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麻将哲学

唐弢

麻将之成为“国粹”也,由来久矣。每当午睡方罢,华灯初明,楼前屋后,就可以听见劈劈拍拍的一阵响,这是每个上海人所必有的经验,立刻知道老爷太太们又在钩心斗角,布好了阵势作战了。故词人日:“国家事,管他娘,打打麻将!”实在是颇有先见之明的。

不过麻将的成为“国粹”,倒也并不单是因为它有“管他娘”的精神。大约民国十年左右,麻将忽然在欧美流行起来,骨牌外输,几乎成了巨额的出口品。欧西各国,出版了许多关于麻将的书籍。虽然牌上注有“阿拉伯”数字,打起来可还觉得不纯熟,于是又成立了比赛麻将的团体,刊行了研究麻将的杂志,那些寓居外国的华人,还被雇作打麻将时的指导员,舟车竞延,居然成为第一等红人了。他们自己说,这是宣扬了中国的“国粹”。

不过麻将的成为“国粹”,可又并不单是因为它能向海外扬威。这一百三十六张骨牌中,还包含着深切的做人哲学,能为每个人所喜欢,而自有其理论的体系。盖自盘古——姑且相信有这么一个人吧——开辟天地以来,一直到我此刻写文章谈麻将为止,人生大事实在再没有比吃、碰、和三点更重要的了,谓予不信,有仇如山先生的文章为证:

“……吃、碰、和三点,几乎道尽了人间的一切。牌势顺时,人家自会把顺子嵌当送上门来,你只要看定对手,张开嘴巴,不慌不忙的吞下去,这叫做‘吃’,是按部就班的做人法;机会一好,于是乎就有‘碰’,不管对门左右,横冲直撞,只要打出对子,这就可以‘碰’的一声,劈面拦住,抢过你所要的牌来,这是高窜暴发的做人法。如果说‘吃’是顺序的爬,‘碰’就该是踏着人家脊梁的跨了。能‘吃’能‘碰’,边爬边跨,‘和’的希望就浓起来。”(原文见本书《雀吃饼》。)

需要补充的是:这所谓和,并非就是人生的目的,却只是某一局好戏的段落,因此也仍旧不失为做人哲学的一种。正当鏖战激烈,彼此相持的时候,必须严守壁垒,力持镇静,及至听张既得,就可推倒积牌,把秘密公开一下,说道:“我要和哉!”以之应世,盖亦撒手绝活也。

麻将之成为“国粹”,受人欢迎,此或其主因乎!

一九四三年六月十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识小录》,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1059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