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一个传奇人生——解读著名农民诗人王海

季伯生

历史的长河总是按照它的发展规律携带着当代的贤人和瑰宝奔流远去。而中国的第一位农民诗人、也就是世界第一位农民诗人王海,诚然是正在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活着的历史”。本文记述的就是这种“活着的历史”现象的传奇……

——题记

源泉和沉默

一支凝练流畅的文笔,一顶金黄闪亮的草帽,与六亩三分土地攀缘;耿毅坚定的神情,睿智犀利的视线,用深沉而平和的心态观察社会,以渊博而淡泊的气质驾驭生活;近半个世纪行云流水般的创作,优质高产20000多首诗歌,其中已发表6000多首,还发表和出版散文类文章达60多万文字、诗歌集18部。同时,创办了《民工诗报》、《诗芽》两张诗歌报刊和60多个民间诗社,呕心沥血主编了《中国沿海作家书系》和《中国学人丛书》奉贤卷10集计761万文字,编辑《八荣八耻》等宣传专刊12期共刊发诗歌480首。在县区、省市、全国诗歌比赛中,其作品频频获奖。这就是王海——来自东海之滨上海奉贤庄北村的一个纯朴勤劳的农民,在阳春高雅的文化舞台上,演绎出了一个传奇人生,一个姹紫嫣红动人的故事……

澄澈的小河泛着灿灿的涟漪,金黄的谷穗溢着浓浓的清香,晶莹的露珠润着甜甜的小路,正在农田劳作的王海,若有所思地放下农具,来到无数次坐过的树荫下那条亲密无间的小路的土墩上,摘下草帽拂风代扇,撩起衣角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取出随身携带的纸笔书写起来。于是,又一首新诗在绿野掀动的灵感中诞生……曾被选人中学语文教材的《连种带歌满田播》,就是在这样的绿意野风中从王海心田涌溢而出的。诗中那万象更新的大地、安居乐业文明和谐、歌声带着种子遍地播种丰收的农家喜悦的景象,通过流畅欢跳的音韵,浓郁香盈的意境,酿造了一杯醇厚的美酒,醉了读者一片。

在这稻花飘香、茵草芳菲的地方,以人性的真情、用诗歌赞美生他养他的土地,用诗情歌唱家乡的王海,到处受到人们的传诵。王海所在的小村庄由此出了名,他的家乡也被人们称颂为江南诗歌之乡。善良淳厚的乡风民俗,哺育了王海成长。在披星戴月沐泥浴水的农田劳作中,王海源源不尽地汲取了乡情的营养,得天独厚地在乡情的怀抱中冶炼,在乡情浩瀚的生活情操中潜移默化,获得了最原始最纯美最深厚的人生资源。因而,生活完美地为王海打开了一扇创作诗歌的窗户,一个神秘的诗歌年华开始尽情绽放。当然,不完美是人生的特点,完美的人生永远存在于克服不完美的演变之中。王海也不可避免的经历了生活的磨难和坎坷。但善于打破常规、与众不同的王海,在逆向思维中把磨难和坎坷变成了人生的真谛!他深深彻悟,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逆境中取胜的人生反而分外美丽。他认为,人生犹如平缓行进的泉水,只有碰撞礁石,才会激溅起美丽的浪花;恰似顺流而下的涌潮,遭遇阻挡的江堤,才会演变成惊涛扑岸的壮观!这种原生璞玉浑金般理性而纯净的心态,显然是他传奇人生的源泉。

没有杂念的纯净心态的爱最为透彻。王海,用他对生活的赤忱热爱和真心实意,通过掌握锄头的手,透过泥土的芳香,孕育出了乡韵的诗情画意,实现了从少年诗歌作者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从田园小景到艺术宫殿、从草帽村夫到著名农民诗人的成功跨越!据说,人们很想探索王海创作的奥密,特别是那顶神秘的草帽,灵动了多少人的遐想!每天,每时,每刻,那美丽的脍炙人口的诗篇,居然能够随时从他心胸中溢涌而出并落笔成章,这源源不尽的诗意到底来自无处?难道是来自苍天有眼而赏给他的神笔吗?还是大地有情而赐给他的诗歌密笺?有智慧人士认为,也许他的那顶草帽底下隐藏着什么诗歌的秘密,也许他长年累月赤脚行走在江南水乡湿漉漉的泥土地上,因而得到了大地的灵气。而这透宇掀宙的灵气,成为了他诗歌创作的永不枯竭的源泉!也许,这是对他始终深情博爱大地的回报!也许,他本来就是一个大地诞生的神秘的儿子……

大智亦静,大远若近。王海毫不隐瞒自己的一种人生观点:“拥有纯净心态才能摈弃奢望,继而可以趋向宁静沉默,聚精会神修身养性,从而导至人生在沉默中升华。”可见,这种美丽的沉默是人生摘取成功桂冠的酝酿和积累。王海,他远离生活的渲嚣,酣醉于他的纯源天地,默默地虔诚于他的诗歌,为此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默默守望诗歌中魂牵梦萦。在默默中创造奇迹,这或许就是王海的人生特点。他常常默默地思索着,甚至彻夜难眠;默默地耕耘于诗歌园地,甚至废寝忘食;默默地站在时代文苑的前列举烛燃烧,播种光明,甚至烧痛了举烛的手。然而,虽然是“默默”,但他清新优美、变幻飘逸、明艳向上的诗歌及其影响却再也不是“默默”了,而是犹如春潮涌动,波及家乡,波及全区,波及全国乃至港台,为世人所瞩目。

位置和秘诀

人生的可贵在于具有价值,而人生的境界就是开启价值的钥匙。王海,他用那顶神秘草帽诠释的人生理念,不断地通过诗歌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除了诗歌,一生别无他求,他只希望通过种田养家糊口。他抱着对中国共产党的深厚感情,把自己的人生境界确定在用诗歌赞美当代社会的位置,他说,这个位置就是他能够从中取得快乐幸福的位置,如果把人生境界定位到天上,快乐幸福就会望尘莫及,难以到达。他一直毫不动摇地坚守着这个人生境界的位置,因此,即使是他早期诗歌创作中饱受生存的煎熬,依然在战胜生存的呐喊中创作出了感人肺腑的诗歌,这也是他的诗歌之所以无限热爱东方红、太阳升,热爱改革开放的新时代,热爱建设小康社会的根源。

人生境界的准确位置,确立了王海高尚的社会责任。人们普遍认为,王海是一个富于时代责任感的忠诚战士,一个与时俱进的作家。他与社会进步的灵魂同呼吸共命运,文笔高高扬起社会主旋律,层层深入生活至各个方面,始终如一地顺应着历史潮流。他的火热的诗歌始终律动着中华大地的音符,始终合拍着时代的脉搏,始终述说着人民的心声。他的诗歌的字里行间,充满着对共产党和我们伟大祖国的满腔热爱,他的每一首诗文都是社会的赞词、时代的颂歌。如今,不可抗拒的流逝的岁月,已经陪伴王海从早霞灿烂步入了夕阳辉煌,但他却一如既往地努力着,仍然竭尽全力地奋斗着。他似乎没有休息日,法定节假日从来与他无缘。他不累吗?他说,他也累,他真想休息呀!然而,感恩党的光辉培育出的心灵火花和涌溢在他胸腔的诗歌情结,一次又一次地激发着他的创作热情,一次又一次地促使他情不自禁的提起神韵之笔,一次又一次义无返顾地履行着他的社会责任。为了乡村文化的发展和繁荣,为了给寻常百姓提供更多的文化产品和精神食粮,他身体力行,时常夜以继日地驰骋于诗歌海洋,伏案疾书,把对家乡的真爱融化在诗歌之中,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增辉添彩;用诗韵热忱采撷和谐文明,为新农村的画面谱写上了灿烂的篇章。家乡以及所在地区的党和政府、文化部门十分重视,着力以王海诗歌及其诗韵波澜营造“诗歌之乡”的文化艺术氛围,使王海诗歌成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道亮丽风景!王海和他的诗韵熏陶下的艺术家们梦寐以求的是,希望能够有一处以王海诗歌为命名的“诗斋草舍”,使之成为诗歌覆盖下的各种艺术精品文化的辐射中心,成为一块“诗歌之乡”的特色文化教育阵地;从而,以此更好地陶冶文明,服务和谐,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作出更大的贡献!

生活的精彩常常垂青于傲霜斗雪型的人生。王海,他是人生路上为了自己追求的事业而敢于冲破一切世俗观念,奋不顾身搏击的典范,而人生境界的准确定位,就是这种搏击的动力,就是他人生理想道路的指南。

可以说,透过王海那顶神秘的草帽,他的人生之路充满着沧桑的美丽!自从与诗歌结下不解之缘,从此就被诗歌摄魂夺魄,再也无法解脱。为了创办《民工诗报》,使民工们在发表诗歌中更好地丰富生活情操,他连续月余,冒着酷暑高温,忍饥挨渴,步行奔走,筹集启动资金。一天途中,由于中暑加上旧病复发,终于倒了下来,倒在了他钟情的诗歌生涯上。时值骄阳似火的中午,旷野无人,只有那肆虐升腾闪烁的热气令人窒息,生命,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然而,也许是那顶似有灵感的神秘的草帽救了他的性命,在他倒下的时候,草帽遮住了他的脸部,用一小片荫凉创造了使他回过神来的条件……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在诗歌深情的呼唤声中,王海缓缓地挣开眼睛,奇迹般的爬着颤颤地站了起来,毅然是在他家乡的大地上站起了一个巍巍的诗歌神圣!他说,在没有完成诗歌人生任务之前,他无论如何不能倒下,他不甘心就此屈服于命运脚下。这时候,他本应该走向医院。然而,他竟然不顾一切地又一次选择了他心中的诗歌。于是,他步履蹒跚地继续朝着他认为可以筹集到资金的方向走去。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面对这样一个为发展文化而如此执着的戴草帽的70多岁的老人,铁石心肠者也顿时肃然起敬,不少区、镇单位的党政领导热情地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终于使创办《民工诗报》如愿以偿。王海说,他的诗歌人生经历了太多的幸运,他对国家干部们的倾情支持始终是感激不尽的;他是泥水里泡出来的地道农民,自然没有什么地位,那怕在筹集资金中受到路人羞辱也不足为患,只要能够运用诗歌为文化百花园增添一点嫣红,他必定勇往直前,所向披靡!

王海言简意赅中时常透露,他从来都是感到眼前人生光明的道路越走越宽阔,而胸中自有红旗路是人生宽阔道路不要秘诀的秘诀。诗歌,就是王海人生的中流砥柱!因为他胸中拥有诗歌的崇高寄托和金光大道,所以他拥有无比的勇气去面对生活,包括面对误解和委屈。这样的人生显然是坚强而潇洒的楷模,看似闲庭信步,实质运筹帷幄;论说于微观之中,决胜于宏观之外,无论艰难挫折,无论荆棘险阻,都不能摧毁这样的人生!草帽下的诗歌就是王海生活的全部和主宰。一个依靠种田为生的农民,除了诗歌,他还有什么呢?诗歌就是他的美好人生和财富!他并不因为自己没有工资收入而汗颜,也顾不得世俗的家长里短、说三道四,总是自信坦然地戴着那顶金黄的草帽,磊落从容地走在阳光普照的田野,走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大街,走在自己目标中的诗歌道路上,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王海感到,目标明确,就会心理充实,脚步坚定,这其实也是人生的秘诀。

贤人和瑰宝

发光的物体不一定全都为了去照亮别人,像月亮只不过是索取太阳的光辉装扮自己而已。王海直言不讳地说,他要做的决不是只发光引人注意却没有热的事情,他要做的是用全部身心的热量铸造成的、家乡泥土里的一颗明珠,从而可以用自己发出的光韵去美化他所挚爱的生活与社会。为了在提高社会和人群文明程度上作出一个普通百姓应有的贡献,即使没有工资奖金,他照样应用自己的优势,尽其所爱,以诗情循循善诱地培育人,以诗情语重心长地帮助人,用他的真知灼见去诒情悦性,启迪别人的心灵。他在市级讲师团会场和学校课堂、民间诗社等处为学生以及干部群众讲学时,平易平凡的恳切态度,深入博学的论述,浅出哲理的言辞,精辟独到的见解,常常在不经意中深深打动了听讲者的心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的真诚、真实,感动了许多文学艺术界和平民人士。在他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一周年时,市、区著名作家、书画家、摄影家、艺术家和群众文艺爱好者等从四面八方赶来,纷纷前往祝贺他这位富于传奇色彩的农民诗人,千余人把祝贺大会场都挤满了。有人说,一个“农民”,居然有如此神奇的凝聚力,实属叹为观止。他在文化人士的心目中既是老师又是朋友,他的“诗”的学生桃李满天下,他播种的《诗芽》到处都在茁壮成长,开花结果。

王海是上海奉贤籍唯一的国家级作家。诗华熠熠,诗文融融,智慧、勤奋、天才集中在王海一个人身上。我们把时间推向过去的遥远,波及现在的广阔视野,似乎还没有这样的从乡野沃壤中脱颖而出的的农民文化传奇式人物;他的草帽诗韵才华横溢,堪称一绝,是为百年奉贤第一人。王海,名副其实扎根家乡大地的文学家,早已远远地超出了奉贤当代文化名人的称谓;内涵深邃为群众喜闻乐见的王海诗歌,也早已被人们奉为民间的经典。王海的乡亲们把王海和他的诗歌视为非物质财产倍加珍爱。他的乡亲们颇为炫耀地告诉说,如果你去诗歌之乡晨曦中的那条小路上伫立静听,那令人怦然心动的节奏,正是王海肩着锄头、手握镰刀,行走在被称为诗歌发源地的那条小路上的脚步声音,在那里,你还可以听到从那小路上演义出来的一条家喻户晓的歇后语:王海草帽——常戴,这显然是对农民诗人王海由衷的赞誉。曾有摄影家为王海拍摄了组照《草帽的故事》,这幅作品在全国名校“上海市奉贤中学”展出期间,受到热烈关注,学生们怀着对王海的仰慕,纷纷述说或提笔评论,可见人们心目中对这位戴草帽的诗人的崇敬。

王海诗歌自成体系,以创新著称;涉猎广泛,纵横政治思想、哲学常识、经济科普、伦理道德诸领域;惊世骇俗,实属罕见的社会现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王海诗歌体系的中后期,演化出了一属形象稚趣、针对少年儿童培养道德人生以及灌输自然和社会科学知识的启蒙教育诗歌,确是少儿读物中的一簇绮丽的鲜花。其中有一部《四季儿歌》集,用慈爱馨香的语句,将“从小做个好孩子”的明媚阳光洒进幼蕾初现的心田;以妙趣横生的笔触,为稚嫩新奇的视野展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该儿歌集连续再版近十万册,一经面市,即告售罄,深为少年儿童及家长和学校老师喜爱称赞。这就使得王海诗歌体系更具新颖独特、趋向完美。专门研究王海诗歌的学者专家们认为,王海诗歌称得上是从民间拨动社会和谐之音的使者。总之,纵观王海诗歌体系,是一部社会文明进步的难得的教科书。

诗圣王海在我国文坛声誉斐然,享有极高的知名度,是中国的第一位农民诗人,也就是世界第一位农民诗人。他的传奇人生译释了他是一位当代文化贤人,是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的骄傲。孔子曰“见贤思齐”,我们当然要去用心寻觅可以思齐的贤人,然而有时候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贤人就在我们身边。应该说,王海就是贤人中的一朵奇葩。

王海和王海诗歌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王海的出现,是中华大地上的一个奇迹,是历史的一种别样奇观。当历史从身边悄悄走过的时候,人们往往不知不觉,熟视无睹,当回过头来观看历史的时候,才会感到历史的无比珍贵。而王海和王海诗歌的弥足珍贵,在于他是活着的历史!如果说,到了王海百年再去“发现和挖掘”王海和王海诗歌以启示现实,那么,现在及时“发现和挖掘”活着的历史,使之进一步发扬光大、更好地受益社会、繁荣文化,应该更具有现实意义!随着历史车轮的漫漫进程,将会越来越显示出:王海和王海诗歌是中华东方大地上一颗破土而出的明珠,一颗璀璨的瑰宝!

收藏文章

阅读数[920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