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民族文学研究

一部改革开放30年历史的备忘录

陈歆耕

  吕雷、赵洪所撰写的长篇报告文学《国运——南方记事》,最大特色在于用文学的手段表现了一段事关国家命运的重要历史。它的史学和史料价值大于文学。可以肯定地说,这是描写中国改革开放历史进程的一部报告文学佳作,气势恢宏,雄阔厚重,是迄今为止我看到的纪念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一部最重要的非虚构性的大书。

  《国 运》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时代特色,因为它近距离地真实“报告”了还在进行中的广东改革开放30年的历史。在这30年中尤其是早期,广东始终处于全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很多后来在全国推而广之的改革举措最初都发韧于广东。将来研究中国改革开放史的人,无疑都会把广东的改革开放史作为最重要的内容。近距离地“报告”历史,好处是有许多亲历者、目击者都还在世,能够为作家提供大量第一手的鲜活的材料;但难在能否真正做到真实、客观,能否不为尊者讳,能否敢于触及历史的深层次矛盾。这是从古到今,修当代史的文人都会碰到的问题。但我们应该肯定,作家在这方面还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对改革中遇到的曲折和矛盾还是给予了较为充分的展现,让我们看到改革每一步,改革者所付出的心血和艰辛。

  《国运》的另一个重要特色是为我们刻划了一批个性鲜明、血肉丰满的不同层次的改革开放的攻坚人物。写邓小平的篇幅在书中所占不多,但邓小平作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形象依然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对邓小平的1992年的广东南巡活动和讲话,过去看过大量的公开报道。但这本书给我们提供了更为详尽生动的描述。读完书后我的耳畔不停地回响着小平反复说的一句话:“我这个人的长处是不动摇!”要知道,这句话的说出是有特殊的历史背景和意义的。当年,苏联的解体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倒台,震撼了全世界。世界的目光在质疑中国式的社会主义能否继续走下去?而国内有一股相当强大的势力认为中国面临的主要“危机”是“和平演变”,他们以此为理由否定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邓小平此时反复讲改革开放“不动摇”,又一次显示出了他作为伟大政治家和战略家力挽狂澜的胆识和气魄。书中写到的习仲勋、任仲夷等一批为广东改革发展建立了不朽功勋的领头人,也都各具个性,或沉稳内敛、稳扎稳打,或敢冲敢闯、锋芒毕露。有些细节看似闲笔,但对丰富人物的形象起到了绿叶扶花的效果。如小平南巡,就餐时保健医生只准他喝三杯酒,服务员倒酒时,他两个手指敲着桌面,要求“倒满、倒满”!谢非在贫困年代养成了给家人理发的习惯,乃至当了省委书记,他还要操起推剪在孙子辈头上过一把理发瘾。这些鲜活的人物,让我时时想到司马迁《史记》中对一些人物的刻画。

  当然,我觉得这部作品还有上升的空间,如应注明书中重要史料的来源;可考虑略去整整六章节篇幅对解放前后广东历史的描写,直接从当年广东发生的大规模偷渡逃港事件入手写起,把社会经济矛盾推到刀刃上,再层层推进写出改革的历史必然性;在书的最后增加思辨的内容等等,让它成为中外研究中国改革开放史的学人案头的必备书,成为后来的写作者想碰同样的题材望而却步的一本书。我们写历史,不仅仅是为了展示历史,更是为了从历史中吸取借鉴。让历史昭示今天,让历史告诉未来!

原载:《光明日报》2008 -12-12
收藏文章

阅读数[246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