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追寻远古的呼唤

草原飞鸟

人类眼下居住的地球,已修炼成46亿岁高龄的老寿星,那记录它形成、演化的相册呢,被人们习惯称为地层。有朋友可能就有点烦,谁有心思去追问昨天的老皇历?
呵呵,世上还真有些“没眼色”的人,偏要炼一双孙悟空般的火眼金睛。我们要说的一个叫康玉柱的70多岁老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是石油,给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带来远古的呼唤。

  追寻呼唤:风雨路上彩虹现

  用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的话说:“找油,就像捉迷藏似的。”曾有记者对老康所从事的捉迷藏事业特感兴趣,很崇拜地问他,不管地下情况多复杂,是不是您往哪儿一指,使劲往下钻就冒油了?逗得老康笑弯了腰。
要真是这样,中国还用每年进口40%以上的原油吗?

当1949年的太阳升起时,偌大个中国,石油工业的家底只是172名技术员,年产量不足万吨,且大都为外国人把持。20世纪20年代,美国一位世界知名的地质权威从专业的角度说:“中国缺乏石油,可归因于三个地质条件:第一,中、新生代没有海相沉积;第二,古生代大部分地层不能生成石油;第三,除西部和西北部某些地区外,几乎所有地质时代的岩石,都已遭受强烈的褶皱、断裂,并受到火成岩不同程度的侵入。”
百废待兴,新中国制定建国初第一个五年计划时,中央领导急切地向地质部长发问:“如果中国真的贫油,要不要走人工合成石油的道路?”
1959年那个美丽的秋天,大庆油田横空出世,当时的《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套红宣告:“中国人民用洋油时代一去不复返!”
套红的党报,也映红了即将走出校门的大学生康玉柱的脸庞,化为他生命旋律的每个章节。
“远看像背炭的,近看像讨饭的,走近再看,是地质勘探的”。流传的民谣,为康玉柱和同行们作了真实描绘。脸总是紫红的,嘴唇总是裂口子的,手上皮粗糙扎人,鼻孔里少不了沙土,头发总如乱草堆。长年野外勘探,大自然送了他们很多礼物。不服输的东北汉子,地质锤、罗盘和放大镜的交响曲,成了他和队友们的青春鼓点。把一块块隐藏有亿年密码的石头,用手抚,放鼻子下闻,伸舌头舔舔,他们分明感受到了远古的呼吸气息。
老康的执著,引来一位老人的慈祥目光。
时空定格在1970年,5月初的紫竹园内,34岁的康玉柱走进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的办公室。这位饱受动脉瘤等病魔折磨的老人,颤巍巍抖动着向康玉柱伸出一双温暖的大手。
康玉柱汇报完所在的小分队关于开展塔里木盆地油气前景评价的工作设想,李老说,你们去塔里木盆地,首先搞清有几套生油岩,通过对构造及储层研究,全面评价塔里木盆地。
新中国地质力学理论的创始人,把信任二字,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脸上。
康玉柱和他的小分队进入塔里木盆地不久,在昆仑山下,有天深夜3点多,因戈壁滩上路况恶劣,通过一陡峭的河滩时,几个人乘坐的苏联产嘎斯车,一下子翻了个底朝天,车上装的粮食、帐篷、行李、锅碗瓢勺,撒了一地,车内6个人3人被甩在河里,其他人也被压在车下。康玉柱被凄厉的冷风从昏迷中刮醒,爬出车厢,只觉得头、腿像炸裂一样,一抹脸上,湿漉漉的血,仔细一瞧,车还在慢慢往河床下陷,有队员还压在3个满满的大汽油桶下边,他赶紧扯嗓子叫人,相互拼命拉扯,逃离险境。
此次历时半年捉迷藏的结果是,康玉柱执笔写了一份名为《塔里木中新生代盆地含油气远景的初步认识》的研究报告,结论是:塔里木盆地的大型隆起和凹陷具有长期活动的性质,为石油的生、储、运、聚创造了良好条件。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一口由康玉柱主持设计、定位的探井沙参2井,由6008钻井队开始施工了。当时康玉柱任职地矿部西北石油局副总工程师。他们的意图是在塔里木盆地东北打这口沙参2井,揭开找油新领域。该井设计井深5800米,目的层为古生界,找古潜山油气藏。
令人失望的是,钻至5363.5米,未见康玉柱预测的油气显示。有领导表态,老康啊,这口井钻到了原设计的目的层,见到了白云岩,没有油气显示,停钻完井吧。老康当然理解,这口探井已投资几千万。但是,多年捉迷藏的经验告诉他,游戏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康玉柱跨进了西北局党委书记的办公室:我请求召开紧急会议!
紧急会议上,反对的意见是:现在见到了古潜山风化面,到了古生界白云岩,找油希望渺茫;打这么深的井,并且已有井漏发生,工程难度太大,再冒险打下去,怎么向上级交代?
康玉柱的意见是:见一点白云岩未必就断定地质时代;钻至3800多米时,曾见油砂,推测是自深层运移原因,油很可能还在下面;根据以往经验所知,古潜山油气藏特征复杂,古风化壳即便有油,也不一定在表面。冒一次险,再往下打100米看看。我是技术负责人,压力很大,出漏子当然我是首要责任人。
结果,领导们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同意老康再往下打100米的请求,万一出什么大事故,领导班子集体负责。
于是,钻井队群策群力,堵漏,下7寸技术套管,接着往下钻。结果第六天,多打28米,钻至5391.18米,喜获高产油气流。经技术测试,日产原油1000立方米,天然气200万立方米。
当时的副总理万里视察新疆,听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汇报沙参2井情况,和康玉柱有一段对话:“打出油来,有没有外国人参加?”“没有,完全是我们自己力量打出来的。”“很了不起,是一个大贡献。”自治区领导插话说:“沙参2井出油气后,外国一个大公司提出,投资塔里木48亿美元合营。”
国务委员康世恩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口井意义大,是大大的突破,5300多米出油,这是全国第一口。”
与李四光同时代的著名地质学家黄汲清:“喷出奥陶系,伴有天然气。康工主战场,开天又辟地。”
中国科学院院士关士聪教授:“沙参2井的成功,是塔里木甚至在全国范围内,下古生界工业油气流层位的首次发现,并且是我国海相工业油气流首次发现,对我国海相古生代油气田的勘探与开发具有重要意义。”
有专家指出,这是中国油气勘探历史上继发现大庆、海上油气突破后,第三个重要里程碑,由此拉开了塔里木石油大会战的序幕。

  呼唤的回声:众人心血化结晶

  用专业人士的话说,中国石油地质理论体系的确立,是伴随中国石油天然气工业的发展而形成,已演变成为研究油气藏的形成和分布规律的一门综合性应用学科。包含了有机地球化学、储层地质学、流体地质学、天然气地质学等学科,更凝结了无数人的奋斗和奉献。
话说老康,行走在对话远古的理论宫殿内流连忘返:李四光为代表的“地质力学”理论,以指导发现大庆、胜利等油田而震惊世界;黄汲清为代表的“多旋回构造运动”理论,为中国战略找矿书写了浓墨;李四光、潘钟祥、黄汲清等人的“中国陆相成油”理论,已被世界认可为自主知识产权……
打开中国工程院官方网站,对康玉柱的评价是:1992年首次建立了我国古生代海相成油理论,丰富和发展了地质力学找油理论,初步形成了中国西北地区叠加盆地成油特征等;在塔里木盆地主持发现十个油气田和我国第一个古生代的塔河大油田;主笔科学技术专著多部,1993年获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地质理论是枯燥的,“古生代海相成油”理论是百分之百的中国自主创新知识产权!
这一理论的精华是:多时代生油岩,多期生油;多时代储油;多成油组合;油气远距离运移;多期成藏;多相态油气并存;古隆起、古斜坡、断裂,不整合及扭动构造是控油气的重要因素。
有专家评论道,正是在这一理论指导下,拉开了塔里木盆地找油大会战的序幕,为国家确定“稳定东部,发展西部”能源战略方针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

  融入呼唤:生命之火被点燃

  远古呼唤,赐予老康生命的能量。生命之火有多旺盛,连专业医生也不敢相信。
医生翻体检表,对照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大活人,疑惑地问:年龄,70岁,您没搞错吧?高血压,没;高血脂,没;高血糖,没;脑、肝、肾都正常。70岁的人,30岁的心脏,您肯定有什么秘方啦。
老康若有所思,吟诗一首:

  双足踏遍祖国地,

  敢冒风险排万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

  追求创新宏志坚。

  哈哈,这个所谓“秘方”,就是职业认同感,事业凝聚力。
用李四光的话说:“油区这个名词的含义,并不是说所有地方都有油。例如,某一区域内有稻田、麦田和菜园,此外还有道路、房屋和荒地,总体叫做种植区,但不一定种植区内,处处都是庄稼。在回顾茫然的情况下,指出油区是要做很多工作的,靠侥幸,是不能获得成功的。”
老康专门写过一篇论文,说的就是地质家这种职业感悟,被同事们戏称为“八卦真经”。让我们来见识一下论文的主要观点:很多经验证明,首先发现油气的地方,是人们的大脑。所谓,先从脑海中找油。如果事先认定某一地区、盆地、区带不会有油气田,你肯定很难会有新发现。反之,不放弃努力,甚至也许会经过多少年、多少代,但总会有新发现。圈子中人有个公认的经验,用老思路能在新地区发现油气田,用新思路在老地区也能发现油气田,但很难在老地区用老办法找到新的油气田。创新思维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创新过程要把握几个点:到一个盆地、地区或看一个地质剖面,一张地质图,首先得有个感性认识;然后尽可能搜索到足够的有关信息,注意推理归纳出有用的东西;实践中总要盯住主要矛盾反复攻关验证;随时注意听取并善于集中众人的智慧和力量;永远不放弃信心和寻找突破的欲望……
美孚公司曾邀请康玉柱担任驻中国办事处的高级顾问,被他婉言谢绝。有同事惋惜,如今市场经济条件下,正当致富又不违法,你有挣那个钱的实力,怎么不仔细考虑一下呢?毕竟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
老康说,安泰战无不胜,不就是因为有了大地母亲的力量吗?可是,一旦被对手发现了秘密,迫使他双脚离地,便遭受死亡之命运。对我来说,生命之火是祖国给的,没有党和国家提供的各种平台,没有很多人齐心协力攻难关,个人奋斗又能折腾出多少名堂?我很清醒,一旦离开“大地”,我会一事无成。
不知不觉,老康还把石油地质这棵常青藤,移栽到了自己的家里。
老康五个孩子,三女,二男,各人有各人的生长年代,每人有每人的生存气候,但只要在上大学、找工作这些大事上询问老爸看法,老康从来都是一本经念到底:最有发展前途的嘛,一个现代化国家需要油;最热门的专业嘛,石油地质永远不会过时的;最有希望的职业嘛,石油地质最能锻炼人啦。
这下好了,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及配偶,一个博士后,五个硕士,齐刷刷石油地质专业,甚至有两个外孙女,高考时瞄的本来都是名牌大学心仪的专业,怎奈经不住姥爷三说二劝,竟然也都跨进了北京、武汉的地质大学门槛。
老康老伴刘海琴说,他老康,魂都叫找油勾跑了,那俺这一辈子,可也都活在油砂、标本里边了。
丈夫刚参加工作第三个年头,正是大热天,康玉柱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康玉柱姐姐拍了电报,催弟弟速回。刘海琴说,野外地质勘探,都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怕是信捎到,也要几天。村上人不太相信,说父亲去世儿扛幡杆,天经地义,总不能让闺女扛幡杆。结果,等了3天,果然没见人影。村里人都说,没这规矩,哪有这种不孝的儿子!刘海琴就挨个求人,说不是玉柱不孝,实在是工作缠身,回来不容易呀。结果,20多岁的小媳妇刘海琴,替夫扛幡杆尽孝送走了父亲。
老人入土7天后,康玉柱才急匆匆跨进家门,众人一问,辗转接电报后,果然已是最快的速度了。
半个多世纪甘当老康的贤内助,刘海琴说,我啥名分也不想。
老康就纠正老伴,你可不是没名分,我这个院士,功劳有你一半,又是博士后儿子的母亲,也很荣光。
2006年腊月二十八,是满族大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及中国石化领导,专程到老康家慰问。刚在沙发上落座,王乐泉就拍着旁边空位:老刘,你过来坐,康院士是咱新疆土生土长的,你老刘是有功之臣啊。
美得刘海琴哈哈大笑,书记啊,俺沾了老康的光,老康又是沾了石油的光!

收藏文章

阅读数[472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