《金》。三七也是《金》作者是蔡荣名的有力证据。

《金》第十回,题目就是“妻妾玩赏芙蓉亭”。蔡荣名的诗集叫《芙蓉亭诗钞》,这里的芙蓉都指莲花。小说和诗歌都不爱牡丹爱芙蓉,因为牡丹太高贵,国色天香,芙蓉才是平民之物,出污泥而不染,与作者身份相符。

关于太仓话“落作”、太仓菜“川糟鱼”,“寄迹”弇山园两秋的蔡荣名跟厨役肯定有接触,写入书中就不奇怪了。

《金》中“谁人汲得西江水,难洗今朝一面羞。”(字略有出入)23回599页、33回868页、76回2293页、80回2455页共用了四次。“西江”在蔡荣名家乡黄岩很有名。

42回1114页、46回1193页“凤城佳节赏元宵”。也在《芙》卷6第7页找到知音“羸马闲关出凤城”。明确指黄岩。36回955页“安忱字凤山,”暗藏蔡荣名的籍贯“黄岩。”。经查,凤凰为神鸟。雄为凤,雌为凰。但经常是凤凰一体,凤即凰,凰即凤;《金》92回2734页“载得武陵春,陪作鸾凰友。”作者就把“凤”写作“凰”。岩属山。凤山者凰(黄)岩也。凤山也就是黄岩。称黄(凰)城为凤城,与“凤山”暗指黄岩有异曲同工之妙。

蔡荣名对屠隆应有了解,是否在王世贞家会过面不得而知。《芙》卷六11页“輓王元美师用屠长卿韻”可证。《金》引用屠文并不奇怪。

《金》93回2766页“我祖爷爷曾把谁盐种”。也是作者塞进去的私货。陈经济的祖爷爷根本没有在书里出现过。这里说的是作者的“祖爷爷 ”,曾祖父蔡余庆,成化丁未进士,初授中书舍人,升福建盐运使,终山东参政。(《康熙黄岩志》)

蔡荣名“寄迹弇山”会不会不是写《金》呢?不会。不用看王世贞诗的内容,题目也可以看出。第一首称“蔡簸藩先生”。王是文坛泰斗,蔡既无功名,又无官身,走投无路来找王,是真正的白丁。称“先生”过于敬重,不正常。第二首称“文学蔡去疾”。过去分经学、史学、文学。文学中诗赋尽可以光明正大署名发表,用不着隐姓埋名“舍身作道民”。“寄迹山中二秋”之久写成的作品。并且是王世贞“沾沾所见”的东西,竟未行于世,这正常吗?蔡荣名对王世贞的谑称,更是出人意外,让人深思。他在《芙》卷五13页说“弇园狎主酒人豪”。

《金瓶梅》跋“钜公”之谜

上面第二条说过“披上漂亮的劝善的外衣,”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蔡荣名的初稿可能劝善,轮回报应的意识不强,需要加强。二是借轮回报应影射某人,“书报私仇”。许多研究者都认为他在影射严嵩父子,其实不然。严嵩父子只是被殃及的池鱼。就像西门庆欺骗宋惠莲一样,双方都有过错。并且已经时过境迁,时间是最好的止痛剂,王世贞已经淡忘了。并且严嵩父子是死老虎,要骂尽管骂,别人不会说三道四,用不着隐姓埋名。所以,他所影射的正是他的同年张居正。捎带把严嵩也骂上了。让人看着象是骂严嵩的。“却教他蝗虫蚂蚱,一例都骂着。”(《金》18回461页)。据史料记载,王世贞因忤张居正罢官。后起为应天府尹,复被劾罢。居正死后,王才得出头。史载张居正死于痔疮。王却说死于春药。王世贞影射张居正的铁证在《金瓶梅》廿公书的跋里。笔者认为,“廿”就是万历廿年,“公”就是王世贞。跋是以王世贞的名义写的,是口授还是亲笔不得而知。但肯定是与《金》作者蔡荣名一起写的。因为这里也有用黄岩话这把《金》钥匙才能打开的《金》锁。“金瓶梅传为世庙时,一钜公寓言,盖有所刺也”。(《金》跋)这“钜”字,就是一个拆字谜,拆开就是巨金,“巨”与“居”同音,但“金”与“正”普通话不同音,然而,这两个字黄岩话都读“jin”。“巨金”就是“居正”。这就是谜底。许多研究者都找严嵩父子、胡宗宪对照分析,实际上许多分析都是对的,就是没找对人。我这里也分析二个。就是西门庆最宠爱的潘金莲表面看是第五个妻妾,加上死去的陈大娘子、卓二儿,实际上是第七个,影射张居正宠爱第七个小妾。55回 1477页:“千岁蟠桃带露携,携来黄阁祝期颐。八仙下降称觞日,七鳳团花织锦时。六合五溪输贺轴,四夷三岛献珍奇。羲和莫遣两丸速,愿寿中朝帝者师。”千百(期颐)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帝者师)。这一组数字缺万、十、九、一,这里有什么玄机呢?没有万岁,第一是帝者师,是揭露张居正专权,没有皇帝只有帝者师;二是讽刺张居正专权不久(九),没“十”年就死掉了。难道除了张居正还有情况和他一样的人吗?!吃春药,生秽病,纵欲亡身就更是秃子头上的虱子。

综上所述,所有证据都与蔡荣名吻合。证实《金瓶梅》作者就是蔡荣名。

参考资料:

《芙蓉亭诗钞》蔡荣名 著、《本草纲目》 李时珍 著

《浙江通志》、《康熙黄岩志》、《李时珍与<金瓶梅>》黄霖

《金瓶梅词典》王利器、《宋史》、《明史》、 水浒传》施耐庵

《本草著作中的三七》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三七特产局

《黄岩志》2002年版、《南词叙录》明徐渭

《中国人名大词典》臧励和等编、《菽园杂记》明陆容

《金瓶梅的世界》胡文彬编北方文艺出版社

原载:人民网
收藏文章

阅读数[1758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