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无私人品清如玉——追记邱县畜牧水产局原常务副局长袁勇

邵福亮

人生的内涵,在于进取,不在于索取;生命的意义,在于拼搏,不在于蹉跎;寿命的价值,在于奉献,不在于长短。“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在冀南邱县,清凉江畔,就有这样一个大写的人:他拥有富含进取内涵的人生、拼搏意义的生命、奉献价值的寿命,充分诠释永葆共产党员先进性的英雄本色。他的英名誉播遐迩,他的事迹广为传颂……

他就是邱县畜牧水产局原常务副局长袁勇!

独处是美,沉默是金——在生命的进程中,你耐得住寂寞,体内滚滚沸腾的是满腔热血,身旁静静流淌的是老沙河

2001年3月24日,一纸任命书乐得袁勇屁颠屁颠的。时任县委农工部科长的他走马上任县畜禽良繁推广中心副主任,总算是“久旱甘霖、美梦成真”。翻开袁勇档案,如此简单:1964年10月生于邱城镇后段寨,199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3年7月毕业于张家口农专畜牧专业,1993年9月至1995年10月任贾寨乡统计员,1995年10月至1998年3月任县畜牧水产局动检站长,1998年3月至2001年3月 任县委农工部科长。“我愿一辈子搞畜牧,不愿整天价弄数目”。尽管如此,他在贾寨乡负责的统计工作也年年领奖,“我学的是当畜牧兽医员,做不来政策讲解 员”,尽管在农工部工作期间“身在曹营心在汉”,但他分管的科室也岁岁摘杯。头一次工作调动,是他强烈要求的;第二次工作调动,是他“不得不”走的;可这 次“从天而降”的任命文,更是他梦寐已久的。也难怪一向沉默寡言的袁勇当日手捧任命文,竟一反常态,嘴里哼哼小曲儿,脸上喜滋滋儿了。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迎送面的喜庆劲未褪,坐蜡场的邪乎事已生……

邱县畜禽良繁推广中心地处县城东6公里许,南有邯临公路门前横穿,东有清凉江——又称老沙河毗邻纵贯,是该县投资百余万元、占地近百亩、拥有场舍8000平方米的畜禽良繁推广龙头机构,始筹建于1999年7月。至袁勇到任,虽已历时年半有余,但远未步入正轨。就连水电最基本的配套设施,也是吃邻近村的水,用邻近村的电,往往因为争水抢电,推广中心与当地群众轻则斗口角,重则动拳脚,矛盾日愈恶化,危机不断加剧……

就在袁勇上任的第三天,他刚刚支好自行车,后车轱辘还未完全停止转动,就被当地20余个“不明真相”的村民团团围住,以未交水费为由,以立即拉闸停水、剪线断电相威胁,你一言我一语,污言秽语,无端攻击。可袁勇却处乱不惊,不声不哼,只见他慢慢拨开人群,从抽屉里抽出两张水电交费单,给他们一一细看,结果这伙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悻悻而散。

科班出身的袁勇,对畜禽情有独衷。他经常吃住在推广中心,很少与人闲扯篇,却与畜禽打得火热。当时,推广中心存栏种猪80头,种羊四个品种150只, 他都给编上号、起绰号,天长日久,日久生情,只要他一叫,十有八九都比饲养员叫得灵。别人值班睡宿舍,可袁勇不是躺在种猪圈,就是卧在种羊窝。要么把逞强 的种猪羊像提审犯人一样训教一番,要么把受气的种猪羊像安慰孩子一般规劝一通。因此,只要他一出现,不论是种猪圈,还是种羊窝,都能立马偃旗息鼓,其乐融 融。别人说袁勇是“猪羊精”,袁勇却说是猪羊“通人性”。

传统养殖蝇头利,高新科技高收益。袁勇主动与西安杨凌科元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攀亲结缘,引进了“无角道塞特”种羊高新品种,同时推广新技术业务也日见起色,短短半年间,推广中心已初具规模,蓄势待发。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北京兴绿原公司慧眼识珠,落户邱县,入主“中心”,成建制地重组成新公司。随即邱县畜禽良繁推广中心牌子被摘,袁勇的副主任职务被免……

凄凉是诗,悲壮是歌——在人生的现实中,你经得起挫折,秃笔尖儿触纸笔走龙蛇挥洒心血墨,脚底板儿离地足碰腚蛋密槌敲锣

2001年8月,袁勇转任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养羊办公室副主任,新一轮考验燃起了熊熊战火……

又 是挑灯夜战,孤灯下的袁勇嘴角是喷云吐雾,纸上是笔走龙蛇,洋洋洒洒,烟屁股扎堆烟灰缸,屋地上也密密麻麻,木壳立式座钟“当、当、当、当”抗议了四声, 明天就要交稿的《邱县养羊三年规划》还没有拿下,急得他抓耳挠腮,狂抽猛写。这边烟火正旺,隔间熏得够呛。妻子郑秀芳披衣下床,边咳嗽边心疼地说:“说过 你多少次了?就是不听!这一晚上已经抽了两盒多了!”“嘴上没烟卷儿,脑瓜想不出来点儿”,袁勇憨憨地边笑边说,“天不早了,你快去睡吧,我要赶写了急紧 稿,别再唠叨了好不好?”结果,次日《邱县养羊三年规划》在县党政联席会上顺利通过,得到首肯。

不 声不响的袁勇公文写作功底深厚,第一次在县畜牧水产局供职期间就已崭露峥嵘,小有名气。难怪他调至县委农工部后,时任县畜牧水产局局长的李风珍还多次找袁 勇谋划工作、代写规划、起草计划、撰写提案。袁勇到底写些多少公文,这恐是难解之迷。仅他家存的手稿当废纸卖,最多的一次卖过102元。

“打羊牌,发羊财,打造养羊大县”。时隔不久,邱县县委、县政府下达了筹办“首届邱县赛羊节暨羊制品交易博览会”的指令,袁勇担当起组织协调小组常务副组长的重任。

时不我待,距12月16日赛羊节开幕,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不到的期限。袁勇真是“甩展了小辫儿”,拼着“小命”干“革命”。为了筛选出角力组参赛羊,袁勇一只羊一只羊“相”,过了筛子又过箩,7个乡镇来回转了无数遭,南至南辛庄,北到霍漳逯,东起东目寨,西达辛集,全县218个 村几乎跑了遍,弄得他蓬头垢面,破衣烂衫,浑身的羊骚气味儿,吃饭的时候没人愿挨着他,走在前头没人愿跟着他。有一次,在辛集羊场,他发现了一只体态健 壮,羝力无比的公羊,喜出望外的他刚一近前,就被羝了个人仰马翻。羊主大惊失色,袁勇却喜形于色,爬将起来,由衷地翘起大姆指:“嗬!好家伙,好样的!” 结果,那只羊在赛羊场上还真的取上了不错的名次。

选好羊,布好场,然后才能分类评奖。赛羊场选在位于县城东6公里处、 清凉江东岸、龙港度假村东侧的一片荒草野坡地。地势不平,袁勇就雇来拱土机,起高垫低,夷为平地。布置场地,他亲自抬帆布、扛木杆、拧铁丝、引电线、安音 响,一会儿也不舍闲……当赛羊节帷幕圆满落下,袁勇的输液瓶随即高高挂起……后来,他又组织协调了两次赛羊节,由于组织严密、标准高、影响大,充分展现了 邱县养羊大县的风采,办出了特色,办出了水平,成为该县养羊史上最为光辉的一页。

由于业绩突出,德才兼备,勤廉共济,2004年2月19日,袁勇被提拔为常务副局长,更使他激情似火,燃烧自我……

思 路决定出路,出路在于项目。袁勇和时任局长、现任党组书记王西贵、项目科科长程玉勤组成争跑项目“铁三角”,经常跑市进省,能当天打来回决不外宿,非住不 可的都住最便宜的旅馆,吃最简单的饭,从不浪费一分一厘。袁勇深切地体会到,在争跑项目资金时,往往会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丝毫马虎不得,钱要花在“刀 刃”上。有时招待上级领导会有名烟名酒剩余,他都积攒起来,既不会给别人抽,更不会给自己喝。他总说,说不定,这些残烟冷酒还能“二次上阵”,派上用场。 仅此一项,据不完全统计,就为该局节俭经费支出1万余元。有时局里资金跟不上,袁勇就主动从自己家拿钱。有一次,他背着妻子拿走秀芳刚从别人借来准备为猪买饲料的2000元钱,搞得妻子不得不厚着脸皮,到处为猪去“化缘”;有一次,他情急之下,低价卖了四头猪,掂着5000元钱就往省城跑。为此,还闹得夫妻失和。功夫不负苦心人。近两年来,该局就引进县外资金354万元,其中省外资金230万元;落实对外招商签订外资项目一个,合同利用外资490万美元,实际利用外资150万美元。落实种草养羊以工代赈资金40万元。投资2064万元的优化多产肉羊产业化项目,已被省畜牧水产局选定上报省政府扶持,动物防疫体系建设示范县项目由省局选定报国家农业部审批。省级秸秆利用示范县已经确定,现正努力争跑进入国家级秸秆利用县。

无私是花,有德是果——在寿命的殆尽际,你掂得准取舍,生前鞠躬尽瘁一尘不染,走后死而后已晨星一颗

几乎每天都有写不完的文字,办不完的事情,跑不完的路程,袁勇就像一架永在高速运转的风车,转呀、转呀、转,总在不断地转……

2004年7月 上旬的一天,在省城跑项目的袁勇稍感腹内疼痛,中午连饭也没吃,就往邯郸赶;下午参加市局会议期间,他又感腹内持续疼痛,但他还是强按着肚子,坚持把会议 听完;返邱途中,他已是疼痛难忍,满头虚汗;回家上床,他痛状稍稳,恹然而睡。从次日起,他一直按胆囊炎接受治疗,总是挂上吊瓶缓疼痛,拔下针头就上班, 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8月17日,袁勇被确诊为肝癌。“不呆不傻”的他早已从家人来石家庄的表情中隐隐预知,在省二院“冒充家属”明明探知。家人不说,他也不问。自知来日不多的他更加呕心沥血,他要紧紧抓住屈指可数的最后时刻,为他一生心依的畜牧事业发最璀灿的光、献最炙热的情。

乡镇动物防疫站构建是一块最为难啃的硬骨头。袁勇主动请缨,担当重任。他拖着病弱虚胖的身子,跑东跳西,顶住压力选址,肩抗公平招人,东借西凑筹资,干得风风火火,有声有色。

岁寒知松柏,攸关见忠良。确诊回来的袁勇连家也没拐,就直接上了香城固动物防疫站施工工地,披星戴月,奋战不止……结果,该县的乡镇动物防疫体系建设成功经验,全县推广,引起轰动,令业内外界刮目相看,啧啧称奇……

为筹措医疗费用,妻子郑秀芳背着袁勇卖掉了25头自家养的猪,卖得了2万余元,其兄弟姊妹东借西凑,暗地里送来了3万余元,畜牧水产局上下偷偷地组织干部职工,你五百、我一百、又五十地替他张锣……

8月20日, 其兄袁振民力劝袁勇做手术,他勉强同意了,可当提示他向组织提出预支药费、安排子女等,照常人看来并不过分的要求时,却遭到他严辞拒绝。袁振民最担心的是 袁勇下不了手术台,袁勇最忌讳的是给组织添麻烦。当日上午,袁勇向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请病假,县委书记白清长、政府县长陈飞、县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李增 良几乎是众口一词:“无论如何,治病要紧,有啥难事,一律优先”,感动得袁勇心颤不已、泪流满面。下午,他又让同事小栾把《2005年 羊业工作发展规划》送到家里,斜靠在沙发上,左手握拳强按着肝部,右手提笔圈圈点点,勾勾划划,在场的袁振民苦口婆心、屡劝不止。次日一大早,家人早早整 装待发,可当车刚刚发动,袁勇却像想起什么紧急事情,提出:“西贵局长不在家,赶紧拐到我办公室吧!”可谁想,这一去就成了“长巴子瓢”,车上的袁振民心 急火燎久等不来,等他们赶至省四院,已是日过正午。

8月23日,袁勇上了手术台,并随即做了第一次化疗,手术“成功”,疗效“神奇”。休养几天后,他又回到了工作岗位。同事劝他多休息,少劳累,他却笑着说:“不就是块囊肿吗?切摘掉就好了,我这身板吃得消!”

雄鹰舔着滴血的翅膀在飞,风车强驱破损的叶片在转……

9月28日,是传统的中秋佳节。第二次化疗后的袁勇大不如从前,他决定去看望住在距县城东南15公 里外、现已痴呆不认人的老爹爹。袁勇命苦,四岁丧母,是父亲袁廷领一把屎一把尿,一把鼻涕一把药地将他拉扯成人。因此,袁勇打小缺失的是母爱,骨子里最多 的是对父亲的感恩和崇拜。近几年,是袁勇一生最辉煌的几年,也是亏欠父亲最多的阶段,半年六个月不回去一趟,即使偶尔探望一次,也多是屁股下的板凳还没焐 热,就又风风火火地往回赶,来的疾,去的快,“水烟”也抽不完两烟袋。如今父亲已神志恍惚,见人只是傻笑。袁勇这天厮守着父亲,形影不离,为老父亲洗头净 面,奉茶喂饭,捶背揉肩,老父亲只是一味的乐呵呵傻笑。袁勇总是一直泪眼朦胧地注视着老父亲,生怕一眨眼,父亲就会在眼前消逝,在人间蒸发。中秋节团圆 夜,成为父子最后的生死诀别。

10月28日, 在接受第三次化疗启程前,袁勇专程到县兴绿原公司,深情地注视着他曾吃睡过的种猪圈和种羊窝;又到龙港度假村东侧,重顾那曾火火红红的赛羊节主战场;然 后,沿着养他育他的母亲河——清凉江畔徘徊许久。举目远眺,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河两岸移着几片羊群,随口吟道:“天上白云,草野羊群,清凉江啊,我的生 身母亲……”

第 三次化疗后,袁勇病情急转直下,日益恶化。直到深度肝昏迷前,袁勇总是对工作十分牵挂,在病床上还修改过《肉羊基地建设规划》、《恒冠乳业扩建项目建议 书》等重要材料,能动笔时亲自勾划,不能动笔时就提修改意见。而对于私事却闭口不提,不置一辞。深度肝昏迷后,袁勇总是背对家人,紧锁双眉,两眼不睁。妻 子郑秀芳不甘心袁勇就这样不声不响地了却夫妻一场、诀别亲情一家,便刺激他说:“袁勇快看,咱成了全国养羊大县,上了中央电视台!”袁勇竟奇迹般地扭过身 来,睁大了双眼,看到的不是邱县扛匾摘牌的奋人场面,而是哭成泪人的妻子郑秀芳,银发白眉红眼珠的患有先天性“白化症”的儿子袁士卿,他便又木然如初……

公元2005年2月16日9时20分,舔血的雄鹰折翅而落,乍现的新星猝然而陨,袁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享年41岁。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2月18日,县四大班子领导、县乡各单位负责人、畜牧水产系统全体干部职工、龙头企业业主、养殖大户潮水般涌向袁勇灵堂,天空雪花飞舞,沿路临街的群众齐刷刷向灵车注目,有些人已失声痛哭……

无 私人品清如玉,有德气量胜遗金。袁勇,没有显赫的职位,却有一颗公而忘私的拳拳赤情;他没有轰轰烈烈的伟业,却有一片爱岗敬业的殷殷痴情;他没有丰厚的财 富,却有一种比珠宝更珍贵的精神。他普通而高尚,清贫而富有,平凡而伟大,仰无愧于党,俯无愧于心,不愧为永葆共产党员先进性的一颗璀灿的新星。日前,中 共邱县县委做出向袁勇同志学习的决定,一场声势浩大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正在清凉江畔春潮涌动……

好个袁勇!当前不正急需涌现出千千万万个“袁勇式”的党员、“袁勇式”的公仆么?……
收藏文章

阅读数[800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