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难舍乡土情结

梁鸿鹰
  长篇小说《无土时代》是近年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收获,它得自作家多年的生活积累和理性思考,因此能够甫一问世就产生巨大社会影响。赵本夫是个乡村热土哺育出来的优秀作家。他长期生活在苏北农村,深切了解广阔农村生活和在那里世代繁衍的农民,他的记忆里流淌着乡间的故事与传说,活跃着各色的乡间人物,成名作《卖驴》,以及《绝唱》《天下无贼》《刀客与女人》,长篇“地母”三部曲,都有乡村对他创作隐性或显性的影响。乡村这个取之不竭的源泉,同样体现在了《无土时代》中。虽然作家把创作的视线由农村转向了城市,但对“土”的讴歌、对“无土”的痛心疾首,同样植根于“乡土”情结。
  作家痛切地认识到,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城市的发展,城市及其生活空间、环境的硬化感、塑料感,使这个人间的天堂变成了一个人们难以忍受的生活炼狱,于是人们焦灼、无助和奔突。作品里的“土”不仅仅是实指意义上的土地,同时也是指足以承载人们生存的生命之源、精神之基。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揭露了现代文明的工业废墟化,反映出在这个物质发达的社会背景下,城市人的生活、情感发生着畸变和扭曲。同时,通过作品我们也看到,在现代文明急剧扩张的“无土时代”里,仍然活跃着这样一群人:他们热爱土地、眷恋自然,他们同样在城市里居住,但是城市的发展变迁让他们意识到自我精神的空虚和失落,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寻找自我生存的根基,通过这些人的形象,作者强调了对人与土地疏离之后的反思,从而使作品带有理想主义色彩。赵本夫注重挖掘传统文化并彰显其永恒魅力,同时又对它的腐朽、落后给予毫不留情的批判,《无土时代》对陈旧的价值观、落后的民族劣根性,直至人性的丑恶面进行了无情的揭露,表现出了很强的反思意识。
  《无土时代》延续了作家一贯的现实主义创作精神,但作品写得悬念丛生,情节环环相扣,不到最后难以预知情节及人物命运的走向,在悬疑小说的外壳下,作家将象征、荒诞、夸张等诸多现代小说的技法自然地糅成一体,让读者得以在既紧张又自然的状态下一气读完。这种现实性与作家创作历来具有的粗犷淳朴、刚劲直率的品格结合起来,凸显出了他的阳刚雄浑、苍凉悲壮的气概。从他的作品还可以看出他对东方文化的潜心研究,渗透着浓厚的民间智慧与世俗情怀,在艺术上体现出混沌的、天人合一的东方思维特点。《无土时代》的乡村描写不但有丰富多彩的民间民俗风情,更有对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的富有东方哲学意味的解读,这在当代作家中也是独特的。
原载:《文艺报》2009-01-10
收藏文章

阅读数[300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