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歌原创

欲望之碑(组诗)

李春

孤 独

孤独中戴着生活的枷锁

这多么使我感到悲泣

生命竟这样与我玩着游戏

其实我也不想将生活的痛苦承担

我宛似黑夜里一只迷途的小鸟

不停地与漆黑的夜作斗争

可总是被伫立于黑夜里

高大威猛的树干碰撞

脑筋崩裂

找不到一丝光亮

孤独中

啃嚼着痛苦的涩汁

岁月无情的楚痛紧压我心田

既而匆匆流逝

竟然无声无息

时光轮回辗转

生活带来的

依然如故飘渺的梦幻

梦中我看见一座座人归的孤墓

何时我才能辞别痛苦的人生

去到那属于自己的天堂?

没有谁会为生与死感到恐惶

生老病死

那仅是一个过程

我全然相信

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死去

尤如我出生那时一样

总能独享一回人类温存在呵护

落雨的季节

落雨的季节

总是伴着无限的诗意

虽然没有豪迈诗人的箴言

但却烙下了雨的痕迹

落雨的天气总是黯淡的

但雨的丝带却载着岁月的年龄

用它固有的甘露

将大地干渴的心脏抚润

将人类的鬓发梳理

就是在落雨的季节

情和意在雨丝飞逝的缝隙里

找寻着停泊的港湾

哪怕是一阵风

还是一叶小舟

总能找到它起航的锚地

落雨的季节

我的爱得以滋生

孤寂的心灵

伴随纷扬飘洒的细雨

灰暗的苦恼

在悄然飘逝的雨雾里

潇洒地窜入湿润的土地

落雨的天气

落红的四月

我曾企盼

下一个雨季的来临

浓浓的雾无情地将冬日的太阳吞吐

不留一丝光亮

我放纵地扩张视线

想一饱冬日晨曦的美景

可跃入眼帘的

却是一颗摇摆着的头

除了那幼黑飘逸的长发

和那从青丝中窜出的缕缕青烟外

眼前一片茫然

寻不着一丁点自然的痕迹

汽车尤如一条庞大的蠕虫

在坚硬而冰 的公路上

缓缓爬行

偶有一株生物跳入眼际

可它早被无情的霜降踩瘪了身体

青瘦而孤寂地驻立于浓浓的雾色中

也许它再也没有了悲泣的泪水

堆如山丘

黑黑的煤场

早被多情的冬日披上了一件白色的外衣

薄雾中

几颗黑色的脑袋不停地移动着

当然可以同黑色的煤粒比肩

因为晃动的脑袋除了张合着嘴唇

白露出的牙齿是白色的外

再也找不到能同煤粒更好的对比

不能侃自然

更不能赞美旷野的酸甜味儿

因为

唯有眼际可见的一点实物

都被热情的霜降亲吻着

浓雾就这样吞吐了自然

吞吐了地球上的生灵

吞吐了光和热

吞吐了岁月的生命

撕 夜

漆黑的夜空

悲凉地呻吟

风不时发出阵阵颤粟而沙哑的声音

大地却在安逸地酣睡

阵阵飘落的雨滴

轻轻地亲吻着脆弱的树叶

雨滴汇集成的溪流

无情地将蚂蚁、蚯蚓的巢穴摧毁

汹涌的浪滔里

挣扎着垂死的蚂蚁、蚯蚓

当然更有一些不知名的生灵

紧紧地握住一只疯狂的酒瓶

甚至出了汗水

巨齿的瓶盖将手指划出了一道血痕

一只黑夜里飞闯的小鸟

悲哀地一头撞在坚硬的树干上

硕落于流着涓涓细流的地面上

它渗出的血融汇着肮脏的流水

顺着大地的痕迹流去

再也没有了血的红色

小鸟僵硬的尸体也不知葬于何处

作者简介:

李春(男):汉族,1976年12月25日出生于贵州省福泉市道坪镇,现就职于黔南电视台。

1996年毕业于贵州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

1997年就职于《都匀报》、记者,其间开始诗歌创作,同时在省内一些小型刊物发表诗歌。

1998年在《贵州日报》新闻写作提高班学习新闻专业,同年调至《贵州广播电视报黔南版》报社任记者编辑,同时学习广告策划,诗歌也相继在省内刊物发表。

1999年至今在《黔南电视台》任记者编辑,从开始诗歌创作至今共写下50余首。

原载:本站首发
收藏文章

阅读数[260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