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一次动情的心灵感悟——《大国不屈》读后

梁鸿鹰

2008年5月12日,中国汶川,一场8级以上的强烈地震突如其来,短短数十秒,数百万生命被推到生死边缘……中华大地迅即展开了惊天动地的生命大营救。在这场特殊的战斗中,中国人民经受了震惊人寰的灾难,闪现了人性的光辉和人间大爱,舍生忘死、团结一心的民族大情大义让世界感动……

这是一次对国家和民族的非凡生死考验,这是一次让作家艺术家心灵久久震撼的经历,在大难面前,作家没有缺席、作家没有失语,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奔赴灾区,投入写作,以大量动人的篇章,为这场伟大斗争添上了浓重的一笔。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多,人们对这场伟大斗争、对这次巨大灾难还保持着深刻的记忆,希望在回望中有所启示、有所回味。最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长篇报告文学《大国不屈——一位军旅作家眼里的汶川大地震》,书中关于汶川大地震及相关话题再次引起人们关注。这部作品由北京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主任李西岳创作,是作家现场采访、用心体悟的结晶,不难看出,它确实凝聚了作家的敏锐观察,是经过深入思考的感性迸发。

进入一部作品有多种方式,醒目的书名无疑是个重要通道,在今年我国历史上罕见的大灾难之后,什么给全民族留下了最深的记忆?什么让世界最为震惊?我认为,那就是“大国不屈”这四个字所概括的一切!由这四个字营造的世界,我们进入这部作品,触摸、感知作者的心路,一切才会变得自然顺畅。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作者先后赴都江堰、映秀、北川、绵竹、安县、茂县等重灾区深入生活,采访了100多名参加救援的官兵和受灾群众,积累了近10万字的创作素材。从灾区回京后便马不停蹄、夜以继日地投入创作。作品以一位军旅作家的独特视角,以唐山、汶川两次大地震的身心经历,用生动的故事,真实的情感,感人的细节,反映了人民子弟兵在非战争状态下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中所表现出的英雄壮举和大爱情怀。

报告文学是改革开放以来发展最迅速的文学门类之一,作品数量之大、写作队伍之众,均为前所未有,但在繁荣的表面下,人们不难看到诸多隐忧,正如一些作家指出的那样,浮躁之风正在侵蚀着这个成长中的品种。若问当下报告文学创作最需要的是什么,大家几乎会异口同声地说,是作家全身心的投入,是作家在创作时情感与理智的无保留付出,只有这样做才能使自己的作品有可能得到真正的认可。

李西岳以作家的使命感责任感深入前线,靠近灾难,多日里沉浸在悲痛与振奋之中,创作欲望得到激发,李西岳在本书的后记里称此次灾区之行,是自己30多年军旅生涯中最具有使命感的一次精神历练,也是自己创作生涯中最富有激情的一次写作。在灾区,耳濡目染、感同身受;在书斋,激情难抑,欲罢不能,以至于在作品完成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很难恢复“5·12”之前的生活状态。由此可见,此次采风与创作,对于作者生活乃至生命的深刻影响。作家着手写作时间并不长,22万字的作品,一鼓作气,几乎是一气呵成的。作品以成熟的笔触和灵魂深处迸溅的情思,铺述了受灾人民的苦难与顽强,救灾人员的执著与果敢,而更多的是传达了对死者的哀悼和对生命的尊重与悲悯。作者以唐山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两次亲历者的切身体会,述说“相隔32年的生死对话”。作为军人,作者近距离地观察战友,调动丰厚的情感积累,以对军营炽热的爱和酣畅的文笔谱写了一曲当代英雄主义的赞歌。正是由于作者的身心参与,使得他能够以独特而纯静的思维定力,搭建起既开放又收敛的篇章结构,以既洗练又亲和的语言风格,赋予作品十足的节奏感、韵律感和哲理性。我们读罢这部作品不难看出,这部真实的报告超越了对汶川地震大救援现场的鲜活记录,它是深刻打量、关怀和思考生命意义的心灵独白,更重要的是一部需要用心认真感悟的作品。

作为一部非虚构作品,《大国不屈》不仅素材十分翔实,更为重要的是着重以深刻的感悟打动人。作品笔触大胆,文字酣畅,深情记录和弘扬了一个泱泱大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历史灾难中所呈现的不屈性格和精神伟力。作品中《用心灵靠近灾难》、《四川:把美撕开给人看》、《夜宿北川》、《蜀道难》、《令人心碎的新建小学》、《生命至上》、《不会哭的四川人》等章节以考究的散文笔法,从多个层面出发,大力讴歌了灾难中人与人之间焕发出的道德力量和人性光辉,以情绪饱满的心灵独白,传达了一位军旅作家“用心灵靠近灾难,用文学温暖生命”的悲悯情怀。其可贵之处还在于,它以既复合又独特的思维方式,既开放又收敛的文章结构,既洗练又亲和的语言风格,给读者带来阅读快感和思想启迪的同时,更为读者留下了关于灾难、关于社会、关于人类、关于生命的精辟剖析和独立思考。

这部作品是精心谋篇的倾情之作,它的文字生动、可读性强自然不必多说。同时,尤为难得的是,作者还配以大量从第一线搜集的极富震撼力的图片,这些照片等大多未及发表,有独特的史料价值,全书图文并茂,夹叙夹议,令作品更加好读、耐读。作品从多侧面提供给我们大量丰富多样的信息,能够引发人们的广泛联想,它也深刻地告诉我们:汶川大地震,被震撼的不仅是大地,还有亿万人的心。伟大的人性光芒和人间大爱,让我们动容、感怀,更让我们的内心充满希望——那些舍生忘死保护学生的人民教师,那些昼夜奋战的官兵,那些千里迢迢赶来报恩的唐山人,那些奋不顾身冲上前沿的志愿者,那些敢打敢拼的“80后”、“90后”……构成了作品金属般坚硬的质地和分量。

李西岳已有长篇小说《百草山》、《血色长城》名世,他在小说创作领域的实绩,他对小说结构、语言等的探索已得到认可,但这次推出的报告文学力作,则让我们看到了他创作的另一面。作品以一篇篇感情真挚、文字精美的美文来向世人展示与倾诉。字里行间充满着一位军旅作家对生命的尊重、悲悯与关爱,读来酣畅淋漓,作品中的不少段落催人泪下。我们看到,书中有这样的句子:“纵然是生死别离,我们也活得英雄豪气;纵然是地陷天塌,我们也活得顶天立地。我们是开天辟地的炎黄子孙,我们是炼石补天的女娲后裔……”还有这样的句子:“让死者得到永恒的生,让生者得到永恒的爱。”充满诗情,充满哲理,以至于接近于谱曲能唱,离曲能诵,这在当前报告文学作品中也很少见的。

原载:《文学报》2008-12-11
收藏文章

阅读数[304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