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武侠小说研究

重温武侠宗师昔时梦——梁羽生少年同窗好友钟文典的回忆

孔妮 潘玲
新派武侠小说开山鼻祖梁羽生近日在悉尼病逝,噩耗传来,梁羽生的亲朋好友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日前,记者电话采访了广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钟文典,这位与梁羽生同龄、同乡、同学的好友在回忆起梁羽生昔日的一切时,言语间仍流露着深深的悲伤。

  老师同学眼中的小才子

  1937年,梁羽生与钟文典一起就读于蒙山县城唯一的一所中学——蒙山初中。在钟文典的印象中,当时的梁羽生喜静不喜动,平时不是很喜欢参加又蹦又跳的课外活动,但对诗词、古典文学作品却特别痴迷。因此,梁羽生的书包里总会有一本诗词书或古典名著。在闲暇之余,甚至是课间的几分钟,教室外喧闹声一片,而他就静静地呆在座位里,手中捧着一本书,认真地看着。当他阅读到书本精彩的地方时,眼眸中还会散发出惊喜的神采,仿佛手中的书在他眼里就是一样不可多得的珍宝。
  古诗云“小荷才露尖尖角”。据说,梁羽生在当时已经初露文采。由于梁羽生博览众书,熟背诗词,所以常常在聊天之时不经意间就出口成章,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他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小才子。钟文典告诉记者,当时与梁羽生聊天,话题只要一涉及古典文学或诗词,他的兴趣就上来了,话匣子便关不住,立即滔滔不绝地聊起来。“津津乐道,眉飞色舞”,钟文典用这八个字概括梁羽生当时谈古典文学或聊诗词的情景。

  生活中的随意少年

  梁羽生出身于书香门第,家中有一些产业,在蒙山算得上是个富裕人家,但他在生活上却不拘小节,对穿着、饮食等方面十分随意,没有过高的要求。
  梁羽生除了对手中捧着的那本书有讲究和要求外,对其他方面根本就不在意。钟文典回忆说,当时大家都是在学校寄宿,自己照顾自己。与其他同学一样,梁羽生穿的是普通的衣服,在食堂吃的跟大伙也一样,有时还随意得不修边幅,生活上非常节俭。
  当时学校要求学生参加军训,这对于喜欢看书不喜动的梁羽生无疑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例如军训时的绑腿,大家都按照教官的要求绑好,可梁羽生似乎心思并不在这里,常常左一下右一下地随意绑,所以他的绑腿的形状总与其他同学的不一样。另外,梁羽生的不拘小节还表现在,他的衣服其实很少,穿来着去就是那么几件,而军训后出了汗的衣服,就用花露水喷一下权当换了一件衣服。

  不知梁羽生是昔日同窗

  1943年至1945年,是梁羽生一生颇为关键的几年。当时香港和全国各地的学者来到蒙山避难,其中有两位学者对梁羽生以后走的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这两位学者就是历史学家简又文和国学大师饶宗颐。梁羽生得到了他们的帮助和指导,受益匪浅。后来,梁羽生离开了蒙山到香港发展,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这两位学者的影响。当时由于通讯条件的限制,钟文典与梁羽生从此就失去了联络。
  上世纪80年代初,钟文典在广西师范大学的电教馆内无意中看到了一部“白发魔女”的电影,当时只知电影的原著作者名为梁羽生,但却不知道这就是昔日同窗好友陈文统。直到1987年的春天,梁羽生从香港回到蒙山,蒙山县政府致电钟文典回乡相聚畅聊时,钟文典才得知当时看到的电影“白发魔女”的原著梁羽生就是陈文统。分别四十三年再相聚,20岁出头的小伙子都已经成为了白发苍苍的老人,两人都欷歔不已。当时由于梁羽生要急着去南宁,所以相聚时间并不长,只是一顿饭的时间。
  钟文典没想到的是,梁羽生在南宁办完事之后,一转车来到了桂林,并兴冲冲地直接来到了他的家里。这位老同学的突然造访,着实给了钟文典一个很大的惊喜。于是两人谁都没有通知,静静回到两人昔日就读的母校——桂林中学。看着母校的一花一草,读高中时的情景像放电影般的一幕幕闪过,探访完母校的两人似乎还意犹未尽,回到梁羽生下榻的旅馆,两人又畅谈了一个晚上,聊着大家分别四十三年的奋斗、经历及思乡情,两人都不由得感慨万千。

  当年一别竟是永远

  至此,两人就开始恢复了联系,梁羽生常常打长途电话,与钟文典叙旧,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梁羽生还常常给钟文典寄来新作,钟文典考虑到众多喜欢梁羽生的书迷,于是就在广西桂林图书馆设立了一个“梁羽生专柜”,把梁羽生赠送的书籍以及有关他的报刊消息、题字都存放在那里,让“梁迷”们可以从这些收集完整的材料中,既可以读到梁羽生的作品,也可以看到梁羽生创作背后的故事。
  2005年,梁羽生乘飞机再次来到桂林,钟文典早早地就在机场等候着他。这是自1987年分别十多年后又一次难得的相聚。当梁羽生一看到钟文典,就紧紧地抱住这位老同学久久不放开。后来梁羽生受广西电视台之邀到南宁作节目,由于电视台的特别安排,梁羽生再次与钟文典相遇,当晚两人谈笑风生,不亦乐乎。然而钟文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南宁的相聚竟成了两人最后的见面。
  2005年分别之后,两人依然有联系。2007年后梁羽生的身体每况愈下,“他喜欢聊电话,但是为了他的健康着想,后来我也不敢多打电话,只希望他能静静的休养,把身体调养好。”
  2009年1月18日,钟文典收到梁羽生病危的消息。当与记者谈到那一刻的心情时,电话那边钟文典的声音哽咽了:“我当时真不敢相信,心里还存在着一个希望,希望文统的病情突然有好转。”但1月23日,梁羽生病逝的消息还是传来了,“很遗憾没有能见上他最后一面。”钟文典悲伤地说,人已逝,希望“梁羽生专柜”的资料带给喜欢梁羽生的书迷们一个永久美好的回忆。
原载:《广西日报》2009-02-20
收藏文章

阅读数[550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