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选本

唐弢

今年出版界又重印了一批古籍,《诗经》、《左传》、《史记》、《汉书》都有了选本,虽然选者的学力有高低,给研究者当参考也还嫌不全面,但供作一般的涉猎,我以为是有好处的。我们目前的一个弊病是:读书少。拥护某种主张吧,只因为有人已经拥护过,就在他的引文里辗转摘几句;反对某个学派吧,也因为有人已经反对过,所举的仍然是久已通行的例子。至于原著呢,对不起,原著太厚了,还没有拜读过。

这就出现了某些人云亦云的现象。

以大家知道的孔丘为例吧,他的思想体系是保守的。在“诗云子日”派的宣扬下,几千年来已经被捧成一个卫道护法、食古不化的道学家,我们也就把他当作道学家的标本。但是,试一翻检《论语》,就会发现,在他的立场上,他倒是一个讲求实际、注意生活的人:天天唱歌,也爱听别人唱歌,自己和着唱;对待事情也不象人们想象那样死板,只要有利,该变的时候他还是很会变通的。有一天,子路问他道:“听见一个好主张,该不该马上实行?”他说:“还有比你更有经验的前辈在,应该去请教请教,怎么能马上实行!”冉有向他提出同样的问题,他回答说:“应该马上实行。”公西华觉得奇怪了:为什么同样的问题却得到不同的答案呢?孔丘解释道:“冉求遇事退缩,所以要鼓励他;仲由处处冒进,所以要约束他。”他是个老于世故的人,办法很具体,很实际,并不象“诗云子日”派那样:啃住死教条不放。

我们呢,我们不应该人云亦云,倒需要培养一点追本穷源的精神。

选本经过选者的过滤,取其所爱,去其所恶,不免带有选者的主观,也就成为读者了解原书的限制;但在卷帙浩繁,时间短少,一般人存在着读书太少的情况下,至少打开了通向原著的大门,如果要作专门研究,当然应该进一步去找原书。我所记得的是一句俗语:“水涨船高”。水不涨,船就很难高起来。选本要做的正是开源推波的工作,为产生专家打下初步的基础。

而且选本一多,我以为也可以冲破选家加给我们的限制。譬如要了解孔丘,读了《论语》选本,再去读《史记》选里的《孔子世家》,倘使选者并非一人,而又没有预先串通好,一加比较,就不难看出孔老夫子的真面目。更何况我们的选家也在一天一天进步呢!

我拥护选本,要求我们的选家能够去偏见,尚客观,抑私爱,重全面,提供博览的条件,培植一点踏实的风气。

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集外》,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83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