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佛、道在《西游记》中的地位——试述《西游记》的宗教意识

黄慧敏
中国四大名著中,只有《西游记》是取材于佛教取经故事的。佛、道二教充斥于全本小说。无论是对道教的贬低,还是对佛教的颂扬,并不是单纯的说教,而是通过生动的人物来完成的。

小说中最有光彩的形象是孙悟空。他的出生就带有宗教色彩。他是一块仙石 “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吸天地之灵气而生,这与道教的万物皆有灵相符,而 “目运两道金光,射冲斗府”,似乎暗示着与天宫的格格不入。孙悟空的师父须菩提祖师,是西天佛祖如来的得意弟子,从一开始,孙悟空就成为佛门对道教统治的 “秘密武器”,作为师父却不愿弟子泄露自己的名字,这本来就是件值得怀疑的事。美猴王闹地府、闹天宫时,道教的神仙们惊慌失措,无能为力,如来的及时出现,拯救了道教的天宫,维护了玉大帝的统治,从而确立了佛教的地位,道教在佛教面前,显得软弱无力,佛教对道教的抗争首战告捷,而这场战争的英雄孙悟空却被压在五行山下,成了牺牲品。

作者对道教的贬低,还表现在他对书中道教人物是讽刺的、丑化的。
玉皇大帝,是道教的最高统治者,只会养尊处优,作威作福,他把因失手打碎琉璃盏的卷帘大将贬下凡尘;他因凤仙郡郡候一时愤怒推倒供桌,便令三年无雨,使得凡间百姓饱受三年干旱之苦,民不聊生,可见他心眼不大,气量狭小。
其他的如无能、固执的托塔李天王、虚张声势的巨灵神、老奸巨猾的太白金星等,还有下界与天宫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妖魔,如黄袍怪、无底洞的老鼠精、天竺国的假公主等。
天上是如此,人间也不例外。乌鸡国国王迷信道教,却落得个落井伤生,丢了自己的大好河山,若非佛门子弟唐僧师徒的到来,他大概要在井底沉睡一辈子了;车迟国国王势道爱贤,三个妖精仙长”权压当朝,最后被孙悟空降服,而他们所供奉的生清元始天尊、灵宝道君和太上老君的塑像却被猪八戒投入了玺谷轮回之所”(厕所),作者对道教的嘲弄可谓达到极点。
吴承恩对道教是极力批判的,那么,是否可以说他对佛教就是完全赞扬的呢?不能,只要仔细地分析,就可以看出作者对佛教是褒贬相间的。
唐僧之所以不辞辛苦去取经,是因为他相信佛法无边,相信佛法可以解救一切苦难。取经途中,救苦救难的菩萨总是在最危难的时候出现,这不仅是某一个菩萨的作用,而是佛法的威力。孙悟空、猪八戒、沙僧都是受了观音菩萨的点化,投入了佛教的壮丽的事业中,终成正果,这其中最主要的因是“佛”对他们的吸引力,作者并且在书中宣扬了因果报应,从这一点可看出吴承恩对佛教是肯定的。
但作品中,又比较明显地呈现出对佛教批判的倾向,主要是对教义的批判,这也是通过人物形象的刻画来完成的。
佛家强调“慈悲为怀”,唐僧将它发挥到了极致,直至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他曾两次逐走忠心耿耿的美猴王,招致灾难,这样的慈悲如何能要?色空”是佛教教义的主要内容之一,而猪八戒则是一个好色之徒,调戏嫦娥、强占高翠兰,闹出入赘事件等等。佛门子弟不按教义行事,这是对佛教的最大的讽刺。
作为佛祖的如来,也不是完美的宗教领袖。他贪财,在妄天大会上,欣然领受神仙献上的奇珍异宝,毫无愧色;对于弟子要失事,是因为怕后世子弟无钱可用,可见他是一个聚敛财富的高手;他气量狭小,涯毗必报,因乌鸡国国王不识菩萨真身而犯错,便侵他三年,以报吾三日水灾之良。
佛祖既如此,门徒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就连观音菩萨也不能幸免。她的坐骑、池中金鱼都曾下界为妖;狮驼国的三个妖精,分别是三位菩萨所养之物;还有一个是如来的舅舅—大鹏金翅雕。它们因为有关系,都毫发无伤地返回主人身边了。
所以,吴承恩笔下的佛教及佛教徒们,并没有让自己的宗教完美,却从某种程度上破坏着自己的信仰。佛教的教义并没有得到完全的实施,从而否定了佛教中的某些东西。
综上所述,《西游记》中,对道教是极力贬低的,对佛教是褒贬不一的。但总的看来,道教在作品中的地位远不及佛教,毕竟,取经人物的命运以成正果而告终,是佛教的最终胜利。
原载:《安徽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04, 2003.
收藏文章

阅读数[1596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