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情欲和子嗣

——从莫泊桑《一个女雇工的故事》所想到的

何西来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是中国人的一条古训,也有说“饮食男女,人之常情”的,意思差不多。“饮食”,要解决的是个体生命得以存活,得以保持正常运行的能抓供应问题;“男女”要解决的则是子确问题,传宗接代问题,即族类的再生产问题。它们都涉及到人的基本欲望:饮食涉及的是食欲,男女涉及的是情欲。人要生存,要发展,就不可能没有这些本能的要求和欲望。它们也是现在正被我们这个星球上的各色人等喊得震天响的人性、人权之类口号的超中应有之义。

初刊于1881年的莫泊桑的《一个女雇工的故事》无疑是一篇可以从不同角度解读的力作。作品中精雕细刻的客观描写和丰富而又传神的细节,为读者提供了一桢极其真实的上一世纪下半叶法国乡村生活的风情画卷,它又是立体的,甚至多少带有那么一点原生形态的特点,所以立场不同,经历不同.阅读情境不同的读者,便有可能产生不同的联想,或取不同的视角,获得不同的领悟。比如,阶级论者可以从中看出农庄主人对女雇工的残酷压迫与剥削,而长工雅克对萝丝的“始乱终弃”根本不是作为农村无产者的雇农.本来会有的负责态度,例是很有几分流氓无产者的味道,女权论者可以对女主人公软弱与妥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抗议男人们的强暴、自私和不负责,弗洛伊德论者则不妨对里面的三个主要人物分别作出不同的性心理分析等等。不过,我感兴趣的却主要是情欲和子嗣间题。就情欲问题而 言,可能与人性论者,与弗洛伊德论者为邻,乃至交叉。就子嗣问题而言,则可能更杂一些。

情欲在这个作品中是人物命运和故事情节向前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作家从萝丝的春心萌动写起,引出了她和长工雅克的一段没有到头的恋精。两个人都是在情欲的驱动下而接近,而相爱,而幽会的。农庄主和萝丝结婚,也同样是受着情欲的驱动,这从他强暴地占有萝丝的那个晚上,看得尤为明显。

在莫泊桑看来,情欲本身并不就是一种罪恶,而是人性的一部分。人性有其自然属性的一面,更有其社会属性的一面。但莫泊桑没有作这种科学的区分,他似乎更注意人物情欲的自然属性的一面。用鸡群的交配暗喻少女的怀春,便是明证。不过,对于情欲驱使下的人物的行为及其后果,作家最终还是充分地写出了它们的社会属性和社会意义的。

萝丝由于情欲的驱动而春心荡漾,而感到体内某种东西的苏醒。但是她对雅克纯粹的生物性情欲需求却采取了坚拒的态度,打得这个迫不及待的家伙口鼻流血。她要保卫自己少女的尊严和纯洁,不允许别人随便加以亵渎。只这一打,便把情欲提升到了爱情的档次。在这里,起作用的是人物在道德上的自律。如果说情欲的最初萌动很难排除生物的生理因素,那么道德的自律则显然是社会行为的规范在起作用了。这就有了社会意义。后来她和雅克相爱了,这在她,至少是真诚的,毫无保留的。她怀孕了,雅克怕负责任弃狱而去,杳无音讯。而她,仍在痴心地、痛苦地期待着,于是便形成一种人格上的反差与对照。这一点也不是仅仅靠情欲的生物属性能够说得清楚的。对子萝丝的命运,莫泊桑无疑是充满同情的。而这种同情的出发点,也主要是社会的。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名作欣赏》
收藏文章

阅读数[455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