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宋辽金文学研究

三副笔墨铸诗魂——朱东润先生的宋代文学研究

王水照
  朱东润先生是我国现代传记文学的奠基人之一,他存世的《张居正大传》等六部古人传记,其显著特点即是作者与传主的精神沟通和思想印可,这是他写作的前提条件。
  宋代文学研究是朱东润先生学术领域中的一个分支,却最能反映他的学术精神和学术个性。其中最重要的成果是陆游三书(《陆游传》、《陆游研究》、《陆游选集》)和梅尧臣三书(《梅尧臣传》、《梅尧臣集编年校注》、《梅尧臣诗选》),以及收入《中国文学论集》中的系列相关论文,至今仍给宋代文学研究者以滋养和启迪。
  朱先生是我国现代传记文学的奠基人之一,他存世的《张居正大传》等六部古人传记,其显著特点即是作者与传主的精神沟通和思想印可,这是他写作的前提条件。他选择的传主无一例外的是爱国志士或具有社会担当责任的历史人物,而且无一例外的历经曲折、遭遇坎坷,带有浓厚的悲剧色彩。人们常说,他传实是自传,为他人写的传记里不可避免地有着作者的身影,而在朱先生那里,这种作者与传主交融的形态达到一种更深刻契合的境地。他回答后辈“你是否把自己当作张居正”的问题时,率直地说:“当时正觉得自己就是处在那种环境里,有许多事情要做,也想去做许多事情”,可谓想传主之所想,与传主心理共鸣、意气相投。例如,他认为陆游为韩侂胄撰作《南园记》、《阅古泉记》,文章“主旨在于勖勉而不是阿谀”,在具体历史情景中,又“出于一种畏惧的心理,不是求福而是避祸”,朱先生对传主的倾心崇敬并不是一味颂扬,而是在人物活动的环境中,细心体贴其心曲,力求把握其真实面貌,后来的陆游研究者大都接受了这一评价。
  他明确提出在传记文学“真实、个性、艺术”三要素外,要加入“祖国”第四要素,要求抒写爱国之情,这正反映朱先生的平生志业和他刚直不阿、坚韧执着的个性。他对为“妓女”作传的质疑已是复旦流传甚广的校园故事;他欲作《苏轼传》而中辍更是意味深长。在做了一年的资料准备后,朱先生发现“我对于人生执着异常,我这一生固然无法享受优游自在的生活,也没有行云流水的消闲”,他因“无法理解他(苏轼)”而决定搁笔。我们可能会因为没有读到他写的第三部宋人传记——《苏轼传》而惋惜,也可能并不完全赞同他对苏轼的评价,但尊重他的抉择,因为这是对学术真诚的尊重,对朱先生“真正的战士,必然要坚持斗争直到胜利或者死亡”(《陈子龙及其时代》)崇高精神的感佩。
  《陆游传》是朱先生第一次为诗人立传,开了他以后为梅尧臣、杜甫、陈子龙、元好问等一系列诗人作传记的先河。他说,为一位诗人作传,必须把诗的成就写出来,应该涉及其“作品的渊源变化”及其原因,作品分期及“每一期的特点”,作品评价及前人论述的再分析等(见《陆游传·序》)。因此他的传记本身,既是历史又是文学,既是文学创作又是学术研究,是合二为一的。他撰写《陆游传》时明言:“要写这本传记,事前必须做好一些准备工作。我所写的《陆游诗选注》、《陆游研究》,实际上只是准备工作的一部分。”于是他开创了对一位古代作家进行全方位、多角度个案研究的格局:全面系统的传记叙论,专题性的学术探讨,文本的细读和整理,三种著作体裁,三种言说笔墨,从不同方面和角度去逼近研究对象的整体面目,富有立体感和深广度。
  作为文史大家,朱先生富有学术研究中的问题意识,他提出和解决的不少学术难点、盲点,在陆游和梅尧臣研究史上一直发挥着引领的作用。例如强调陆游研究的三个关键点:隆兴二年在镇江、乾道八年在南郑、开禧二年与韩侂胄关系,他对陆游诗歌三期说的阐述,他对陆游思想来源的分析,他论陆词始终不脱缠绵因而与辛弃疾异趣,在在给我们以启示。他还是第一位对陆游散文作出高度而全面评价的学者。收在《中国文学论集》中三篇论述梅尧臣的论文,也提出不少独到的见解(如梅与西昆体诗人的关系,曾多次被学界引用)。朱先生对作家作品的把握,注重从作家的内心世界去体察,强调踏实的实证调研。他的《陆游选集》是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品牌产品”即所谓“中级选本”的第一部,具有发凡起例、昭示来者之功,而《梅尧臣集编年校注》对两种《宛陵集》明刻本中存在的有规律性的编年讹误的发现,更是一大创获,使该书成为迄今为止最佳的梅集定本。

原载:2007年1月24日《文汇报》
收藏文章

阅读数[209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