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在审“丑”中谱写善与美的颂歌 ——评电视剧《我的丑娘》

周思明

  有人说,女人自做母亲那一刻,就开始踏上了一生奉献的漫漫旅途。我深以为然。母爱,以博大胸怀,不思索取和回报,在默默给予中负笈跋涉,在日夜辛劳中咀嚼苦难,直到白发飘飘腰弯背驼,在儿孙们成长的岁月里渐见衰老……看完电视连续剧《我的丑娘》之后,这种感受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扉。

  电视剧《我的丑娘 》以艺术审“丑”的方式,在母子关系上做足人性拷问的文章,在“丑娘”与其子王大春之间、与追求虚荣的小保姆之间、与快嘴伤人的梅大姐之间,展开一场场惊心动魄、催人泪下的心灵博弈,在真诚与虚伪、给予与索取、阳光与阴暗等矛盾悖论中,开掘出人性深处的善与恶、美与丑。

  故事从农村进城打工的王大春认识了在大酒店工作的美女同事赵小旭,并双双步入婚姻殿堂开始。王大春的“丑娘”欢天喜地卖掉农村祖屋,带着卖房的一万块钱进城庆祝儿子的婚事。鬼迷心窍的大春深恐乡下老娘会影响自己的婚事,居然把母亲当作问路的陌生人而不肯相认,致使流落街头的丑娘差点被富人老板的汽车撞到。让人感到意外和温暖的是,那位富人老板没有推卸责任,反而像对待亲娘一样,将“丑娘”请到家中,安顿住下,并尽人子之谊。常言道:为富不仁。观剧至此,让人不免生发感慨,其实,现在社会上存在的某种仇富心理,骨子里“仇”的是不义之“富”。像剧中的这位富翁老板,其对素不相识的“丑娘”真心关爱,令人欣慰。值得称道的是,“金牌老太太”张少华将“丑娘”塑造得朴质神似,几近乱真。主创者在何为“丑”与何为“美”的追问中,无情地撕开人性深层之虚伪面纱,让灵魂受到淋漓痛快的洗礼和净化。

  电视剧《我的丑娘》以外形丑对内心美、外形美对内心丑的强烈反差,巧妙运用反衬的手法,在外形与内涵的错位冲突中,将“丑娘”人性善的元素如剥笋般地层层开掘出来。剧中,那个总想攀高枝、意图勾搭富翁的小保姆,处处为难落魄的“丑娘”。按照一般的伦理道德逻辑,“丑娘”就是当众训斥,揭露虚荣的小保姆也且无可厚非。然而,“丑娘”不但不予报复,反而以自己原始朴真的善良,一次次地替偷吃主人家鲍鱼、海参的小保姆包揽责任,甚至在发现小保姆为拆散富人老板夫妻而向其妻投放避孕药时,依然本着善良的愿望代其受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丑娘”的善良质朴、大仁大义,最终从心底感化了小保姆。对于王大春为保住自己与赵小旭的婚姻,执意隐瞒不认亲母的行为,深谙儿子“难言之隐”的“丑娘”,咬碎门牙往肚里咽,甘愿以保姆身份服伺儿子一家,其间的酸甜苦辣、委曲痛楚,令人潸然泪下!剧尾的母子、婆媳相认的场景,以及老板建平认“丑娘”为干娘的对话,更是将全剧推向了惊涛拍岸的高潮!

  “丑娘”是一面镜子。她以母爱的博大与深厚,烛照出某些人灵魂的低俗和丑陋。“丑娘”用自己的无私与坚忍,于岁月的煎熬中燃烧自己、泽被他人。母爱的力量,在艺术的“审丑”叙事中,谱写了又一曲人性真善美的崇高颂歌!

原载:《光明日报》2009-02-13
收藏文章

阅读数[422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