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宗璞优雅风格论

何西来
内容提要 将宗璞小说的创作风格归入优雅,在当代作家中,可以划入这一范畴的人并不多。本文从纯净的道德感和美感、情感的投入与抑制、诗意和乐感、童心与童趣、民族文化气韵等方面分析宗璞风格的构成,并涉及当代文学中作家的文化素质与艺术修养问题。

一、我把宗璞风格归入优雅的由来

早在年轻时代,我就特别喜欢宗璞的作品。那时我正在读大学。她的《红豆》不仅使我得到了审美的满足,而且大大提升了我欣赏短篇小说的能力和境界。许多年龄相仿的同学都有和我相似的体验。

但是,不久,这个作品便受到了批判,被判定为“毒草”,而且从作者“感情的细流里”挖出了可怕的“修正主义思潮”。按我当时的认识能力和思想水平,不可能,也不敢说那场批判是不公正的,无理的,但心里还是感到惋惜和遗憾:怎么那样美的故事竟会变成毒草呢?我想不清楚,也不敢深究;深究则很难不承认自己感情的细流里也有类似的可怕的东西。

二十年后,宗璞的《红豆》和其他当时被批判的作品一道,由上海的一家出版社冠以“重放的鲜花”结集出版,重新面世。历史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公正,把被颠倒了的善恶、美丑、真伪,又颠倒了回来。既然毒草不复是毒草,而是鲜花,那么指鲜花为“毒草”的批判文章,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毒草。铁案如山,怕是再也不可能翻过来了。

原来我当年的审美直觉并没有错。“红豆”依然是红豆,而不是黑豆,那其中寄寓了的主人公的缕缕相思,依然鲜亮,依然缠绵,回忆起来仍然有一种优雅的感受。接着,宗璞开始了她整个创作生涯的高产期,我陆续读了她的《弦上的梦》、《三生石》、《鲁鲁》等相继问世的短篇、中篇小说和散文,还有童话;再后来,还有长篇小说《野葫芦引》的《南渡记》和《东藏记》。读了宗璞的绝大部分作品,都会唤醒或引起类似于初读《红豆》时的某些审美感受。我深信,宗璞是一位个性风格相当鲜明的女性作家。当我试图寻找一个可以对应的美学范畴来概括她的风格特色时,我想到了优雅。优雅是一个很高的审美境界,它包含了优美、优柔、优游、雅洁、雅致、高雅等多重意蕴。它主要属于柔性美,而与刚性美,如壮丽、壮美、崇高、风骨等相对。在外国作家中,以俄罗斯作家为例,我只有在读普希金,还有屠格涅夫时产生了类似的感受;在古代作家中,我只是从李清照的《漱玉词》,王实甫的《西厢记》,汤显祖的《牡丹亭》,曹雪芹的《红楼梦》中读到了这优雅;在现代作家中,孙犁的作品风格中有这种东西。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评论》
收藏文章

阅读数[529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