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喜看青龙卧傅东

邵福亮

当你驱车行驶,水泥路面可直达家门口,你相信这是农家吗?当你无论何时拧开自来水龙头,全天24小 时都可饮用到免费的自来水,你相信这是农民吗?当你漫步在休闲广场,看到三三两两的父老乡亲在闲谈、在舞动腰肢、在挥舞剑戈,你会相信这是农村吗?当你泛 舟水上,或冲浪嬉戏,或伸手触鱼,或高谈阔论,或卿卿我我,你会想到这是乡下吗?当你看到小桥流水,鸟语花香,游船如织,四季如春,你会相信这是江北吗? 当你目睹黄河禹迹、巨桥发粟、破釜沉舟、界桥大战、康台略马、虎守杏林、白家滩抗金、孙安动本、冀南农民暴动、香城固诱伏战,你会相信这是当代吗?当你身 临沙湾春鲤、野渡衡舟、宝塔晨钟、西山晚照、黄河禹道、泮柏元植、奎阁新辉、汉侯旧域,你会相信这是人间吗?岂不是活脱脱一幅“宛然仙境皆如画,此乃人间尽似诗”的绝妙画卷?!这就是当年青龙直落的地方,这就是如今青龙再现的村庄——冀南邱县香城固乡傅东村。

傅东村位于县城东7.9公里,村南有邯临公路东西横穿,村东有106国 道南北纵贯,村西有邱县的母亲河——清凉江自西南而东北蜿蜒而过,西北望“破釜沉舟”遗址,东北傍“虎守杏林”祥和之地、素有“平原歼敌第一役”之称的香 城固诱伏战抗日主战场。明迁民立村,前身是连同现在的傅中、傅西三村一体的傅温庄,初因傅、温姓氏居民居多而得名,后改称傅辛庄。

传 说,忽一日,天空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好一派太平盛景。突然,自村东南天边一片乌云铺天盖地,滚滚而来,顿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俄 而间,傅温村一带便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汪洋。眼见就要湮没傅温村,村里的男女老少齐向天祷告,焚香祈福。只见随着一声“咔嚓嚓”的霹雳声,乌云裂出一道裂 缝,一条青龙直插傅温村。当时,村民都误以为要遭天谴,吓得作鸟兽散。等惊魂未定人们再回望时,但见雨过天晴,洪水消退,被冲毁的田禾更加郁郁葱葱,被冲 倒的房屋自行复原,只是村的整体架构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俯瞰全村,东西大街自东而西依次是龙头、龙身、龙尾,南北向的出村路分别是龙须。东西大街因此而更 名为青龙大街。自此,图腾青龙,成为当地十里八乡的兴腾祭祀活动,世世代代,香火不断。

现任村党支部书记杨万安现年52岁,当兵摸过枪头儿,退伍当过民兵头儿,后又荣膺这个村头儿,至今已有23个年头儿,其间,搞特色种植当过“葱头儿”,办厂当过“工人头儿”,硬是把一个“三类三”村奇迹般地涅磐成一个“一等一”的小康村。早在1994年, 全村就实现了定期供水,后近年来又改进为全天供水。但仍有地处偏远的三四十户群众吃不上水,只能望水兴叹!杨万安为此披星戴月地明察暗访,发现有人在无节 制地浪费水源,一边是长流水,一边是“忘情水”,上游是吃不了,下游是吃不上,这还得了?怎么办?家家安水表,户户订指标,节用的奖钱,超标的付费。蹲在 跑水的老宅门前,气得忘却了自己是疾病缠身的杨万安开出了根治顽症的“药方”。村里的主街道和出村路尽管硬化了,但条条胡同还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 能不能把胡同也硬化了?看到尘土飞扬的胡同,捏着烟盒的杨万安在思考;仓廪实而知礼节,有些群众一辈子没划过船,没逛过公园,能不能把那自村东南而西北绵 延400余米的近170亩“三荒四旁”不毛之地充分开发出来,建一个公园,供群众休闲娱乐,像城里人一样?走在荒无人烟的沟壑,叼着烟头的杨万安在谋划……

2005年7月1日早晨5点钟,村“两委”召开党员和群众代表会。全村46名党员去了30人,30名群众代表踊跃与会。

7月2日,杨万安就马不停蹄地和乡长王晓宁找到县交通局,结果该局答应免费提供推土机和挖掘机各一台。

7月3日,推土机和挖掘机的轰鸣声,男女老少的挥锨铲土、起高垫低的欢叫声、砂子、水泥的卸运声、杨万安与施工队的讨价还价声、分派声交织在一起,整个傅东村顿时炸了锅,人欢马叫,昼夜不停,一片沸腾……

7月12日,短短9天时间,在群众只清整本户胡同路基,不出分文的情况下,全长17500米、宽1.6米、总面积2.8万平方米的114个胡同硬化任务顺利告成;

7月15日,区区12天,4座石拱桥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

7月18日,仅仅半月时间,青龙公园的舞龙场、卧龙塔、石径、清心亭、健身广场、钓鱼台、水上游乐场似雏鸡孵化,破壳而出……

8月10日夜,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雨从天而降。新建成的四座石拱桥的沙袋掩体尚未拆除,如处置不当,就有被冲垮的危险。刚刚躺下的杨万安哪里顾得上疲劳,就连忙披上雨衣,抄起铁锨,飞奔而去。20余个党员和群众自发地跟随杨万安整整守护了一夜,就连现年67岁高龄的杨万春老人也加入了护桥的队伍,四座石拱桥总算是保住了。“杨书记,咱羊场的围墙被冲倒了!尽管我昨夜带着10来个党员和群众来守护,但最终还是……”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委主任牛志广面露愧色,气喘吁吁地跑来说。羊场那可是杨万安的命根子,是当年麦收时节,村干部和部分党员、群众你三万、我五万集资,投资40万元建起来的占地58亩标准化羊场。幸亏100只基础母羊还没入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杨万安二话没说,又带领熬了一夜的人马,迅即加入了抢修围墙的战斗。说来也巧,围墙倒塌,正好砸平了杨万安家的四垄大葱。等重新修好了围墙,大伙儿散去,杨万安本想扶扶自家的大葱,可不知不觉地就昏睡在葱地头……

杨万安“抠门儿”是出了名的。青龙公园的规划设计费起码要2万余元,他就“死皮赖脸”地去磨县建设局局长史银华,结果,河北矿院规划设计院分文未取;推土机和挖掘机是按租用时间计算费用的,据测算整个青龙公园起高垫低,共需支付20余万元,他就去“熟不讲理”地赖县交通局局长焦三保,结果,仅花费了不足万元的油修费和机手的伙食费;绵延400余米、水域面积60亩的沟塘建成后,虽积雨水稍半,但水位太浅,从机井里抽水光电费就需1.5万元,怎么办?杨万安和乡长王晓宁早有预谋,县电力公司副经理吴海波是傅东村的女婿,适值祖坟搬迁正好又有他岳父的,杨万安和王晓宁破例一个人每月每人买了100元的“祭礼”去“进贡”,感动得吴海波热泪盈眶。结果,县电力公司不仅免去了抽水用的电费,还提供了6捆水下专用的电缆。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对于石料,杨万安自知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他就通过老乡找老乡,愣是感动得在清河的邱县籍石雕经销商陈付海“两眼泪汪汪”。结果,原本2.6万元售价的假山仅以1.4万元的保本价运抵傅东。修建那四座石拱桥时,施工方要出12万元的“设计规划价”,杨万安就不吭不声地拿着对方提供的石质样本,又只身到清河夜访陈付海,刨根问底。结果,6万元就拿下。9月1日,杨万安又组织12名党员和积极分子,开着两辆三码车到不武安京娘湖畔去捡鹅卵石……

7月25日起,块块水表进农家活动便轰轰烈烈地展开了,村计生小组组长郑东玉巾帼不让须眉,主动请缨,担当重任。结果,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全线告捷。目前,已试供水月余,不仅实现了和谐供水,而且达到了节约用水。

这就是一个地处冀南边陲的小村的崛起,这就是一群朴实无华的基层党员干部的先进性!在当前轰轰烈烈开展的生态文明村创建活动中不正急需涌现出千千万万个“杨万安”式的基层党员干部,不正急需涌现出千千万万个“傅东村”式的现代化新农村么?

(作者系邱县文联党支部书记、作家协会主席、《清凉江》总编辑,通讯地址:邱县新马头镇东关前街梅津胡同03号,邮政编码:057450

收藏文章

阅读数[563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