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水浒传》中的李逵形象解析

王菊红

《水浒传》是我国第一部描写农民革命的长篇小说。它深刻地挖掘了起义的社会根源,成功地塑造了起义英雄的群像。《水浒传》的最大价值,在于它描写了农民革命中许多具有反抗精神、崇高品质和鲜明个性的光辉形象。在这些起义英雄中,李逵是最突出的代表。读《水浒传》者,对李逵的为人,没有不拍案叫绝的,认为他快人快语、快人快事,其粗鲁处也正是他的可爱处,其天真处也正是他的妩媚处。他象一块纯正的璞玉,从没有用虚伪雕饰、掩盖自己的真实。 

李逵是沂水县百丈村人氏,原是戴宗身边的一个牢小子,本身有一个异名,唤作黑旋风,他乡中都叫他做李铁牛,是彪形黑大汉,满嘴赤黄胡须,性格粗鲁,好赤膊上阵,善使两把板斧,火杂杂的抡着只顾杀人。在浔阳楼,因为向酒家借钱作闹,会到了宋江,倾心下拜。宋江给了银子,便去赌钱,赌输了便抢别人东西。又因为争鱼,斗过浪里白条张顺。宋江智取无为军,捉住了黄文炳,由他来零割了。上山之后,回乡迎母,路上遇见剪径的假李逵李鬼,杀了那厮,接着老母,回路背到沂岭,却被老虎吃了。他一时发怒,便把四只老虎一起杀掉。三打祝家庄,误杀了扈太公一门老小,又错疑宋江自讨扈三娘。请朱仝上山时,他又劈死了小衙内,在高州打死了殷天赐。二取公孙胜,斧劈过罗真人,赚卢俊义时,他扮过哑道童。更误杀过前来投奔山泊的韩伯龙。他一生憨直,一生存真,他在山泊只服宋江哥哥,他是山寨中的步军头领。 

强烈的革命要求和彻底、坚定的革命精神构成了李逵性格的核心。他是一团仇恨和反抗的烈火,是一股扫荡腐朽、黑暗势力的旋风。所有的官府、官军、法律、制度,在他的心目中都失去了权威,甚至连最高统治者当今“圣人”大宋天子,在他口里也不过是个“鸟皇帝而已!刚上梁山时,他就提出了“杀去东京,夺了鸟位的要求;上了梁山,他又说:“便造反,怕怎的!晁盖哥哥便做了大宋皇帝,宋江哥哥便做了小宋皇帝;吴先生做个丞相,公孙道士便做个国师;我们都做个将军;杀去东京,夺了鸟位。”他上梁山很主动,没有丝毫的勉强,当宋江提出上梁山时,是他第一个热烈的响应,叫道:“都去,都去,但有不去的,吃我一鸟斧,砍做两截吧!”他对统治阶级从来没有幻想,当柴进受到殷天赐欺负而幻想靠条例打官司时,他说:“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我只是前打后商量。”他不相信任何招安,他和统治阶级没有任何调和的余地。“好便好,不好我便老大斧头砍他娘!”则是他对待统治阶级的原则。统治阶级的一切阴险、狡猾的笼络、利诱、收买和欺骗,都丝毫不能麻痹他。当宋江吟[满江红]词,流露向往招安情绪时,他便“一脚把桌子踢起,摔做粉碎,大叫道:‘招安,招安,招什么鸟安!’”后来朝廷派陈太尉来招安,他便把“圣旨”扯得粉碎。即使在宋江受了招安后,他还屡次要反上梁山,甚至在死后,大宋皇帝还梦见他“抡起斧头,向自己砍来,吓出了一身冷汗”。这种强烈的彻底的反抗要求,对于李逵来说,既不是基于对革命理论的明确认识,也不是由于受到反抗斗争的前景所吸引,而纯粹是处于自发的阶级本能。李逵无疑的出身于农民阶级(尽管后来因杀人而亡命天涯),但他是那种已经从多少代农民的悲惨命运中感到非反抗不可、直觉到不斗争就无法生存的先进农民的代表。他生平不习惯于抽象思维,对事情都不加思考。他天不怕,地不怕,不计算主观力量,不考虑个人安危,一双板斧,想砍尽人间不平。他强烈要求起义,相信起义,起义本身就是他的目的。他热爱梁山、尊敬宋江,这一切也都是基于阶级的本能和直觉。 

朴质、纯真、公平、无私,是李逵英雄性格的另一种光辉的表现。他是戴宗手下的一名小牢子,他野生生的,不懂得社会上有那么多的浮文褥节,不晓得做人需要洗煅磨练。他就像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正符合漠漠的大地,茫茫的原野。正因为他具有农民的纯真的性格,所以《水浒传》的作者才安排了一个假李逵作为他的对照,一个是处处存真,一个是处处作假,李鬼冒名李逵,假充好汉。然而,没有真哪能看到假,没有假又怎能把真勾勒得清楚分明呢?他向酒家直率的借钱,有钱就赌,赌输便抢,这固不足为法,但也是他的纯真,直筒子,直肠子,毫无虚伪之处。他斗浪里白条张顺,虽然明知道自己水里功夫不行,懂得骂道:“好汉便上岸来”,可是人撩拨得他火气,也就忍不住跳到船上,被翻倒水里,这种莽撞易于光火,不又是一个憨头像吗?然而,正因为他是憨头,他才能在不打不相识之后,向张顺说出了“你路上休撞着我”。所以我们不能单看他的粗鲁的一面,而粗鲁中也有妩媚!李逵是以孝著称的,听见公孙胜搬取母亲,便想到自己家有老母,抱头痛哭之后,也去搬取。不幸他的老母在沂岭被虎所吃,他一连杀了四条老虎。他的杀虎和武松的打虎是不同的,武松处于自卫,而他则是恨之深的宣发。大破无为军,捉住了黄文炳,由他来动手割杀,他说得好:“你这厮在蔡九知府后堂,只会说黄道黑,拨置害人,无中生有撺掇他今日你要快死,老爷却要你慢死。”这正如杀虎一样,不但恨之深,而且是把个人的仇恨扩大到担负了友朋的仇恨,这精神,只有铁牛才抒发得痛快,抒发得真切! 

李逵对自己弟兄和受苦的人民怀有深厚的感情。宋江关在牢里时,他“寸步不离”、“早晚在牢里服侍”,江州劫法场救宋江、戴宗时,他第一个赤条条的抡着板斧,从酒楼跳进刑场杀将起来;高唐州救柴进,又是他第一个只身下井。他平日最爱宋江,可是当他误听宋江抢夺民女的消息后,便大闹忠义堂,砍倒杏黄旗。这说明在他心目中,农民起义的利益是高于一切个人感情之上的。

李逵无论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毫无虚假,无论想什么,都心口如一。他该爱则爱,该恨则恨,该怒则怒,该骂则骂。他的质朴和纯真,就是在赌输了钱想赖的时候,在为了招待宋江而去强讨鲜鱼的时候,都依然是那样天真烂漫。他的公平和无私,就是这种坦率性格的必然结果。因为他把一切都袒露于外,毫无隐藏,当然也毫无私心。他碰见李鬼冒名剪径,愤而欲杀他,但李鬼称家中有九十老母,他又放了他,并给他十两银子。后来他知道这一切真相后,却又割下了李鬼的头。一切都是那么简简单单、无偏无党,口头心上,从没有想到过什么“仁义道德”。作为一个农民英雄,伴随他的纯朴天真,李逵也有简单、鲁莽、不讲策略和狭隘报复思想等缺点。因为他的质朴纯真,才摔死小衙内,这还可以说是为了赚朱仝。但打死殷天赐,到底给柴进闯了祸,劈了罗真人,自己又吃了几次苦,特别是三打祝家庄时,由于宋江实行分化政策,使扈家庄保持中立。但李逵不管,挑头价砍去,杀了扈太公的老小,破坏了义军的策略。在朱贵店里,又当作冒充货把投奔山泊的韩伯龙杀了。这些,都违背了梁山泊的精神。但缺点和他具有的优秀品质相比,毕竟是次要的,而且对于一个农民英雄来说,也是难于完全避免的。况且,不怕天,不怕地,不知畏惧,更由于从他心底里,蕴蓄着的祖宗八代的对这个社会的积恨,使他眼睛里存不下一粒沙子。泄之而后快,便是他的本色,又哪里是天生的杀人成性呢? 

李逵的优点来自农民阶级,来自对农民那种世代不可改变而又无法忍受的悲惨的直觉;同时,他身上的缺点也来自农民,来自那种对阶级命运的理解仅仅停留在直觉上,而不能将它上升为能够指出一条解放途径的革命理论。纯朴包含着无知,坦率又近乎莽撞,而对统治阶级的深刻仇恨和坚决反抗,又带来了不知节制的好杀。这些缺点,固然反映了农民身上的落后性,但更重要的还在于:这是封建统治阶级对农民残酷镇压所激起的一种报复。李逵的凶狠,说明中国农民,至少其中的先进分子并没有被地主阶级残酷的屠杀政策所吓倒,这就是李逵身上的缺点所反映的社会意义。我们首先必须看到这一点,然后不妨指出,他的这些行为,比如杀掉早已归降的扈太公一家,逼走扈成,的确对农民革命事业带来不利,同时也包含着某种悲剧性的因素。这是李逵性格中的悲剧,也是中国历代农民战争无法避免的悲剧。总之,《水浒传》的作者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几乎在一切方面:思想、感情、优点、缺点、性格、气质、精神世界都来自农民、属于农民、代表农民的典型——李逵,而他正是农民起义军的灵魂。

原载:《湖南城建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3年04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2210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