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武侠小说研究

梁羽生与金庸:不打不相识

余新
著名武侠小说家陈文统先生(笔名梁羽生)的葬礼,1月31日上午在澳洲悉尼市北区麦考里公园的公墓举行。根据家人的意愿,梁羽生的小型葬礼十分低调,仅家人和亲友等七十余人参加。

此时,金庸不在香港,而是在日本度假。得知梁羽生去世,金庸为失去了好朋友、好同事感到非常悲痛。他特别委托朋友为梁羽生送去了花圈,挽联上写着:悼梁羽生兄逝世,同行同事同年大先辈,亦狂亦侠亦文好朋友。自愧不如者:同年弟金庸敬挽。

梁羽生、金庸一直被并称为新派武侠小说的重要代表,但是,两人境遇并不相同,金庸的名声和认知度远在梁羽生之上。封笔之后的金庸,仍成为媒体的焦点,其作品也反复被搬上电视。而梁羽生则在澳大利亚隐居起来。作为新闻同行,梁羽生与金庸已交往50多年。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两人曾在《新晚报》共事,他们也正是在这里开始了武侠小说的创作。1951年梁羽生在《新晚报》副刊编辑“天方夜谭”,金庸则编辑“下午茶座”。

1966年间,梁羽生曾以“佟硕之”的笔名,写过一篇《金庸梁羽生合论》,发表之后,受到金庸反驳,以致两人的关系大大疏远,直到七十年代才有所缓和。1994年元月,每年一度的悉尼作家节如期开幕,组织者历来喜欢邀请一些异国的嘉宾出席,这次更特意安排了一个“中国武侠小说专题研讨”的内容,给金庸和梁羽生分别发出邀函。研讨会上,梁羽生当众宣布:“我顶多只能算是个开风气的人,真正对武侠小说有很大贡献的,是今天在座的我们的嘉宾金庸先生。”金庸听了,十分高兴。梁羽生后来曾感慨说道:“我相信,他没有料到当初骂他的人,如今会给他这样高的评价。会后我们一起吃饭、聊天,还一起下棋。彼此不高兴了大半辈子,到老了,才忽然发现对方是一个难得的朋友,这真的应了那句古话——‘不打不相识’。”

在谈到两人在武侠创作上的不同,梁羽生精练地概括说,金庸写“恶”、写坏人比写好人成功,写邪派比写正派成功,而自己则擅长写名士风流。“我认为金庸在《书剑恩仇录》中写得最精彩的是张召重,写四大恶人,一个比一个精彩,写好人君子,段誉啊,不够精彩。不过我自己写邪派,怎么写都不够金庸那么精彩。至于比较,我觉得老谈第一第二很无聊,就算是同一类的作家,每个人仍有每个人的特色。我是全世界第一个知道金庸比梁羽生好的,不过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

梁羽生1949年经人介绍,到《大公报》任副刊助理编辑,迅即提正,并成为社评委员会之成员。次年底,调入附属《大公报》的《新晚报》工作。

梁羽生逝世后不久,《大公报》向梁羽生家属发去唁函及帛金。唁函称:惊悉文统先生于上周四因病辞世,同人不胜哀悼。文统先生任职《大公报》、《新晚报》期间,贡献良多。文统先生负责副刊工作,发表《龙虎斗京华》、《七剑下天山》等武侠著作,寓侠义于柔情、写家国于平生,令《新晚报》洛阳纸贵,大受读者欢迎。其史学及诗词、对联造诣在文学界中名声更著,《中国历史新话》、《文艺新谈》等著作亦名重一时。文统先生在传统文学与流行文学领域具无可取代之独特地位与价值。
原载:《文汇读书周报》2009-02-06
收藏文章

阅读数[825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