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冬天里的春天》和李国文的小说创作

何西来

李国文的长篇小说《冬天里的春天》要再版了,嘱我写一篇评论,放在一起付梓。我以附骥为荣,便很痛快地应了下来。但等到真要动手时,才发现事情并不像原先想的那么简单。

这个作品是国文公开发表的第一部长篇,初版于八十年代初,面世后很受读者欢迎,同行们亦评价颇高。那是新时期文学的早期阶段,与社会生活中清除左祸长期肆虐所造成的诸多弊端和恶果的过程相呼应,并配合当时蓬勃发展的思想解放运动的需要,“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的大潮方兴未艾。伤痕文学是控诉“文化大革命”左祸,反映“文化大革命”中人的苦难和抗争的创作潮流。反思文学的出现稍晚于伤痕文学的潮头,是其深化的产物。它有更强的思考的和追索的特色,其追索的时限,不止“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常常要前推十数年,乃至数十年。《冬天里的春天》属于比较典型的、有代表性的反思文学作品,创作于国文二十余年右派放逐生涯结束之后,问世虽晚于短篇《月食》,却写作在前。《月食》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在前,《冬天里的春天》获首届茅盾长篇小说奖在后。两篇小说,立意相近。可以说相互衔接,相互发明,因而参照着读是很有意思的。它们使国文右派冤案改正后的归来,显得辉煌而壮观。在个人的生命历程和创作历程中,这就续上了当年由《改选》而造成的那个短暂的辉煌,人们看到,那颗划过长空的流星,在消失二十余年之后,又从他隐没的地平线上喷薄而出了,而且更加璀灿。

我和国文交往,是在他重回文坛之后,而且是通过他的创作。八十年代初,我曾系统地研究过他的全部作品,写过论述他的艺术风格的文章,《冬天里的春天》因为比较全面地、集中地反映了他的人生追求、审美追求和个人的才情气质,而成为我借以立论,借以作出判断的主要依据;稍后,在我梳理新时期文学思潮,特别是撰写关于反思文学的专题论文时,这部长篇也是我个案考察的重点。现在重读这部作品,又重新激活了我初读时的那些体验与联想,同时,由于外部文化环境的变迁,加上我个人在将近二十年间所经见的世情冷暖,盛衰隆替,心绪已不复是当年旧样,因此虽面对着同一作品的文本,自然也有不少新的体验与感受。就我个人而言,如果要对《冬天里的春天》进行全面的论述与评价,因此要写这些新的体验与感受,但也不能不写初读时的那些现在又被重新激活了的体验与联想,这就很难不与过去写过的文章重复,即使能够挖空心思,使行文相异,也难以避免立论上的雷同。文学创作贵在出新,不能一条道走到黑;文学评论也不例外,何况是面对同一作家的同一作品。不能重复,又不能不重复,这就是难点,这就是我所说的不简单。

然而,好的作品毕竟是经得起反复阅读的。《冬天里的春天》所代表的那个“反思文学”的潮流,虽然早已消歇,而它所描写的那个历史时代也永远成了过去。但因为国文在写作的当时,铸进了自己真诚的思索和真实的生命体验,是他跃动着的心灵对象化的产物,再加上写作态度比较严谨、认真,艺术上也相当考究,所以至今读来,仍然有兴趣,没有陈旧感。这就有话好说,有文章可做。

不过,我不想就《冬天里的春天》来论《冬天里的春天》,而是想把这个作品摆在国文的整个创作中来考察,特别是从这个作品出发,看他到现在为止的近十多年来创作的发展。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当代作家评论》
收藏文章

阅读数[757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