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籍整理

《续修四库全书补编》刍议

刘跃进

《续修四库全书》的出版,是文化出版界的一件盛事,其价值、其意义,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越发凸现,这是毫无疑义的。为了使这项千秋事业更加完善,愿就补编事项略陈浅见,仅供有关负责方面裁夺。

到目前为止,保守的估计,中国现存古籍约在八万种左右。另外,域外藏书、敦煌遗书、新近出土文献等也数目可观。而目前编修的大型丛书,如《四库全书》收书三千余种(《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著录3461种),《续修四库全书》收书五千余种,《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收书六千余种(陈乃乾统计6739种),加上编纂四库全书时禁毁的书籍约三千种左右(陈乃乾统计:全毁2453种、抽毁402种)。总计编辑成书的约在二万种左右。可以说,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典籍,大多网罗殆尽。这是无需争辩的事实。但就现存古籍而言,还有很多散见于各地图书馆中尚待开发利用。特别是其中的稿本、孤本、稀见本等,其价值虽有不同,但是作为祖国的文化遗存,应当想方设法保存下来,毕竟流传稀少,放任自流,很容易散失,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这是其一。第二,由于《续修四库全书》严格恪守《四库全书》规范,对于大量的宗谱、家乘、兵书、宗教类书籍收录甚少。佛、道类书籍,佛教收录还比较多,而道教书籍几乎还是个空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较大的缺陷。第三,域外藏书虽有收录(如《文选集注》存录二十四卷、《文馆词林》存录二十三卷。此外,还有唐人的《雕玉集》,宋人的《姓解》等),但是,这方面的新资料尚有极为广阔的收录余地。二十世纪前期编辑出版的《古逸丛书》、《古逸丛书续编》就有很多没有收录。这是比较有名的书,尚且如此。我国的台湾省、香港地区以及日本、韩国、越南、美国以及欧洲各国还有很多珍贵的藏书尚待开掘。值此盛世,应当把这些国之瑰宝引进回来。第四,域外学人编撰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著作,如日本空海法师的名著《文镜秘府论》收录在《续修四库全书》,他的另一部重要著作《篆隶万象名义》也应当补入。而类似这样的著作在韩国、日本等还有不少,也应择要选录。第五,《续修四库全书》对于敦煌遗书只收录成编者,对于零篇断简概不收录。这也留下许多遗憾。事实上,敦煌文献中大量的是零篇断简,吉光片羽,弥足珍贵。第六,出土文献,包括金文、简帛、石刻等,更是二十世纪中国学术的宝贵资料。而《续修四库全书》恪守《四库全书》体例,只能收录极小的一部分(如经部收录《马王堆帛书周易经传释文》,子部术数类收录《五星占》、《天文气象杂占》等),多数失之眉睫(如遗失千年的郑玄《论语注》等),非常遗憾。第七,谶纬之学作为两汉时期重要的文化现象,早就应当引起关注。但是,《四库全书》遵从传统经学观念,对于这类书概不收录。事实上,清人作了不少辑录工作,《纬书集成》就应当补编进来。第八,《续修四库全书》中已经收录的古籍,还有更多、更好的版本可供选择,如陶渊明的集子,郭绍虞先生《陶集叙录》多所考辩,然尚多遗失。又如袁宏道的《珊瑚林》、《花事录》等。前者见于《贩书偶记》子部杂家类著录,无刊刻年代。孙耀卿先生推断为明末刻本。清华大学图书馆所藏刻本一函一册,分上下卷。四周单边,无鱼尾。每半叶八行,行十九字。版心下刻清响斋藏板。前有华亭陈继儒题序,手写上版。末有无咎居士冯贲识跋。卷首下题:“古郢门人张五教编 钱塘后学冯贲校” 冯跋云:“先生自择其可与世语者,为《德山暑谭》,梓行矣,兹其全也。”按《德山暑谭》今收在《袁宏道集笺校》卷四十四《潇碧堂集》中,作《德山麈谭》。据自序,作于万历三十二年(1604),游历德山之塔,纵横议论,门生张明教因而编次。中郎仅“拣其近醇者一卷付之梓。”知通行者仅为节录本,与全本相较,不过占四分之一。就是这四分之一的篇幅,也存在着许多异文,可以校改者不下数十处。在编排方面亦有较大出入。如“曾子所谓格物”条,在《德山麈谭》中列在第四条,而在《珊瑚林》中列在首条。至于佚文就更值得我们关注。《德山麈谭》收录仅八十余条。而《珊瑚林》上卷就一百四十六条,约七万多字,下卷一百八十条,约八万多字,总计三百二十六条,约十五六万字。《花事录》未见著录,一函二册,分上下卷。每半叶九行,行十九字。无行线,四周单框,手写上版,字体拙朴,似是明末刻本。卷首有“且以永日”朱文印。题“公安袁宏道集 繡水陈诗教、许宗海雠”。文前有袁宏道自叙。自叙下有“望绿阴斋”及“会稽周氏凤凰尃斋藏”二印。此书以花分类,上卷收录各种花卉名目二十种,下卷收录二十五种。在叙述各种花卉名目时,采录历代与该花有关的人物故事、掌故趣闻,以为谈助。又如清人蒋清翊《王子安集注》第二卷的《释迦如来成道记》,传世刻本均没有注,而其手稿尚存,虽然仅仅辑录旧注,理应表而彰之。类似这样的著作,仅就清华大学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的藏书来看,就可以举出很多。

鉴于上述情况,《补编》应当有限度地跳出《四库全书》的规范,对于今人整理的古籍文献有选择地加以辑录。事实上,《续修四库全书》已经做过这样的尝试,如收录马王堆文献,就是今人校释本。问题是该如何取舍,必须慎重讨论,否则,易失于宽,流于滥。就大的方面而言,《补编》至少应当包括下列内容:

第一,域外善本集成。有选择地收录台湾、香港、澳门地区和美国、日本、韩国、越南、欧洲等国的善本图书,至少应当将其藏书目录汇集起来。

第二,敦煌文献集成。包括黄永武《敦煌宝藏》和俄罗斯、英国、法国、美国、日本等收藏的敦煌文献。

第三,出土文献集成。包括金文、石刻、简牍、帛书。

第四,《续修四库全书》较之《四库全书》进步的地方就是收录了不少戏曲小说。相比较而言,戏曲收录较多,而小说收录依然太少,且编排颇为矛盾。如子部有小说类,是传统的小说观念,而在集部又设小说类,似乎是白话小说,但是又有部分文言小说。这方面应有所考虑。

第五,稿本、稀见本及孤本。这类图书相当可观,应有所选择地加以辑录。

第六,为过去正统观念所鄙视的大量讲唱作品,如子弟书、弹词、宝卷。这类书再不集中整理,几乎面临着彻底失传的危险。

第七,《四库全书》、《续修四库全书》已经收录,但是版本方面有可取者。

第八,《四库全书》、《续修四库全书》未曾收录的重要著作。

如果称此书是“补编”,当然应当遵守成例,但是,又不能为其所囿,否则,就没有办法拓展。个人的观点,总目按照四部分类,而子目则可以作较大的调整。这个问题,需要集思广益,要有根据。这是一个比较重大的学术问题,任何随心所欲的做法都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原载:《古籍整理出版情况简报》2003年4期(总386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311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